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十章 人设崩塌了

第十章 人设崩塌了

  李维生出一种错觉,恍惚间,他好像回到了高中生涯,而且,还是那最为惨绝人寰的高三!除了没有那“距离高考还有**天”的黑板报,日常生活几无区别。

  公开课,智慧殿堂,钟摆阁楼,他每天三点一线,像是上紧发条的玩偶般匆匆打转,也像干巴巴的海绵般贪婪地汲取养分,忙碌而充实,已经完全进入一名学徒的“角色”。

  在智慧殿堂里,李维反复斟酌,精挑细选之后,也找到了当下最适合自己的冥想术,——“大漩涡”。

  平心而论,智慧殿堂里冥想术种类繁多,绝不短缺。

  冥想术,是与世界共鸣,炼化种种奥术能量归为己用的手段,其核心要义就在于——“共鸣”,与整个位面同呼吸,共心跳,灵魂上步调一致,才能“窃取”位面里的奥术能量。

  譬如,“夜莺之歌”、“协奏曲”等冥想术,是以音符方式共鸣;“元素古树”、“滴水嘴兽”、“冬眠的枭熊”等,则类似于“观想”,将自己想象成自然界中的一物,彻底融入自然,无分彼此。

  大漩涡属于后者,而更为狂躁和暴烈,是将自己的灵魂化作深海漩涡,引动奥术能量由天穹垂落,归入自身。这种冥想术相当耗费心神,可能还有一定的副作用,但效率更高。

  那真正神秘而强效,无副作用的高阶冥想术,依旧是明码标价,绝不打折。

  也是这个缘故,望着“群星颂赞”、“利维坦的鲸息”、“智慧天秤”等看名字就知道非同凡响的冥想术,李维也只有过过眼瘾的份。

  当视线扫过标价,他的脑海中,总会浮现一张金框眼镜的儒雅面孔,接着耳畔就有苦口婆心的劝慰响起:“小兄弟,不充钱,你怎么能变强呢?”

  每每这个关头,李维满腔的渴望情绪,则会化作深深怨念。

  怪谈手札还挂在他的腰上,只是已经很久没被翻开了。

  对“谋杀小屋”这个突然冒出的词汇,李维研究了很久,但依旧一无所获。那像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没什么害处,但也没什么价值。

  而他可没时间在这上纠结,除了上课,他还得想方设法地挣钱。

  节流不是长久之计,开源才是王道。

  拂晓之巅的确是销金窟,但赚钱的手段也不少,其中最常见和受欢迎的,就是各类职业助手。譬如制药师、炼金术师、法阵师、魔偶师,以及那似乎比巨龙更稀少的铠装师,都需要助手。

  助手虽是廉价劳动力,要被剥削和压榨,但相较来说,报酬已经算丰厚了。此外,有心也天赋的的话,“转正”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一旦出现,竞争也会相当激烈。

  仔细分析后,李维确认了一件事,以自己学徒的身份,短时间内想要挣钱,只能依靠“创造”。

  拂晓之巅鼓励创造,若能创造新的法术呈上,通过评议委员会的审核和分级,就能获得一定收入。

  因此,李维早早确定了目标。

  在《法术模型基础》、《可知论与不可知论的博弈》、《心契、灵魂锚点和世界认知》等一系列公开课后,他苦心钻研,终于创造和构筑一个新的法术。

  以学徒的身份自创法术,他自恋地认为,自己的天赋就算不是“金色传说”,至少也得是“史诗”了。

  ……

  “跟我来!”

  下课后,李维一脸神秘兮兮,扯上了眼眉中透着茫然的布莱兹,来到学院的一处无人角落。

  “有样东西给你看……”

  他猴急地开始脱衣服。

  “等等,”布莱兹一个激灵,双手连摆道,“我虽然也是贵族中的一员,但和他们不同,我不好那一口。”

  “哪一口?”李维怔了怔,看布莱兹那既紧张又有几分期待的眼神才恍然,不由气极反笑,“滚,老子不搞基!”

  “那是要干什么?”布莱兹放下心来,他虽不明白“搞基”的含义,但结合上下语境,也能猜测出一二。

  “近几天,我创造了一项法术,属于变身术,名为‘野性回归’。”李维嘴上说着,身上已只剩一条短裤,接着向前数步,身体骤然膨胀。

  随着几步向前,他的身高节节拔涨,骨头咔咔作响,肌肉同样起伏贲张,皮肤下似有无数巨虫在来回蠕动,体表冒出深黑色鬃毛,而嘴部则微微前凸,冒出根根巨大獠牙。

  “哦?”布莱兹面露惊容。

  李维面有得意,接着仰天长嚎,但喉中所发出的,不是狮王怒吼,更不是巨龙咆哮,而是“呼呼呼~~”的猿啼。

  嗯,就是“两岸猿声啼不住”的那种猿啼。

  “猿猴?”布莱兹呆住了。

  一人一猿四目相对,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李维化身的黑色巨猿露出窘迫神情,及时地闭嘴,不再放声啼叫。

  “怎么样?”很快,他恢复原状,期待地询问。

  “挺——”布莱兹迟疑一阵,艰难评价道,“别致的。”

