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48情敌见面,来PK啊!

48情敌见面,来PK啊!

  施甜爬回自己床上,将手机丢在一旁,蒙上被子想要再睡会,却是怎么都睡不着。

  过了会,徐子易调的闹铃响了,宿舍内的人三三两两的也都起来了。

  施甜穿好了上半身,正在发呆,朱小玉坐在她的床沿处,伸手朝床上拍了拍,“小狮子,你今天给大神发了什么信息啊?”

  施甜拿起旁边的裤子往身上套,并不搭理她,朱小玉一看她这别扭的样子,笑得不行。“我真是冤枉的,我真不知道微信bug的事,我以为这就是隐藏功能呢。”

  徐子易正在梳头,她走到施甜的床边,用梳子在上面敲了下。“发就发了嘛,你跟纪亦珩都在一起了,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我知道了,肯定是些不正经的话,”蒋思南拎了热水瓶出来,倒上杯水。“比如说,我们什么时候抱抱啊?什么时候么么啊,什么时候有肌肤之亲啊,大神,我对你的肉体毫无抵御能力,来扑倒我吧!”

  施甜恨不得跳下床去堵住她的嘴。“蒋思南,你再不正经试试,当心我把你嘴撕了。”

  “恼羞成怒啦,看来是真的。”

  朱小玉站在了木台阶上。“你怎么知道这些事,他们就没做过呢?”

  施甜拿起枕头丢向朱小玉,吓得她赶紧往下溜,最后一阶不小心踩空了,屁股砸在地上,痛得她嗷嗷直叫。

  施甜起身看眼,见她没有大碍后,嘴上这才说道,“让你胡言乱语。”

  她现在都不敢翻回去看她今天给纪亦珩发了什么话,吃过中饭,施甜回了趟宿舍,一直拖延时间拖到广播快要开始了,这才匆匆赶过去。

  这样等她坐下来后,就没时间闲聊了,她也不用跟纪亦珩讨论今早的事了。

  广播的稿子已经进行到高潮部分,施甜沉淀下心,每次念到那些词,施甜都会跟着一起难受。

  纪亦珩的台词极具有感染力,施甜坐在边上,听得心里酸酸的,他念完之后,轮到施甜,她这里的情绪是需要迸发出来的,施甜从未尝试过,但一开口,嗓音就带出了颤抖和哽咽声。

  纪亦珩单手撑着侧脸,余光不着痕迹地落在施甜脸上。

  她每个词都说得很清楚,歇斯底里的哭喊中,又需要让别人听到她说了什么,这需要一个自我的掌握能力。

  纪亦珩看她泪水涌出了眼眶,他从旁边抽了张纸巾,将纸巾轻按在施甜脸上。

  她抽泣出声,眼帘轻抬后,忙将纸巾接在手里。

  纪亦珩念了最后的结束语,施甜擦干眼泪,看也没敢看他一眼,起身就要走。

  “等等,”纪亦珩喊住了她,“走这么急干什么?”

  “一会就上课啦。”

  “还早。”

  施甜慢吞吞地坐回原位,纪亦珩肯定要问她微信的事,她得想个理由抵赖才是。

  “考完试就要放假了,你要回家的吧?”

  施甜想了想,轻点下头。

  总是要回家过年的,施甜总不能一个人待在宿舍里。

  “家里有人吗?”

  “有啊,我爸会跟我一起过年。”

  纪亦珩对她家里的情况并不了解,他见她眼神闪躲,应该也是不想多提及,“明天体育八百米考试,你怎么办?”

  施甜真是倒吸口冷气,“我跑不动。”

  “那就只能不及格。”

  “八百米真的太长了。”

  纪亦珩视线从她脸上往下扫,“只能怪你腿太短了。”

  “你腿才短呢。”

  纪亦珩将腿伸出去,都不用明说了,这就是赤裸裸的羞辱人。施甜将外套捞起来遮住自己的大腿,金哲推开广播室的门冲进来时,在门口处绊了下,是一路摔进来的。

  施甜吓了跳,就看到徐洋紧随其后。“把手机给我!”

  “兄弟,有话好好说,你别追我了,我跑不动了。”金哲躲到了施甜身后,徐洋累得气喘吁吁,一手还指着她身后的金哲。“快,手机交出来。”

  “好好好,给你,给你。”

  纪亦珩将桌上的稿子收拾好,“出去,这可不是你们闹着玩的地方。”

  “你今天要不把那个视频删了,我跟你没门!”

  金哲越想越觉得好笑,“你看你昨晚喝得烂醉如泥,抱着个路灯就当成是美女了,来来来,嫂子,你也看眼……”

  他打开视频就要给施甜看,施甜还挺好奇的呢,不过就是几瓶啤酒,能醉成这样?

  路灯和美女差别还是很大的好不好?徐洋到底做了什么骚气动作,让金哲笑成了这样。

  “我看看。”

  金哲将手机递给施甜,徐洋大喊一声,“你敢!”

