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66他会越来越好
  傍晚时分,徐子易坐在宿舍内,手还是痛得厉害,就算吃了医生配的药,也不是很顶用。

  她一页页翻着书,可压根看不进去,桌上的手机震动下,是个陌生号码。

  徐子易拿起来接通,“喂?”

  “我是韩凌阳,我在女生宿舍门口等你。”

  她惊得后背都挺直起来,“你来做什么?”

  “你出来趟。”韩凌阳说完这话,就挂断了。

  徐子易忙起身,可她头也没洗,整个人看上去不是很精神,她想躲着不出去,但中午好歹吃了他的外卖,也不好连句谢谢都不说吧?

  她随意收拾下就出门了,出了女生宿舍,看到韩凌阳站在不远处的大树底下。

  夕阳西下,天空被一抹晚霞给染了个遍,映在头顶的红色像是被肆意撕扯过的棉絮,一缕一缕,很是好看。

  徐子易快步上前,“你怎么来了?”

  “今天怎么样?手还痛吗?”

  “还好。”

  “走吧,去吃晚饭。”

  徐子易站着没动,“中午的外卖是不是你让人送的?我没有你的电话,原本想等小狮子回来问她要……”

  “我也是问她要的,外卖是我让人送的。”

  他一下就将问题回答完了,徐子易跟着韩凌阳走出去两步。“中午的外卖点了好多,饭和菜都没吃完,我晚上还可以吃一顿的。”

  韩凌阳停下脚步看她眼,“为什么要吃成这样?一顿饭而已,没几个钱。”

  没几个钱吗?一百块钱一个外卖,都够她几天的伙食费了。

  韩凌阳带着徐子易来到学校附近的餐厅,她很拘束,他让她点菜,她也只说随他就行。

  他翻开菜单,点完菜后招呼服务员过来。

  徐子易受伤的手就放在身前,韩凌阳一抬头就能看到,“你的手机呢?我加你微信。”

  她心跳跟着餐厅内的音乐声剧烈跃动,徐子易摸出手机,让韩凌阳扫了下,验证信息发过来,她刚要点通过,他就将她的手机拿了过去。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我手没有大碍,况且医药费都是你出的……”

  徐子易听到手机传来阵嘀嘟声,韩凌阳点了下后,将手机放回她手边。“我先给你转了两万块钱,就当是营养费,你好好养伤,等到复查的时候我会跟你一起去。”

  “这可不行,你真不用给我任何的钱……”

  她余光睇过手机屏幕,看到微信页面上有醒目的转账记录,而且已经被点了接收,徐子易赶紧拿起来,“真不用这样,我……”

  “这是应该的,要不是你,我的损失远远不止这些,我也不想欠任何人。”

  他已经将话说得明明白白,他的手是比她的手金贵,所以她替他挡了这么一下,这钱就当是补偿。给了钱,事情才能完满地解决,而不是拖拖拉拉,还要记着她的情。

  这笔钱对徐子易来说,算是巨款了,她将手机放回桌上。“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还有,这钱实在太多了。”

  韩凌阳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我三岁开始学弹钢琴,对童年最深的记忆,就是学琴。上钢琴课很贵,买的琴也贵,这两万块钱相较我这双手的投资来说,只不过就是少上几节课罢了。”

  徐子易闻言,脸色微红,韩凌阳见她神色不对劲,又补充说道,“你别胡思乱想,我的意思是这个钱给你是最合适不过的。”

  “既然这么宝贵自己的手,为什么要糟蹋它呢?”

  韩凌阳轻抬下目光看她,徐子易对上了他的视线,“你跟人打架,一旦出手,就有可能会受伤,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手要是废了,难道不可惜吗?”

  “那你的手呢?你一个女生,手要出了问题,以后怎么办?”

  徐子易嘴唇蠕动下,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他请她吃饭,就是想还了这个人情的,哪怕不能一下子还清,那也要一点点的还。

  回宿舍的路上,有一段路黑漆漆的,徐子易紧跟着韩凌阳的脚步走,她一手放在身前不敢乱动,另一手紧紧捏着手机。

  徐子易心里比谁都明白,像她这样的人,一旦喜欢上了谁,就势必要走一条比别人艰辛很多的路。

  她看着身前的背影,她很想大着胆子一条道走到黑,可是她真的敢吗?明知没有结果还要交付真心,当头来,恐怕只剩下一场哭了吧?

  徐子易心里酸涩的厉害,韩凌阳于她而言只能算是一道明亮的光,能远远看着,却处在高处不能被触摸到。

  施甜抱着最后的一次侥幸,去官网查了查比赛的结果,果然没有看到纪亦珩的名字。

  纪亦珩比较看得开,可施甜心里却像是被一把刀给刮伤了,这也等于是在提醒她,今后要事事小心。

  暑假过后,就是军训,徐子易因为手受伤,申请了留校休养。

  去拆除石膏的当天,她没告诉施甜和韩凌阳,她深知韩凌阳是不想欠她,那这件事,就从她拿了他的钱后算结束吧。

  手伤看着是恢复得不错,但手指弯曲的骨节处,却留下了一块小小的凸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医生给她做了检查,从片子上看,骨头和关节都没有问题,就给她配了药回去让她吃着,必要的时候做做热敷,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十一校庆过后,蒋思南她们拉着施甜去学校的公示栏看热闹。