  “……”李维嘴角抽搐,眯起眼睛,神情不快道,“有话直说,别藏着。”

  布莱兹的话,令他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为什么是巨猿?”布莱兹疑惑地询问,“化身巨熊、狮子甚至野猪,都会更具战斗力。”

  “巨猿不止有战斗力,而且是人形生物,更为灵活,能攀爬树木,还能使用武器。”李维顿了顿,振振有词道,“配合上武器,巨猿的战力应当远胜巨熊、狮子一类。”

  好有道理,连我自己都相信了呢……

  李维暗暗吐槽。

  他当然不能直说,其真实原因在于,以因果律为支点,野性回归的核心机理是——“返祖”。

  “我们是法师,随身武器至多是法杖,骑枪战剑就不用想了,太过笨重,影响灵活性。”布莱兹摇摇头,又提议道,“还有,若化身人形生物,元素生命、巨魔、甚至狼人都明显更具有战斗力。”

  李维无言以对。

  “人设崩塌了……”他轻轻扶额,一脸郁闷之色。

  作为一名作家,职业习惯让他对自己的新身份也有明确规划和定位,也就是所谓的“人设”。

  李维对自己的人设,是外表看似小孩,哦,错了,是外表看似龙套,实则扮猪吃老虎的黑暗中的潜伏者。

  而现在,自己似乎成了外表看似龙套,实际上也是龙套的24k真龙套。

  坑爹呢这是!

  李维摇摇头,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深深恶意。

  “也用不着失望,”见李维情绪不佳,布莱兹安慰道,“你以‘学徒’身份创造法术,已经属于精英中的精英了,大多数人都在二级、三级时才能触碰‘创造’的门槛。何况,这‘野性回归’,应该能被评估为第十二等。”

  “十二等?”李维精神一振,询问道,“总共多少等?”

  “呃,”布莱兹再次迟疑,“十二等。”

  “你直接说末等不就行了?”心情一波三折后,李维不止是郁闷,已经有点抑郁了。

  “说来也巧,我最近同样创造了一个法术。”布莱兹眉梢上扬,故作不经意道,“我估计,应该能排在十一等。”

  本来以为是商业互吹,原来是准备自吹……

  李维暗暗鄙视,他倒不介意充当“捧哏”角色,好奇问道:“什么法术?”

  “我准备开创一个系列,名为‘暗色真言’。”布莱兹深吸一口气,“这是暗色真言的第一个法术,真言术:静。”

  “暗色真言?”李维眉头微皱。

  布莱兹没有回答,他的神情变得肃穆,灰色眼珠发亮,脸颊上的泪痕都在闪光,身上有一股王者般的威严气势在集聚,身形似乎也高大起来。

  “静止!”他抬手指向李维,口吻庄严而傲慢,像是教宗的裁断或是元帅的军令,清晰、缓慢,而且有力。

  李维表情变化,而在表情转向惊讶的途中,却戛然而止,凝固成一张似惊非惊的表情。

  他静止了!

  李维清楚感觉到,布莱兹吐出的那个词像是神的旨意,强行隔断了他身体的控制权,令他陷入绝对静默,连一根手指也无法挪动。

  而接下来,他的思维也开始停止,意识完全凝固,陷入一片深沉黑暗。

  ……

  “呼……”李维长长吐出一口气,回想刚才,还有点不寒而栗,“布莱兹,我被静止了多久?这法术真可怕,我的意识都停止了,在我的感觉里,时间才过去了一秒钟而已!”

  “呃,这个,”布莱兹摸了摸鼻子,神情讪讪道,“一秒钟。”

  李维的表情再次僵住,当然了,这一次和暗色真言无关。

  这就很尴尬了。

  “看来,这一招的主要效果是‘打断’。”李维转移话题,认真分析道,“在许多特殊场合里,都会有出奇制胜的效果。还有,或许你能作为辅助者躲在暗处,不间断地影响敌人动作。”

  “这个,也有点难……”布莱兹食指错了搓脸,满脸雀斑都在跳跃,“真言术是语言的力量,对方得清楚听到,才能发挥作用。”

  李维的嘴角再次抽搐,他几乎要怀疑自己有羊癫疯了。

  不过,这同样坑爹的真言术,倒是令他的心理上平衡不少。

  “算了,蚊子腿也是肉……”李维以食指轻敲脑门,自我安慰。

  手背上,指节间,那枚灰色符印却忽然活了过来,混沌巨龙咆哮振翼,无数灰色线条自射出,沿着他的手指游弋而上,直至脑门后,又垂落向下,钻入李维的灵魂深处。

  灵魂中,那枚“因果律”的心契符文居中,下方是一个黑色星座,自然是“野性回归”的法术模型。

  撕拉!撕拉!撕拉!

  数百根灰色线条缠上那个星座,如同菟丝子般缠绕寄生,进而改造其形态,不断破坏和重组,形成全新的法术模型。

  “千域之间,秩序只是暂时,混沌才是常态。”李维眼神迷茫,耳畔响起没有感情的僵硬声音,“你的创造,永远属于混沌。”

  :。:

看过《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