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57谈判
  “怎么会这样?”

  “被烫出来的。”

  “我当然知道,我问你为什么会被烫成这样。”

  施甜抿紧唇瓣,她不想说,不能一有事就告诉纪亦珩,搞得她永远在打小报告似的。宋玲玲的帐她要自己算回去才行,今天要不是因为在店里出的事,她肯定扑上去跟她打了。

  但要让她说是自己弄成这样的,她也不甘心啊。

  施甜视线轻落在纪亦珩的脸上,“宋玲玲和季沅清到我们店里了,我做小吃的时候,宋玲玲把一盘花枝丸倒进烫油里面,我当时没注意,就被油溅到了。”

  少年看眼她的伤口,不敢碰触,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忍住的。

  “走,去医院。”

  “应该没事的,等它结痂就好了。”

  “弄不好会发炎。”纪亦珩转身走到鞋柜跟前,拿了鞋出来后换上,“走。”

  施甜站着没动,纪亦珩回来拉她,施甜手下意识护着伤口,她跟纪亦珩走到电梯口。

  “那个叫宋玲玲的,现在在哪?”

  “应该在宿舍吧,”施甜看到电梯门打开了,“你放心,我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纪亦珩走了进去,将施甜护在身旁,以防待会有人进来碰到她,“事情是因我而起,你不用管了。”

  “跟你没关系,她就是看不惯我。”

  “她因为什么看不惯你?”

  施甜抬首看了眼纪亦珩的脸,“难道她针对我,还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纪亦珩对上施甜的视线,觉得她脑子真是缺根筋,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说吗?“女人,无非就是争风吃醋,不然她为什么总是咬着你不放?”

  施甜杏目圆睁,满眼的吃惊,啊?宋玲玲喜欢纪亦珩?她一直以为宋玲玲顶多就是帮季沅清出出气的那种小罗罗罢了,为了讨好季沅清,所以甘当跳梁小丑。难道不是吗?是她理解错了?

  真正的原因居然是宋玲玲喜欢纪亦珩!

  施甜忙紧靠着纪亦珩的肩膀,“她是不是跟你表白过?”

  “没有。”

  “还说没有,肯定有,什么时候的事啊?”

  电梯门打开了,纪亦珩小心翼翼地拉着她出去,“真的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

  少年漫不经心地回道,“这是事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施甜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她是这么迟钝的啊,现在看来,季沅清和宋玲玲还是情敌了?

  宋玲玲把施甜烫出两个泡后就逃回宿舍了,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纪亦珩眼里,原来她一直在暗恋着他?

  她就只是想讨好季沅清,所以替她出面、出头,为的就是以后沾沾季沅清的光,毕竟季沅清是本地的,家里条件又好,以后找份好的工作不是难事。

  纪亦珩带着施甜去了附近的医院,这个时间点,只能挂急诊。

  医生看了眼伤口,说要好好处理下,纪亦珩坐在施甜的身边,见她盯着自己的手看,他伸手将她的脸扳向自己,“看我。”

  “没事的,只是有一点点痛而已。”

  纪亦珩心想着她嘴巴也就这会厉害了,等下有她哭喊的时候。

  医生拿了酒精过来准备消毒。“这水泡怎么破了?以后遇到这种事,最好不要去挤破它。”

  纪亦珩有点心虚,这应该是被他一把抓破的。

  棉签蘸了酒精,开始在施甜的伤口上消毒,她握紧另一只手掌,牙关紧紧地咬着,医生的每个动作都好像被刻意放慢了,他恨不得催着他赶紧结束。

  “既然已经破了,就要将里面的东西都挤出来。”医生说着,又拿了根消过毒的针过来。

  施甜额头上都是汗,她深吸口气,抓了下桌沿处。

  纪亦珩握住了她的另一只手,从挤压水泡到包扎处理,施甜都没喊一声,她看着自己被处理过的伤口,跟医生说了声谢谢。

  回到纪亦珩家里,饭菜都凉了,施甜看到垃圾桶内塞满了打包盒,“这都是你叫的外卖啊?”

  “我去热一下。”

  施甜这会觉得好多了,她帮忙将菜端进厨房。

  吃过晚饭,纪亦珩让她去沙发上坐着,他将餐碗都洗好后,这才坐到她身边。

  “要不要看电影?”

  “不用了,”施甜折腾到现在也累了,“我差不多要回去了。”

  纪亦珩打开电视,选了部前不久大火的科幻片,施甜不住看着时间,“那我再待半小时,不能再多了。”

  “好。”纪亦珩身子往后轻靠,施甜直挺挺地坐着,他伸手将她往后拉,施甜顺势想要窝在沙发里,却不想竟躺在了纪亦珩的臂弯间。她赶忙要起身,少年拉住了她,“就这样。”

  她没法放轻松,纪亦珩见状,手掌贴着施甜的肩膀,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屋内没有开灯,紧靠着荧屏上的光点缀了视眼里的黑,施甜着急回去,没过一会,便催促出声,“好了,我真的要回宿舍了。”

  纪亦珩没说话,施甜扭头朝他看看,他双目紧闭,好像是睡着了。

  施甜忙喊了他两声,“纪亦珩,纪亦珩?”

