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82他对另一个人,那么好

82他对另一个人,那么好

  纪亦珩嘴里咀嚼着薯片,施甜垂着头,比谁都紧张。

  少年微微一笑,“还要问这样的问题呢?”

  “这是必问的,逃都逃不掉。”

  “没有。”纪亦珩给了答案。

  萧虹倒是有些吃惊,“是你要求太高了吧?”

  “有过,但是分了。”

  施甜听得后背冒出冷汗来,萧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施甜,你们学校追纪亦珩的女生肯定也多吧?”

  因为他们是一个学校的,又是同一届的,这话题真是躲不开了。

  “嗯,多……”

  “那你呢?”

  什么叫做她怎么怎么样啊?想当初可是纪亦珩追她的好不好?

  气氛尴尬到不能再尴尬了,纪亦珩坐在边上吃东西,手伸进袋子里发出的动静声传到施甜耳中,这可让她怎么回答?

  纪亦珩余光轻落,看到施甜两手紧张地交握,“有些人只能远远看着的。”

  纪亦珩抬起的视线落到施甜脸上,这撇得可真干净,远远看着而已?他们亲过、搂过、抱过,还在一张床上睡过,她现在跟他说,他这样的人就只配被她远远看着?

  纪亦珩的面色阴冷几许,唇间溢出声冷笑,施甜听到了,萧虹也听到了。

  施甜乖乖闭紧嘴巴不敢再说什么,萧虹什么场面没见过,再大的腕都能应付过来。“显然,你对这个说法是不同意的吧?”

  “每个人都有她自己的想法,我们不好强求。”纪亦珩将吃剩下的半袋薯片放到桌上,不远处的助理见状,赶紧过来将它收起来。

  “快,把手擦擦。”助理递了湿纸巾给纪亦珩。

  他动作优雅地擦拭,助理将湿纸巾和零食都收起来,“等等,这边头发掉下来了。”

  她拿了化妆包过来,将它打开后摊放在桌上,萧虹客气的在旁边说道,“我们这儿有化妆间,也有专业的化妆师。”

  “谢谢,”助理随手拿了把小梳子,将纪亦珩掉下来的一缕头发往上梳,“就这点小事,不用劳烦你们了。”

  助理一手遮在纪亦珩的眉前,另一手拿了定型喷雾喷在他黑亮的发丝上。

  纪亦珩眼帘轻闭,没有丝毫不自在的样子,助理拿了镜子放到纪亦珩面前。“哥,今天的造型满意不?”

  他睁开眼,很敷衍地看了下,然后将镜子推开,“还行。”

  “什么啊,多潮啊。”

  “那是我长得潮。”

  助理将东西放回去,拿了化妆包又回到她的座位上去,施甜心里酸得要命,什么叫眼不见为净,就是看不见的时候还能索性当不知道。可现在不止要让她看,还要让她听,这助理一口一个哥的喊着,纪亦珩之前是最不喜欢这样的,有多少女生想认他做哥哥,都被他怼回去了。非亲非故的,瞎喊什么?

  她坐在这里,多余啊,但她不能说走就走。

  好不容易挨到采访开始,施甜才得以脱身,但主编让她今天跟着萧虹,她也不好独自出去,只能坐到了纪亦珩的助理身边。

  采访进行得很顺利,纪亦珩也没什么黑料不能聊的,镜头下的那张脸还是施甜熟悉的,她这下可以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不用怕被他发现。

  纪亦珩回答问题时条理清晰,还会冷幽默,这样的采访放出去绝对是有看头的。

  施甜不舍得删掉纪亦珩的联系方式,只是换了屏保的照片,工作场合进进出出都是人,难免会被别人看到。他跟在学校时候的样子还是不一样的,那会他穿着随意,头发也大都是顺着的,不像现在,出门都要经过包装。

