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95吸血的家
  施甜缩下脖子,手掌使劲在纪亦珩胸前推着。“出去出去。”

  “干嘛呢,让我在这帮你。”

  “你就会捣乱。”

  纪亦珩被她推到了门口,施甜还想将厨房的门关上,纪亦珩忙拉住了她,“好,我从这走开,行了吧?”

  施甜回到厨房,听着他的脚步声走远,她偷偷探出脑袋,看到纪亦珩走到了阳台上在收衣服。

  俞临慧要不是被纪爸爸拦着,她恨不得天天往这边跑,可两个孩子也需要单独相处的时间,她只能尽量不过来打扰。

  晚饭过后,纪亦珩拿了篮球,带施甜去篮球场打球。

  她这会得空,也才敢打开手机看看有关她和纪亦珩的消息。

  陆一乐是多么会运作的一人,她最擅长如何在劣势中寻找优势,再加上纪亦珩自己傻,在风口浪尖还敢承认关系,还敢去结婚,他敢这么折腾她,陆一乐就敢给他搞事情。

  纪亦珩这几天为什么不看新闻呢,就是怕把自己给看得恶心了。

  陆一乐想给他立人设,他能理解,但也别这么肉麻吧。各大营销号恨不得把他说成世上最深情的人,还变着法给他作诗、作词,下面又有水军带头,紧接着‘想嫁纪亦珩’、‘如果不谈一次纪亦珩式恋爱,你就白瞎了’、‘女人哪,睁眼寻找身边的纪亦珩’等各种话题被纷纷拱上热搜。

  纪亦珩是眼不见为净,施甜看到那件事总算被掀过去了,自然比谁都高兴。

  打完球回去,纪亦珩大汗淋漓,球衣被汗水浸湿掉,紧紧地贴在身上。

  晚上,两人分别站在床的两侧,纪亦珩看了看施甜,施甜也朝他看了看。

  她莫名的口干舌燥起来,刚洗过澡,身上清爽无比,施甜动了动腿想要上床。

  纪亦珩站在对面没动,施甜躺了下来,人还没睡踏实呢,就感觉整张床动了动,纪亦珩一下扑在她身上。

  算了,算了,她也能理解,年轻小伙子嘛,血气方刚的……

  哎呀!

  只是别这样重手重脚行不行啊?施甜想说她自己脱,但显然是来不及了,她都听到扣子崩掉的声音了。

  纪亦珩就算是再性急,也不能急成这样吧?

  施甜想着明天要深刻地教育他一番才行,折腾到后来,她又换了另一种想法,算了,明天她能起得来再说吧。

  徐子易很久没回家了,好不容易等到国庆节,才带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去。

  快递送不到家里,平时她就算想给家里买东西,也不方便的很。

  回到家,徐爸爸徐妈妈杀鸡宰鱼的好不热闹,村上的人都知道徐子易在电视台上班,以后就是名人了,一听到她回来,纷纷过来串门。

  隔壁的大妈最是热情,拔了一筐子的菜带过来,徐妈妈连说不用了,可也推脱不掉。

  徐子易坐在院子里跟邻居们说话,大妈问了她在东城的一些近况,无非就是工资怎么样,有没有男朋友了等等。徐子易其实觉得很累,就想回屋睡一觉,但徐妈妈非让她在这陪着,说她难得回来,大家也是关心她。

  “子易,你真是厉害,你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看来也是村里最有出息的人了。”

  “大妈,您真是高看我了。”

  大妈咬了口瓜子说道,“电视台啊,多风光,以后你可是要上电视的人呢。”

  徐子易接不上话,她艰辛万苦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是没人能看得见的。

  “子易,你看我们娟娟跟你是同届的,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实习单位,愁死我了。”

  徐子易只能出声安慰,“找工作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慢慢来。”

  “你们电视台还招人吗?你能不能跟领导说说,把娟娟带进去?”

  徐子易不由苦笑下,“大妈,我都只是个实习的,我哪有那个能耐啊?”

  “哎呦,你好歹也是进去了的,总能见到领导吧?你说话比我们管用啊,或者你约领导出来,我请他吃个饭。”

  徐子易无奈,却也只能耐心解释,“大妈,这个忙我真的帮不了,最高层的领导我至今也没见过。”

  大妈咬了两口瓜子,“那算了。”

  气氛有点尴尬,围坐着的人也没久留,都起身离开了。

  傍晚时分,家里人在忙着准备晚饭,徐子易坐在院子里,拿出手机刷了下朋友圈。

  她一下就看到了韩凌阳的更新,徐子易不由坐直身,他许久不发朋友圈,她以为她都要失去他的消息了。

  他发了张照片,应该是车子坏了,还配了个无奈的表情。

  徐子易定睛细看,看到旁边的小超市被拍到了,这不是她家村口的那家吗?