  少年没有作声,施甜想要拉开他的手,但又怕将他吵醒了。

  他今天应该也是出去了一整天吧?所有人都羡慕纪亦珩的生活,却很少有人看到他是在怎样的高压环境下生活的。光是每年数不清的面试和比赛,就足够让一个正常人绷成一张最紧张的弓了。

  施甜觉得电视机的光刺得她双眼难受,她想将它关了,可她怕起身后就会吵醒纪亦珩。她心想算了,闭上眼睛后舒服不少。

  纪亦珩睁开眼时,施甜已经睡着了,脑袋靠在他肩头处,整个人软软的、小小的。

  少年在她肩膀上轻拍两下,施甜毫无反应。

  他看了眼她挎在身上的包,纪亦珩伸出手去,将拉链小心地打开,里面就只有一些零碎的东西,并没看到施甜的手机。

  纪亦珩手指探进了施甜的口袋,摸到了她的手机,他两根手指稍稍用劲,就将它拿了出来。

  他知道施甜的手机密码,纪亦珩输入六位数后,锁掉的手机屏幕就被打开了。

  他率先点开通话记录,看了几眼后,又点进了微信。

  施甜没想到手机会被别人看见,她也没有删除聊天记录的习惯,纪亦珩将页面往下翻,一下就看到了一条聊天信息。

  他手指轻点,进入页面,施甜和对方说的那些话就清清楚楚地映入了纪亦珩的眼帘中。

  少年面色肃冷,目光紧紧地盯着那些密密麻麻的字,施甜的惊惶无措和无可奈何,都通过这些文字被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了。对方逼得很紧,明确说了这个月没有多少时间了,让她赶紧凑好钱。

  纪亦珩望了眼怀里的人,视线又落到她的手臂上。

  十万块钱对于施甜来说,不止是个天文数字,还能在无形中将她给压垮。

  纪亦珩从对方说的话中能看得出来,她在意的并不是能不能把钱要回来,她在意的是怎么才能让施甜觉得痛苦,怎么才能让她整天都处在惶恐不安当中。

  少年五官冷峻,每一道视线也都是冷冷的。

  他将聊天记录翻到最前面,原来施甜已经给过她一万块钱了,纪亦珩不由轻叹口气,他手指在施甜的肩头处摩挲几下。

  施甜是被电视机内的动静声给震醒的,她一个激灵睁开眼,纪亦珩侧首朝她看看,“醒了?”

  “几点了?”

  “早呢。”

  施甜忙将手摸向口袋,掏出手机后看眼时间,都快九点多了。

  “不行,我得马上回去,一会宿舍就该关门了。”

  纪亦珩站起身开灯,“我送你。”

  “不用了,这儿去学校很方便。”

  纪亦珩拿了外套穿上,在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她一声,“回去后记得别碰水。”

  “我知道。”

  施甜打了个哈欠,刚才只不过眯了会,她就觉得好舒服,最近真是太累了。

  回去的路上,施年晟难得发信息过来,问她电脑有没有买好了。

  施甜心虚,回了两字,说是买了。

  施年晟没有再问,就让她注意身体,让她在吃东西方面不要太省钱。

  纪亦珩坐在她边上,余光睇了眼,终究没有多说什么。

  周一下午有大课,施甜发信息给纪亦珩,问他下午上什么课。

  纪亦珩刚从广播室出去,他带上门,给她回了消息,“我下午有事,要出去趟。”

  “好。”

  施甜看眼窗外,阳光晴朗明媚,花圃紧紧挨着窗户,一人多高的月季已经爬上了窗台,新冒出的绿叶生机勃勃,施甜的眼里看不到这片绿色,如今整片阳光在她眼里都是晦暗的。

  伤口处还在隐隐作痛,伴随着令人抓狂的痒意,她抓又不敢抓,真是难受极了。

  纪亦珩来到跟人约好的咖啡厅内,他推门进去,那个女人的长相他依稀记得,当初看视频的时候他特地多看了两眼。

  女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她看眼时间,拿起手机不耐烦地发了条信息。

  “你到底什么时候到?”

  施甜听到手机震动声,拿起来看眼,心里不由一惊,什么意思?她并没有说过要见他,就算是给她钱,也是转账,她是一眼都不想见到她的。

  纪亦珩走到桌前,径自在女人对面坐下来,“你不用找施甜,找你出来的人是我。”

  女人放下手机,端详着对面的少年,“你是谁?”

  “施甜的男朋友。”

  坐在纪亦珩对面的人,两眼一挤,原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两条缝,这就是条小狼狗啊,瞧瞧这眼神和气势。

  “她怎么没来?”

  “她不需要过来。”

  “那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纪亦珩双手交握,身子微微往前倾,手肘轻抵在了桌沿处,“你让施甜还你钱的事,我知道了,我希望这件事能到此结束。”

  说话的口气倒不轻,女人不住观察着对面的人,有一种人的气质是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他虽然年纪轻轻,但看人的眼神带着一般少年不该有的凛冽,像是恨不得将她全身上下剐一遍。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不,你替她还?”

