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六章 因果律
  李维心乱如麻,强行压下纷杂念头,小心地问道:“我能问一下,恺撒•斯帕罗的心契是什么么?”

  “道。”布拉德稍稍顿了顿,发出一个古怪音节,“听说,这是来自某种神启,他曾对此还有过一段详细描述,却从没人能够领会。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心契效果卓越,兼容并包,任何法术在他手中,似乎都能发挥出十足威力。不过,那段描述实在太长,我是记不住了……”

  “布拉德大人,我知道!”“脑残粉”布莱兹举手,像是小学课堂里最不受人待见的那种踊跃发言先进分子。

  “哦?你说说。”除了语速太慢,布拉德的脾气倒是很好,和“尸潮”这一诡异称谓相差甚远。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独立而不改,可以为天地母。吾未知其名,强名之曰道。”布莱兹说得绕口且含糊不清,但李维却听懂了。

  道德经?

  要不要这么硬核?前辈,就不能给后来者留条活路么?

  李维满腔哀怨。

  他很有自知之明,也相信确信以及断定,自己对世界的认知,绝没有这么深刻!

  “我想问一下,如果个人的认知是错误的呢?”他斟酌词语,小心地问道。

  “这种情况相当罕见,世界是很大的,几乎能包容一切。当然了,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世界不会回应你,也就说明你没有法师的潜质,只能另谋他路了……”布拉德神情怜悯,摊开双手道。

  “还有一点,”卡洛琳开口补充,“若你的认知和秘社、旧神门徒等异端近似,那就抱歉了,为了将危险扼杀于摇篮,我们会将你就地格杀。”

  李维身躯一震,忽地耳鸣不止,那种感觉,应当可以命名为“天雷滚滚”。

  “等等。”他蹙眉思索,再次小心问道,“若心契和天赋、血脉能力等相悖,那又会怎样?”

  “我想,这个我能回答。”艾伦忽然起身,神情淡漠而圣洁,“两者是互为表里,很难相悖的。譬如我的天赋‘光明’,能令我更加深刻地感知光的神圣和伟大,这必然会影响我对世界的认知,也会更加热烈地拥抱光明。”

  “是的。”布拉德点头赞同,直指本质道,“血脉和天赋都会强化相应的感知,而感知则会构建认知……当然了,如果出现那种极少数的感知和认知背离的人,这种人一般会精神分裂,或变成疯子。”

  “或者秘社成员!”卡洛琳再次补充,语气中满含杀意,“我一直建议,这种人也该立刻杀掉,防患于未然。”

  “武者呢?或者神官,也需要‘心契’吗?”李维缩了缩脖子,他觉得,自己或许该另谋他路。

  “当然!认知是一切的基础,当然了,和法师不同,武者需要自我认知,”布拉德说着,瞥了一眼艾伦,“而神官,则需要认清神祗。”

  他意犹未尽,又道:“也是这个缘故,强大的法师建造半位面,强大的武者构建内世界,至于神官嘛……嘿嘿!”

  说到这里,布拉德嘿嘿了两声,却什么都没说。

  “这是不准备留活路啊……”李维轻抚额头,郁闷地自我开解,“只能顺其自然,走一步看一步了。”

  “还有问题么?亲爱的十万个为什么先生?”布拉德望向李维,嘴角浮着调侃。

  “李维,‘十万个为什么’是凯撒发明的词,意思是……”好心的布莱兹凑了过来,小声解释。

  “不必了,我知道是什么意思!”李维赶紧打断他,无力地抬手道,“我没问题了,谢谢。”

  “嗯,通灵熏香也烧的差不多了,”布拉德在鼻子前扇了扇,将那如牛乳般浓郁雪白的熏香扇向自己,“涂抹圣膏吧!”

  ……

  仅着短裤,赤裸上身的李维躺在地上,仰面朝上,双臂自然下垂,靠意志强撑着不闭眼。

  腹部有冰凉触感袭来,四周急促的喘息声起伏,偶尔女孩的惊恐尖叫响起,令气氛愈发诡异和压抑。

  而诡异气氛的源头,则是那一头头负责觉醒仪式的行尸。

  当一头头腐败行尸自布拉德召唤的髑髅巨口中走出时,李维能清楚觉察,整个“徘徊灵魂”广场陷入寂静,每个少年的脸上都浮起深深恐惧。

  公允来说,行尸的固然迟钝,但动作相当小心柔和,在涂抹鲸油圣膏时,也没有直接的肢体接触,而是使用广场一角早已备好的狼鬃刷子,一点点刷抹。

  不过,被一张破败的,左眼珠吊到唇角的死人脸盯着,那种感觉实在难以令人愉快。李维也一直担心,这头行尸体表渗出的恶臭尸水或许会滴在自己身上,好在这并没有发生。

  在翻身完成背部涂抹后,行尸换了杆秘法绘笔,笔尖是金属,划过李维的皮肤时,立刻留下金碧色的深深刻痕。

  “魔导回路么?”李维眯起眼睛,身上冒出鸡皮疙瘩,“效果似乎是……魔力导流?”

