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四章 癫狂贤者

第四章 癫狂贤者

  当手持登记表的凯恩挺直腰杆,痉挛颤抖的手脚都恢复正常,这就轮到其余三人化作“惊讶”雕像了。

  对于欺骗了一位好心小姑娘这件事,他半点不以为耻,甚至斜乜那对父子一眼,那是个“学着点”的骄傲眼神。

  “你,你居然敢骗我?”红发少女眉毛扬起,原本好听的烟嗓也变得尤为尖利。

  “小姑娘,你的心肠很好,但观察力太弱,一个破绽百出的谎言,就把你给骗到了。”凯恩神情自若,不止没有悔改的意思,反倒教育起对方来。

  “如果我真的来自金色河湾,那理应满身风尘,尤其是鞋底,怎么会这么干净?”

  “还有,我有北方口音,而金色河湾可是在临海的最南方!”

  “除此之外,即使不知道‘圣咏家族’,斯坦辛格明显是个贵族姓氏,一介平民又怎会拥有?”

  “破绽这么多,你却连一个都没看出来,显然是被感情蒙蔽了理智,失去了判断力。要知道,异端们可不会将身份写在脑门上,得靠细心观察和追寻。”

  说到最后,凯恩摇头叹息,甚至带了些苦口婆心的口吻。

  不过很显然,这位刚刚行骗完的家伙嘴里的话,实在是很缺乏说服力,反倒有些挑衅的意味。

  “凯恩叔叔,别说了,赶紧进去报道吧!”李维扯了扯凯恩的袖子,打断了老头那“好为人师”的劲头。

  他注意到,红发少女已经气得鼻孔冒烟了,而这并不是一种修辞手法。

  少女怒容满面,一头披肩红发无风飘扬,像是熊熊燃烧的深红烈焰!她的鼻孔中喷出两股白色浓烟,烟尘中隐约有火星迸射,随着鼻息的起伏而明灭不定。

  她像是一座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小姑娘,再见!”凯恩很识趣,一句闲话也不多说,转头就走。

  李维屈身行礼,心中则暗道:“别再见了,最好是永别!”

  红发少女盯着两人背影,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其实,我也是外地来的……”正在这时候,那位中年人不死心也不怕死地凑过来,以身诠释何谓“火上浇油”。

  “——滚!”

  一声咆哮响彻整个云端之城!

  李维打了个寒颤,熊熊火光映红了他发白的面孔。

  “刚刚那女孩……”他迟疑了一下,询问凯恩道,“她,她是喷火了?”

  “那不是火,而是龙炎。”凯恩语气轻松,说出来的话却让李维倍感沉重,“这小姑娘可不简单,我猜,她的称号不是‘巨龙之心’,就是‘龙息者’。”

  “称号?”李维依旧茫然。

  “都错了,是‘龙喉’。”红发少女耳朵很尖,她侧过脸,吹熄了法袍上沾染了些许火苗,“我叫米歇尔?多拉贡,你就不必报名了,我知道你的名字,李维?斯坦辛格。”

  她没放狠话,但李维听得出,对方的意思分明是“放学别走”。

  “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个打酱油的啊!”李维表情无辜,心里则是万般无奈,感觉前途一片黑暗。

  ……

  米歇尔忿忿不平地坐下,她久久无法消气,牙关咯咯作响,溅起无数橘红火星。

  一根红色雪茄递到她的跟前。

  “发生什么事了?火气这么大?隔着半个云巅之城,我都能听到你的‘淑女之吼’了。”一道悦耳女声响起。

  米歇尔抬头,面前是一名白肤银发的少女,她的上身稍稍前倾,正递出那根雪茄。

  少女明艳动人,属于那种最为“正统”的美丽,玉石般白得发亮的皮肤,一头如瀑的披肩直发,五官姣好且立体,身材也是恰到好处的弧线有致,尤其是双腿修长,臀部挺翘,更是端庄迷人。

  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为她平添知性美感,但也掩盖不住瞳仁中心悬浮的银色十字,稍稍懂行的人就知道,这是“真理之瞳”,贵族摩尔家族的独有特征。

  “爱丽丝,你来了?”米歇尔鼻翼扇动,深吸了一口气,露出贪婪神情,“什么牌子?闻起来不错……”

  “血玫瑰雪茄,最上等的货色。”爱丽丝抛过雪茄,微笑着道,“要不是看你生气,我可舍不得买这个……”

  米歇尔接过雪茄,点燃后深吸了一口,满脸迷醉。

  她点烟的方式很特别,食指上燃起火苗,点完烟后甩甩手,熄灭火苗。

  “发生了什么事?”爱丽丝很有耐心,等待对方吐出一个圆圆烟圈后,这才问道。

  提到这个,米歇尔火气又上来了,咬牙切齿地将前因后果详细描述了一遍。

  “哦?这可不符我们淑女小姐的性格……”爱丽丝听着,唇角含笑道,“你不是该将两人揍一顿,夺回登记表吗?”

  “要打得过,我早就揍死他们了!”米歇尔又吐了个烟圈,低哼一声,“那老家伙的伪装需要惊人的肌肉掌控能力,九成是个传奇强者,我可打不过他!不过,我知道那小骗子的名字,总有机会整治他的。”

  “哦?他叫什么名字?”爱丽丝很好奇。

  “李维?斯坦辛格。”米歇尔的眉毛挑了挑,又忽然有些意兴索然,“算了,告诉你,你也记不住……”

  爱丽丝笑容一僵。

  “等等,”米歇尔想起什么,警惕道,“你已经叫了我两次‘淑女’了,不会忘了我的名字吧?爱丽丝,我叫什么名字?”