  “谁欠你的,你找谁去。”

  女人冷哼。“施年晟避着我,要不然我也不会找到他女儿。”

  “你说他欠了你的钱,可有借据?”

  “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

  “我跟你非亲非故,为什么要相信你?”

  女人没想到纪亦珩嘴巴这么厉害,“你别搞错,现在是你们欠了我的钱,你这口气倒横得很。”

  “我不是施甜,我不怕你闹,其实她也不用怕,但她还想在这上学,这才让你顺着杆一直在往上爬。你跟她爸的事,我们不了解,但我猜也能猜得出来,你在他身上花了钱,如今这样,就是因为不甘心罢了。可一桩买卖,自从开始之日算起,你就应该知道总会有一人赔了,有一人赚了,你赔的就是几个钱,但你该享受的都享受到了,如今再为了这十万块钱抓着别人不放,你就不怕你下一个对象知道了,说你玩不起吗?”

  女人的脸色铁青,这哪像是个二十来岁的学生该说的话,她真是被气得胸口要炸开了。

  再一看纪亦珩的表情,满满的都是鄙视感,她有的是钱,却不想竟然被个小男生给讽刺成这样。

  “我只认一点,他欠了我的钱。”

  “腻腻歪歪的时候,是赠予,翻脸不认人的时候,就成了借款?”纪亦珩看了眼女人放在旁边的包,“你不差这十万块钱,你究竟是想要这笔钱,还是想折磨他女儿,借此想让他露面呢,就只有你心里最清楚了。”

  女人垮着一张脸,原来纪亦珩的眼睛这样毒,她喝了口咖啡,这才镇定自若道,“我两个都想要,既想要钱,又想让你的小女朋友难受。”

  “那我劝你适可而止。”

  女人眉头拧紧,“好啊,你想替她出头,那你帮她还钱就是了,我可以给你优惠点,你要实在拿不出来呢,我们也可以商量商量……”

  纪亦珩冷冷地泼了她一盆水,“施甜的爸爸错就错在饥不择食,我跟他不一样。”

  “你!”

  “那一万块钱,就当是补偿给你的,至于这后面的钱,你也不要再去问施甜要了。”

  女人手指在咖啡杯的杯口处不断轻画,纪亦珩看在眼里,这样不讲究卫生,真是令人恶心。

  “我要是不答应呢?”

  “你也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你就不怕闹大了,你家里人有话说吗?还有你的亲戚朋友,你就一点不介意他们的眼光?”

  女人闻言,夸张的笑出声来,他还是太嫩啊,“我实话跟你说吧,我跟我老公各玩各的,我的事他都知道,他只要每个月定期给我钱,他的事,我也不管,怎么样,你还要用谁来威胁我?”

  这话实在是震碎了纪亦珩的三观,婚姻最终走到了这一步,实在是悲哀。

  女人见他一语不发,便得意洋洋起来,“所以,我没什么好怕的,你就算找到我老公,跟他说了,我也不怕。”

  “那你的一双儿女呢?”

  女人嘴角处微僵,“你连我家庭成员都调查清楚了。”

  “名存实亡的婚姻,为的就是保护两个孩子吧?你女儿在上高中,即将高考,我可以去她学校找她的。”

  女人面上的神色唰的变了,纪亦珩继续说道,“你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可能影响不大,但是这种事要被他知道……反正换了我,我是接受不了的。”

  纪亦珩一脚踩在了女人的痛处,施甜战战兢兢不敢反抗,是因为她害怕,可是纪亦珩什么都不怕,哪怕闹翻天了,反正他是不在乎的。

  女人脸皮在发抖,气得真真是不轻,“那个小丫头,身后一堆烂摊子,你跟她好,你图什么?”

  “当然是图她这个人。”

  “她爸烂人一个,她能好到哪里去?”

  “这话轮不到你来说。”纪亦珩拿起旁边的背包,从里面拿出支笔,又从一个本子上撕了张纸,他寥寥几笔过后,将纸递给女人。

  对方看了眼,目光猛地抬起,眼里装满戒备。

  “这是你女儿的手机号吧?”

  “你从哪得到的?”

  “要想查清楚,不难。”

  女人将手里的纸揉成一团,“几万块钱而已,我不放在眼里。”

  “是,看得出来。”

  她将纸放到自己的包里,“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留给我。”

  纪亦珩冷冷地盯着对面的那张老脸,“有个问题,我不明白。”

  “你说。”

  “你上次到学校已经来闹过了,你要觉得不甘心,那会就不应该放过施甜,为什么隔了这么久,你会想出这一招?”

  女人嘴角的笑意轻敛,她总觉得这个少年像是长了一双透视眼。

  “是你们学校的一个女生教我的。”

  纪亦珩眼角处轻跳下,“哪个女生?”

  “我也不认识。”

  “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

  女人手指在桌上轻敲两下。“那好啊,用你的来交换。”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