  橱窗内贴满了优秀学生最近所获得的成绩和奖项,中间一块地方是专门给纪亦珩留着的,施甜凑近些看。

  朱小玉指着一块角落,“快看,今年有徐景啊。”

  施甜视线轻落,看到了徐景在舞蹈大赛上收获而来的奖状,蒋思南很是幸灾乐祸道,“没有季沅清,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选拔的时候,季沅清被徐景弄下去了。”后面也有同学凑上来,将已知的八卦做个资源共享。

  施甜视线仍旧定在橱窗上,纪亦珩好像什么都没做,却又好像什么都做了。他往学生会里塞了个徐景,光一个她,就让季沅清疲于应付,她现在果然没再找过施甜什么麻烦。

  看完热闹,施甜赶紧去了校园广播室,纪亦珩在里面打游戏,她没有打扰他,快步上前后坐定下来。

  门口有敲门声传进耳朵里,严老师推门进来,施甜忙踢了下纪亦珩的脚,“快,严老师来了。”

  幸亏纪亦珩正好结束了一局,他忙关掉页面,神色自若,就好像他刚才是在查阅什么学习资料。

  施甜站起身,看见严老师身后还跟了一个人,她率先打过招呼,“严老师。”

  “都在呢。”

  严老师身后的人冲着施甜微笑点头,施甜从未见过她,也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严老师赶紧介绍道,“这是你们的师姐,陆一乐。”

  “师姐好。”

  “你好。”

  严老师看眼施甜,“你先去上课吧。”

  看来他们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跟纪亦珩说,施甜忙收拾起桌上的稿子。“好。”

  “严老师,”纪亦珩起身,将椅子推到严老师的身边,“我的事施甜都能听,不必这样麻烦。”

  “你啊,”严老师也是拿他没办法,开起了玩笑道。“你学姐那时候我就管得严,哪允许能有这样的事啊,我现在是越来越管不住这帮小猴崽子了。”

  施甜看了眼跟前的陆一乐,很年轻,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吧,穿着不张扬,可一件简单的小开衫都能透露出不一样的气质。

  “言归正传吧,一乐是我的学生,也是当年那一届混得最好的,她跟不少电视台都有合作,手里又有资源,我也是请了她好几次,才把她请过来的。”

  “哪里啊,严老师您要再这样说话,我可不敢待在这了,还是您教的好。”

  严老师示意纪亦珩上前步。“他的资料和作品,我之前都给你发过,我真是对他寄予厚望,就盼着他能越走越好,给我们脸上争光啊。”

  施甜听得都有些动容了,严老师虽然平日里爱唠叨,但是惜才啊,特别是对纪亦珩,那就跟自家孩子一样。

  “我听了,也看了,要不然今天也不会过来,说句实话,我听过那么多声音,他的嗓子绝对是最好的。这也是托了您的福,要不然凭我自己,遍地去找也找不到的,我现在就怕别人来跟我争抢,所以我得趁着他还在您手里的时候,把他签了。您放心吧,我一定给他筹划个最好的将来,保准前程似锦。”

  施甜难掩激动起来,果然金子在哪都是能发光的。

  严老师听了这话,也是高兴得不得了,“好好好,这就好。”

  “合同我都带来了,严老师,您要是信得过我,以后就把他交给我吧。”

  “当然,这可是好事啊。”

  施甜见纪亦珩没说话,她还觉得奇怪呢,严老师推了下少年的手臂。“你怎么看?”

  “签约的话,要签几年?”

  “五年。”

  这是最基本的,前期毕竟也是要投资和培养的,后期才能看见收益,如果签的时间短,就等于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

  “我想,如果等我毕业了,自己出去闯的话,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严老师知道纪亦珩心气高,也有实力,但毕竟还没有真正踏上社会。

  施甜轻拉了下他的手臂,这于纪亦珩来说是天大的机会,说不定就能年少成名,她是真希望能看着他站到高处的。

  “明年开春,某个卫视有档寻找好声音的节目,我跟那个台长熟悉,我也有直接推荐权,你如果能参加,按照你的条件,肯定能一战封神。纪亦珩,有些机会不是谁都能拥有的,你就不想到更辽阔的舞台上去看看吗?你会发现那里更适合你,你的声音可以带着你越飞越远,但你前面必须有个带路人,我可以让你少走些跌跌撞撞的路,我们都是严老师的学生,我不会诓你的。”

  纪亦珩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志向高远,可一旦踏上了被人安排好的路,他能展翅高飞的代价,恐怕就是会失去更多的自由。

  “两年,我可以签给你两年。”

  “不行,两年太短了。”

  施甜站在边上插不上话,纪亦珩抬手轻落在椅背上,“两年以后,我必须是自由的,我想做的事也很多,我不想被束缚。”

  “但你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就势必要舍弃一些别的东西。”

  “舍弃两年时间还不够吗?如果不够,那这样的梦想也不是我想要的。”

  陆一乐大概是看出了少年的坚持,“那这样吧,我们彼此都考虑下,一个星期后我再来。”

  “我不用考虑,师姐,您回去想想吧。”

  施甜心里有些怅然,他们才大三,原本应该是在地上努力奔跑的,可纪亦珩却即将要插上翅膀飞了。

  ------题外话------

  哎呀呀呀啊

  要过年啦

  哎呀呀呀,咋没有过年的气氛呢现在~

  难道是因为我还要苦逼码字吗,嘤嘤嘤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