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55幕后的推手
  “你想做兼职也可以,但接触到的工作最好能跟我们的专业有关。”

  施甜嘴角轻扬笑,“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天赋异禀啊,没关系的啦,就是兼职而已,我跟着你在校园广播室就是最好的实习了,早点接触社会也好嘛,再说奶茶店很轻松,也不是什么你不能放心的工作。”

  纪亦珩想说依他的收入,要想养活十个施甜都不在话下,但这种话他不能说。他知道她心思敏感,如果一段恋爱关系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恐怕很难维系下去。

  “晚上也要去吗?离学校远吗?”

  “不远,就在商业街的入口处那里,晚上有排班,我把我的课程表给老板了,她会按着我的时间排的。”

  纪亦珩还想说什么,但施甜松开了他的手,她看上去很是兴奋。“我要自己养活自己啦,就跟你一样,你等着啊,等我赚了大钱,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从此以后喝酸奶都不用舔盖了。”

  纪亦珩忍俊不禁。“我从来不舔盖。”

  “大佬就是大佬啊。”

  纪亦珩看她满心向往的样子,大学生找兼职也是很寻常的事,与其说是吃苦,还不如说是锻炼,再说手头宽裕之后,自己的一些要求也能得到满足,是件好事。

  施甜嘴角微微扬着,她无忧无虑的时候觉得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可现在对她来说,每一天她都像是在盯着沙漏看一样,眼睁睁看着它飞逝,她却无能为力。

  一个月,一万块钱,就算把她卖了也凑不齐。

  周末,季沅清练完舞,从舞蹈教室出去,她热情地跟老师道别,这儿的老师都喜欢她,这样多才多艺还文静的小姑娘,就是她们眼里认定的优秀孩子该有的模样。

  在更衣室换好了衣服,季沅清并未马上离开,她坐在沙发上休息会,从包里摸出了手机。

  宋玲玲替她打抱不平,不止将那个视频放到了校园网上,还趁着混乱,把女人的电话号码要到了。

  视频公布后,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施甜玩完了的时候,却没想到纪亦珩站出来了。想到纪亦珩在校网站上的回帖,季沅清至今都觉得很不痛快,心口隐隐约约好像被人撕开了,不算撕心裂肺,但也能让她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宋玲玲应该也是意识到了这件事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为了讨好季沅清,她说要把那个女人的电话号码给她,总不能让施甜就这么舒服的过日子。

  季沅清当时看了眼宋玲玲电话薄里的手机号码,但她伸手推开了,她跟宋玲玲说,这件事到此为止。

  纪亦珩明知施甜是这样的家庭背景,都能毅然决然地站出来承认他们的关系,那么,这个女人就算再跑去学校闹十次都没用。

  宋玲玲说她就是软弱才会被人欺负,那是她不懂,会咬人的高等动物向来不会乱咬乱吠的。

  那个电话号码她当时就背下来了,宋玲玲走后,她就将它存在了手机上。

  现在施甜被逼债,这种说不出口的煎熬她都知道,这笔钱她没法开口问纪亦珩要,但是数目太大,总有一天会瞒不住的。季沅清不着急,太痛快的结局远远比不上慢性折磨来得令人舒坦。纪亦珩想的就是太简单了,施甜身后有个无底洞,也许这十万块钱,他纪亦珩能用自己的钱填进去,那么以后呢?如果是一百万,或者更多呢?

  施甜到奶茶店经过了几天的培训后,正式开始兼职。

  纪亦珩不放心,下课后还过去了趟,徐洋和金哲非要跟着,刚走进店里,就看到施甜在做奶茶。

  纪亦珩几步走到柜台跟前,“要三杯西米露。”

  施甜听到这阵熟悉的声音,扭头一看,“你们怎么来了呀?”

  “还不是大神怕你在这累着,过来巡视巡视。”

  “累什么呀,老板娘去隔壁街送奶茶了,你们赶紧坐,西米露我马上就送过来。”

  纪亦珩等着她打单,施甜忙推着他的胳膊让他去坐,“我请你们喝。”

  她回头开始调配,动作还不熟练,但一步一步也算没有出错,施甜将三杯西米露送到桌上,金哲环顾下四周。“这儿环境不错啊。”

  “那当然了,”店里这会没有客人,施甜站在这跟他们说了几句话,“我不忙的时候就刷会手机,老板娘也不说我。”

  看来她在这干的挺好,纪亦珩拽住她的手臂,让她挤坐在自己的椅子内,那把椅子不大,她半个屁股都要坐到他腿上了,施甜忙撑着站起来,“一会把椅子坐塌了。”

  “嫂子不必害羞,我们都是过来人,明白的。”

  明白个鬼啊,施甜红着脸杵在边上,纪亦珩还想拉她的手,被她避开了。

  公共场所注意点影响好不好,施甜一溜烟地回到了收银台跟前,她打了三杯西米露的单子出来,再用自己的手机付了款。

  金哲和徐洋坐了会就回去了,纪亦珩就在原来的位子上等施甜。

  一直到晚上九点,施甜才结束,她跟老板娘道了别,摘下工作帽和围裙后,快步走到纪亦珩身边。“走吧。”

  纪亦珩推开椅子起身,走到外面,他看眼时间。“你每天都要到这个时间吃晚饭?”

