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93你好,纪太太
  周一到了公司,施甜是战战兢兢的,爱酷又是做这行的,灵敏度本来就高,不可能不知道施甜爸爸的事。

  她去休息间泡了杯水,有同事进来,施甜开口打了招呼。

  对方只是冲着她点了下头,便快步出去了,连水都没倒。

  回到办公区,施甜刚放下手里的水杯,就看到主编打开办公室门,喊了她一声,“施甜,进来下。”

  “好。”

  她这会反而没有那么忐忑了,施甜进了办公室,将门轻推上。

  “你这事这样吊着也不是办法啊,要么澄清,要么顶过去。”

  施甜知道她嘴里的这事是哪件事,“可越是回应恐怕就越乱,主编,我爸的事是真的……”

  主编也不想在施甜的伤口上撒盐,“现在别人要看的是纪亦珩的态度,说实话,这种事我们见得多了,你爸是你爸,你是你,他要坚决认定了你,你爸的事就能过去了。”

  施甜是当事人,所以想得比较多,“他要是承认了我,我爸的事不就是一个标签,一辈子跟着他了吗?我怕……”

  主编吹了口新泡的花茶,她笑着推开椅子坐下来,“你还不懂这行吗?风往哪边吹,后面那群跟风的就跟着往哪里跑。这事不爆出来当然是最好的,既然被爆了,也不是不能解决的。你让纪亦珩发个声明,就说你们好好的,越是石锤了你们住一起,对他就越有利,懂不懂?这不是现成的好男人人设吗?不离不弃啊,纯纯的校园恋爱终成眷属,你家出事,你爸这么大一个丑闻他都给扛下来,还坚持跟你走到底,你说,这操作是不是巨能吸粉?”

  这就是经常在风浪里混的人物啊,事情已经很糟糕了,这些人却还是能在最坏的事件中找出最有利于自己的一面,然后去放大它,再用它去填那个令人头疼的巨坑。

  施甜被这么点拨了一下,好像能彻底明白了。

  “现在哪个人不立个什么什么人设的,你说你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是不是会觉得纪亦珩特别有魅力?特别男人?特别有担当?到时候,谁还关心你爸的事啊,要我说,你们要结婚的话就最好了,结婚证一发,保证堵住所有人的嘴。”

  这话怎么跟纪亦珩说得差不多呢?

  施甜一语未发,主编意味深长地看向她,“下一期的直播嘉宾确认了吗?”

  “早就确认好了。”

  “你再去联系看看,别有什么变化。”

  施甜心里咯噔下,“好。”

  “出去吧,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你也好好想想,这件事要让它顺其自然地过去,太难了。即便过几天降了热度,可只要有心之人哪天再想翻起来,就又是一波风浪。”

  施甜轻点下头,“谢谢主编,我知道您是为我好。”

  施甜走出办公室,赶紧找了下期的嘉宾助理,探探口风,“我的稿子这两天就能写好,到时候先发给你看看。”

  那头倒是很快回话了,“不好意思,刚要跟你讲这事,那天是我没看清楚行程表,你约的时间冲突了,实在不好意思。”

  施甜心里凉了半截,那天她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那改期呢?”

  “最近都没有空余时间,您还是找别人吧。”

  施甜知道对方在忌惮什么,她心里压了一口气,却也只好往下咽。

  回到家,家里就剩下纪亦珩一人。

  施甜换了鞋走进客厅,纪亦珩应该是在出神地想着什么事,就连她回来都没听到。她不由上前步,看着纪亦珩蹲在阳台上陪啪哈玩。他心不在焉的,啪哈也不想跟他玩了,扬了扬爪子要抓他。

  “小心。”施甜喊了声,啪哈听到后起身溜到了阳台角落去。

  纪亦珩扭头看向她,“回来了。”

  “嗯,我去做饭。”

  “我做好了,炒了两个菜,就差个汤在煮。”

  施甜将信将疑的,“你会吗?”

  “味道凑合,等你回来太晚了,饿着你。”

  施甜走到了餐厅内,看见桌上摆着一盘鱼,还炒了个芹菜,厨房的灶上炖着鸡汤。纪亦珩走进去看看,差不多好了,他伸手关掉火。

  施甜拿了碗盛饭,两人坐定下来,整鸡被炖得一拆就能散开,纪亦珩夹了个鸡翅放到施甜碗里。

  “你之前都好忙的,就算是要避避风头,可也不该连工作都停了。”

  “公司规定的,我也没办法。”

  施甜心里隐约有些担心。“师姐是怎么说的?”

  “没说什么,她也管不住我。”

  看来,说肯定是说了,就是纪亦珩没听进去,再加上施年晟的事闹大闹开了,陆一乐也清楚这个时候是不能逼着他们分手的。

  纪亦珩夹了筷菜放到碗里,“我今天回了趟家,跟爸妈提了想要结婚的事。”

  施甜莫名紧张起来,视线落定在纪亦珩的脸上,“叔叔阿姨怎么说?”

