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83制造机会见面
  助理忙不迭点头。“谢谢哥。”

  一顿晚饭下来,施甜虽然吃饱了肚子,可大部分可能是被气饱的。

  纪亦珩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肚量太小,分手以后怎么就做不成朋友了?表面上嘘寒问暖下不行吗?还有还有,他为什么这么听他助理的话?她说不吃泰国菜,想吃杭帮菜,他就这么全答应了。这不像是纪亦珩的风格,难不成……

  施甜坐在那里默默地吃着水果,晚饭结束后,纪亦珩还要赶高铁,所以没有时间逗留。

  萧虹和施甜将他们送到门口,萧虹打了个电话,“车子马上到,在开进来。”

  “实在是太麻烦你们了。”

  “这么客气做什么?应该的。”

  施甜跟个小透明似的站在边上,时间一分一秒都转得跟一天似的那样漫长,她目光盯着出口的方向,就盼着车子快点来。

  肩膀上猛然被人拍了下,韩凌阳也是从餐厅里出来,施甜扭头看眼,他的声音已经迫不及待传到她耳朵里。“小狮子,真是你啊?你怎么在这?”

  “羚羊。”施甜不知是惊还是吓,喊了他的名字后就没再说接下去的话。

  韩凌阳探头,看了看施甜身边的人,纪亦珩的双眼同他对上,韩凌阳一副这下明白了的表情,“原来……”

  施甜怕他当着萧虹的面说漏嘴,她一把拽着韩凌阳的手臂要将他拖走。

  “喂,你手劲还挺大……”

  施甜将韩凌阳拉到旁边,“闭嘴,闭嘴,别说了。”

  “就不怕有人看了吃醋吗……”

  施甜着急用手去捂住韩凌阳的嘴,“别乱说!”

  她这会跟纪亦珩权当互不认识,韩凌阳要是将这层关系捅破了,尴尬不说,萧虹又该怎么想她?

  韩凌阳见纪亦珩眼里像是藏了一根根针,目光犀利逼人,可看着施甜跟他拉拉扯扯的,他怎么就不过来呢?

  “小狮子,你干嘛呢?”

  施甜跺了跺脚,“别说了,你等我一会,待会跟你解释。”

  韩凌阳比了个ok的手势,施甜转身回到萧虹身边,就听到韩凌阳扬了声道,“解释什么啊?”

  纪亦珩冷眼睇着,看来韩凌阳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分手的事,这是撞上来了,所以施甜要跟他明说?

  萧虹视线越过施甜的脸,多看了韩凌阳两眼,“施甜,这是你男朋友吗?”

  “啊,不,不是。”施甜赶忙摇头,“我同学。”

  萧虹意味深长地勾起抹笑,“你同学跟你关系不错。”

  纪亦珩视线落定在台阶上,神色越来越冷,来接送他的车子开到了餐厅的正门口,司机下来将车门打开。

  萧虹抬起腕表看眼,“时间应该是绰绰有余,路上不用着急,安全第一。”

  “好,谢谢。”纪亦珩抬起脚步上了车,坐进了车内,冲着萧虹又说道,“再见。”

  施甜看到助理去了另一边,纪亦珩再次说了声再见,施甜接触到他的目光,这才意识到他是跟她说的。

  她赶紧张张嘴,“再见。”

  从施甜现在的角度看去,纪亦珩的面上有掩饰不住的疲倦,那是长时间没有自由之后,从心底延伸出来的一种疲累。他靠着椅背,车门被带上的瞬间,他的眼睛也闭了起来。

  一路到高铁站,他还能眯半个小时,这三十分钟对他来说也是实在难得。

  施甜看得心里酸酸的,所有人都在羡慕纪亦珩,她却很想再看一眼那个在篮球场上意气风发的少年。

  彼时他肆意张扬,她还能在他身边狐假虎威,当个校园小霸王,多好呢。

  “这助理,八成是纪亦珩女朋友吧。”萧虹在旁边一边挥着手,一边说道。

  施甜心里咯噔下,“为什么啊?”

