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58被人看上了
  纪亦珩视线对上了女人眼底的笑意,她这样的人,早就没皮没脸了,所以看人的眼光都不用遮拦,她肆无忌惮地盯着纪亦珩。这样的皮相,这样的年龄,每一寸张扬的青春都在激发着女人心底的蠢蠢欲动。

  纪亦珩被盯得全身都难受起来,好像有一千只一万只蚂蚁在爬。

  他朝女人伸出手,对方也明白他的意思,她将解了锁的手机交到纪亦珩手里。

  少年在屏幕上按出一串数字,然后点了下通话键,直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他这才挂断。

  “给我,我给你找。”女人朝纪亦珩伸手。

  他将手机放回桌上,推了过去,女人找出纪亦珩要的那个号码,然后通过短信发给他。

  少年双手交握着,却没有看边上的手机一眼。

  “那个女生是自愿帮我的,你说我这样出卖她,是不是不太好?”

  她要真有这样的善念,会做得出这种事吗?

  纪亦珩手指在手背上点了好几下,随着动作的落定,他总算开了口。“手机借我下。”

  “你做什么?”

  “你跟她通过电话吗?”

  女人轻点下头,似乎对这个美少年毫无抵御力,她将手机递了过去。

  纪亦珩直接拨通了那个号码,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怀疑的人,他脑子里第一个就想到了宋玲玲。

  季沅清也是聪明的,她不会用自己的手机号码联系这个女人,家里的阿姨无意中说起电信赠送了一张卡给她,但她又没什么用,季沅清听到后,直接问她要了过来。

  这个号码,她就连宋玲玲都没告诉,所以她只要稍稍小心一点,谁都查不到她身上。

  女人的电话打过来时,正好是下课时间,她没有多想,起身走到教室外面。

  她来到走廊的尽头处,接了电话。“喂。”

  纪亦珩眉头轻挑,没说话。

  季沅清又喂了声,“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是有急事吗?”

  少年放下手机,将通话挂断了,他对声音向来是敏感的,只要是他听过的,他一般就不会认错。

  这不是宋玲玲,是季沅清,纪亦珩将手机还给了女人。

  “我该说的都说清楚了,希望你已经牢牢记在了心里。”纪亦珩拿起旁边的背包起身。

  女人抬起视线看他,“好,我记在心里了,你别去找我女儿,要找的话……你来找我。”

  少年头也不回地离开,刚推开咖啡馆的门,手机就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纪亦珩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有个手机营业厅,他推门走了进去,让里面的工作人员将其中一张卡拿出来,丢在了旁边的垃圾桶内。

  他大可以将女人的号码屏蔽掉,但是他不要,这串数字被她知道了,他觉得恶心,他情愿麻烦点再去办张卡。

  季沅清盯着手机屏幕,心里稍有不安,她没有回电话,而是发了条信息过去。

  “你找我有事?”

  女人还坐在咖啡馆内,看到信息时,刚点了一支烟。

  服务员走过来,抱歉地朝她看眼。“不好意思,这儿禁止吸烟。”

  女人点下头,“我这就走了。”

  她拿了包起身,手里还夹了那根烟,走到咖啡馆外面,她这才给季沅清回了消息。“没事,不小心按到了而已。”

  现在这些小姑娘都不简单,要不是有别的目的,为什么帮她出主意呢?学生之间别的利益不大,要么就是抢男友,她还想进去插一脚呢,再说事已至此,季沅清对她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她没理由还要给她通风报信的。

  施甜忐忑了许久,不过女人没再联系过她,她也没有去回她。

  晚上,她还要去奶茶店兼职,施甜回了趟宿舍把书放下后,就过去了。

  女生宿舍内,宋玲玲坐在桌前,双手插在兜里,任凭季沅清怎么说,她都不肯去。

  “纪亦珩请客,都说了学生会每个人都要去,你确定你不去?”

  宋玲玲满脸的难色,“沅清,你说他让我们过去,会有好事吗?请客的地方还是在施甜打工的店里,我那天把她手臂都烫出水泡了,他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

  这一点,季沅清也猜到了,“你以为你躲着就行了吗?这事是必须要道了歉才能过去的。”

  “纪亦珩不会放过我的。”

  “你傻啊,今天这么多人呢,学生会的人都在,你当面跟施甜道个歉这事就完了,纪亦珩不会太为难你。”

  宋玲玲闻言,有些犹豫,“真的吗?”

  “你还不相信我吗?”

  宋玲玲思虑再三,这才点头。

  金哲和徐洋过来的时候,施甜还挺吃惊的,纪亦珩请了学生会的人,却不是在群里通知的,所以她压根不知情。

  她走出操作台,“你们怎么来了?”