  难不成韩凌阳就在这?

  徐子易赶忙起身,徐妈妈正好从屋里出来,“干什么去呢?”

  “我去买两瓶饮料。”

  她快步走出去,家旁边就有地,农作物长得正有力,远处的晚霞涂染在高高的秃树枝上,徐子易小跑着来到了村头。

  她远远地看见了一辆车,徐子易到了跟前,看到韩凌阳从车的另一侧走过来。

  “你怎么在这?”韩凌阳吃了惊。

  “真是你啊?”徐子易也觉巧得很,“我家就在这。”

  她看了眼韩凌阳的车,很霸道彪猛的一辆越野车,只不过这个转弯口势头不好,再加上前两天一直下雨,不熟悉路况的人很容易中招。“这是轮胎陷住了吗?”

  “对,车子也坏了,发动不了。”

  “那怎么办?”这儿可没有修车的地方,而且离市区比较近,应该很麻烦。

  韩凌阳是出来自驾游的,他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我已经打了电话,说是尽快赶过来。”

  “那就好。”徐子易看眼天色不早了,“要不你先去我家坐会吧,吃口饭,你这车子不知道要修到什么时候,总不能这样干等着。”

  小超市今天没开门,他开了一路,又渴又饿,原本想在路上找家店随便对付点,没想到越开越偏,就连个买水的地方都没了。

  “好。”

  徐子易心里被撒了把明亮的光,她赶紧在前面带路,韩凌阳跟在她身后,这路很窄,也就够日常出行,车子是绝对开不进去的。徐子易领了韩凌阳到家,徐妈妈正在屋旁的地里摘青椒,一抬头看到女儿还带了个小伙子来,她忙站起身,“子易,这是……”

  “妈,是我同学,他的车正好坏在超市那边了。”

  “噢噢,”徐妈妈忙不迭地拿起菜篮子,“赶紧进去坐吧。”

  两人进了院子,家里的狗没有用绳拴着,见到陌生人一边叫着一边扑过来,徐子易忙出声呵斥,“再叫!到一边去。”

  那狗倒也听话,摇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

  徐子易方才见韩凌阳一脸疲惫,所以脑子里没有多想,直接开了口,这会想想,却是有些后悔的。

  家里院子的一角堆满了稻草,鸡鸭鹅虽然都是关着养的,但难免有那么几只钻了出来,随地拉撒不说,还有味道。

  徐子易忙带着韩凌阳上了台阶,那上面干净多了,门口摆着好几张小椅子,“你坐啊,随便坐。”

  “谢谢。”韩凌阳走过去坐下来。

  “子易,你怎么不带着客人进屋坐呢?”

  徐子易很是不好意思,“妈,晚饭做好了吗?”

  “快了快了。”徐妈妈进屋泡了杯茶给韩凌阳,徐子易拿了张椅子坐到他身边,“就你一个人出来玩吗?”

  “对。”茶水很烫,韩凌阳将杯子放在旁边。

  “怎么不和朋友一起呢?”

  “人多反而不方便,每个人想去的地方不一样,而且容易耽误时间。”

  徐子易也赞成,她轻点下头,“你……找到工作了吗?”

  “嗯。”

  她没有细问,她想到施甜之前就说过韩凌阳家是有些背景的,徐妈妈进屋,高兴地拉过了徐爸爸。“家里来了个客人,你女儿带来的,长得那叫一个好看,穿得也好。”

  “是吗?在哪呢?”

  不多久,徐爸爸出去了,要给韩凌阳递烟,韩凌阳忙站起身。“谢谢叔叔,我不抽烟。”

  “不抽烟好啊,真好。”

  徐子易忙拉着徐爸爸将他送进屋内,没多久,徐子易的奶奶也出来了,老人家虽然岁数大了,但眼睛明亮得很。“这小伙子长得俊啊,也高,真好,真好……”

  奶奶说要加菜,还说要亲自下厨,徐子易拉都拉不住她。

  “不好意思啊,”她没想到家里人的反应是这样的,“你先坐会。”

  “没事,你去吧。”

  徐子易快步进了厨房,看到几人都在忙碌,“妈,我同学就吃个便饭,不用准备这么多。”

  “你也是的,有客人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徐子易见奶奶切了土豆,正在炖鸡,“他车子坏了,我在手机上正好看见的。”

  “他这么年轻就有车了?”徐爸爸看了徐子易一眼。“家里条件是不是不错?”

