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五章 魔法世界里的科学发展观

第五章 魔法世界里的科学发展观

  “怎么了?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布莱兹盯着脸色发黑的李维,面露关切。

  坑爹呢这是!

  李维的内心在咆哮,抱着最后一线期望,小心地问道:“这位恺撒•斯帕罗,他还活这么?”

  布莱兹摇摇头,戳破对方那最后一丝侥幸:“拂晓之巅建立于四百二十多年前,‘锻造之神’只是绰号,甚至不是称号,凯撒可不是神祇……”

  “唉,机会错过了。”李维摇摇头,意兴索然道。

  “机会?什么机会?”布莱兹一头雾水。

  李维没回答,心中则暗道:当然是抱着某人裤腿,大喊“老司机,带带我”的机会。

  “对了,”他表情一动,不死心地连续追问,“那他有没有留下什么遗产?譬如有奖问答,答对有奖的那种……”

  作为先行的穿越者,总该给后辈留些关怀。

  李维放平心态,尽量保持着乐观。

  “哦,还真有!”布莱兹想起什么,点了点头,“智慧殿堂的门口,‘世界真谛’方尖碑上,他留下了一道哲学谜题,据说解开谜题的人,就能得到他的一项馈赠。不过,我劝你放弃,这道谜题流传四百多年,还从未有人解开过。”

  “哲学谜题?”李维神情凝重,心中暗道:难道是斯芬克斯之谜那种?或者是“奇变偶不变”、“天王盖地虎”之类的口令?

  他迟疑了一下,决定问到底了:“你知道题目吗?”

  “当然了!”布莱兹点点头,“这一谜题流传极广,甚至有吟游诗人以此为主题而创作诗篇。”

  “给我讲讲!”李维严肃以待,准备解答难题。

  “是这样的……”布莱兹尽量清晰地描述,传达每一个细节,却注意到,李维视线发直,嘴唇抽搐,像是在发癫。

  “这个问题,真没有人答出来过?”李维深吸了口气,右手在胸前横压向下,做了个顺气动作。

  “当然!”布莱兹昂首道,“癫狂贤者的谜题,哪是这么轻易就能被人破解的?”

  李维不答话,心中暗暗为那位可怜的吟游诗人默哀。

  ……

  人影摇晃,一名名盘坐的少年们骚动起来,黑色铺路石延伸的道路尽头处,两道人影正在靠近。

  布莱兹拿回歌剧望远镜,搁在眼前,脸上露出异色:“哦?六人议会来了两位,偏偏是‘尸潮’布拉德•雷恩和‘影之诗歌’卡洛琳•戴尔,看来,拂晓之巅和辉煌殿堂有矛盾的传言是真的了……”

  “矛盾?”李维很纳闷。

  “嗯,具体矛盾没人知晓,但能从六人议会的出场人员中看出端倪……”布莱兹点头,指了指右前方的一个英俊少年,“你看看那个人。”

  “那人是谁?”李维瞥了一眼,随口问道。

  他一向视帅哥如粪土,当然了,帅哥也是这么看他的。

  “艾伦•怀特,永恒圣光的神眷者。”布莱兹神情艳羡,“他曾经接受永恒圣光的至高洗礼,获得了天赋能力——‘光明’。看到了么?他的身体由内而外流溢着纯白圣光,就像太阳一样耀眼。”

  李维很想说,自己也曾接受至高洗礼,但心知对方一旦询问获得的天赋能力,那话题难免被引向那名为“自取其辱”的结局。

  他识趣地闭了嘴。

  “嘿嘿,”布莱兹羡慕之余,也是幸灾乐祸,“六人议会派来的这两位,肯定会让艾伦浑身难受的……”

  ……

  “徘徊灵魂”广场前,两道身影直直站定。

  其中一人兜帽黑袍,体型修长而高大,兜帽下没有人脸,而是旋涡状的重重阴影,别说相貌了,甚至都分不清男女。

  不必说,这位是影之诗歌。

  另一人就有些古怪了,若让李维描述,应当是“魔鬼筋肉人”或者“超合金黑光”。他仅着贴身短裤,体毛很少,脑袋也是光溜溜的,毫无掩盖地展露着每一块古铜色肌肉,身体像是光滑的石块垒成。

  不过,这一形象和“尸潮”这个封号,实在看不出半点联系。

  “以夜之幕布为限,男左女右。”兜帽下,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这居然是个个头极高的女人。

  她伸出手指一弹,以中心线为界限,暗影缓缓升腾,形成一道巨大的阴影帷幕。

  “脱衣服吧!”魔鬼筋肉,呃,布拉德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像我这样就行……”

  “脱衣服?要,要干什么?”李维结巴了一下,经历了辉煌殿堂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他都有点心理阴影了。

  “这都不知道吗?”布莱兹却毫不迟疑,衣服脱得飞快,“这是觉醒仪式,等仪式结束,咱们就是‘学徒’了。”

  但“仪式”这个词,则勾起了李维更多的不好回忆。

  “仅需一场仪式,就能成为学徒?”他身体右倾,凑近布莱兹道,“觉醒仪式的流程是什么?”