  施甜就看见视频的光线不好,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人影抱着路灯杆,一条腿勾着,好像在做什么动作吧?她还没仔细看清楚呢,手机就被纪亦珩抢过去了。

  少年脸色严肃,眼神冷冷地扫向金哲,吓得他浑身打了个冷战,不敢说话了。

  施甜小脑袋还凑过去。“我没看到啊。”

  纪亦珩伸手推在她脑门上,施甜摸了摸额头,看见他嘴角抿成一条冷漠的线,眼里也藏匿着些许的不悦。金哲不敢再去惹他,徐洋幸灾乐祸地冲他挤眼。

  施甜看到纪亦珩将视频删掉,然后将手机还给徐洋。

  他冲她轻声说道,“快去上课吧。”

  施甜噢了声,起身离开。

  她走出去时将门带上了,经过走廊时,施甜透过窗户朝里面看眼,看到金哲垂着个脑袋,像是准备挨训的学生。

  施甜从小到大体育都不好,特别是跑步一类,真是要她的命。

  知道今天要考试,她还特地穿上了最舒服的运动鞋,可这也不能提高她的速度和体能。

  体育老师在点名,点到施甜时,特地朝她看眼。“你今天要加油,别跟上次一样,跑一半就蹲地上起不来了。”

  施甜将脑袋靠在蒋思南背上,“苍天啊,救救我吧。”

  “实在不行,我拽着你跑。”

  “别,别到时候你也被我拉得不及格。”  

  施甜被安排在第二组,哨声响起时,她跟着身边的几个女生跑出去。

  前半圈还好,一圈快结束时,施甜的体能就有些跟不上去了。

  蒋思南教她的用鼻子呼吸,她也没办法用了,她累得气喘吁吁,只能用嘴。胸膛里面塞满了空气,好像随时要炸开,两条腿也没法利落地抬起和落下,她越来越落后,最后就剩下她一个人在后面。

  “小狮子,加油!”

  徐子易就剩最后一圈了,八百米谁跑谁累,她说话也是带着喘,累得不行。

  施甜一手按在腰间,耳朵里嗡嗡作响,她跑得越来越慢,最终受不了了,只能停下来往前走。

  她知道,跑完八百米是有规定时间的,但她实在跑不动了。

  跑道上眼瞅着就剩下她一个人了,体育老师拿着秒表不住在看,也懒得催她了。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徐洋来到施甜的左侧跑道,拍了拍她的肩。“跑起来。”

  施甜累得摆摆手,心想他们怎么来了?

  “加油,加油,热烈加油!”

  耳朵里猝不及防地钻进一阵刺耳的声音,施甜像是看怪物似的盯着徐洋看,他手里拿着两个红色的手花,就是啦啦队经常用的那种,他在她旁边就差载歌载舞了,“加油!”

  右侧的金哲也拿了同样的手花在为她呐喊,施甜朝金哲推了下。“干嘛呢你们?快走开。”

  “给你加油啊,东大二花都来了,你看你多大的面子。”

  施甜猜都能猜得到会引起怎样的轰动,这简直丢脸丢死了,“你们别开玩笑了,赶紧回去。”

  “加油,加油,我给你跳个健身操吧?”

  施甜无计可施,只好往前跑,累死累活也要跑啊,那两人还穷追不舍,操场上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她可不想被人以为是从动物园跑出来的。

  好不容易跑过终点,蒋思南过来迎接她,一把将她抱住。

  “苦了我们小狮子了,总算跑过终点了。”

  施甜累得话都说不出来,手朝身后指着,蒋思南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这一招挺管用的,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你……少来。”施甜小脸发白,缓了好一会后,才缓过神。

  老师又安排了下一组上,施甜拿了水在旁边喝。“我应该及格了吧?”

  “及格了,我看到老师记了分数。”

  一个女生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快去看,有个班级在跳高。”

  “跳高有什么好看的?”

  “纪亦珩啊,多少人等在旁边,就想看着他起跳的动作呢,肯定好看……”

  施甜竖起耳朵,那个女生看了眼施甜,忙将嗓音压低,拉了同伴的手快步离开。

  她这个正牌女友还在这呢,怎么那些觊觎他的人还敢这么明目张胆?

  施甜必须跟过去看一看不可。

  操场的另一圈围满了人,施甜踮起脚尖看看,还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她们往旁边挤,好不容易占了一席之地,施甜看到纪亦珩背对她站着。阳光穿过远处的风落在少年挺拔的身影上,他穿了条黑色的卫裤,脚口处微微收着,他两手插在上衣的口袋内,一双长腿毫无遮拦地落入众人眼中。

  徐洋跟他在说着话,纪亦珩扭头就看到了施甜。

  他抬起脚步朝她走来,施甜两脚钉在原地,她有些不好意思,可这个时候总不能扭头就走吧。

  纪亦珩走到她跟前,她目光闪躲,看不清他的表情,依稀听到他的话中隐隐带着笑意和揶揄。“跑完了?”

  “对啊。”

  徐洋也凑近过来,“还是我们有办法吧?”

