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三十五章 谋杀者

第三十五章 谋杀者

  已近后半夜,翡翠之月下沉,正巧悬停于拱形窗中。

  窗内,月轮之前,大小两道身影错身而过,涌荡如沸的尸焰和匕首撕开的暗色轨迹连续碰撞,撞击余波在月色中四下溅射,凛冽寒霜与巨大割痕已遍布墙壁和地面,如同围棋中的黑白子在争夺势力。

  吼~~

  夜怖连声狂吼着,体表尸焰回旋升腾,凝形而出的三头狱犬也放声吠叫,它的身形如同倒塌的巨殿般身形前压,一轮乱拳狂击猛砸,激起腥风火雨。

  “愚蠢!”

  威廉阴沉着脸,向上射出一根黑色丝线,以惊人速度向上弹起,而短匕挥舞出花瓣散落般的迷离轨迹,几根粗大手指应声落地。

  夜怖捂着左掌,发出愤怒嚎叫。

  它的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也幸亏缝合怪无惧痛楚,若换做李维等感知敏锐的法师,只要挨上三五刀,即使只是擦伤,也会精神崩溃,意识错乱。

  在属性上,那把痛苦之刃绝对是法师克星。

  只可惜,它根本没机会发挥作用。

  “该死啊,该死!”借着那根细得几乎看不见的黑丝,威廉倒悬于天花板,居高临下地俯视众人,脸色铁青。

  他也不好受,身体被尸焰侵染,体表已覆盖了一层薄薄寒霜,嘴唇更是青紫,连鼻息都形成阵阵白雾。

  “就这么几招了?”李维扮演“观察者”的角色,也看出了威廉的一些路数。

  威廉所射出的那根黑色丝线,并不是吸附于墙壁或者天花板上,而是以房间里的黑暗为载体。那根丝线无法被斩断,隐蔽性强且附着力惊人,令他更加灵活和难缠。

  李维知道,这叫“诡术之丝”,也是“罪民”的能力之一。

  米歇尔视线移转,双瞳也是紧追着威廉,忽然一张口,吐出一口墨绿酸液,借着夜色掩护,呈团状射向威廉。

  威廉冷哼一声,荡丝向侧方闪避,才刚到一半,那团酸液半空中炸裂,不少液珠溅在他的右肩上。

  “呃!”他的右肩被腐蚀,发出一声惨叫,“你,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该死?是不是一个人待太久,语言功能退化了?”米歇尔并不动怒,语气轻蔑地挑衅道,“你这是在骂人吗?有点欠缺水准,我实在听不出来。”

  “多拉贡小姐,你还懂得‘酸液吐息’?”一旁的李维有些吃惊,低声道。

  “没见识!”米歇尔挑了挑细长的眉毛,以独具韵味的烟嗓得意道,“我的心契的确是‘龙’,但我可没说,那是指喷火的红龙。”

  威廉跳回地面,他的右肩少了一块血肉,但一滴血都没流出来,极为诡异。

  “你应该瞧得出来,你一点胜算也没有……”李维不在意,面露怜悯之色,“别挣扎了,让我们结束你的痛苦吧!”

  威廉却忽然笑了,笑容森然:“我母亲有没有向你提起过,你是最后一块拼图?”

  李维闻言,表情稍稍一凝,点头道:“的确说了。”

  “我母亲杀了那么多人,就是为了完成这张拼图……”威廉直勾勾地盯着李维,以精神病人呓语般的语调道,“你猜,我在找你复仇前,有没有事先拼好那张拼图?”

  李维心中一紧,厉声喝问道:“你做了什么?”

  “你猜?”威廉笑得阴森,眼神中又浮起无尽悲哀,“母亲费尽心力想要复活我父亲,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可悲的是,不管那个仪式带回来的是什么,他绝不是我父亲……不过,我记得,他自称‘谋杀者’。”

  “不好!”李维瞳孔收缩,同一时间,他的心中也升起警兆。

  轰~~

  显然是受到了威廉的召唤,天花板崩裂坍塌,大量木屑、石块和干枯的老鼠尸体落下,其中混着一道黑色人影,稳稳落地。

  李维、米歇尔等人有法师直觉,个个反应迅速,早已退后,及时避开。

  “谋杀者?”李维打量着眼前人影,在记忆中搜刮着其资料。

  眼前,是一道字面意义上的人影,像柯南中没露面的杀手,面部和身体都是一团漆黑,看不出五官。但其脸部,一双碧绿瞳仁浮动着幽光,当它眼珠移动时,竟会在黑暗中留下绿色轨迹,约数秒才散去。

  “是个狠角色,扎手的那种……”李维一阵头皮发麻,每每谋杀者的视线扫过,他的法师直觉即刻示警,如同遇到蟑螂的少女般发出高分贝的尖叫。

  米歇尔也严阵以待。

  谋杀者环视一圈,抬起手指,像是在点数,遥遥对着每个人都指了一下。

  李维感觉左肋刺痛,当他低头望去,已看到一枚死亡徽记般的扭曲图案!