  纪亦珩回答了萧虹的一个问题,冷不丁扭过头来看向施甜的方向。

  她吓了一大跳,赶紧将视线别开,施甜紧张的只能听到心跳声,她又偷偷望过去,居然发现纪亦珩还在看她。

  施甜干脆将眼帘往下压,一刻都不敢瞎看了。

  采访时间足足有两个小时,施甜坐得腰酸背痛,总算听到萧虹说一声结束。

  纪亦珩的助理站起身,迎了过去,施甜看着她从她面前经过,心头有些微的惆怅。

  “一起吃个晚饭吧。”萧虹看时间正好,“这边附近都是吃的,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助理看眼纪亦珩的脸色,知道他肯定也累了,今天是坐了飞机赶回来的,晚上还要坐高铁去另一个地方。这样连轴转的强压下,他其实是想有点时间休息的,哪怕是坐在车里都比应酬好。

  “不用客气了,我们还要赶高铁,谢谢了。”助理替他开口回绝。

  萧虹自然也要将客套做足了,“一顿饭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一会我让公司的车送你们去高铁站。”

  纪亦珩看了眼身边的助理,“你想吃什么?”

  “啊?”

  “晚上想吃什么?”

  助理想了想,“泰国菜。”

  “巧了,楼下就有一家挺著名的泰国菜餐厅。”萧虹将采访稿放到边上,又朝施甜招了招手,“施甜,一起去。”

  施甜真觉得要疯了,她上前几步,拒绝的意思全写在脸上。“我手头还有很多工作。”

  “你今天的工作就是跟着我,你和纪亦珩是校友,不愁没话说。”

  施甜恨不得找出十八个理由来,“我真的没时间……”

  萧虹的脸色微变,她虽然脾气好,可施甜不过就是个来实习的罢了,她对她一声呵斥没有过,她反倒一次次驳她的面子。

  现场气氛冷下来,纪亦珩眼皮轻跳下,施甜也不是个看不出别人脸色的人,“那我回办公室拿个包,是现在就走吗?”

  萧虹闻言,神色缓和了些,“对,现在过去正好。”

  “好。”

  萧虹让纪亦珩在这休息会,她将手里东西去放一下,马上过来。

  助理看到萧虹将门轻带上,她看眼又坐回去的纪亦珩,“你不是从来不答应别人出去吃饭的吗?”

  “我饿了,不行吗?”

  “行,我就是觉得挺奇怪的。”

  纪亦珩若有所思地盯着门口处,“一会你就说不想吃泰国菜了,换别的。”

  “你想吃什么吗?”

  “你就说你忽然想换换口味。”

  助理轻拧下眉头,“这样不好吧,万一别人对我们有看法怎么办?”

  纪亦珩知道施甜是不喜欢吃泰国菜的,尤其是各种带了咖喱的食物。她已经算是不挑食的了,不过遇上喜欢的能吃很多,他不在她身边,她肯定是应付着吃东西的,也不会舍得去餐厅。

  施甜跟着萧虹再度回到采访室,纪亦珩和萧虹往外面走,他的助理几次欲言又止,眼看要走到电梯跟前了,她这才找到机会开口。

  “哥,我们要不别吃泰国菜了。”

  纪亦珩扭过头看她眼,“怎么了?”

  “我……我肚子难受,想换换口味,杭帮菜怎么样?”

  纪亦珩走进了电梯,“吃不吃都是你这张嘴在说。”

  助理也真是觉得冤枉,她是爱极了泰国菜的,这不是他让她改的吗?

