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91这个家,就差一个你

91这个家,就差一个你

  “来来来,尝尝阿姨做的早饭。”俞临慧说着,拉了施甜到餐桌前,让她坐下来。

  “阿姨,您别忙,我自己来……”

  俞临慧不听她的,给施甜盛了碗粥放到她手边,“快吃吧。”

  “谢谢阿姨。”

  “这小菜也不错的,还有包子。”俞临慧拿了筷子不住往施甜碗里夹,她也不敢说不要,给她什么就吃什么。

  “珩珩,一会送甜甜去上班。”

  纪亦珩在旁边逗弄着啪哈,“好。”

  “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这可不行,”俞临慧接了话道,“有些事就该让他们做习惯的,男人送女人天经地义,不然出门多危险啦?还有男人要做饭、洗衣服,女人的手糙了就会不好看的。”

  施甜抬起一张吃惊脸看看纪亦珩,他仿佛听着这样的话都听习惯了。

  吃过早餐,纪亦珩拿了车钥匙跟着施甜出门,她站在楼梯间的窗户跟前往下看,“那些人肯定还没走呢,就等着我出去,这可怎么办?”

  “他们要拍,就让他们拍好了。”

  “不行啊!”

  纪亦珩按了下行键,“有什么不行?我妈都看见了,你更撇不清了。”

  施甜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一桩接着一桩,眼见电梯门打开,纪亦珩率先走了进去。

  施甜只好跟着走进电梯,“阿姨还不知道我家的事,她要是知道我爸是那样的,她不会同意的。”

  “这些都是你自己胡思乱想出来的。”

  “纪亦珩,你不懂,这是两个家庭之间的事。”

  到了一楼,纪亦珩握着施甜的手往外走,她赶紧挥开,快步跑了出去。

  纪亦珩取了车跟在施甜身后,车速压得很慢,他将车子开到她身边,不住按响喇叭,她被吵得头疼,又怕给人制造新闻点,就赶紧上车了。

  到了公司,施甜看到办公桌上放了一束鲜花,同事走过去轻拍下她的肩,“主编送你的,昨天的开播节目在线人数远远超出公司预期,你算是给我们部门长脸了。”

  施甜将手里的包放到桌上,同事满脸八卦地紧挨着她说道,“你说你也是的,连我都瞒着,你都跟纪亦珩同居了,你事先还装不认识他呢。”

  “我没有,”施甜有口难辩,“我都是住学校宿舍的。”

  “可拉倒吧,都被人拍到住一起了,你说你干嘛非要否认呢,要我有这样的男朋友,我巴不得曝光,让全世界都知道。”

  施甜刚坐下不久,有从未照过面的几个同事拿了纪亦珩的照片过来,让她带回家给纪亦珩签名。

  她头痛欲裂,这发展趋势已经不是她能控制得了的了。

  施甜不敢去看任何新闻,更加不敢看热搜。

  下了班,施甜接到了律师的电话,说是施年晟的案子即将开庭。

  她失了神一般地往外走,她现在去哪都有人盯着,可她总不能连开庭的时候都不去吧?

  纪亦珩的车在公司门口等她,这儿来来往往都是人,施甜不等他下车,她直接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坐进去。“你不用来接我的。”

  “我这几天在家休息,闲着也是闲着。”

  “公司给你放假了?”

  纪亦珩发动了车子,看他一脸春风得意,真真是自在的很。

  “说让我休息段时间,低调点,毕竟我跟你的事闹得太大了。”

  “你也知道啊。”施甜将安全带系上。

  “师姐原本想否认的,就说我在直播间说的那些话是开玩笑,不过今天曝光了你在我家过夜的照片,公司又急得团团转了,公关部都快忙死了。”

  施甜能想到陆一乐的样子,她不由闭了闭眼帘。

  车子停在了停车场上,施甜却干坐着没有下车,“我还是要搬走的。”

  “这件事要是过得去,你就不用搬走。”

  “要是过不去,我就搬走。”

  纪亦珩一手推开车门,修长的腿已经跨出去了,他俊脸转向施甜,“如果过不去,就意味着我被毁了,你就更应该对我负责。”

  施甜抬腿踢了一脚,然后下了车。

  回到家里,厨房内正在炖肉,香味四溢,施甜站在玄关处就能闻到了,她中饭没怎么吃,这会闻了这味道,肚子都开始不停使唤地叫了。

  厨房里有脚步声在出来,施甜张嘴想要喊阿姨,却看到一个男人手里拿着锅铲,身上系着围裙,高高大大的站定了脚步。“都回来了。”

  “叔……叔叔。”这应该是纪亦珩的爸爸。

  “做什么好吃的呢?真香。”纪亦珩将施甜手里的包接过去,放到旁边。

  “卤了牛肉,还有排骨汤,我还弄了一大盘的猪蹄和凤爪。”

  “回来了,回来了?”俞临慧从客卧出来,一把抓住施甜的手腕,“快跟我过来。”

  施甜还不习惯别人对她这样好,她求助似的看向纪亦珩,纪亦珩喊了声,“妈……”

  “我有惊喜给你。”俞临慧才不肯撒手,她拉着施甜来到客卧,施甜一眼看到了她昨晚睡着的那张大床上面,挂了圆顶的公主蚊帐,就是那种蕾丝边的,纱帐一直垂到地上。纪亦珩跟进来,差点被这一幕吓退了脚步,“妈,你这是干什么呢?”

