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51初吻
  施甜被冻得紧缩着脖子,纪亦珩的手指冰冰凉凉的,倒是没再往里伸。

  “好暖和。”

  要换了别人,施甜肯定要说废话,那是她的体温捂出来的,能不暖和吗?

  “中午想吃什么?”

  “好久没吃披萨了,还有烤鸡翅。”

  “走。”纪亦珩将抽回来的手搂住她另一侧的肩膀,将她拉向自己后紧抱着往前走去。

  到了商场,纪亦珩找地方准备吃饭,还没到开放时间,施甜让他先在店门口排队。

  她跑到负一楼的精品小店内,挑挑选选了好久,这才买中一条围巾和一副手套。

  回到楼上,纪亦珩正准备给她打电话,施甜快步走到他跟前,将手里的格子围巾缠在了他的脖子上,“好看吗?”

  他低头看了眼,“好看,不过这里面热。”

  “回去的时候戴。”

  “好。”

  到了下午,商场里就没什么人了,吃过中饭,纪亦珩带着施甜去楼下的超市。

  他推了辆购物车,去往生鲜区,施甜一手拉着车子边缘处。“你要买什么?”

  “你家里有食材吗?”

  “我回去的时候从市场带就行了。”

  纪亦珩走到卖虾的地方,他停住脚步,“外面在下雪,市场路滑不好走,这里买完了拎回去省事。”

  “那我快点买,等买好了你赶紧回去吧。”

  不能耽误了纪亦珩回家的时间,今天是团圆的日子。

  “好。”

  施甜要了一斤虾,又挑了条鱼,纪亦珩给她拿了盒牛肉,还放了不少菜进购物篮里。施甜不用看都知道东西多了,“足够了,我跟我爸吃不完。”

  “那就放冰箱,省得你出门还要买。”

  去收银台付款时,施甜刻意走在前面,看着收银员拿了袋子出来,将东西装进去。

  她握紧手机,屏幕上有付款码,她就等着收银员扣款。

  但对方替他们将东西收好后,就示意他们离开了。

  施甜杵在原地没动,“还没给钱呢。”

  “我在手机上给过了。”纪亦珩将全部的东西放回购物车内,手机上可以扫码标签自助结账,也能省了排队的时间。

  施甜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她回身拖着购物车往前走。

  走出商场,施甜将围巾给纪亦珩围上,又将他的卫衣帽子给他戴上,似乎还嫌不够,她将围巾拉高些,遮住了纪亦珩的半张脸。

  回到家,家里空空无一人。

  纪亦珩将东西放到桌上,回去的高铁票他买好了,确实时间也差不多了。

  他这一天来回奔波,可想而知有多辛苦。外面的路旁堆积了厚厚的雪,路况这样差,路上肯定还要耽误不少时间。

  施甜缩在纪亦珩的身边,跟他往外走,她手里还拿了把伞,只是没有撑开。

  “到家后给我发个信息。”

  “嗯。”

  有雪花落在施甜的耳朵上,冻得她耳朵都快掉了,纪亦珩叫的车还没到,两人站在小区外面等会。

  几分钟后,施甜看到有辆车远远地开了过来,纪亦珩招下手,“来了。”

  “纪亦珩,新年快乐。”

  少年回头朝她看眼,“你也是,新年一定要快乐。”

  司机将车靠在马路边,纪亦珩将伞递给她。“回去吧。”

  “我带伞了。”施甜说着,将手里的伞撑开。

  “我走了。”

  她嘴里的好字被卡在喉咙间,纪亦珩转身往前走,她感觉她的心一下子就空了。

  从今天见到纪亦珩时的惊喜、震惊,到极度的依恋不舍,都在瞬间要被打成幻影,如果纪亦珩今天不过来,这一天可能也就这么冷冷清清地过了,可她尝到了被人陪伴的滋味,这人又是她记挂在心上,舍不得放开的人,施甜就觉得要面对分开,好像更难了。

  她看到纪亦珩修长的身影渐行渐远,伞顶上落了一层白色,地上也覆满了雪,少年笔直的双腿径自往前走,像是将一张白纸从中间硬生生撕开。施甜的眼睛被刺的很痛,几乎睁不开。

  车子没有停过来,所以纪亦珩要走到马路对面。

  施甜望出去的视线模糊了,她想也不想地往前走,走了两步后,怕追不上纪亦珩,她干脆跑了过去。

  地上有点滑,她感觉自己越冲越快,鞋子底下发出沙沙的响声,纪亦珩听到身后有动静,他刚停下脚步,施甜就一头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她一只手往旁边撑着伞,另一只手紧紧抱住纪亦珩的腰。

  心尖涌起股股酸涩,施甜头顶着纪亦珩的背,眼睛看见了自己的双脚。眼泪不争气地滑落出来,她在纪亦珩的背上蹭了蹭。

  少年摸着她的手,转过身,施甜跟着往后退了步,她将伞撑回头顶。

  “你快走吧。”

