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72没良心的小东西

72没良心的小东西

  男人将信将疑,试探着将手机举起来。

  纪亦珩手指按住施甜的嘴角处,“笑一个。”

  她真是服了。

  恰好陆一乐此时出了房间,走出去几步才发现不远处站着施甜和纪亦珩,还有人将手机举起来,她赶紧厉喝一声,“干什么呢!”

  男人手指还未来得及按下拍照键,他扭头看见陆一乐踩着高跟鞋正快步而来,他忙收起手机,急匆匆地同施甜擦肩而过。

  陆一乐那双尖细的高跟鞋稳稳地踩在地毯上,可男人跑得更快,一下就钻进了电梯内。

  她气喘吁吁地跑到两人跟前,“你们怎么……不拉着他啊?”

  “拉他做什么?”

  陆一乐右手按在腰际,调整了几口呼吸后,这才直起身,“他拍照啊,你们就这么傻傻地站在这让他拍?”

  施甜手指捅了下纪亦珩,不让他乱说话。“学姐,他就是个问路的呀。”

  “问路?”陆一乐听这理由都觉得好笑,“在酒店里有什么好问的?”

  “他说他分不清方向,也不知道他的房间在左边还是右边,东边还是西边。”

  “那他举着手机做什么?”

  “他说他怕是绕不出去了,要把这走廊拍下来,省得一会又走回来。”

  施甜这可真是信口胡诌,纪亦珩忍着笑,就这么看她闹。

  陆一乐难以置信地盯着施甜,“就这话,你也信?”

  “信啊,我觉得可能也是正常吧,有些人天生方向感不好。”

  要不是看纪亦珩站在这,陆一乐肯定要忍不住说施甜几句的,可有些话到了嘴边,她也不好讲出来。

  “赶紧回房间吧,万一那人真有别的意图,我们可别站在这儿说话。”纪亦珩说着,朝施甜腰际推了把。

  她赶忙接了话道,“我回去了,师姐晚安。”

  施甜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洗弄弄折腾了好久,她拖着时间不去纪亦珩那边,直到纪亦珩找了过来一直按门铃,她才将门打开。

  “怎么,还没洗好吗?”

  纪亦珩抱了个电脑,电脑上放着几张纸,他就这么挤进了房间。

  施甜探出小脑袋,确定没人跟踪后,这才将门关上。

  “你怎么过来了呀?”

  “我等了你半天。”

  施甜做出一副疲惫的样子,“我好困,都要睡着了。”

  “那你睡。”

  施甜坐向床沿,看着纪亦珩将电脑放在茶几上。

  “你要玩游戏吗?”

  “不玩,我找点资料。”纪亦珩手指在键盘上敲打,施甜盯着他的侧脸看,“在你房间里也能找嘛。”

  “要说你没良心,你还真是,我们多少天没见面了?你算算。”

  施甜晃荡着两条小腿,“我都记着呢。”

  “那你还不趁着现在,跟我多讲讲话?”

  她干脆盘膝坐在床沿处,“好好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觉得这都几年过去了。”

  “我算是看清楚了,等我们结婚后,感情说不定没这样浓烈了,我估摸着你真是好几年不见我,都不会想我的。”

  怎么就说到结婚了呀?这还是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呢。

  施甜躺到床上,将被子盖好,她身上来了亲戚,整个人都懒懒的,但她强撑着眼皮,目光也盯着纪亦珩在看。

  “你在这还习惯吗?”

  “不习惯。”

  少年轻抬头,目光犹如羽毛一样,轻轻落在施甜的潭底,然后进了她的心里。

  “哪里不习惯?”

  “没有你,在哪都不习惯。”

  施甜忙捂住脸,双眼透过指缝偷偷地看着纪亦珩,“哎呀,你真是越来越肉麻了,我都有点受不了你。”

  少年笑着起身,到了床边,他屈起腿,膝盖轻压在床沿处,施甜忙将身上的被子卷得紧紧的,“你干嘛?”

  “跟你说话啊。”

  “说话不用离这么近。”

  纪亦珩躺到施甜身边,伸手抱着她,她心慌极了,两条腿不住蹬动。

  “我看到你刚才买的东西了,所以,我心里有数,就是抱抱你而已。”

  施甜身子微僵,刚才买的东西?啥啊?姨……姨妈巾啊?

  她眼睛睁也不是,闭也不是,纪亦珩的手掌轻落在施甜肩膀上,“明天现场录制,我给你弄了张票,你也去看看。”

  “好啊。”施甜巴不得呢,“你紧张吗?”

  “不紧张。”他身子往前压,胸膛紧抵着施甜的后背,压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我见到你才紧张。”

  “胡说,紧张什么呀。”

  “你都说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怕你这无数个三秋当中又看中了别人。”

  施甜用手肘往后轻撞,“我看电视了,那些女声当中有好几个长得都好看,这话应该我来说才是。”

  纪亦珩手指伸过去,轻捏着施甜的耳垂,“第一次听你这样说,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什么滋味啊,苦兮兮啊?”

  “不是,甜蜜蜜呢。”

  施甜嘴角不由自主地轻勾起来,纪亦珩手掌在她肩头处摩挲,“这是个很难闯的关卡,可一旦闯过去就好了。”

  “我相信你。”

  少年没有说破,他向来深思熟虑,以前是为自己考虑,现在是为他和施甜考虑。

  只有变得足够强大,等将来有一天风雨来袭时,才能有最坚硬的盾牌推出去。

  他深知,上次那个女人找到学校的事,恐怕不会是最后一次的偶然,长此以往下去,施年晟肯定会出事。纪亦珩不想看着施甜到时候深陷其中,却连一点挣扎的能力都没有。

  他又不舍得她提前出去拼搏斡旋,对她来说,现在将专业知识学好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如此,能拼的就只有他了。

  “快睡。”

  施甜双眼轻闭上,“你什么时候回房间呀?”

  “等你睡着了。”

  “你明天还要比赛呢。”

  “所以,你要早点睡。”

  施甜没再开口了,她眼帘动也不动,她觉得她装睡肯定装得特别成功,听听这呼吸声,一点不显紊乱,她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小羊,可都数了好几千头了,纪亦珩怎么还不走呢?

  施甜不敢睁眼,就继续装睡。

  许久后,她感觉纪亦珩的身子一沉,抱着她的手臂也没那么用力了,再一听耳边的呼吸声,他这是睡着了呀?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