  “当然是开心的了,我妈从我上大学的第一天起,就在想着我什么时候结婚。”

  施甜将碗里的芹菜夹起来放到嘴里,“你呢?有没有想过应该多看些人后再决定?你身边会有越来越多优秀的人,都比我好。”

  “我身边有很多优秀的人,这点我赞同,但却没一个有你好。”

  施甜嘴角不由笑开,胸口紧抵着桌沿,笑得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你想什么时候结婚?”

  纪亦珩听着这话,很明显有戏,“明天去登记,然后再拍婚纱照、订酒席……”

  “好。”施甜也没再多说什么,纪亦珩想娶她,她也想嫁给他,与其拖个一年半载的,还不如早早答应。

  纪亦珩没想到她今天变得这么爽快,“我明早就去家里拿户口本。”

  “我先跟公司请个假,我家的户口本在我这,我爸出事后,我就随身带着了。”

  纪亦珩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他不住将菜夹到施甜碗里,“我现在就去告诉我爸妈,要不,我一会就去拿户口本。”

  “明天顺路过去就是了。”

  这还不是怕她反悔吗?吃过晚饭,纪亦珩就往家里打了电话,说了要结婚的事。

  这么一提,还真是挺突然的,俞临慧什么准备都没有。“新房还没看呢,首饰也没买呢,就连套新衣服都没给甜甜准备,这样是不是太委屈她了?”

  “妈,明天领完证回来后都补上,行不行?”

  “那你就等两天,我明天带甜甜去买东西。”

  纪亦珩一刻都等不了,女人的心思海底的针,万一施甜变卦了呢?“等我领完证回来,我们再去。”

  晚上,施甜去洗手间洗澡,她正往头上挤洗发水时,隐约听到外面有说话声。

  应该是纪亦珩的爸妈过来了,施甜忙草草地冲洗干净,换上了干净的睡衣后出去。

  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进客厅,纪亦珩听到脚步声,转身看她。

  “是叔叔和阿姨来了吗?”

  “对。”

  “人呢?”

  纪亦珩手里拿着户口本,“我妈非亲自送过来,说不耽误我们休息,就走了。”

  施甜上前两步,纪亦珩拎起放在沙发上的袋子递给她,“妈给你买的。”

  施甜愣了下,接过手,看到里面放了件新衣服。

  “一会你试试,也不知道合不合身。”纪亦珩拿出来看眼,是条粉色的连衣裙,袖子和领口处缀着细碎的花边。

  这是纪亦珩头一次认同了俞临慧的眼光,“明天正好穿了去民政局。”

  施甜看到尺码是S码的,应该是正好的。“谢谢阿姨和叔叔。”

  “明天开始,你要改口了。”

  她拿了衣服,面色羞赧,推了纪亦珩一把,“你快去洗澡吧。”

  施甜躲进了客卧内,俞临慧怕她心有负担,付完款就让导购员将标签给剪了。她总能将事情想得很周到,就是想让施甜在这个家舒舒服服的。

  办理结婚证很快,里头拍照什么的都有,纪亦珩还觉得时间慢。

  施甜坐在那里,觉得恍恍惚惚的,昨天还跟蒋思南打过电话,她们连工作还没找到呢,她却已经结婚了。

  这速度,好像是坐了火箭的呀。

  工作人员将结婚证递给他们,“恭喜,祝你们白头到老。”

  施甜捧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纪亦珩翻开一页,里面有两人挨在一起的照片。

  “从此以后,我要喊你纪太太了。”

  施甜小脸涨的那叫一个通红,她推着纪亦珩赶紧出去了。

  俞临慧昨晚就交代的,让他们拿了结婚证后直接去家里,纪亦珩带着施甜回去,门刚打开,就听到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鱼蒸上了吗?虾,今天要做油爆虾吧?还有鳗鱼,你来得及吗?”

  纪爸爸将俞临慧从厨房推出去,“来得及,来得及,你先去看会电视。”

  “妈。”纪亦珩喊了声,他打开鞋柜,给施甜拿了双拖鞋。

  “回来啦。”俞临慧快步朝门口走去,“挺快的,办好了吗?”

  “办好了。”

  施甜换了鞋,赶紧跟俞临慧打过招呼,“阿姨。”

  纪亦珩轻拱了下施甜的手臂,“还叫阿姨?”

  她脸红的真像是树上刚摘下的红苹果,施甜对那个字是特别陌生的,她嘴巴张了又张,俞临慧挥下手上前,“不要紧,不要紧,慢慢来。”

  她拉过施甜,上下端详着。“嗯,真好看,打扮过后像个娃娃似的。”

  施甜嗓音特别轻,却也特别甜,“妈。”

  俞临慧听得清楚,只感觉心都化开了一块,一连答应了好几声。

  纪爸爸从厨房出来,施甜也喊了声,“爸。”

  纪爸爸有些不好意思,应声后就钻回了厨房间。

  中午,家里的桌子翻开,圆桌上几乎都摆满了菜。陆一乐的电话一个个打过来,纪亦珩起身走到阳台上,最后,他将结婚证拍给了陆一乐看。

  “纪亦珩,你做事真是太任性了!为什么没一件事肯跟我商量着来呢?”