  “当然不是,今天是你在的,我们店里有吃的,老板娘也会自己炒菜,她管饭。”

  这还差不多,要不然饿都要饿坏了。

  施甜不想大费周章的去找地方吃晚饭,她好累,累到只想赶紧回宿舍睡觉。

  回学校的路上有不少小吃店,施甜拉着纪亦珩进去,点了两样吃的。

  她饿得不行了,拿到米线就吃起来,纪亦珩将碗里的牛肉夹给她,施甜忙推住他的手腕。“够,我吃不掉。”

  “新工作做的开心吗?”

  “开心啊,你也看到了,又不会很累,没人的时候还能坐会,我真的开心。”

  纪亦珩轻点下头。“好。”

  她眉宇间都是笑,没有一丁点的烦恼显露出来,累是累了点,但是她能赚到钱了。

  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要到了,施甜实在凑不齐女人要的数目,她打电话来催过,施甜只能说尽量在凑钱。

  为了这件事,她失眠睡不好,最后不得已,只得找个理由问施年晟要钱。

  “爸爸,我知道我不该胡乱要东西,但我学习需要用到电脑,我真的想买一个。”

  那头没有回,她就接着发。

  “我看中了一个电脑,要七千,是很贵,但是它里面的系统好,而且电脑买好点能用好多年的。”

  “爸爸,没有电脑我很不方便,我是真的学习上需要……”

  施甜发了好多信息过去,那边都没有回应,她艰难的将身体在被子里面蜷缩起来,她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她不由闭起眼帘,整个人都在发抖。

  第二天中午,施甜在食堂吃饭,手机传来震动声,她拿起来一看,是施年晟给她微信转账转了七千块钱。

  施甜高兴的就差跳起来了,蒋思南尝了口她碗里的土豆丝,“什么事啊?这么高兴。”

  “没什么。”施甜将手机放回兜内,眼前的第一关总算是能过去了,下个月的一万块钱,会更艰难,但好歹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可以想尽办法的。

  回到宿舍后,她将自己存下来的三千块钱和施年晟打给她的七千,一起汇给了那个女人。

  只是施甜的身上已经没钱了,卡上余额只剩下一百多块钱,饭卡上的钱勉勉强强也就够吃个十来天。

  她管不了这么多,捱一天是一天吧。

  季沅清没想到施甜居然能凑齐这一万块钱,不过她能凑齐的,应该也就只有这么一次了。

  施甜在课上昏昏欲睡,兼职并没有她嘴上说的那么轻松,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站着,回到宿舍又得补做功课,她的时间完全不够用。

  她拿出手机,偷偷看了眼微信,看到学生会的群里正在讨论一件事。

  最先开口的是宋玲玲,“我们主席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先预祝主席生日快乐。”

  施甜趴在桌上的身子挺了起来,纪亦珩的生日要到了吗?

  少年并未在群里露面,施甜知道他是开了屏蔽的,但群里的讨论越来越激烈起来。

  “我们商量下怎么给主席过生日吧?”

  “我提议聚餐,每个部门自行准备礼物。”

  宋玲玲又跳出来说话了,“纪亦珩有女朋友陪着过生日,我们是不是只能靠边站啊?”

  “有了女朋友也不能忘了我们啊,那我们提前一天准备,生日礼物是一定要的……”

  宋玲玲回到小群内,公然艾特了施甜,“不知道主席的女朋友准备送什么礼物啊?也好让我们参考参考,大神是耳机控,你不会要送耳机吧?”

  下面还有别的人搭腔,“我们可买不起这么贵的,这种表现机会是要留给主席女朋友的。”

  施甜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她真是忙晕头了,完完全全把纪亦珩的生日忘了。

  她看过他的身份证,这才想起他的生日就在下周。

  偏偏是这个月,偏偏又是这个时候。施甜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是这么寒酸,宋玲玲在群里继续艾特她。

  “跟我们透露下吧,纪亦珩生日,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施甜不敢回,也不知道怎么回,她连买个蛋糕的钱都没了。

  老师在讲台上讲了什么内容,施甜一个字没有听进去,纪亦珩生日,她不可能当不知道的,可她全身上下加起来也没几个钱。

  宋玲玲见施甜躲着不出来,嘴上也没客气,“我看买个耳机都不止吧,施甜最有钱了。”

  “大神的耳机可不便宜啊。”

  “不需要用自己的钱,当然不会心疼啦。”宋玲玲的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施甜的爸爸是吃软饭的,从女人那里拿钱还不容易吗?施甜又是她的女儿,只要她张张嘴,还愁没钱花?

