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90强行替她搬家
  好好的一场直播被纪亦珩搅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

  施甜手心里湿腻腻的都是汗,她想将手抽回去,可纪亦珩却紧抓着不放。

  他甚至将直播的镜头转向施甜的脸,她都能看到她脸上写满错愕和来不及掩藏起来的吃惊。

  “来,跟大家打个招呼。”

  施甜第一反应就是用另一只手捂住脸,纪亦珩将她的手又给拉了下去,“很多人之前就认识你了,不用遮。”

  陆一乐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进直播间,看了一眼就吓得退出来了。

  她赶紧打纪亦珩的电话,可他的手机放在助理那了,陆一乐急的都忘记这茬了。

  她赶紧又打施甜的电话,可施甜这会也接不到。

  纪亦珩这是亲自站台啊,施甜被他吓得说不出话,他就站出来活跃气氛。“这是我女朋友的第一档节目,热度刷起来,这是谁送的火箭?”

  “火箭是要钱的吧?送钱就算了,送点掌声和鲜花什么的吧。”

  纪亦珩都不用施甜在旁边参与了,他自个念着留言区的提问。“今天算是公开吗?”

  “也不算吧,还是有很多人之前就知道了的。”

  施甜一听这样可不行,她要赶紧拿回主动权,她将话题尽量往纪亦珩最近的作品上面扯。“我相信看过电视的人都知道,孤夜孑那个人物既冷血又腹黑,非常不好把握,而且你跟这个作品可以说是非常有缘的。据我所知,最初的有声也是你配的,现在你又给电视剧版的配了音,你能跟我们说说你对这个人物的了解吗?”

  纪亦珩听着,低低笑出声,“说什么据你所知,我大学时候出去工作,哪次不是你陪着的?”

  留言区有几个账号最会找机会插话了。“大热天的撒狗粮,真的好吗?”

  “你们在一起该有两年多了吧?”

  “羡慕羡慕,结婚了请我们吃喜糖。”

  施甜眼角跳动着,她跟纪亦珩对稿子的时候,可没想过会有这样的状况,她现在脑子就算是再乱,也要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可关键是,纪亦珩不配合啊!

  施甜都把话题扯开了,他却偏要拉回来。

  爱酷内部也炸了,萧虹推开主编的办公室门。“我就说施甜这小姑娘不简单吧?听到纪亦珩说的话了吗?他们早就是一对了。”

  王芬的同事也在安慰她,“怪不得你争不过那个施甜,人家有男友保驾护航,你这输的也不亏。”

  直播还没结束,纪亦珩公开恋情就上了热搜第一。

  很快,数不清的人又涌进直播间。

  纪亦珩目的也达到了,后面倒是肯配合着施甜了。

  施甜掐着时间,掌握节奏,她脑子里没有多余的脑容量去想直播以后的事了。

  好不容易挨到直播结束,施甜赶紧将频道关闭,她怒气冲冲地看着纪亦珩。“你什么意思啊?”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你想躲也躲不掉了。”

  施甜手指抖啊抖的,朝他点了又点。“我们都分手了!”

  “可在别人看来,我们没分手。”

  “那是你让人……那样以为的!”

  纪亦珩端正下坐姿,拿起桌上的饮料,打开后喝了两口,“你别跟我说这些,你只要出了这扇门,你就解释不清楚了,所以你不要跟我浪费口舌。”

  这关系她要是还能撇的清楚,就算纪亦珩输。

  施甜恼怒地站起身,她走到门口,一把将门拉开。

  纪亦珩的助理还贴在门板上,这下差点摔进去,她朝屋内的纪亦珩瞅了眼,“这下你完了,一乐姐气炸了。”

  施甜走出去一步,外面站满了人。

  “天哪施甜,你藏得真深啊,纪亦珩居然是你男朋友!”

  “不是的,不是的,”施甜着急解释,“他不是……”

  “好浪漫啊,羡慕!”

  “怪不得王芬输得那么惨。”

  “我就说嘛,纪亦珩怎么能亲口答应你呢?”

  施甜真想说,他们其实已经分手了,她看到主编和萧虹也走了过来,萧虹到了她跟前,拍拍她的肩膀。“有前途啊。”

  “我跟纪亦珩……不是那种关系。”

  主编不关心这个,“开播第一期太成功了,纪亦珩为了你也是不惜下血本,光是自爆恋情这一点就足够吸引人眼球了,你这直播知名度算是打出去了,今后不愁没人上你节目了。”

  纪亦珩的助理站在边上,一张小脸垮着,爱酷这边是开心了,她回去还不知道要怎么哭呢。

  自爆恋情这事她们事先一点都不知情,这也是陆一乐最忌讳的。

  施甜看着门口堵满人,有些事,她还是想解释解释的。“我真的不是纪亦珩女朋友。”

  “知道知道,是不是马上要结婚了?要变一家人了吧?”