  “是不是特别好看?”俞临慧满意地望着自己的杰作,“夏天有蚊子,还是要准备蚊帐的。”

  房间内显然被精心布置过,书桌上摆了一盏台灯,书架上挂满了一串串的灯饰,这会开起来,像是缀满了粉色的桃花花瓣。

  施甜鼻子发酸,俞临慧喊她过去看看,她也没有答话。

  纪亦珩走到她身边,见她眼圈发红,似是不想被人看见,赶紧压下了眼帘。

  俞临慧也察觉出了不对劲,“怎么了?”

  “是不是不喜欢?”纪亦珩就说吧,这放在谁身上都会被吓到的,“没关系,我现在就把它拆了。”

  “我喜欢,”施甜忙拉住他的手臂。“我真喜欢。”

  她走到床边,满面欣喜地看着垂下来的纱帐,她擦了擦眼角处,“我从小就喜欢这样的,只不过第一次拥有,我……”

  施甜家里的大概情况,纪亦珩今天下午都跟俞临慧说了,她看到施甜这样子,心头不由跟着发酸。

  “你喜欢就好,只要是你喜欢的东西,以后阿姨都给你买。”

  施甜嘴角轻挽起,却又很忐忑,“不用,真的不用。”

  她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别人对她的好,施甜最怕纪家人要是知道了她家的情况,会觉得她是个倒霉蛋,会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是多余的。

  到时候,这满屋子的香味,这精心布置过的房间都会成为一场空。

  施甜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热闹的家庭氛围,她从小到大最渴望的就是回家有热饭吃,睡觉的时候能抱着妈妈买的洋娃娃,可惜啊,她什么都没有。

  纪爸爸擦净了双手站在房门口,“可以吃晚饭了。”

  纪亦珩拉过施甜,“先去吃吧。”

  餐桌上已经摆了满满的一桌子菜,卤的五香牛肉看着跟熟菜店卖的是一样的,碗筷都整整齐齐摆好了,只需要坐下来吃就行。

  “叔叔,这些都是您做的吗?”

  “当然,他会的菜式可多了,”俞临慧眼角含笑,话里都是骄傲,“保准能让你连吃一个星期都不重样的,以后经常回家来吃,让你叔叔做。”

  “谢谢。”

  纪亦珩起身给每个人的杯子里都倒了椰汁,俞临慧拿了筷子,夹起几片牛肉放到施甜的碗里,“尝尝。”

  施甜吃了一块,“好吃。”

  “甜甜,你跟珩珩谈了有两年多了吧?”

  施甜握着筷子的手一紧,“嗯。”

  接下来,是不是要问问她家里的情况了?

  “我对珩珩一直都是放心的,他从小到大就有主意,包括要上什么学校,念什么专业,从来不用我们操心……”

  施甜紧张地竖起耳朵听着。

  “那么我想,在谈恋爱这件事上也是一样的。”

  “阿姨,”施甜知道有些事不能永远隐瞒着,“我家里的情况有些特殊。”

  “我知道,你爸这事不小,我咨询过朋友,有可能会被判好几年。但你不用怕,你就换个角度想吧,他荒唐至今,也该好好反思反思了,人不跌跟头,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错得多么离谱。等他出来以后,改过自新了,人也老了,那个折腾不动了,你就开导他,让他学学广场舞、打打太极拳什么的。”

  俞临慧一边说着,一边往施甜碗里夹菜。

  “妈,你也不问问她喜不喜欢吃。”

  俞临慧哎呀一声,又把菜夹回去了,“我也不喜欢吃莴笋啊。”

  她嘟囔句,朝身边的纪爸爸看眼,就很自然的把菜放他碗里去了。

  施甜喉间轻咽下,“阿姨,我爸那件事……很不光彩,而且他要是坐了牢……”

  “甜甜,这种事没什么好觉得丢脸的,以后要是别人问我,你爸是做什么的,你妈是做什么的,我就坦坦荡荡地告诉她们,我家孩子命苦,妈妈在她小时候去了天堂,爸爸做错了事,正在接受惩罚。这又怎么了呢?我家孩子没有做错事啊,小心翼翼生活了这么多年,多不容易啊?”