  “言语间听不出来吗?就算现在不是,日久生情,近水楼台先得月,以后肯定会有消息传过来的。”

  施甜看着那辆车驶入夜色中,她的心被紧揪着像是要滴出血来,萧虹迈出去一步。“施甜,你怎么回去?”

  “我坐地铁好了。”

  “那我回趟公司,我的车还在那里。”

  施甜不住地点着头。“好,萧姐再见。”

  韩凌阳挪步来到她身边,“小狮子,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施甜心虚,就想赶紧离开。

  韩凌阳一把将她抓回来,“你跟纪亦珩不对劲,以前恨不得时时刻刻缠着他,现在怎么连句话都不说了?”

  施甜沉默不语,韩凌阳看了眼她的头顶,“吵架了?”

  “不是,分了。”

  “分手?”

  施甜撇开他快步往前走,韩凌阳跟在她后面,眼见她越走越快,他只好大步追上她,“你腿虽短,步子倒是迈得不小。”

  “你就会胡说八道!”

  “分了就分了吧,也不是多大的事。”

  施甜站定在马路边,“对啊,追我的人排着长队呢。”

  韩凌阳垂首,看她的表情就能知道她说的这话有多违心了,“你要不嫌弃,就考虑考虑我?”

  “没心思跟你开玩笑。”

  韩凌阳站到她跟前去,施甜盯着他的胸口,“羚羊,你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却不得不分开的滋味有多难受。我又忘不掉他,睁眼闭眼都是他……”

  韩凌阳就算有再多的心思,也只能藏起来,“那你为什么要分手?难道是他提的?”

  “不是。”

  “你把他甩了。”

  “一两句话说不清。”

  韩凌阳听她说话的语调,像是要马上哭出来,“行了,不说了,哥送你回宿舍。”

  “我就说你把我当兄弟,我同宿舍的朋友还说你喜欢我。”施甜将外套拉链拉到最上面,又将帽子戴起来,韩凌阳的脚步停住了,回头看她。

  “我喜欢你,难道不行吗?”

  “当然不行。”

  韩凌阳就想问个明白,怎么就不行了?可施甜神色恹恹,压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韩凌阳纵使有十句百句话到了嘴边,也只能吞咽回去。

  纪亦珩坐在后车座内,手里攥着手机,正闭目养神。

  车子上了高架,助理玩着游戏,一扭头看到他睁开眼,出神地盯着手机屏幕在看。

  “怎么了?”

  纪亦珩没说话,他走的时候,韩凌阳还在边上等着施甜,他们这会应该在一起吧?

  虽然韩凌阳没有明确表达过喜欢施甜,可男闺蜜这物种,纪亦珩向来是忌惮的。

  他心烦气躁得很,万一韩凌阳利用这半年时间对施甜穷追不舍怎么办?

  纪亦珩点开屏幕,找到施甜的头像进去,可他这个时候能跟她说什么呢?让她赶紧回去不要在外面瞎转悠?让她一脚将韩凌阳踢走?

  他手指在屏幕上使劲戳着,旁边的助理好奇地瞅他眼,“干啥呢?”

  “死机。”

  好吧,死机那就重启好了,戳来戳去有什么用?

  纪亦珩的手机传来阵滴嘟声,他看眼屏幕,是有人请求加微信好友,纪亦珩点开,验证信息一栏写着萧虹。

  他最擅长装没看见,可是屏幕刚被他掐熄,纪亦珩想了想,又点了通过。

  施甜回到宿舍,看到徐子易趴在桌子跟前写东西,泡面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屋内,施甜将一杯奶茶放到她桌上,“又是泡面。”

  “哇塞,有奶茶喝,谢谢小狮子。”

  “你就不能买点有营养的东西吃?”

