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53你的咸甜味道
  徐子易双手不知道怎么放,干脆握紧那杯喝了一半的奶茶。

  她跟韩凌阳之间没有交流,所以还不如身边坐个陌生人来得自在。徐子易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会这么没出息,她能明显感觉到心跳声加快,砰砰的都快从她胸口跳出来了。

  她余光看了眼身边的男生,她虽然不懂他身上穿的衣服是什么牌子的,裤子又是哪个明星代言的,但这样的衣装装点出了韩凌阳的气质,它就肯定是好的。少年坐在她身边,搭起腿,一条手臂落在椅子的扶手上。

  徐子易颇有些狼狈地将目光收回去,她将双腿往回缩了缩。

  虽然电影院里灯光昏暗,可她还是怕韩凌阳看到她裤子上起的毛球。

  电影前半部分笑点不断,特别是徐峥的造型,他就属于那种不说话,哪怕是往那一坐都能让人笑半天。

  后半部分,气氛明显沉重压抑,这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还不是一个病字吗?可往往压垮病人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个穷字。

  徐子易眼泪忍不住往外涌,她小小年纪心思深重,并不是她想变成这样,而是有些事她不得不考虑。

  对于她这样的家庭来说,如果有人忽然患了重病,整个家要被拖垮不说,病人恐怕也只能抬回家等死。

  虽然父母重男轻女,但毕竟是最亲近的人,徐子易总盼着时间快点过去,她若能早点毕业的话,就能担起家里全部的责任。但在这个过渡段里最卑微的条件就是,全家人身体都要健康。

  徐子易轻吸了下鼻子,有些尴尬地朝身上摸了摸,她没有带纸巾。

  电影院内安静得很,镜头内,黄毛开出去的车被撞了,徐子易明明知道会有这样的可能性,但真正看到这一幕时,巨大的冲击力还是令她有些受不了。

  她哭得泪流满脸,手掌不住在脸上擦。

  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手里拿了包纸巾,徐子易怔愣下,忙坐直身,“谢谢。”

  鼻翼间好像闻到了淡淡的香气,她将纸巾拿在手里,韩凌阳朝她看看,什么都没说。

  徐子易抽了张纸巾出来,纸巾是无香型的,方才那股香气,应该是沾染在韩凌阳袖口上的。

  电影结束后,四周聚起灯光,徐子易胡乱将脸上的痕迹都擦掉。

  韩凌阳率先起身,“走吧。”

  徐子易往后面看了看,看到了施甜和纪亦珩,她原本想等施甜,但她见韩凌阳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她也跟着他赶紧出去了。

  走到电梯口,韩凌阳回头朝她看眼。“还没哭够呢?”

  “不是,现在好了。”

  “回学校吧。”

  “好。”

  施甜应该不会跟他们一起走,她总不能留下来当电灯泡。

  回到宿舍,蒋思南和朱小玉正吹牛,一见她推门进来,蒋思南下意识开口问道:“去哪了啊?”

  “没去哪啊。”

  “那你怎么才回来?”

  徐子易回到自己的桌前,看电影的事恐怕是瞒不住的,“小狮子拉着我去看电影了。”

  “那她人呢?”

  “和纪亦珩在一起。”

  她们听到这,也就没继续问,徐子易坐了会,她将手伸进兜内,摸到了电影票和那包没用完的纸巾。

  蒋思南又开始玩游戏了,徐子易将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她抽了张纸巾,平铺开放在桌面上。她找到支签字笔,在上面工工整整写下了今天的日期,她将纸巾折叠起来,将电影票夹在里面。

  这是她人生当中第一次走进电影院,更是第一次有人请她看电影。

  徐子易手指在纸巾上轻抚,只是,韩凌阳那样的人,于她来说也只能是远观的。

  纪亦珩的微博粉丝数涨势迅猛,严老师看在眼里也高兴,很多粉丝都是从直播间过去的,他不止一次跟施甜说了,让她好好管理纪亦珩的直播。让她多想一些点子,多写点好玩的东西。

  施甜也是绞尽脑汁,最后被她领悟出来一个道理,哪需要那么多段子啊,直播中只要纪亦珩出现,不管他在做什么,她们其实都喜欢看。

  周末,施甜陪纪亦珩去了录音棚,今天是听了那边的安排,刻意早早过去的,说是还有别的活动要准备。

  纪亦珩手里的那部小说配音马上就要结束了,网站这边的意思,是要趁热打铁,编辑说看过纪亦珩的直播,也知道热度和反响都不错,所以希望他能现场来个互动,到时候在有声上线时作为开播福利放在网站的首页上。

  施甜一听,就替纪亦珩答应下来了,只要是有利于宣传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配音结束后,施甜跟着纪亦珩来到另外一间屋内,网站的主编亲自过来接待,还让人送了零食和茶水进来。

  “我知道你喜欢玩游戏,一会你就放松心情好好地玩就是。”

  纪亦珩看到桌上放了台电脑。“跟谁玩?”

