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四十五章 海渊浩劫

第四十五章 海渊浩劫

  “伪装面具?”李维轻抚下巴,饶有兴致。

  说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虽然在他看来,这张伪装面具有着不小局限性,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有些二缺。

  伪装面具的强大属性毋庸置疑,可隐匿气息和波动,让人变成平平无奇的普通人,只不过,是个顶着一张唐老鸭面孔的普通人。嗯,好吧,它虽不能让你隐藏于人群,但若藏身于环境掩体如丛林如乱石,其隐匿效果还是相当出色的。

  “魔法卷轴么?”李维沉吟,默默地构思起方案。

  ……

  回家路上。

  “李维,可别把魔法卷轴想得太容易。”文森特瞧出李维的心思,出言指导道,“魔法卷轴的底版是空白卷轴,而空白卷轴早已形成标准化,羊皮为底,橡木为轴,长度200厘米,宽度33厘米,空间极为有限。因此,制作卷轴时,需提前做好规划,让每一处空白都能物尽其用。”

  “还有这些门道?”李维连连点头,心中嘀咕道,“这就是所谓的——‘螺蛳壳里做道场’?这样一来,难度更大了……”

  他很头痛。

  李维心中清楚,自己缺乏经验。

  打个比方,卷轴的总体布局和结构筹划,那都需要大量实践,需反复碰壁、试错和打磨,才能趋于完美。

  但现实很残酷。

  他需要实践,实践需要钱,而他没有钱,这样,一个滴水不漏的死循环就形成了。

  “还真是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了……”李维摸着鼻子,露出苦笑。

  ……

  钟摆阁楼。

  两人闲聊着上楼,却见在走廊上,米歇尔、布莱兹正对面而坐,各自抓着一手扑克,似乎在玩牌。

  “嗯?”李维很纳闷,诧异地询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你没长眼睛么?玩牌呢!”米歇尔哼了一声,态度有点不友好。

  “李维,你们回来了?”布莱兹转过头,神情却是如蒙大赦,赶忙扔了牌起身,“多拉贡小姐想找你们商量点正事……”

  李维愣了愣,心中忽生警觉。

  他注意到,布莱兹的脑门一片青紫,十分吻合相术里“印堂发黑”的说法。

  “玩牌?玩多大的?”李维随口问道。

  “这穷鬼哪有钱?”米歇尔面色不善,耸耸肩道,“只是个打发时间的小游戏,输了就弹脑门。”

  “哦?”李维知晓了“印堂发黑”的来由,疑惑地问道,“你输了的话,布莱兹也弹你的脑门?”

  “当然!”米歇尔忽然抬头,似笑非笑道,“只要他有那个胆。”

  李维点点头,他明白游戏规则了。

  “平常脾气也不太好,但今天似乎特别糟糕啊……如果平时是噩梦难度,今天就是炼狱模式了。”他怜悯地看了布莱兹一眼,心中暗忖,“昨天心情还不错的,难道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李维却不知道,布莱兹的苦难根源,纯粹是因自己作死。

  两人边等边闲聊,而布莱兹对那天早上所见耿耿于怀,旁敲侧击地想要了解。可惜,他的话术水平实在很糟糕,在询问过程中自己先露馅,难免将话题引向了名为“自取灭亡”的终点。

  ……

  “多拉贡小姐,召集我们几个是有什么事?”文森特咳嗽一声,主动打破僵局。

  “猎魔公会的酬金发下来了。”米歇尔抬起右手,摇晃绣着银色猎魔斩刀的钱袋,“现在就在我手里。”

  “分赃大会?”李维来了精神,眼珠冒出狼一样的绿光。

  也实在怪不得他,他太缺钱了!

  “分赃?李维,注意你的用词!还有,这笔钱,我准备统筹使用。”米歇尔摇摇头,对李维那溢于言表的失望视而不见,“我的计划,是用这笔钱改造钟摆阁楼。”

  李维又愣了愣。

  他注意到,米歇尔的用词是“改造”,而不是“修葺”。

  “你说的改造是指……”文森特神情狐疑,出言追问。

  “给钟摆阁楼增加几座魔法阵,将它改造为冥想之地。”米歇尔已有预案,缓缓道来,“我都调查过,格林小姐即将前往流沙河谷,她的助手卡拉·鲁西会有一段假期,我们可以雇佣她。她和我私交还不错,应该能打个折,性价比算高了。”

  一口气说完自己的计划,她才转头问道:“你们同意吗?”

