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修士真的不一样 > 第40章 外来的法师

第40章 外来的法师

  一个雷符不过是偶尔灵光一闪,张吉东还没逆天到随便就能够悟出一个新符出来。多半是悟着悟着就睡着了。要不是张吉灵威逼着,张吉东只怕早就恢复了往日的众人皆醒我独睡的日子了。

  “张吉东,你今天敢打瞌睡,看我不弄死你。”张吉灵用指尖掐着弟弟大腿上的肉,痛得正要打瞌睡的张吉东一蹦而起。

  “张吉东,你站起来干什么?”李茂忠自从那日平白无故地被雷劈了一次,现在是草木皆兵,教室里一点点动静就让他心惊肉颤。

  “没干什么,刚才被一只牛虻叮了一口。”张吉东说道。

  “教室里进来了牛虻?”李茂忠的脸色很古怪,你骗鬼啊?这里又不是牛圈,哪来的牛虻?

  也亏得是哪天被雷劈了,李茂忠现在脾气好了不少,虽然明知道张吉东胡说八道,却依然慈祥地说道:“坐下吧,好好听课。数学不学不行,将来被人卖了,连钱都不会数。”

  张吉东小心翼翼地看了姐姐一眼。

  张吉灵一眼瞪了过去,你死定了,竟然敢骂我是牛虻!

  张吉东心里很是庆幸,幸好是上课。今天回去必须弄一张替死鬼符施展到傀儡身上。这一阵,张吉东一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把这事耽搁了下来。

  放学的时候,周庆勇又跑过来跟张吉东说道:“吉东,放学去杨宝嵩家里看热闹么?”

  “看什么热闹?”张吉灵抢先问道。

  周庆勇嫌弃地看了张吉灵一眼,我们男人的事情,你一个女人多管什么闲事?不过这话周庆勇可不敢说出口,张吉东这姐姐泼得很。

  “上次杨宝嵩家闹鬼,杨宝嵩婆娘一直都还疯疯癫癫的,到现在还没好。村里人说杨宝嵩婆娘是受了惊,要请法师来收魂。”周庆勇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张吉东问道。

  “他们家不是要买用来收魂的祭品么?要我爹帮他们留一个猪头。要不然我哪里知道?”周庆勇说道。

  “收魂都是放在晚上的,现在去看个屁啊?”张吉东说道。

  “现在去才看得清啊。虽然收魂是在晚上,但道场一早就在搭了,那些法师也早就赶了过来,他们的法器也都摆那里了。现在去才看得真切呢。”周庆勇说道。

  “姐,要不我们去看看呗?”张吉东有些想去开开眼界。当然他还是有些想知道,杨家请的法师能不能真的帮杨宝嵩婆娘收了魂。

  “去看就去看吧。不过要早点回去。不然爷爷骂人。”张吉灵毕竟还是小孩,她也同样有好奇心。

  离杨宝嵩家闹鬼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大半个月,杨宝嵩家的院子屋子早已经收拾得整整齐齐。这一次杨宝嵩家损失不小,却并没有让杨宝嵩家伤筋动骨。

  但是这一次闹鬼,确实将杨宝嵩一家三口给吓破了胆。杨宝嵩好不容易才恢复了过来,但整个人看起来依然极其疲惫。

  杨长华没心没肺倒是恢复得快,但是经常跑镇上去鬼混,这一阵不怎么着家了。

  最惨的是吴春兰,她到现在都没恢复正常,疯疯癫癫的,经常说胡话。发起疯来,连杨宝嵩都认不出来,一人缩成一团躲在墙角。

  杨家的老人给杨宝嵩出了一个主意,去请个法师过来驱鬼,给吴春兰收惊。杨宝嵩四处打听,据说岩口乡有个法师很厉害。这个法师叫付胜义,五十多岁,头发稀疏,留着长发长须,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

  张吉东几个跑到杨宝嵩家大门口的时候,里面正在忙着布置。陈旧的幡布拉起来之后,让杨宝嵩家显得更加诡异。从大门口往杨宝嵩家里看,屋子里显得有些黝黑,如同怪物张开的大嘴一般。

  张吉东看到屋子里坐着一个人,正敲着木鱼,念着经。

  “这请的是和尚还是道士,怎么还敲着木鱼呢?”张吉东问道。

  “是法师。法师也念经文呢。”周庆勇说道。

  “进去看看么?”周庆勇问道。

  张吉东正要点头,张吉灵连忙说道:“进什么进?赶快回去吧。”

  这个时候杨宝嵩家院子里传来呵斥声:“那几个小孩子,莫到这里调皮,赶快回家去!”

  “回去吧。”张吉灵说道。

  张吉东只能乖乖地低着头跟在张吉灵的屁股后面往家里走。

  张吉灵两姐弟一走,周庆勇也不敢一个人待在杨宝嵩家门口了。杨宝嵩家现在确实是有些吓人的。

  回到家里,张吉东和姐姐吃过了饭,便去地里打猪草。现在别人家里都在菜地里种猪草,根本不用到处去打猪草了。张吉东家的地里种了红薯、花生各种作物,唯独没有专门种猪草。红薯还没长成,自然不能够割红薯藤喂猪。

  不过现在各家各户都不怎么打猪草了,田埂上、菜地边上、山脚下到处都长着嫩绿的野草,都是可以用来做猪草的。两姐弟一人背着一个小竹篓,出去没多久,就一人背着一竹篓猪草回家。

  小小年纪就要承担家务,对于张吉东与姐姐来说,算不上沉重,他们两姐弟的脸上也极少有忧愁,反而在打猪草的时候,常常听到他们的欢笑。生活,只要你享受它,就能够得到快乐。

  天黑的时候,周庆勇打着手电跑了过来。

  “村里好多人跑到杨宝嵩家看热闹去了,你们去不去?”周庆勇说道。

  张吉东与姐姐都想去看看热闹,但是爷爷很独断地说道:“不许去。”

  周庆勇悻悻地走了。

  张吉东与姐姐也有些沮丧。

  肖代娣看得出来,连忙安慰。

  “要是唱大戏,你们去看,我不拦你们。人家家里信迷信,做道场,你们可千万别撞过去,万一人家把你抓了当替死鬼,该多倒霉啊?杨宝嵩家没好人,没准真的会找替死鬼。”肖代娣说道。自从上次抢鱼事件之后,张大栓一家对杨宝嵩家里没有半点好感。甚至对杨宝嵩家的遭遇有些幸灾乐祸。

  张吉东跑去将此事告诉了师父。

  “是么?我倒是要去瞧瞧,看看这个法师有多大的道行。竟然敢来双河管闲事!”罗成玄说道。

  如果那个法师有眼色,应该可以看得出来杨宝嵩家的事情是同道中人做的局。既然看出来了,还依然要破局,那就是踏过了界,坏了规矩。放在罗成玄那个年代,那就是引发修士之间的战斗了。

  :。:

看过《这个修士真的不一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