  “你先准备下吧,热热身。”

  施甜在角落的沙发上坐下来,看到主编将手机固定在夹子上,这就跟她玩直播的时候是一样的。

  “施甜,你会玩游戏吗?”主编问了她一声。

  她轻摇下头,“一窍不通。”

  “那就好玩了。”

  纪亦珩正玩得激烈,主编回到他身边看了眼状况,“你现在玩得倒是挺好,一会要输了怎么办?这视频以后可是要放出去的。”

  “不可能。”

  “这么自信?”

  纪亦珩这爆棚的自信心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是不是他认为自己就是这么优秀呢?

  “当然。”

  施甜冲主编笑了笑,她还能说什么,难不成冲上去捂住他的嘴吗?

  “话可别说得太满,我还没说游戏规则。”主编朝施甜眨了下眼睛,“待会你不能碰电脑和鼠标,让你小助理上,你只能在旁边开口指导。”

  “什么?”纪亦珩手里动作顿住,“她不行。”

  “她行不行,就要看你了。”

  主编朝施甜招下手,示意她过来,施甜走到纪亦珩身边,“我怕我搞砸了。”

  “这又不是重要的比赛,来来来,换人。”

  手机已经在开始录像,纪亦珩不情愿地起身,将位子让出来,“我刚赢了一局的。”

  施甜坐在电脑前面,“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是哪个人?”

  纪亦珩也真是服了,“你看上面的名字,这是我。”他朝着屏幕上的人物指了指。

  “那我怎么往前走啊?还有,我要干嘛?”

  “我先教你。”纪亦珩让她握着鼠标,“我一会让你点,你就点,左手控制键盘,听我的话操作就行,问题不大。”

  施甜没玩过游戏,但也知道问题不大这四个字说出来,吹牛成分太大了。

  “我们跟谁对决?”施甜抬头问边上的编辑。

  “技术部的同事,水平一般般,放心吧。”

  纪亦珩让施甜先熟悉了几个键,并告诉她每个键是干什么用的,施甜哪记得住啊,也只能懵懵懂懂地点头。

  游戏开始后,纪亦珩指挥施甜往前走,她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就怕草丛里会忽然蹿出个什么人来一刀把她砍死掉。

  纪亦珩嗓子扬声,不住重复着一个字母,“RRRR,快按R,使劲按。”

  施甜听他的话,手指不住在键盘上敲着,啪啪的声音又响又亮,纪亦珩怎么瞅着都觉得不对劲,他倾过身看了眼施甜的手指,“不是2,我让你按R,RST的R。”

  “噢,”施甜忙将手指移到R键上,“你说清楚嘛,普通话不标准。”

  “……”

  施甜还来不及发挥真正的实力呢,就被人砍死了。

  纪亦珩呆呆地看着屏幕,徐洋和金哲也在战队里面,底下是一片群嘲啊。

  施甜干笑两声,“还没开始呢,就结束了。”

  “下一局我来控制键盘行不行?”纪亦珩可不允许自己被人这么侮辱,主编站在镜头之外,但还是答应了纪亦珩的要求。“行。”

  施甜跟纪亦珩换了下位置,主编为了增加趣味性,就想出来一个馊主意。

  “三局两胜,这盘要是再输了,会有惩罚。”

  “不可能输。”纪亦珩十分相信自己的能力,他看了眼旁边的施甜。“你好好跟我配合。”

  “好,我一定听你的。”

  主编还不肯放过他,“惩罚的事怎么说?”

  “随你。”

  下一局开始,纪亦珩目光炯炯地看着面前的屏幕,他手指移过去,“点这里,点这里……”

  施甜忙将鼠标跟上,纪亦珩的右手忍不住伸过去,被施甜啪地打掉了,“不要作弊。”

  纪亦珩手指又落回屏幕跟前。“回来,你跑哪里去?回来。”

  “加个血,站这里……”

  “别又跑了,哎,你跑哪里去?”

  施甜自己都笑出声来了,“你到底让我去哪啊?我方向感不好。”

  “我手指落在哪里,你就点哪里。”

  “我就是这样做的呀……”

  纪亦珩心累到不行。“还跑?赶紧过来……”

  施甜被逗得发笑,她从来没见过纪亦珩话这么多,而且焦急成这幅模样,她不止分不清方向感,还敌我不分。“我现在要点哪里啊?”

  少年一手撑着额前,另一手落在桌上,满脸都是已经放弃的表情。

  “你爱点哪就点哪吧。”

  “真的吗?”施甜只能在原地转圈,“那我真的瞎点了。”

  “瞎点吧。”

  反正现在点哪里都是一样的。

  纪亦珩视线仍旧落定在屏幕上,“你看,你看,我的辅助都来抢我的小兵了。”

  施甜滑动几下鼠标,见没啥反应,“我是不是被人杀了啊?”