  纪亦珩没说话。

  施甜怕司机又要等得着急,“我就是……看你这么走,有点不舍得你。”

  她鼻子冻得红红的,嘴巴也是,说话都快不利索了。

  施甜看到纪亦珩弯下腰,钻进了她的伞内,他自己手里的伞被他丢在了地上,施甜刚想催促他离开,却见纪亦珩摘下了右手的手套,再将蒙住口鼻的围巾往下压了压。

  他的手朝她伸过来,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施甜眼前一道暗影压来,她看过那么多电视剧和言情小说,熟识那么多套路,可一到自己身上,还是懵。

  直到纪亦珩的唇吻到她,她的呼吸被封住,她撑着伞的手在抖个不停,施甜的脑子才重新清醒过来。

  少年的嘴唇很软,但是很冰,只是在她嘴上有所动作的时候,那股冰凉就整个都化开了。

  施甜不敢呼吸,纪亦珩迁就着她的身高,她在想着要不要踮起点脚尖呢?她不懂怎么去回应他,少年的手摸着她的脸,她能感觉到她的脸和他的手都暖了。

  她嘴唇颤抖,酥酥麻麻的,施甜偷偷睁开眼,看到纪亦珩眼眸紧闭,浓密的眼睫毛乖顺且服帖地落在她眼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纪亦珩才松开,但也没有立即起身。

  他抵着施甜的前额,她能清楚听到他的喘息声,施甜的心里像是被扔了一串鞭炮,噼里啪啦在乱跳乱炸。

  纪亦珩抬起手指,还给她擦了下嘴唇。

  施甜脸更加红了,纪亦珩的手骨节分明,细细长长的,他看施甜眼睛都不知道要放哪了,他将围巾重新往上拉了拉,“我走了。”

  “好。”

  施甜总算正眼看他,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伞,将落在上面的雪抖落掉。

  施甜看着他抬起脚步离开,司机估计也看到了这一幕,她不敢再追过去了。

  纪亦珩到了车前,可能是喊了专车的缘故,司机下来给他将车门打开。

  他回头看眼施甜,施甜赶紧跟他摆摆手,纪亦珩收起伞,坐进了车内。

  司机回到车上,施甜握紧伞柄,看着车子缓慢发动,再一次从她眼里开出去。

  她没有再逗留,转身走进了小区,有些时候,有些场景就是会越看越难受。

  回到屋内,施甜将伞放到阳台上,客厅的空调她也没有报修,她和爸爸常年不在家,修了也就舒服这几天,她要真觉得冷,就躲去房间好了。

  施甜将菜都拿进厨房,收拾过后开始准备晚饭。

  她淘着米,嘴上到这会还热热的,纪亦珩吻她之前都没给她一点提示,施甜又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早知道,早知道……她就应该紧紧抱住他,化被动为主动啊。

  施甜傻笑着,少年弯腰凑近她的那一幕总是在她眼跟前晃,这会就她自己,她还觉得羞涩呢。

  施甜手脚很快,但又不确定施年晟什么时候回来,她将菜全部配齐了放在旁边。

  到了五点多,门口传来动静声,施甜快步走出去,看到施年晟开门进来。

  “爸。”

  “怎么没开空调?”

  “客厅的空调坏了。”

  施年晟夹带着寒风一起走进来,他将门带上,施甜见他穿了件棕色立领的皮衣,里面就一件衬衣,他将皮手套摘下来,施甜忙从旁边找出拖鞋递给他,“怎么就穿这么点,多冷。”

  “还好,不冷。”

  “我还没炒菜呢。”

  施年晟往里走了几步,“我跟你一起炒。”

  “不用了,都切配好了,一会就好。”

  施甜小心翼翼的,像是在对待客人似的,她给施年晟倒了杯水。“快暖暖手。”

  “不用忙。”施年晟看着施甜又钻进了厨房,她从小到大就乖,小小年纪就开始找活干,除非是自己做不了的事,才会让他动手。

  施甜在里面忙得热火朝天,两个锅一起炒,油锅爆炒的声音赶走了屋内的冷清,这个家好像又活过来了。

  施甜将菜装进盘里,刷好锅后,打开煤气,准备炒下一个菜。

  外面没有声响,她走出去看眼,想要看看施年晟在干什么。

  她看到爸爸站在客厅的茶几跟前,他手里拿了个相框,那是妈妈的照片,他眼神晦暗,不知道在想什么,施甜看到他弯腰抽出张纸巾,在相框上反复地擦拭。

  其实她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收拾家里,施甜看得有些难受,她转身回到厨房内。

  如果妈妈还在,爸爸就不会经常出去,她就能有个很完整的家。

  妈妈走了那么些年,爸爸没有再娶过,但他做的那些事那么荒唐,以至于大部分亲戚都跟他们断绝了往来。施甜炒了好几个菜,施年晟走到厨房门口。“不用做这么多,就我们两人,吃不掉。”

  “吃不掉可以留着明天吃嘛。”施甜在厨房里继续忙碌。

  爸爸房间她也都收拾过了,被单和床套都洗得干干净净,施甜将做好的菜全部端上桌,又将饮料拿了出来。

  施年晟看到桌上还有瓶酒,“这是你买的?”