  “这个嘛……”爱丽丝扶了扶眼镜,神情迟疑。

  “还真忘了!”米歇尔嘴角抽搐,郑重地说道,“爱丽丝,我们得好好讨论你的‘安眠’了!”

  ……

  学院内,“徘徊灵魂”广场。

  广场中心,近百名少年少女盘膝坐定,昂首挺胸,神情淡漠,没有一个人说话,偌大广场安静得吓人。

  李维弯着腰,快步疾行着,找了个角落坐下,偷偷四下张望。

  “法师的日常生活就是这样?”视线掠过那一张张只差刻个“生人勿进”的冷漠面孔,他低声嘀咕,“也太乏味了吧!”

  “就是!”一名褐发少年凑上来,赞同道,“简直和《雨季的葬礼》中的场景一样,像是在墓地中的哀悼仪式。”

  “雨季的葬礼?”李维揉了揉头,一脸茫然。

  “身为一名贵族,你都不看歌剧么?”褐发少年不可置信道,“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歌剧,在云端之城已巡回演出了三十多场……”

  “我只是个落魄贵族,对歌剧一窍不通。”李维摊开双手,神态自若道。

  “抱歉,是我无礼了。”褐发少年当即道歉,一脸不好意思。

  “你没犯什么错,用不着道歉。”李维摇摇头,打量这位自来熟的少年。

  少年褐发蓝眼,相貌还算俊朗,鼻子上布满雀斑,左眼下有一道下垂的白色泪痕,像是某种血脉图腾。

  “天使之泪,我们韦斯特家族独有的血脉能力,能免疫幻象和心智迷惑类法术,不过,只有一只眼睛有这个能力。”少年指了指那道泪痕,笑眯眯道,“我叫布莱兹?韦斯特,你呢?”

  “李维?斯坦辛格。”李维友好地伸出右手,心中暗道:这小子心还真大,才刚见面,就把自己的底给透了个干净。

  两人握了握手,算是缔结了初步的友谊。

  “布莱兹,那个是什么?你知道么?”李维抬手指了指,问出心头的疑惑。

  他所指向的,是在广场正前方,三道金色光柱中的漂浮物。

  “那个?那个你就不必想了,是给猎魔队的三件咒器装备。”布莱兹摇晃手指,自傲道,“我们身为贵族,哪能加入猎魔队那种危险队伍?”

  “咒器?是魔法装备么?”李维则怦然心动,“给我讲讲……”

  见对方不听劝,布莱兹有些无奈,但还是徐徐道来。

  “静默天平,效果是‘公正的静默’。使用者可指定一人,双方都陷入静默状态,无法发声。当然,一旦使用者开口,对方也会失去约束。”

  “睡魔的沙漏,效果是‘一个沙漏的安眠’。每次沙漏翻转,沙子需要三十秒落下,在这三十秒内,如果有人一直处于其影响范围内,就会陷入深度沉眠,除非身体受伤,否则不会转醒。”

  李维听着,也啧啧称奇。

  “而最后一件最为强大,它来自拂晓之巅的联合创始人之一,高维数学、位面几何、元素拓扑、命运概率论、微缩咒文等高等学科的奠基人,称号‘锻造之神’、‘铠装始祖’、‘癫狂贤者’的恺撒?斯帕罗!”

  说到最后一件时,布莱兹似乎兴奋起来,语调略微拔高,尾音拉长,带了些咏叹调的味道。

  “深夜密令,效果是‘下水道集合’,没有任何负面效果,可直接召唤四头外壳坚硬且手持武具的秘金魔偶!”他挥舞拳头,兴致勃勃道,“那四头秘金魔偶不止防御强,而且战斗技巧出色,战斗力相当可怕!”

  “下水道集合?这效果称谓也太怪异了……”李维偏了偏脑袋,心生古怪情绪。

  “那称谓是凯撒亲自取的,”谈起那一位,布莱兹面露崇敬,嘴上更是把不住门了,“这倒也不奇怪,天才和疯子时常只有一线之隔,要不然,他怎么会被称作癫狂贤者?据说,凯撒一贯就是疯疯癫癫的,常会说些意义不明的奇怪言语。还有传言,他能听到些特殊的声音,有人说神灵的圣谕,也有说是魔鬼的低语。”

  “等等,”李维遥遥盯着那枚深夜密令,眼神狐疑道,“那上面,好像还刻着字?”

  “你的观察力很好,”布莱兹点头,笑着道,“这也是凯撒的一贯作风,他喜欢在作品上留下独有标记,大多是文字,有谜语,也有些不明所以的胡言乱语。”

  李维凝神观看,眼睛微眯,却还是看不清。

  “用这个!”布莱兹好心地递过来一物,是个构造精巧的金属望远镜。

  “歌剧望远镜?”李维呆了呆,认出这东西,“你随身带着这玩意?”

  “身为一名歌剧爱好者,这是很正常的。”布莱兹的神情很坦然。

  “……”李维嘴角抽动,他不自觉地想到功夫足球里的那位汽车维修员。

  借着歌剧望远镜,他看清了深夜密令,那金属牌隐约呈老鼠之形,他也看清了上面的文字。

  “请不要轻易招惹这只老鼠,如果你不想和四头单身了几十年的乌龟玩哲学摔跤的话。”

  ——坑爹呢!

看过《异世界的手工鬼才》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