  “不光我们,后面还有一群人呢。”金哲话语落定,施甜看到纪亦珩推开了门也进来了,后面跟了不少人。

  老板娘热情地上前打招呼,“请问需要点些什么吗?”

  金哲走过去,看了眼悬挂在收银上方的菜单,“这儿吃的还不少呢。”

  “对,我们店里有各种小吃,碳烤鸡翅和酸辣粉是招牌。”

  徐洋帮忙将店内的几个桌子并拢到一起。“老板娘,我们今天包场了,不过你生意照做,就是不能让人堂食了。”

  “好咧,没问题。”

  施甜走到纪亦珩身边,轻拉下他的衣袖,她轻声嘟囔,“今天是你生日。”

  纪亦珩冲她轻扬起嘴角,“我知道。”

  她原本想着今天早点下班,陪他过个生日的,施甜拉着他的衣袖没有松开,“我跟老板娘都请好假了。”

  “我一会等你下班。”

  施甜见人都坐下来了,她只得赶紧回到收银台跟前,去帮老板娘的忙。

  季沅清和宋玲玲是最后到的,推门进来时,老板娘走过去接待。“是一起的吗?”

  “是。”

  施甜正忙着打单,金哲跟徐洋负责点吃的,徐洋侧靠着收银台,看到两人经过,还不忘招招手,“季大美女,怎么才来啊?快来看看吃什么。”

  季沅清看到了施甜,宋玲玲着急走过去,季沅清拉也拉不住她。

  “你们点吧,我反正也不饿。”

  “今天大神请客,你们这么客气干嘛?”金哲说完,又加了几杯果茶。

  宋玲玲来到人群中,还有两个空位是留给她和季沅清的,可她干站着没敢坐。

  季沅清走到纪亦珩跟前,面上的笑意犹如在春风中浸润过一般,“祝你生日快乐。”

  纪亦珩轻点下头,“谢谢。”

  她将背在身上的包拿下来,又从里面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礼盒递给纪亦珩,“送你的。”

  少年睇了眼,没有接,旁边有人起哄道,“完了,我们都没准备礼物啊,一会是不是连东西都没得吃了?”

  季沅清嘴角轻挽下,“不贵重的,收着吧,就是支钢笔而已。”

  施甜盯着那个方向,金哲的目光顺着望过去。“季沅清还真是死心不改啊,又开始撩拨了。”

  徐洋冲施甜眨了眨眼睛,“这个时候你应该冲过去。”

  冲过去干什么?宣告主权吗?还是拿出一个更加贵重的礼物?施甜轻压下眼帘,“碳烤鸡翅可以多来几对,真是我们店的招牌。”

  纪亦珩拉开椅子,没有拿季沅清的东西,“我不收礼物,就纯粹请大家吃点东西罢了。”

  他不拿,季沅清的脸上肯定挂不住。

  以往这个时候,宋玲玲是蹦哒得最起劲的,但她今天就跟焉了气的皮球似的。边上另一个学生会的成员从季沅清手里拿过了礼盒,打开一看,“哇塞,季部长果然舍得啊,这钢笔可价格不菲啊。”

  季沅清忙将东西拿了回去,“哪有,一点小心意。”

  纪亦珩压根没有接受的意思,季沅清站在他边上,小着声道,“你都请我们吃东西了,我送个礼物给你也是应该的。”

  “请你们到这儿来,是因为我女朋友在这兼职,带你们认认地方,好让你们以后多关照生意的。”纪亦珩说完,起身朝着施甜的方向走去。

  季沅清的手还伸在半空中,纪亦珩连个台阶都不给她下。

  王曾站出来打圆场,“他这是替我们省钱呢,知道我们平时饭都快吃不起了,他要收了你的东西,我们肯定也得准备着,这个风气确实不好,对吧?”

  季沅清还能怎么说,脸都被打疼了,难道还要追过去,将另外半边脸送给施甜再打一打吗?

  纪亦珩走到收银台前,“都点好了吗?”

  “差不多了。”施甜将单子打出来,递给他。

  少年看也没看,“我帮你。”

  “帮我什么?你又不会做。”

  “那我在这等,你做好了叫我。”

  老板娘从冰箱里拿出食材,自从施甜的手受伤后,她除非自己实在忙不过来,要不然就不会让她靠近操作台。

  施甜转身开始做果茶,纪亦珩拿起单子看了眼,“这都谁点的?”

  “怎么了?”金哲凑近,以为哪里点错了。

  “都点不一样的干什么?做起来多麻烦。”

  施甜忙转身冲他说道,“不麻烦,这个很快的。”

  在纪亦珩看来,点一样的最好,直接用个大桶分一分就好了。金哲点单,肯定是询问了每个人的意见的,所以说自己的女朋友只有自己心疼,这话一点不假。

  施甜动作熟练了不少,她将先做好的几杯奶茶放到桌上,准备送过去。

  纪亦珩拿了旁边的托盘,又拿了好几根吸管。“你忙吧,这边交给我就行了。”

  “你去坐着吧。”

  他端了托盘过去,将奶茶都放到桌上,“这些都是谁的?”