  “看来你们要接受惩罚了。”

  施甜赶紧丢开手里的鼠标,“跟我没关系吧?我就是听他指挥罢了,是他指挥不当。”

  这关系撇清得倒是快,施甜起身回到角落内的沙发上,镜头里就剩下了纪亦珩自己。

  “隔壁在做美食节目,我知道你最讨厌吃香菜,你就直播吃香菜好了。”

  纪亦珩难以置信地看向镜头外的主编,他实在难以想象,这样惨绝人寰的要求是她提出来的,“不要。”

  “这是你比赛输了的惩罚。”

  “不要。”纪亦珩排斥到不行,他不能碰香菜,他会吐出来的。

  “你这样不配合可不行啊。”

  纪亦珩是坚决不会去碰那玩意的,“反正我不吃香菜。”

  主编朝施甜走去,纪亦珩将注意力重新落回到游戏上,他必须扳回两局才行,她就算找施甜帮忙也没用,他这辈子最恨香菜了。

  主编跟施甜压低声音在说话,还不是为了节目效果都豁出去了吗?

  话都往外放了,不可能输了就只是输了而已。

  施甜凑到主编耳边说了句话,主编冲施甜示意下,“你去。”

  “好。”

  施甜将放在边上的背包拉过来,从里面拿出一盒糖,她倒了一小把在手心里。

  纪亦珩听到脚步声来到身边,施甜轻推下他的肩膀,“张嘴。”

  他毫无防范,直到施甜将一把甘草糖塞到他嘴里。

  纪亦珩尝到那股味道,五官都拧到了一起,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上当了。他警告过施甜,以后别让他看到和听到甘草糖三个字,没想到她压根听不进去,还联合外人来害他。

  主编笑得滚在沙发上起不来了,“不能吐啊,要吃掉的。”

  “你——”纪亦珩偏偏还要控制鼠标,最后关头不能输,施甜转身要跑,他腾出一只手将她拉回身边。

  他拉过施甜的手,将她的手掌摊开,施甜还没明白过来呢,就看到纪亦珩的脑袋凑过来,将嘴里的糖吐在她手心里。

  她蹦跳着赶紧跑开,纪亦珩的嘴里还有味道,熏得他难受死了。

  甘草糖和香菜,从此都是他的仇人,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施甜也加上。

  视频录制结束后,纪亦珩拿了瓶水在那喝,施甜看他的样子越发想笑,“真没那么难吃,对你的嗓子好。”

  主编收起手机,纪亦珩拧着眉头起身了,施甜拿起包跟在他身边往外走。

  马路上很是冷清,人行道上更加没几个人。

  微风习习,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施甜甩着肩上的背包,好不容易跟上纪亦珩的脚步,“不会这么小气吧?”

  “当然不会。”

  “这就对了嘛。”

  纪亦珩停下了步子,“第一次觉得特别难吃,这次觉得好多了,你再给我一个尝尝。”

  “我就说嘛,它没那么难吃的,就是味道有点怪而已。”施甜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她自己闻到那个味道就不敢尝试了,她将背包取下来,拿了一颗甘草糖递到纪亦珩手里。

  少年喉间轻滚下,整张脸上都写满了排斥,但他还是下定了决心,他有种大不了豁出去的凛然感,他将糖塞到了嘴里。

  施甜忍着笑,还想夸纪亦珩一句,真是勇气可嘉啊。

  她看到纪亦珩五官皱了起来,一只手忽然朝她伸过来,施甜下巴处微紧,她瞬间就想到了纪亦珩第一次吻她时的场景。

  他不会是要……“

  施甜吓得要往后躲,但下巴被纪亦珩的手给固定住了,他的唇轻触到施甜的唇瓣,她瞪大双眼,这可是公共场合啊,大马路上啊,她羞都快羞死了。

  她隐约能尝到那颗甘草糖的味道,真的好难吃啊。

  施甜感觉牙关处有什么东西在顶着她,逼得她不得不微微张开嘴,纪亦珩的舌尖推着甘草糖进来了,她连一点防守的准备都没有。

  那颗糖好像快到了施甜的喉咙间,她伸手想将纪亦珩推开,少年一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按到她背后。

  她不是总喜欢给他吃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吗?

  好啊,以后他就来者不拒好了,只不过这么好的事怎么能落下她呢?他一定也要让她好好尝尝。

  施甜第一次感受到了甘草糖的威力,真的好难吃!

  但纪亦珩都把糖塞到她嘴里了,却还是没有退开的意思,他咬着施甜的唇瓣,辗转反复,直到两人的唇齿间满满都是咸甜味。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