  “今天换口味了,香菇炖鸡面。”

  施甜无奈地靠在边上。“写什么呢?”

  “我们台要准备一场重要的晚会,对了,跟爱酷有合作的,到时候说不定你也要过来。”

  施甜伸手轻拍下徐子易的脑袋。“你想多了,要去也是大佬过去,我还是个打杂的呢。”

  “放心啦,我陪着你一起打杂。”

  施甜这一天下来,累得快疯了,她爬到床上打算躺会,“你比我好多了,我还等着你做知名主持人,到时候好拉我一把呢。”

  徐子易用筷子将面块往碗里捅了捅,“好啊,我会为了这个目标奋斗的。”

  徐子易所说的那场晚会,是一场文学ip盛宴,其中准备拿奖的几部作品都是从小说改编的,而且无一例外的是,它们转变成有声作品时,都是由纪亦珩配的音。

  爱酷跟电视台有合作,跟有声网站也有合作,自然会被邀请过去。

  纪亦珩提前一天就回了东城,今晚他总算能睡个好觉,明天只要下午赶去电视台就行。

  他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啪哈安静地蜷缩在他脚边,纪亦珩盯着阳台上的一盆吊兰出神地看着。

  施甜说不来就不来了,她那会一个劲往他家里搬东西,她走得倒是干脆,怎么不知道把这些都搬走呢?

  手机震动两声,纪亦珩拿起来看眼,是萧虹发来的。

  “明天能抽空约个采访吗?”

  关于采访的事,陆一乐早就安排好了,时间有限,都是她亲自筛选的。

  爱酷这边刚采访过,陆一乐肯定要将机会留给别人,行程单都交给了助理。

  纪亦珩掂了掂手机,目光望入无尽的月色中。

  萧虹再次发了条信息,“明天得奖的两部潜力ip作品,有声都是你给配的音,其中有部作品被我们爱酷买了版权,我是真想再跟你约个时间聊聊的。”

  纪亦珩盯着屏幕看了半晌,打了一串字过去。

  萧虹喝着咖啡,却有些看不懂他的话了。

  “明天的采访都安排满了,我还要回趟学校,买点东西。”

  这是在拒绝她吗?为了回去买东西?

  “你要买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酱香饼,好久没吃了。”

  萧虹嘴里的咖啡差点喷出去,也似乎找到了一丝机会,“这个好办,你把买东西的时间留给我,酱香饼我到时候给你送过来就是。”

  “不麻烦了,那家饼店很难找。”

  “在你们学校附近?”

  “是,大概也只有东大的学生能找到。”

  萧虹以为多大点事呢,“你把明天行程外的时间告诉我,明天见。”

  纪亦珩跟她确认了时间,萧虹转身就打了个电话出去。

  施甜正在洗澡,徐子易拿了她的手机拍响了洗手间的门。“小狮子,你的电话。”

  “谁啊?”

  “萧虹。”

  “妈呀!”施甜赶紧跑到门口,哆嗦着伸出一条手臂接过手机。

  “喂,萧姐。”

  “施甜,你们学校附近是不是有卖酱香饼的?”

  洗手间里装满了热气,施甜用毛巾擦了把脸,“对啊。”

  “应该有家很出名的吧?”

  “嗯,在学校旁边的小区里。”

  “这样,你明天上午不用过来了,中午你去买份酱香饼,然后直接去电视台。”

  施甜彻底懵了,“我明天买酱香饼?然后去电视台?”

  “对,我出发的时候打你电话,电视台门口集合吧。”

  施甜答应下来,可是越想越不对劲,萧虹要去准备明天的工作,也不会跟她详细解释,就剩下施甜一个人在那胡乱猜测。

  她怎么开口就说了那家的酱香饼?这要不是东大出去的学生或者附近的居民,还真没可能知道那家饼店的事。

  施甜打了个激灵,不会是纪亦珩要吃吧?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