  他也知道一些常识。

  和导电性、导热性一样,人对魔力有导流性,导流性越强,魔力的流转和转化也就越轻松,施展法术就更容易。

  ……

  “差不多了,”布拉德观察一阵,转头望向卡洛琳,“准备激活超魔阵列‘灵魂高塔’,戴尔小姐,请将你的手给我。”

  “等一下。”卡洛琳声音冷漠,自法袍中取出一只深灰色的狼皮手套,这才将手递了过去。

  她没有脸,也没有表情,却很好地表达了什么叫做“厌恶”。

  布拉德尴尬地笑了笑,一只手握上卡洛琳,另一只手则按向地面。

  哈里路亚~~

  神圣高亢的歌奏之声响彻云霄,以广场为中心,一个又一个魔法阵依次亮起,像是无数个直径渐次增加的同心圆,一环嵌套着一环,直至广场边际。

  紧接着,法阵向上浮起。

  每一座法阵上升高度不同,越是中心的法阵,上升高度则越高。法阵上下叠垒,构成一座立体的法阵高塔,浮动着斑驳迷离的神秘光辉,气象深幽,诡秘莫测。

  广场中,所有人脑袋一偏,同时陷入晕厥。

  他们的身上,有一颗颗光球浮起,像是水中气泡,向上直直升去,消失于高塔顶端。

  “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的。”布拉德带着期待微笑,却忽然发现,卡洛琳取下手套,直接以“阴影烧灼”将其湮灭,化为飞灰。

  还好,所有人都已昏厥,没人看的这尴尬的一幕。

  ……

  灵魂高塔中,无数个徘徊的灵魂站到了镜子面前。

  镜子里,是他们对世界认知的投影。

  很快,他们将由徘徊者化为坚信者,确立自己的认知体系。

  ……

  镜子前,艾伦•怀特和一个光人面对着面,他伸手去触碰,那个“光人”随即化为一枚溢散着无尽神圣辉光的金色符文,印刻在他的胸膛之上。

  “我心光明!”艾伦指着心口,脸上只有最纯净的虔诚。

  ……

  镜子前,在布莱兹•韦斯特的面前,却是数以万计的歌剧片段,像是电影胶片般流淌而过,最终渐渐淡化,却有一枚符文自虚空中浮了出来。

  “看了那么多场歌剧,如果问我学到了什么……”布莱兹嘴角上翘,满脸的雀斑都活动起来,“那就是,语言是有力量的。”

  他的心契,是“真言”。

  ……

  李维•斯坦辛格也到了镜子前,镜中迷雾翻涌,隐约有一张面孔,神情僵硬,但看不真切。

  他摸了摸鼻子,念头几转,忽然生出恶趣味,在镜子前搔首弄姿了一把:“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

  这话一出,那道人脸却立刻活了过来,表情狰狞,恶狠狠道:“你知道上次这么说的人,结局是怎样的么?”

  “嗯?”李维表情一呆。

  镜子中,那张人脸靠近,于迷雾中渐渐显露全身,看模样,像是个五短身材的小矮人。小矮人挽着袖子咆哮着冲来,看阵仗是准备效仿贞子,从镜子中钻出来。

  “这是啥?”

  这个矮人来势汹汹,李维被他的气势震住,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还好,镜中似乎不止一人,又有两道人影窜出,同样也是矮人,拉住了那名愤怒的矮人。

  “也许只是凑巧……”抱腰的矮人道。

  “对,凑巧。”拖着后腿的矮人连连点头。

  “世上哪会有什么凑巧?”愤怒的小矮人怒声质问,恶狠狠道,“你说说,人类的本质是什么?”

  李维呆了呆,脱口而出道:“复读机?”

  “果然是你!”小矮人大发雷霆,狂怒之下,竟拖着两个矮人前行,“小子,我要揍死你!”

  “不行,咱们还得履行职责!”抱腰的矮人一挥手,镜面中景色变化,三名矮人都消失无踪。

  这唱的是哪一出?这小矮人是什么?还有,前辈,你究竟做了什么?引来这么大的怨恨,几百年了都不曾消散?

  李维当然明白,自己是被当做那位前辈了。

  他愣神一阵,不敢再有任何作死行为,规规矩矩地站在镜子前,一动不动。

  镜中,一颗颗星辰掠过,条条星轨留下根根银色线条,而根根线条如同有无形的织手在拨弄,来回交错中,构筑成一枚银色符文。

  “这就是我的心契?这么快?”李维面露讶异,伸手去触碰那枚心契。

  李维表情凝滞,有三个字浮现于意识中。

  “因果律?这是我对世界的认知?我……我怎么不知道?”

  :。:

看过《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