  “没关系,那就吃杭帮菜好了,反正附近都有。”萧虹按了一楼键,施甜站在边上,杭帮菜对的也是她的口味,她喜欢。

  萧虹选了家餐厅,问服务员要了个包厢,助理坐在边上负责点菜。

  包厢里放了张圆桌,她们也就四个人,纪亦珩和萧虹坐在一起,那个助理自然地挨着纪亦珩身边坐,施甜总不能离她们都远远的吧,她也只好拉开了萧虹身边的椅子。

  服务员开始上菜,萧虹问纪亦珩要不要喝点酒,被助理给婉拒了。

  “他明天还要工作,我点了鲜榨的果汁。”

  服务员将榨好的橙汁送上来,放到桌上,这一桌四人,不论是按照资质还是什么,都该施甜站起来。

  这一点施甜也清楚,她默默地推开椅子准备起身。

  纪亦珩的腿在桌子底下踢了下旁边的助理,助理一抬头,反应极快地丢掉手机。“我来!”

  她动作迅速地起身,拿了装有橙汁的玻璃杯先给萧虹倒了一杯。

  “谢谢。”

  施甜也已经站起来了,“我来吧。”

  “你坐着,我来就行。”助理将其余几人的杯子都满上,她跟施甜就是陪吃的,主要的人物还是萧虹和纪亦珩。

  两人说着话,施甜拿起筷子,放在面前的是一盘糖藕,她夹了一块。

  纪亦珩跟她在一起两年,最是清楚她的口味。看她现在这样拘谨,连吃顿饭都要小心翼翼的,他终究还是舍不得。

  其实,分手是她说的,现在的苦头也应该由她去吃,纪亦珩想到这,也就不去管她了。

  萧虹顾着和纪亦珩说话,两人都不动筷,施甜只能吃着面前的两个菜。

  可面前的偏偏都是凉菜,她这会饥肠辘辘,不远处的白斩鸡摆盘精致,旁边还放着酱料,那只翘起来的鸡腿仿佛在跟她说,“来啊,你来吃我啊。”

  她轻咽下口水,肚子好像在咕噜噜叫着,施甜喝了两口橙汁。纪亦珩伸出手,将糖藕转到自己跟前,那盘白斩鸡不偏不倚到了施甜的面前,她赶紧伸出筷子将鸡腿夹到碗里。

  一口咬下去真是满足,好好吃,施甜也不参与进他们的话题中,就不停地吃吃吃。

  旁边还有一盘椒盐虾,施甜忙夹了两个放到碗里,就怕一会这些好吃的都被转走了。

  纪亦珩跟萧虹说着话,目光看她时,余光正好能看到施甜。

  她都吃了些什么,他是清清楚楚看在眼里的,这样光吃荤的也不行,纪亦珩转动圆桌,将一盘金花菜转到了施甜的面前。

  她又伸手夹了一筷,这是多少天没吃东西了吗?就看她一人在这狂风卷落叶的,既然离开他过得这么不好,就不能低低头来找他吗?

  服务员敲门进来,将一大碗酒酿圆子放在桌上。

  施甜两眼放亮,可她不能第一个冲上去,纪亦珩看她将碗里的菜全部吃干净,腾了只空碗出来,就为了一会盛小圆子吃。

  他看她那副样子,心就完全软了,他转动圆桌,等酒酿丸子到了施甜面前,他一下按住桌面。

  施甜迫不及待地盛了一小碗,她开心地冲着边上的萧虹道,“萧姐,我帮你盛吧。”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助理看看纪亦珩的碗里,他转了半天,也没见他动筷子,这是干什么呢?

  好几次她的筷子都要碰到菜了,却眼睁睁看着喜欢吃的菜从她眼皮子底下溜走,纪亦珩这显然不是在照顾她啊。

  施甜从坐上桌子开始,就在吃,旁边的萧虹碰了下她的腿,“施甜,你看你,也不知道敬人家一杯。”

  她忙放下手里的筷子,拿起玻璃杯准备起身。

  “不用了。”纪亦珩说完这话,举了杯子跟萧虹轻碰下,“希望下次还能接受你的采访,今天过得很愉快。”

  “一定,我也期待下次合作。”

  施甜动作僵着,有些下不来台,只好自己喝了口。

  纪亦珩拿起桌上的筷子,夹了一块白斩鸡放到助理碗里,“这不是你喜欢吃的吗?”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