  其余三人也表情各异,他们的身上出现同样图案,只是位置各不相同:米歇尔在颚下,文森特在脖后,布莱兹则在右腰。

  “——预谋标记!”李维心念闪动,尽量地言简意赅道,“一旦被种下印记,绝不能让谋杀者伤到印记所在的位置,否则会当场死亡!别存有侥幸,这是属于规则的力量,任何防御和抗性都无法抵抗。”

  “当场死亡?”

  三人意识到严重性,神情凝重摆出姿势,各自护住标记所在。

  “我最讨厌的,就是异端的这一点特征,手段太诡异了!”米歇尔冷哼道。

  李维还要说什么,忽然身形一凝。

  意识中浮现一个画面:谋杀者就站在自己面前,左手高举战斧,右手反握短匕,而匕首已插入自己的左肋。

  他恢复视线,而谋杀者正以惊人的速度袭来,他双臂展开,五指虚握后,有暗色能量循环流动,在左手中聚形为巨型战斧,右手则是化为一把匕首。

  李维恍然大悟:刚才是法师直觉传来的“未来片段”!

  自己灵魂成长后,似乎法师直觉也更敏锐了。

  但是,谋杀者来得太快,他即使有所觉察,也根本不及躲避。

  “救……”李维当机立断,直接向同伴呼救。

  “——静止!”布莱兹语气平稳,带着上位者不容置疑的威严,他的语速明明不快,但李维话没说完,他的指令却已经下达。

  在语言方面,他的确有着独特的造诣。

  而布莱兹一开口,就像神之旨意下达,令谋杀者陷入短暂停顿,如同卡顿的电影胶片。

  但很显然,谋杀者的能力非同寻常,“静止”的效果在他身上存留竟不到半秒。

  不过,这已经足够李维抽身闪避了。

  “布莱兹,谢了……”李维还没感谢完,惊声叫道,“小心!”

  原来,文森特也下令让夜怖救援,而夜怖稍慢一步,却正巧撞上刚恢复行动力的谋杀者,一头撞上枪口。

  撕拉~~

  一根幽暗线条横掠虚空,夜怖的躯体剧烈颤抖一阵,巨大身躯轰然倒塌,两颗头颅已滚到了一旁。

  谋杀者仅用一斧,就斩下了夜怖的两个脑袋。

  他的称号实在贴切,在谋杀之术上,他绝对是一流的专家。

  众人微微变色。

  “现在,知道害怕了?”月光下,威廉缓缓踱步,慢条斯理地向前,继续给众人增加心理压力,“刚才不还胜券在握么?命运就是这样无常,胜利的天平随时可能换向。”

  米歇尔眉毛上挑,眼神里满是凝重。

  她心中明白,现在形势危急,容不得半点留手了。

  “都离我远点!”她警告一声,一头飘逸红发无风自动,而瞳仁竟变化形态,化为蜥蜴般的金色竖瞳,顾盼流转间,散发出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强大威压,不可逼视。

  “——嘶!”李维倒抽凉气。

  他感觉到了磅礴压力,这比刚入拂晓之巅时,少女散发的那股巨人般的恐怖威压,居然还要深沉和雄厚十倍不止!

  他的眼睛看不到,但在感知中,虚空中浮现无数条暴雨般向下的竖线,那是一种无形力场,如重力般无孔不入。这种力场覆盖方圆数米,但并不作用于肉体,而是直接指向灵魂!

  那是灵魂威压,而且不是普通的灵魂威压,是一种上位的,暴虐的,无比强大而又深不可测的恐怖威压。

  是……龙威!

  布莱兹脸色苍白,他体内的魔力凝滞,呼吸都似乎变得困难,连滚带爬地和米歇尔拉远距离,这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李维和文森特的灵魂较为强大,尚可勉强维持,但也脸色发白,并不好受。

  “哦?”米歇尔竖瞳流转,神情赞赏道,“我还以为,只有文森特能勉强抗下我的龙威……想不到,李维,你小子深藏不露啊!”

  “多拉贡小姐,我对付威廉,你们三人应付谋杀者。”李维深吸一口气,也不废话,直接提出方案,“等我搞定了他,就来帮忙。”

  “也有可能,是我们去给你帮忙。”米歇尔耸耸肩。

  另外两人也没有异议。

  三人都清楚,旧神门徒手段诡异,单独个体已经很难对付,若两名以上相互配合,恐怕会生出更多无法预测的诡谲变化。而他们四个只是临时搭的草台班子,几乎没有默契,刚才横死的夜怖就是例证。

  这种情况下,多人混战是极为愚蠢的选择,得分开战斗!

  米歇尔深吸一口气,她的喉部高高隆起,像是雨季里聒噪时的青蛙,而喉管深处竟浮动着耀目辉光和恐怖热流,好像喉中含着一颗炽热太阳!

  呼~~

  她张开口,一条猩红炎河喷出,所向之处,万事万物灰飞烟灭!

  谋杀者和威廉同时跳跃避闪,刚好被这条炎河隔开。

  嘭!

  正在这时,李维猛冲向前,拦腰抱住威廉,直接撞碎拱形窗,两人一同跌了出去。

看过《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