  纪亦珩的耳朵都快被震聋掉,他将手机从耳边挪开,确定陆一乐的火气下去后,他才继续开口道。“师姐,这是我的私事。”

  “私事,私事,你——”

  纪亦珩用脚轻轻踢了下阳台上的一只猫,“你也别气了,你给我安排的工作我都答应,行不行?”

  “你等着吧,我把你结婚证放出去!”

  “放就放吧,我巴不得别人都知道。”

  陆一乐直接挂了通话,跟纪亦珩真是没法好好沟通的。

  不过陆一乐转头一想,纪亦珩结婚也不是坏事,她只要找些营销号,再让人写几篇软文带带节奏,那可是大大有利于纪亦珩形象的。

  反正是他先不地道的,陆一乐也就不跟他商量了,她赶紧去安排这些事,等跟营销号那边确定好后,她用公司的微博将纪亦珩和施甜的结婚证照片给发出去了。

  接下来,各大营销号相继转载,什么《校园恋爱开出了花》、《甜甜的你,甜甜的我》、《无论什么时候的你,都配得上我!》等等,各种各样的文章都出来了,陆一乐就不信她扭转不过这个势头来。

  施甜跟纪亦珩是在家里吃过晚饭才回去的。

  纪亦珩开了热水,又将空调打开,让施甜先去洗澡。

  她软软地倚靠在沙发上,“你先去吧,我坐会。”

  施甜听着耳朵里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她刚在沙发上躺下来,电话就响了。

  她看眼来电显示,是韩凌阳,施甜忙坐起身接通。“喂。”

  “小狮子,吃过晚饭了吗?”

  “吃啦,你呢?”

  “还没有。”

  施甜这会还觉得很热,韩凌阳语气顿了顿后,轻声问道,“你结婚了?”

  “你怎么知道的?”

  “网上看到的结婚证。”

  施甜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今天刚领的证,还没来得及通知朋友们,改天请你吃饭啊。”

  “好啊,这顿饭你是赖不掉的,我要吃顿贵的。”

  施甜忍俊不禁道,“好好好,没问题。”

  “小狮子,恭喜你。”

  “谢谢。”

  韩凌阳原本想问她开心吗?幸福吗?可话到嘴边又被他咽回去了,他从她的语气中就能听出来她有多高兴了。

  而且她现在有了个自己的家,多好?最主要的还是施甜自己喜欢。韩凌阳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难受,“这么早就结婚,你啊,真是不给别人一点机会了。”

  “那是,我就认定纪亦珩了,我早早结婚也是不想祸害别人嘛,要是有人暗恋我,现在可以转移目标去了。”施甜就是开句玩笑话罢了,可这话听在韩凌阳耳朵里,就像是被人狠狠击了一锤。

  “是,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你这嘴巴挺甜的嘛,以后哄女孩子好哄得很。”

  两人说了会,韩凌阳就结束了通话,印象中那个倔强而孱弱的小女孩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她再也不需要他的拳头去保护她了。

  纪亦珩洗完澡出来,施甜正在阳台上收衣服,他坐定在沙发上,看着施甜的身影从他跟前走过去。

  她还穿着那条及膝短裙,两截小腿露在外面,随着她走动的动作,裙沿往上轻掀,无限春光微露。

  纪亦珩喉间艰难地滚动了下,堪堪别开视线。

  施甜洗过澡后,将头发吹干,她穿着睡裙走出来。

  纪亦珩见她又要去阳台。“做什么?”

  “把衣服洗了啊。”

  “放着吧,明天洗也一样。”

  施甜将衣服拿到阳台,很快又回到客厅内。“我们结婚的事,公布了是吗?”

  “是。”

  “噢,”她今天还觉得还挺累的,“你也早点睡,晚安。”

  纪亦珩看着她快步走向卧室,他并未犹豫,站起了身。

  施甜进了屋后,反手要将门推上,却感觉门板受到了阻力,她转身看到纪亦珩站在外面,手掌正撑在门上。

  “你……还不睡吗?”

  “睡。”

  施甜朝他招招手,“晚安。”

  纪亦珩的手并未收回去,施甜看了他一眼,“到底睡不睡?”

  “睡。”

  可她要关门,他却不让啊。

  施甜见纪亦珩的目光灼热地落在她身上,像是自带了火球一样,她心里有些慌了,“那你还不回房间。”

  “你忘了,我们领证了。”

  “那……那又怎样呢?”

  “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念书的时候,老师没教你吗?”

  施甜耳朵根发烫,纪亦珩手臂一用力,将门彻底推开了,他朝着她一步步逼近过去。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