  “闻到熏香味道了么?那是通灵熏香,可令灵魂宁静。”布莱兹贪婪地深吸几口,一脸迷醉,“仪式流程很简单,在通灵熏香的包围中,用鲸油圣膏涂满全身,再以特制溶液在体表绘制魔导回路,最后则是魔药艾灸,打通魔法的关窍。”

  “魔药艾灸?”李维歪了歪脑袋。

  “嗯,这也是癫狂贤者的创造。”布莱兹眼神热切,他实在是一名合格的脑残粉,“本来的觉醒仪式,是需以内服魔药的方式,消化缓慢且吸收有限,需七个昼夜才能完成仪式。而现在,只需要三个钟头……”

  “小家伙,你知道的很多。”广场前方,卡洛琳忽然开口,语气中有不掩饰的赞赏。

  布莱兹精神大振。

  “成为学徒,是不是就能念咒语搓火球了?”李维忽然问道。

  他这一问,却是引起哄堂大笑,有人在嘀咕着“乡巴佬”、“没见识”之类的话,连布莱兹都拉远距离,一幅自己不认识他的模样。

  李维一脸难堪。

  他本来是故意发问,给自己竖立个“土包子”的人设,等过会“有奖问答”时,别人更会倾向于他是误打误撞。

  不过,李维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恐怕是过于没有常识了,才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法术咒语、魔法手势这些玩意,应当比我曾祖父更早进的坟墓。”布拉德语带揶揄,却并不生气,“它们是法师与自然沟通的语言和桥梁,但当有了更为优越的‘法术模型’,它们自然被淘汰了。”

  “法术模型?”

  布拉德双掌摊开上扬,神情安宁虔诚,无数道青色符文自他体内飞出,以他为中心,凝聚出无数大大小小的“星座”,斑斓萤火虫群般旋转缭绕。

  李维忽然明白,那每一个“星座”,就是一个法术模型。

  “法术模型是杠杆,用它可以撬动自然力量,构成法术。”布拉德这是在言传身教,“但是,比杠杆更重要的,是支点,而这个支点,就是‘心契’。”

  在他说话时,大大小小的星座中央,一座线条繁复,层次无尽的立体阵列浮现,像是一颗恒星,固定住了所有星座的轨迹。

  “想要使用工具,第一步是认识工具。‘心契’就是你对整个世界的认知,也是你在这个世界的锚点,是你一切法术的支点。”

  布拉德声音不大,但每名学员都感觉,他像是在自己的耳边低语。

  “同样的杠杆,支点不同,发挥的力量自然不同……同样的道理,不同的心契,决定了你的法术属性。”

  “比方说,我的心契是‘尸体’,这是我对世界的认知。生命短暂,尸体才是永恒。譬如咱们脚下的严冬山脉,通过化石就能知道,它是古代海洋的‘尸体’。甚至位面也会消亡,成为宇宙的‘浮尸’。”

  “我的心契是‘暗影’,宇宙的本质是黑暗,光明仅占一隅之地,连万分之一都不到。”卡洛琳也道。

  “只要一线光明,就能驱散黑暗。”艾伦起身争辩,神情坚定而虔诚。

  卡洛琳发出一声冷笑,似乎自重身份,懒得和一个小字辈辩驳。

  “就拿火球举例,不同的心契,导致我们使用的火焰也完全不同。”布拉德抬起一根手指,指尖上燃起一道青色火球,“这是我的火焰,尸焰火球。”

  卡洛琳也抬起手指,一团阴影在她指尖呈火焰状跳跃,缓缓道:“这是暗影灼烧。”

  “当然了,心契也是自身定位,决定了发展方向。因心契的缘故,火焰并非我们所擅长。”布拉德说着,“相较于火球,我更倾向于这样的法术。”

  地上浮现幽暗法阵,一头浑身腐败,散发着浓烈恶臭的巨型行尸忽然冒出,发出鬣狗般沙哑的恐怖嚎叫,跌跌撞撞地扑向了卡洛琳,惨青的尸水淌了一路。

  卡洛琳冷哼一声,却没有闪避动作,只是跺了跺脚。

  一瞬间,行尸脚下的影子里,无数阴影手臂冒了出来,像是黑色波浪将其淹没,撕扯成尸体碎块。

  “我的‘行尸之路’,还有卡洛琳小姐的‘影子叛乱’,这才是我们擅长的。”布拉德语气艰难道,“卡洛琳小姐,你的‘阴影之手’能收回了么?”

  卡洛琳又哼一声,扼住布拉德脖子的阴影手掌才慢慢下移,顺着其体表向下,沉入其影子中。

  “下次你再敢让那些恶心的行尸靠近我,我会直接拧断你的脖子。”她声音冰冷。

  “哈哈,卡洛琳小姐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样那么爱开玩笑。”布拉德扶着后脑,干笑了几声,仿佛这只是个玩笑。

  这话没人相信,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只会越描越黑的……赵潜心中嘀咕。

  “觉醒仪式中,你们会同步接受‘心镜考验’,初步固化自己的心契。”布拉德识趣地转移话题,“记住,法师守则第一条:人可以骗人,甚至自我欺骗,但唯独不能欺骗自己的内心。你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由自身经历和思考所构建,不会轻易变更,更不要想着自我欺瞒。”

  “嗯?”李维表情变了,他很清楚,作为异世界的来客,自己对世界本质的认知可是科学!

  我的心契会是什么?社会主义科学发展观?

  他一下凌乱了。

  :。:

看过《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