  “你用了什么法子?”纪亦珩方才就在这边,并未能抽身过去。

  施甜皱了皱眉头,“赶猪一样的法子。”

  “赶你这头猪吗?”纪亦珩浅笑出声。

  施甜意识到自己真是傻,送上门去给人笑话,体育老师远远地喊了声纪亦珩的名字,少年回头应声,他走出去一步,伸手将外套脱了下来。徐洋习惯性地伸手去接,纪亦珩的手越过他,递到了施甜面前。

  她怔怔地接过手,天气寒冷,他里面穿了件宽松的白毛衣,施甜抱着那件外套,余温暖暖。

  体育老师重新调整过了高度,纪亦珩伸展腿脚在做准备动作,待到老师的口令声下,施甜看到纪亦珩一个加速冲过去。

  她心里有些悬,这高度都要赶上她的身高了吧?

  纪亦珩快步冲刺,到了跳高横杆前,他颀长的身子一跃而起,施甜就看到个白色的身影在她眼底深处闪了下。飞跃过横杆时,以腰部力量作为辅助,施甜眼见他整个人过去了,刚要雀跃出声,却看到少年的衣角因这动作而掀起,腰部的大片肌肤显露出来,裤腰处的肌肉更是露得明显。

  施甜嘴角的笑意僵住,笑不出来了。

  这要换在以前,她肯定是眼睛发直流口水的那一种,这等美色春光,不看白不看啊,可现在不行了,这风光不都是属于她的吗?瞧这边上围着的一大圈人,一个个表情不善,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身后有女声在窃窃私语,“纪亦珩的腰肯定很好。”

  “你又知道了。”

  “跳高很看重腰力的。”

  施甜紧蹙眉头,纪亦珩从垫子上起来,他弯腰将往上跑动的裤管整理好,施甜心里酸酸的,她都还没看过的呢,怎么这下就被别人全看光了?

  体育老师走过去跟纪亦珩说了两句话,施甜看到老师回到跳高的地方,又将横杆往上抬了抬。

  这是还要继续挑战新高度吗?

  那岂不是又要被人看一次?

  不行,坚决不行!

  施甜想也不想地往前走,她来到纪亦珩身边,少年将毛衣袖口往上挽,施甜看着他欲言又止。

  纪亦珩走到边上,“怎么了?”

  施甜将手臂绕过少年的腰,将他的上衣缠在他腰后,两个袖子在纪亦珩的身前打了结,他低头看眼,颇有些不解,“这是干什么?”

  “你……你的腰不冷吗?”

  “不冷。”

  “围着吧。”

  纪亦珩失笑,“我一会跳高,围了件衣服不是累赘吗?”

  施甜心想也是,她别扭地朝地上踢了踢,施甜听到耳朵里传来阵声响,她余光睇见个身影穿了过去,一抬头,施甜看到有人从抬高后的横杆上跃过去。

  “好厉害。”人群中有人鼓掌,施甜看到韩凌阳从垫子上站起来,他同样身着单薄,起身后径自朝她走来。

  “小狮子。”

  施甜朝他挥下手,“羚羊,你们也是体育课吗?”

  韩凌阳站到纪亦珩的身边,却没看他,“期末考试结束后,我们一起回家。”

  “噢。”

  老师喊了纪亦珩的名字,他将缠在腰际的外套拿下来,再度交到施甜手里。

  他要真这样去跳高,一准就被挂在那根横杆上了。

  施甜盯着他的背影,看到纪亦珩走到了体育老师的身边,两人说了会话后,老师有些犹豫地看向了横杆。

  韩凌阳用手肘轻撞下施甜的手臂。“你跟他在一起了?”

  她嘴角处藏着笑,“你从哪听来的?”

  韩凌阳心口跟压了块大石头似的,“你真够朋友的啊,别人都知道了,就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哎呀,这不是才有的事吗?”纪亦珩的表白突如其来,施甜自己都没心理准备。

  韩凌阳目光轻落在前方,看到体育老师又将横杆往上调,直接卡在了170的地方。

  施甜有些担心,这么高,要不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应该跳不过去吧?

  她看了眼旁边的韩凌阳,“你跑来凑什么热闹啊。”

  “我怎么了?”韩凌阳明显挑了事,但仍旧当没事人似的,“我就看看我能不能跳过去,没想到一试,成了。”

  纪亦珩往前走,顿住脚步后,看了眼高度。

  他上次尝试过170,失败了,毕竟不是专业的运动员,而且跳高需要技巧,并不是个子高或者身手矫健就能跳过去的。

  “那个男生就是新来的吗?”

  “对啊,校庆活动你没看吗?弹钢琴的就是他。”

  施甜也听见了议论声,她凑到韩凌阳身边,压着嗓音说道,“挺出名的啊,风云人物嘛。”

  韩凌阳抬起手臂,背对着人群挥了挥手,施甜睨了眼,赶紧离他远点,现在的男生怎么都这么闷骚自恋呢?

  他见她躲开两步,便赶紧又挪了过去。

  施甜正盯着纪亦珩在看,生怕他一会摔了或者碰杆了,少年回头看了眼她的方向,施甜下意识抱紧手里的外套,怎么觉得纪亦珩的那一眼中,有点不高兴,还有点凶呢?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