  施甜从小到大就不是个好欺负的人,别人打她一下,她都会打回去,可她这个时候敢冒头吗?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只要她一出现,就会被人团团围住,虽然她们忌惮着纪亦珩,明着不敢对她怎样,可她们一定会借着生日礼物的事让她难堪。

  施甜将手机背朝上放着,她不敢再去问爸爸要钱,也不会问朋友借钱,至于兼职的工资还没拿到,就算是拿了,填下个月一万块钱的窟窿都不够。

  下课后,几个女生径自去了食堂,施甜中饭不敢不吃,不然她的体力肯定支撑不到晚上。

  蒋思南看着食堂上的公示牌,“今天的在这边吃吧,这家的菜我喜欢。”

  “哇,很丰盛啊,我要吃个孜然鸡排。”

  “小狮子,有你最喜欢的辣子鸡丁,还有酸菜鱼呢。”

  施甜头也没抬下,“我在减肥。”

  “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就是,矫情的女人。”

  轮到施甜,她走到窗口,弯下腰冲着里面的人说道,“我要三两饭,还要一个青椒土豆丝。”

  “别的呢?”

  “不用了。”

  蒋思南拿了餐盘站到旁边,“你干嘛呢?真的减肥啊。”

  “当然啦,去奶茶店打工后涨了几斤,老板总是让我帮她试新口味,我要克制了。”施甜拿了餐盘跟蒋思南她们找地方坐,碰巧遇到宋玲玲和季沅清刚过来。

  季沅清看了眼施甜手里的餐盘,没说什么,倒是宋玲玲满脸的吃惊,“就吃这个?”

  “你管得着吗?”施甜毫不客气地回道。

  “装可怜。”

  谁不知道她有钱,不劳而获。

  季沅清看了眼宋玲玲,“就你话多,别人吃什么菜你都要管?”

  “不是……”

  宋玲玲快步跟在季沅清身后。“沅清,你怎么这么说话啊?”

  “她这有可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你操那个心做什么?”

  “啊?”宋玲玲显然没听懂,“什么意思啊?”

  季沅清站到队伍后面排队,她当然不会跟宋玲玲去解释。

  纪亦珩今天也在学校吃的饭,他看到施甜跟她的几个朋友坐在一起,他拿了餐盘从她的桌子旁边经过时,特地停住脚步看了眼。

  蒋思南在桌子底下猛地踢了施甜一脚,她痛得收回神,身子弹跳起来,“干嘛啊。”

  “你男人啊。”

  “啥?”施甜一扭头,就看到纪亦珩从她身边走过去了。

  她痛得摸了摸脚踝的地方,“都被你踢肿了,什么我男人啊!你……你以后注意点措辞。”

  “怎么,不是你的啊?那我可要抢了啊?”

  “你敢!”

  纪亦珩很挑食,平时吃菜就喜欢吃荤菜,所以他的餐盘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肉,几乎每个都来了一点,而米饭上则孤零零地躺着几根青菜。

  他知道施甜很能吃,今天食堂里大部分荤菜都是她喜欢吃的,按理说她不可能经受得住这个诱惑。

  难道,是身边没钱了吗?下午,学生会组织开会,全体都要到场,三令五申过不能迟到、不能缺席。

  施甜刚走进会议室,就被宋玲玲给拦住了,“赶紧赶紧,轮到你了,你捐多少?”

  施甜一头雾水。“什么捐多少?”

  “学生会里有个同学的家里出事了,大家都在捐款呢,你是我们文艺部的一份子,你当然也不能例外。”

  施甜看到宋玲玲手里拿了份名单,有人捐了两百,有人捐了三百,最多的捐了五百。

  她攥紧手机,她拿不出那么多钱,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季沅清冲宋玲玲扬了扬手机,“我把钱转给你了,你登记下。”

  宋玲玲点开微信,看到季沅清转了六百块钱过来。

  “部长就是部长啊,人美心善,捐了六百呢。”

  施甜杵在原地,看到宋玲玲在本子上记录下来,她也想捐,也想帮帮别人,可她手里拿不出那么多钱。

  纪亦珩站在门外,门并没有关上,他看到施甜背部僵直,她欲言又止,她只能捐一百,那是她仅剩下的钱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