  “爸,他不是我男朋友,你们也别多想,就是普通的同学!”

  徐子易的弟弟听到消息,也去凑了热闹,他走到外面,看到韩凌阳正在联系修车的人。

  等他挂了电话后,男生忙弯腰坐下来,“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吗?”

  韩凌阳冲他看了眼,“不是。”

  “我才不信,我姐从不往家里领人的,你是第一个。”

  韩凌阳没再搭话,男生的视线落到韩凌阳的脚上,“你这鞋子什么时候买的?我早就看中了,可我爸妈不肯给我买,太好看了吧。”

  这鞋子?

  韩凌阳低头看了眼,他知道徐子易家里的情况,但没想到她弟弟眼光这么高。

  “你多大了?”

  “上初二。”

  韩凌阳视线落向远处,看到两只鸡站在草垛上打架,“你要喜欢的话,我送你一双。”

  “真的吗?”男生就等着这句话。

  “官网就有,到时候直接寄给你。”

  “我家收不到快递,你寄到我学校行不行?”

  韩凌阳轻点下头。“行。”

  “你加我微信吧,买好了你告诉我一声,我要去门卫才能拿到。”

  男生掏出手机,这手机是他缠着爸妈缠了两个月才给买的,他非要苹果手机,别的还不行,最后家里人实在受不了,正好徐子易又打钱回来,就咬咬牙给他买了。

  男生加了韩凌阳的微信。“一言为定,等我放完假回学校,应该能收到了吧?”

  徐子易从屋里走出来,刚巧听到这句话。“收到什么?”

  男生吓得从椅子上站起身,“没什么啊。”

  徐子易看到了他来不及放回去的手机,“你……你什么时候买的?”

  “爸妈给我买的!”他赶紧将手机藏进兜内,扭头就跑回了屋内。徐子易这个时候不好发作,要不然她肯定拿着笤帚追着他打。

  她心不在焉地坐下来,“是不是我弟弟……”

  “他看到我的鞋子喜欢,我答应送他一双。”

  徐子易脸刷的红了,这会又急又气,“你千万别送他东西。”

  “一双鞋而已。”他的视线落在她手上,看到了徐子易手背上的凸起,对他而言,她当初替他挡的那一下,是什么东西都换不回来的。

  他只是意识不到,他这样做会让徐子易无地自容。

  “马上要吃晚饭了,我进屋收拾下。”

  “好。”韩凌阳给修车的人在发定位。

  徐子易进了厨房,一脸铁青,“妈,那个手机是谁去买的?”

  徐妈妈让儿子藏着别给徐子易看见,却不想还是没藏住。“你弟弟也要跟家里联系联系的,没有手机不方便。”

  “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手机多少钱吗?”

  “哎呀,买都买了。”徐爸爸有些不耐烦。

  “他这身毛病都是被你们惯出来的,他刚才还问我同学要了一双鞋,你们觉得他这样不是在找打吗?”

  徐妈妈也是不以为然的,“这要是你男朋友的话,买双鞋也应该啊,都是一家人嘛。”

  “我都说了,他不是!”

  “那我看他挺好的,还有车呢,你抓紧抓紧。”

  徐子易心里涌起无尽的悲凉,这就是她的原生家庭,一个吸血的家。

  ------题外话------

  亲们,明天就是大结局喽,有没有不舍呀?让我们一起迎接吧!

  推荐好友四四暮云遮新文:《腹黑霍少如狼似虎》

  她是娱乐圈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女配,妖冶恶毒并且下场凄惨!

  每部剧活不过片头曲,混个脸熟都难!

  一次别有用心的出演,她竟然在网选中被评为最佳恶毒女配,出席HBC的电视剧颁奖盛典!

  男人将奖杯递给他,优雅浅笑,“纪小姐本色出演,这奖当之无愧!”

  纪初语妆容美艳的脸上扬起魅惑笑靥,“谢霍少夸奖!”……

  他是HBC的掌权人,新城霍家赫赫有名的霍七少。传闻说跟霍钧安有过绯闻的女星必将大红大紫,引得一众女星前仆后继。

  纪初语咬着手指眯眼冷哼,换句话说他就像是一坨香喷喷的狗屎,引来无数苍蝇觊觎!

  彼时她借他上位,他瞧她不起。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