  施甜看了眼,模模糊糊地应声,这些都是纪亦珩拿的,施年晟拿起酒瓶看眼。“你哪来的钱?”

  “我做兼职啦,你平时给我的钱我也省着呢。”

  施年晟在施甜对面坐下来,“不用那么省,要实在用不够,你就跟我说,小姑娘在外面不能太省。”

  “我知道。”

  施甜拿了杯子过来,窗外已经有人家在放烟火,她跟施年晟轻碰下杯,“爸爸,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吃到一半,有人打电话过来,好像是让施年晟出去,但他拒绝了。“今天是除夕,我家里还有个女儿呢。”

  施甜听着这话,莫名想哭,她抬头看眼对面的人,在她印象中,爸爸好像一直都是长这个样子的,从来没有大的变化过。他也钟爱大背头的造型,穿得又年轻时髦,所以很多人都猜不出他的年纪。

  施甜将菜不住往她碗里夹,听到施年晟压低了嗓音,“明天也不行,我要在家。”

  她心里暗喜,赶紧给他添了几块牛肉。

  父女俩话不多,施年晟也没问起她在学校的情况,更没问上次在商场碰面的事。

  吃过晚饭,施甜收拾好碗筷,就回了房间。

  纪亦珩到家后给她发过微信,施甜躺在床上开了电视机,她捧着手机,看眼时间,那边应该也吃好了吧?

  施甜发了条信息过去,“吃了吗?”

  才不过三五秒,纪亦珩就打了视频电话过来,施甜赶忙接通,“哈喽。”

  纪亦珩回去后应该换了衣服,这会就穿了件黑色的宽松T恤,施甜都不好意思给他看见她的睡衣了。“吃过了吗?”

  “还没结束呢。”纪亦珩站起身,将手机对准了身前的大圆桌,施甜看到不少人头,还看到有人正在好奇地冲纪亦珩的手机屏幕张望,施甜吓得赶紧挂断。

  她手指快速敲出几个字。“吓死我了。”

  “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施甜将手机塞到枕头底下,不打算理他了。

  忙碌了一天,屋内温暖如春,施甜看了会电视,眼皮打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是被窗外的鞭炮声吵醒的,施甜手在旁边摸了圈,没发现手机,她坐起身后,才想起昨晚将手机塞在枕头底下了。

  她将枕头拉开,看到了下面的手机,还有一个红包。

  施甜将红包拿起来,这应该是施年晟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偷偷放下的。

  难不成,他又走了吗?

  施甜掀开被子起身,套上了衣服后快步出去,她走到施年晟的卧室门口准备敲门。

  “起来了。”施年晟从客厅走过来,“吃早饭吧。”

  施甜嘴角往上轻扬。“好。”

  “一会我们出去逛逛。”

  施甜自然高兴,“嗯。”

  这大过年的,施年晟也没多少亲戚要走,他带着施甜去商场,给她买了两套新衣服。

  尽管平日里他对她关心不够,也很少会说贴心的话,但自己的女儿谁不疼呢?施甜觉得心满意足。

  她等了那么久,其实就等到爸爸跟她吃了一顿年夜饭,还有年初一一整天的陪伴。

  初二那天,施年晟就离开了家,施甜知道他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的,心里没了期盼,也就不那么难受了。

  家里反正就她一人,早中晚她都能对付着过,纪亦珩给她的稿子她都念熟了,也算是提前做足功课。

  返校时间越渐逼近,韩凌阳跟她打过招呼,说要跟她一起去学校,施甜生怕他真的找过来,干脆提前一天回了学校。

  她也没告诉纪亦珩,就怕他到时候要去火车站接她。

  施甜从纪亦珩嘴里套出了话,知道他爸妈没跟他一起,他又回他自己的住处了。

  她到了学校安顿好后,就坐地铁去纪亦珩家里。

  来到他所住的小区,施甜在门口登记后,保安才放她进去。

  她想给他个惊喜,就像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一样。

  施甜来到纪亦珩所住的楼层,她伸手按向门铃时,心里的雀跃和莫名的忐忑交错合在一起,她听到门铃声隔着门板在四处撞击。

  有脚步声走过来,施甜双手捂住脸,等到门啪嗒一下被打开,她蹦跳着上前步,“惊喜吧!”

  对方没有出声,施甜放下手,却看到了一个女人。

  不,应该是个女生吧,顶多和她差不多的年龄。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