  “……”

  纪亦珩说得对,她还真解释不清楚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主编上前跟纪亦珩握了手,他看眼跟前的施甜,见她脸成了咸菜色。

  “以后我家甜甜在这里,有劳您多多照顾。”

  “哎呦,别这么客气,这是应该的。”

  施甜脸由青转白,主编笑着一把将施甜拉过来,“这藏得真好啊,居然连我都不告诉。”

  “是我的原因,”纪亦珩这会倒是全部揽了下来,“公司有规定,那段时间委屈了施甜。”

  “明白,清楚,”大家都是这个圈里混的,有些规矩当然知道,“放心,以后施甜在我这绝对不会受半分委屈的。”

  他们这一来二去的,把她卖得干干净净啊。

  小助理将手机递给纪亦珩,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陆一乐打来的。

  纪亦珩接过了手机,将它塞进裤兜内。

  他还有事,就先离开了,施甜想赶紧躲进直播间去,但主编拽着她的手臂不松开,“送送啊。”

  她一脸不情愿,主编又推了她一把,她只好带着纪亦珩往前走。

  这一路上,她都被人围观着,施甜压低了嗓音。“你肯定是疯了。”

  “我好好的,哪疯了?”

  “网上那些人不出一会就能把我扒干净,到时候我爸的事也会瞒不住,你……”施甜越想越害怕,“你干嘛非要跟我扯上关系啊。”

  “你爸是你爸,你是你,我就不信我能被人这么毁了。”

  小助理在旁边插句话。“万一被竞争对手利用怎么办?到时候买水军买黑子,你也不怕被人撕了。”

  她尽管不清楚施甜所说的事究竟有多严重,但总不可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吧?“那就试试看,看他们能不能把我撕了。”

  “你……你真是飘了。”小助理拿他没办法,小声嘟囔句。

  施甜眉头紧锁,心里都是事,“还能挽回吗?或者就说我们早就分手了。”

  这一招恐怕也不行,他刚在直播间那样说,如果转头就说分手的事,到时候又有人会说纪亦珩是怕施年晟的事连累到他,那他不就成了渣男了吗?

  她急,他却一点不急,走得时候还跟施甜挥了挥手。

  施甜垂头丧气进了公司,里头还有一堆八卦的小伙伴在等着她呢,最要命的是她都不敢乱说,连已经分手了这样的话都不敢说了。

  下班后回到宿舍门口,施甜其实是有些心虚的,毕竟宿管阿姨天天都在盯着她,她大概是最后一个还赖着不走的了,施甜实在不好意思,她缩着脑袋往里走。

  “施甜!”

  施甜赶忙停住脚步。“阿姨,不好意思啊,我这两天就搬走……”

  “你男朋友不是把你东西都搬走了吗?你怎么还回来啊?”

  “什么?”施甜上前几步。“我男朋友?”

  “纪亦珩啊。”

  施甜飞奔着回到宿舍,钥匙还在她这呢,施甜开了门进去,里面空空如也,全部搬空了。

  宿管阿姨也跟着进来了,“你把钥匙给我吧,一会我也要回家了。”

  施甜忙将钥匙递了过去,“不好意思,这段日子麻烦您了。”

  “没事没事。”

  她所有的东西都被搬走了,她也只能找纪亦珩了。施甜边往外走,边打纪亦珩的手机,可却一直显示在通话中,施甜只好坐了地铁找到他家里去。

  她伸手按向门铃,不出一会,门就被打开了。

  施甜看到纪亦珩穿了身宽松的睡衣,像是刚洗过澡,她走进去将门带上,“我行李呢?”

  “都给你放好了。”

  “放哪了?”

  纪亦珩指了指小房间。

  施甜快步冲过去,客卧的房门是开着的,她走到里面,才发现她的行李都被收拾过了。

  她喜欢的小摆件都放在了书桌上,还有她的书,就连她的喝水杯子都已经放到床头柜上了,施甜走过去将衣橱拉开,里面挂满了她的衣服。

  她转身看向站在门口的纪亦珩,“你,你——”

  “以后你就住在这。”

  “我不住!”施甜激动地出声,都破音了,“就不住。”

  “那你还搬回宿舍?”

  被纪亦珩这么一折腾,施甜就连钥匙都交出去了,难道只能去宾馆吗?可是她肉疼啊,她也**啊。

  “你的床上用品,我都给你洗了。”

  “什么?”施甜真怀疑自己听错了。

  “晾在阳台上,还没干。”

  施甜捏了捏拳头,“纪亦珩,你是真不怕给自己找麻烦啊。”

  “你从来就不是我的麻烦。”

  她忍不住上前了两步,“我怕啊,肯定会有人知道我爸的事……”

  纪亦珩听到这,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她想挣扎离开,纪亦珩两手在她背后圈紧,“那又怎么样呢?知道就知道,为什么你总要将事情想得那么糟糕?”