  纪亦珩听着这话,连他都不由动容了,他向来是知道俞临慧的性子的,只不过从不知她能想得那样透彻。

  施甜放下了筷子,两手也不知道要摆在哪,纪爸爸插不上嘴,忙夹了块猪蹄给施甜。

  “我是相信珩珩的眼光的,他要觉得好,他要能带回家的,我就肯定能接受。”俞临慧拿了筷子塞到施甜手里,“吃饭,多吃点。”

  她喉间轻哽,连句谢谢都说不出了,只要她张张嘴,她肯定会忍不住哭出来的。

  一直以来她最怕的事,就是所谓的门不当户不对,施甜想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家是不会同意她这样的人进门的。命运除了眷顾给她一个纪亦珩外,好似从未对她宽容过,可如今她不敢奢望的种种,都被人捧到了面前,她受宠若惊,更是战战兢兢。

  吃过晚饭,施甜要帮忙收拾桌子,俞临慧拉过她的手。“咱不做这些,去洗个手看会电视吧。”

  “阿姨,我来刷碗,让我帮帮忙吧。”

  “真不用,你们去坐着。”纪爸爸已经起身,熟练地收拾起碗筷,纪亦珩也在边上帮忙。

  两人在厨房里忙了一通,纪爸爸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催促着俞临慧回家,“孩子明天还要上班,不能太晚睡。”

  “好好好,这就回去了。”

  施甜和纪亦珩将他们送出门,俞临慧摆下手,“早点休息。”

  纪爸爸的车停在楼下,两人坐进车内,他并未第一时间发动车子。“这俩孩子……你是真同意他们在一起吧?”

  “谁不想自家孩子的另一半,家庭幸福,父母双全呢?最好还是书香门第,我还想过女方爸妈要是一个当老师,一个当医生就更好了……”

  纪爸爸闻言,不由轻笑,“我就说吧,有些事只能顺其自然,你前几年想得太多。”

  “是啊,听珩珩给我讲了那边的情况,我当时心里是咯噔了下,可看着那小姑娘眼神怯怯的,我就觉得好可怜,你说我要是再不同意,她不就连个依靠的人都没了吗?”

  俞临慧是很难想象一个爹不亲没有娘爱的孩子,从小到大是怎么过来的,“最主要的还是珩珩,你儿子太有主意,既然反对没用,干嘛还要浪费这个时间呢?非要折腾一番,最后不得不妥协,那丫头从此以后不跟我亲了,又怎么办?”

  纪爸爸连连点头,“是,你分析的都对。”

  “算了,只要她品性好,比什么都重要,我以后多疼疼她就是了。”

  纪爸爸总算发动了车子,一边拐弯一边说道,“主要是她肯听你的话吧?你给布置的房间,她肯乖乖住着,你买的衣服她也肯乖乖地穿上,你最开心了吧?”

  俞临慧嘴角噙笑,“儿子喜欢的我就喜欢。”

  “那你喜欢的,我也喜欢。”

  施甜这会站在阳台上,她放在这的绿植长势良好,只不过有几片叶子干枯发黄,一看就是缺水。她拎了水壶浇水,纪亦珩在她身后看了会,见她放下了水壶,然后将几片枯黄的叶子掐去。

  他走上前,伸手轻拍下施甜的肩膀。

  她转过身去,被纪亦珩抱在怀里,施甜两手抵在身前,“这是阳台……”

  纪亦珩仿若没听见,他一手固定在施甜脑后,他俯下身去找她的唇瓣,施甜忙别开脸,纪亦珩另一手握住她的下巴,固定住不让她乱动后,他的唇覆上了她。

  施甜呼吸变得急促,纪亦珩加深了吻,手指落在她脸颊处摩挲,她往后退了步,后背碰到了身后的栏杆。绿萝的叶子沾了水,这会紧贴着施甜身上的布料,她觉得凉凉的,不敢再用力倚靠。

  纪亦珩靠着她的前额,唇瓣落到施甜耳边。“抱紧我。”

  她羞红了脸,纪亦珩干脆抓过她的手,让她抱紧自己的腰,他湿漉漉的吻重新落回她唇上,彼此的呼吸都被缠入了唇齿间,半晌后,他才意犹未尽地将她按进他怀里。

  施甜小脸埋在纪亦珩胸前,耳朵根都红透了。

  她怀疑再要这么下去的话,纪亦珩会把她吃了的。

  施甜从他身前溜进了屋内,纪亦珩也不恼,他看着绿萝的叶尖上有水珠在往下滚落,他用手指轻轻弹了下。

  回到房间后,施甜将房门反锁起来,她将屋内的灯开亮,她钻进了公主纱帐内,施甜躺了下来,真好看呀,满眼望出去都是粉粉的。

  她小时候总是幻想着自己能穿上美丽的公主裙,抱着一个心爱的洋娃娃,还希望有人可以哄着她睡觉。

  如今这一片小小的空间给了施甜莫大的安全感,也圆了她儿时实现不了的梦,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她真的好喜欢这个小天地。

  施甜起身摸了摸纱帐,见它垂在地上,她又小心翼翼地将它拉起来,塞在了床单下面。

  ------题外话------

  推荐好友燕子回时:《周先生的险情》

  不过一份150块钱的意外险,周先生的险情是不是有点多?

  “钱小姐,我被狗咬了,请拿过来取报销发票。”

  “钱楚小姐,我被鹅啄了,麻烦你来拿报销发票。”

  “楚楚,我脚被锤子砸了,来拿下报销发票。”

  ……

  钱楚:“周先生,恕我直言,您这样的追求方式我不接受。”

  周先生:“那……我把报销发票给你送过去。”

  钱楚:“……”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