  “我的红眼豆豆,我的芋香奶茶……”

  不大的店内挤满了人,施甜继续忙着做茶饮,老板娘将做好的小吃也送了过来。

  季沅清心里不是滋味,宋玲玲忐忑地连东西都不敢吃,她知道施甜手受伤的事恐怕不会这么轻易过去的。纪亦珩忙前忙后,就好像是在自家店里一样,等东西都上齐后,纪亦珩冲老板娘说道,“能不能让施甜跟我过去坐会?”

  “当然可以,赶紧去吧。”

  “我还要上班呢。”

  纪亦珩搂住她的肩膀,她个头本来就不高,被他这么一抱,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踩着碎步跟着他往前走。

  除了纪亦珩之前坐的那张沙发椅外,已经没有空位了,少年将她按坐在椅子内,他身子轻弯,就靠着施甜身侧坐在了沙发的扶手上。

  “来来来,让我们干杯,祝纪大神生日快乐。”

  王曾端起奶茶杯,纪亦珩拿了杯芒果汁递给施甜,她跟着抬起手臂。

  大家的杯子都碰到了一起,季沅清心情复杂,她对纪亦珩的心思怕是没几个人不知道,她想尽一切办法要跟纪亦珩走近,可最终却也没能够站到他身边。

  施甜喝了口芒果汁,将杯子放到桌上,纪亦珩拉过她的手臂,语气温柔缱绻,“手上的伤没事了吧?”

  “没有大碍了。”

  “手怎么会受伤?”徐洋问了句。

  纪亦珩没有答话,施甜总不能说是她自己弄的吧?少年将她的袖子往上推,好在已经结痂了,不过看在眼里却有好几个深褐色的印子,纪亦珩抬起她的手臂,在她的伤口上吹了下。

  施甜脸红了,忙要将手抽回去,这是干嘛呢。

  纪亦珩握紧了她的手腕不松开,宋玲玲急得背上渗出了冷汗,季沅清偷偷踢了她一脚。

  宋玲玲没法子,只好站起来,“施甜,那天的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害你受了伤……真,真是不好意思啊。”

  少年拉着施甜的手,将她的手放到他腿上,施甜手指头僵硬都不敢动下,她掌心里都能感觉到纪亦珩腿部的肌肉感。

  纪亦珩视线定格在宋玲玲脸上,“噢,你弄得啊?”

  “我真不是故意的。”

  “在这里弄的?”

  “是……”

  纪亦珩语气重了不少,“这是被滚烫的油给烫的,你不进操作间,会出这样的事?”

  宋玲玲哑口无言,手攥着衣角说不出话,金哲眉头紧拧了下,“有没有搞错,宋玲玲,你算老几啊,欺负人也不睁眼看看清楚你欺负到谁头上了!”

  众人面面相觑,在这之前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季沅清沉着口气,宋玲玲还算是识相的。“真对不起。”纪亦珩扭头看向施甜,“你原谅她吗?”

  原谅个鬼啊,她痛了几天几夜的。

  “要不你也让我在你手上烫几个包出来吧。”

  宋玲玲赶紧摇头,“我那天也没想到会害得你这样,我真是无心的。”

  纪亦珩手指在施甜的伤疤上摩挲,她这会不觉得痛了,就是痒,他这动作片反反复复的,弄得她舒服极了。

  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施甜是不想就此罢休的,但她看到了王曾他们的眼神,这里面的含义太明显了,就是说她狐假虎威,自己没什么本事,光靠着纪亦珩出头了。

  施甜小眼神一瞄,就知道他们想什么了。

  宋玲玲吸了吸鼻子,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我真不是故意的,让你烫了手臂后,我几天几夜没睡好觉呢。”

  季沅清闻言,拿了张餐巾纸递给宋玲玲,宋玲玲接过手后就擦上了。

  “好了,”施甜这时候也得适可而止,秋后算账的机会多得是呢,“你说你不是故意的,我也不能拿你怎样,以后记得注意点。”

  “好。”宋玲玲生怕纪亦珩还要说她,她赶紧坐了回去。

  季沅清皱着眉头并未松开,她可不认为纪亦珩是这么好糊弄的人。

  施甜的手还放在少年的腿上,他一下下摸着她的手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徐洋都看不过去了,这是在刺激他们这些单身狗呢?

  门口传来欢迎光临的声音,送外卖的小伙子风风火火进来了,“施甜在不在?你定的蛋糕到了。”

  施甜心里咯噔下,怎么早不送晚不送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了?她就定了个六寸的小蛋糕,这是她能为纪亦珩买得起的唯一的礼物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