  “不是我想象的糟糕,是……”

  “没有什么是比我们分开更糟的事,再说我已经公开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你只能跟我一起去面对。”

  纪亦珩知道,兵行险着,他要是不主动迈出这一步,要让施甜自己想通想明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施甜抬手打了他一拳,纪亦珩手掌在她脑后揉了揉,“你要是还想着跟我分手,我就先一步发声说我不要你了,再找人爆料你爸的事,我让所有人都来骂我。”

  “纪亦珩,你是病的不轻吧?”施甜在他后背用力抓了把。

  “你先在这住下来,至于后面的事,你不用操心。”他轻退开身,见她一脸生气又无奈的样子,他一把拉住她的手,“冰箱里买了好多菜,我还没吃晚饭。”

  “我不做!”

  “那我哄着你做,行不行?”

  施甜还担忧着这个事那个事,在她眼里,那些都是大事,可纪亦珩心思宽阔,在他眼里那些都是好事啊。

  纪亦珩从冰箱拿了菜出来,在旁边帮着施甜的忙,她心事重重,还想趁着明天中午休息的时间,去找找房子。

  第二天,施甜调了闹铃的,可她几乎失眠了整晚,眼见天都快亮了,才眯着一会。

  闹铃声响起后,她第一时间坐起身,纪亦珩今天应该不出门,她想着要去给他做点吃的。

  施甜穿了拖鞋往餐厅走,耳朵里隐约听到动静声,纪亦珩居然起得比她还早。

  她走过去几步,看到一个身影从厨房出来,施甜双腿发软,俞临慧将粥端出来放到餐桌上,施甜倒退了步,“阿……阿姨。”

  俞临慧松开手,身上还系着围兜,“起来了啊,怎么不多睡会?”

  这话是什么意思?

  施甜着急慌忙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就在这借住下,我知道很不方便……”

  “你不用这么紧张,”俞临慧两手在围兜上轻拭,“告诉阿姨,你早上喜欢吃什么啊?饺子?馄饨?我还买了包子和油条。”

  纪亦珩是被她们的说话声吵醒的,他睡眼惺忪地往外走,看到俞临慧时,惊得睡意全无,“妈,你怎么会在这啊?”

  “我看了热搜才过来的。”

  “什么意思?”

  施甜听着两人的对话,她摸出手机,她昨晚来找纪亦珩的画面被人拍下来了,而且那些人尽职尽责,愣是在楼下守了一夜,标题大大地写着她彻夜未归。施甜轻咽下口水,她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她的生活照的,总之她现在是全方面被人扒皮了。

  说不定那些人现在还守在纪亦珩家楼底下。

  “你也真是,谈了那么久也不带给我看看。”俞临慧这话是冲着纪亦珩说的,目光却不住在施甜身上打转,“甜甜,你这名字真好听。”

  “没……没有纪亦珩的好听。”

  “你在这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告诉我,阿姨给你买。”俞临慧拍了下手,“我今天就去趟商场,把该买的都买买,给你置办下。”

  “阿姨,不用了,我……”

  “还没洗漱吧?快去,换了衣服赶紧出来吃早饭。”

  纪亦珩在她身后轻拍下,“去吧。”

  施甜赶紧开溜,再多待一秒她都待不住了。

  她在洗手间内磨磨蹭蹭,换了衣服回到餐厅,俞临慧拿了几件上衣在纪亦珩身前比了比。“这可是让你宋阿姨人肉代购回来的,这牌子很潮的。”

  纪亦珩一脸无奈的将她的手推开,“妈,我不喜欢穿这种。”

  “我给你买的,你不喜欢。”俞临慧看到施甜过来,她丢开手里的衣服,“甜甜,你怎么穿这么素的衣服啊?你这年纪就跟小公主一样,就该穿粉色的,blgblg的。”

  施甜不好意思地揪着自己的上衣衣角,小公主?她从小就没有过那样的待遇。

  “你这发质也好,改天我带你去做个发型。”

  纪亦珩头疼地回头看眼,“妈,你歇歇吧。”

  “我一直希望有个女儿,你相信阿姨,我最会给人打扮了。”

  是,会打扮,纪亦珩嫌弃地拎起几件粉色上衣,啪哈从阳台上跑进来,纪亦珩弯腰将它抱起。

  “妈,你也别给啪哈瞎准备粉色的衣服和裙子行不行?它是只公狗。”

  啪哈要是能说话,肯定一早就抗议了,这简直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俞临慧满意地盯着施甜看,真好,她个子娇小,又瘦瘦的,打扮起来不要太美啊。她这会眼里也看不到纪亦珩和那条狗了,她灵感大发,都想好怎么给施甜打扮得美美的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