  “同意!”布莱兹差点举双手双脚了。

  “我也同意。”文森特想了想,也表示赞同。

  他们每天呆在钟摆阁楼的时间都不短,改造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我反对。”这时,李维忽然举手,充当起不和谐因素。

  “理由?”米歇尔皱了皱眉,神情不悦。

  李维、布莱兹作为房东,两人所收获的好处是最大的,李维的反对,让她无法理解。

  “我并不反对修建魔法阵,我反对雇佣人。”李维赶紧解释。

  “卡拉·鲁西?你对她有意见?”米歇尔困惑,耸了耸肩,“但是,在我们能承担的价位上,她已经是最好的人选了。”

  “不,还有更好的人选。”李维笃定道。

  “不可能!”米歇尔态度明确地摇摇头,“那你说说,有什么人选?”

  文森特心中暗叹,他已明白李维的用意了。

  “当然是,——我!”李维霍然起身,指着自己的鼻头,“我是完全免费的,而且态度认真,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我的性价比,比拂晓之巅任何一名法阵师都高!”

  李维一轮言语轰炸,让米歇尔的表情明显僵了僵,怀疑地道:“你?你能行么?”

  “请相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李维拍拍胸脯,以饱含深情的语调道,“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文森特、布莱兹一脸鄙夷。

  “你再敢这样说话,我一定揍你!”米歇尔嘴角抽搐,顿了半晌后,还是妥协了,“算了,给你一个机会。我得去一趟浮冰河港,来回大约三天……我会备足秘法绘笔、导魔纸和各种材料,这三天,你好好表现。”

  李维眉开眼笑。

  ……

  四天后,黄昏。

  夕阳下,钟摆阁楼矗立。

  本来预计来回三天,但米歇尔途中遇上了点麻烦,又耽搁了一天。而推迟仅一天,她心中的不安却又多了几分。

  “也就四天,就是搞破坏,又能造成多大的损失?”米歇尔深吸一口气,放松情绪,走向钟摆阁楼。

  她的眼珠转了转,皱眉不语。

  阁楼的门前,海量的导魔纸稿层层堆积,如同一座小山,挡住大半的进出口,得侧身才能艰难前行。而她注意到,导魔纸上满是各种魔导回路,正反两面都密密麻麻,每一寸纸面都利用得淋漓尽致。

  “这是在……练习?”米歇尔眼神闪烁,立刻想通。

  她当即有些肉痛。

  “李维,你这练习量是不是太大了点?”米歇尔自言自语,伸手去开门,“浪费了那么多导魔纸,如果你的……”

  轰!

  她话没说完,一座纸山将她和剩下的话淹没。

  开门一刹,无数导魔纸汹涌倒塌,像是一道雪白浪潮奔袭,淹没和穿过米歇尔,一直蔓延到门外的大路上。

  米歇尔从纸山中穿行而出,一口短促的吹气吹飞粘在脸颊上的导魔纸,鼻翼起伏扇动,隐约有深红火星在跳跃。

  现在,她不止肉痛,已经开始深深心痛了。

  “李维,效率挺高么……才四天,就浪费了这么多导魔纸?”她咬牙切齿,一头红发无风自动,准备找李维算账。

  呜~~

  一道苍凉,悠远,浩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声音沙哑而深沉,像是某种原始而古老的——鲸歌?

  她抬起头,一头碧蓝巨鲸在头顶上方缓缓游荡,它似乎是某种无形虚影,庞大身躯时而陷入天花板和墙壁,又再重新游出,巨尾徐徐横摆,竟是激起阵阵元素震荡,涟漪四起。

  “安息巨鲸?”米歇尔震惊,这是一种比巨龙更加古老的强大生灵,是海中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是深海之王。

  但她不明白,这种幻影是哪来的?

  嚎~~

  暴虐而浑厚的吼声响起,那声音像是龙吼,兼有多重回音,透着丝丝威煞,令米歇尔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面露强烈惊惧。

  身侧墙壁中,一个绿色头颅冒了出来,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那另一头生物竟有九个脑袋,其形态有几分像龙,但没有翅膀,而体型更大更健硕,分外凶残和狰狞。

  “九头蛇皇?”米歇尔战栗着,牙关作响。

  那是另一种深海之王,有说法是龙族的亚种,但凶悍和暴虐程度不逊于巨龙,且以旺盛生命力著称,甚至能断头再生,几乎是不死之躯。

  虚空中,两头深海之王浮空游曳,庞大身躯相互纠缠,一次次碰撞、倾轧、撕咬,激起无数元素震荡,奥术能量激荡纷涌,像是海上末日,气象磅礴。

  “这是什么?”米歇尔呆在当场。

  “海渊浩劫,我设计的多重奏复合法阵。”这时候,李维不知从哪钻了出来,微笑着道。

  “海渊浩劫?效果是?”米歇尔询问。

  “你没注意么?”李维一愣,指了指四周,“感觉一下,这里的奥术能量和自然元素的浓度……”

  米歇尔闻言,感受了一番后,顿时脸色大变。

看过《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