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47我有靠山,我怕谁?!

47我有靠山,我怕谁?!

  上完下午的课,时间还早,纪亦珩跟金哲他们去篮球场打球。

  施甜无所事事,纪亦珩让她跟着,她也就去了。

  她坐在篮球场的休息区内,四周三三两两地坐了些学生,施甜拿了手机在刷微博。

  “我要是遇到这种事,我肯定不会再来学校,我要找个地方躲一辈子……”

  施甜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

  季沅清刚上完课就回去了,宋玲玲挽着朋友的手走到施甜身侧,一道黑影压盖在施甜的身上,她小脸微侧,眼角轻抬,看到宋玲玲居高临下的视线中装满鄙夷。

  施甜眼睛轻眯下,“我就搞不明白了,我究竟哪里惹到你了?要让你这样紧咬着我不放。”

  “因为你没有自知之明,我看不惯你。”

  “那个视频是你放到校网站上去的吧?”

  宋玲玲也不怕被她知道,“那可不是我诬陷你,人也不是我找来的,施甜,你用你爸骗来的钱,怎么就用得这样心安理得呢?”

  施甜呼吸微紧,是,她要上学、她要生存,她就只能接受。

  哪怕她去兼职,哪怕她将来可以养活自己,她吃过那口饭,那些耻辱好像就会跟着她一辈子。

  宋玲玲看得出来,她这是被踩中痛处了,“软饭男的女儿,应该叫什么?”

  “软饭家族,哈哈哈——”宋玲玲身边的朋友接了句话。

  施甜听着刺耳的笑声传到耳朵里,这世上就是会有这种人,以踩压暴露别人的痛处为乐,她将手机塞进了羽绒服的口袋内,“我正愁没机会跟你道谢呢,谢谢你啊,让我从此以后找到了另一个更好的靠山。”

  宋玲玲嘴角边的笑收敛了些,“你这是什么意思?”

  “帖子是你开的,纪亦珩给我的回复,你没看到?”施甜站起身,在身后拍了下,“我们本来还没确定关系呢,别人在留言区怼我,说我胡说,是啊,我就是胡说,我哪敢对大神有非分之想呢,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纪亦珩居然跟我表白了,你说,我要不要感谢你?”

  宋玲玲脸色变了又变,施甜又凑近上前步,“我很有必要告诉季部长一声,就说我和纪亦珩,是你撮合成的。”

  “你别胡说八道!”

  “看看,给你功劳你不要,这么谦虚。”

  宋玲玲气得胸口处泛疼,她伸手指到施甜的脸上,施甜看了眼,一把握住她的手指。“你家长没有教过你,指人不礼貌吗?”

  她将宋玲玲的手指往下按,她的食指都快被施甜按到手背上了,宋连连尖叫连连。“啊啊啊!放开我,手断了手断了——”

  “宋玲玲,你以后见了我最好躲远点,上次罚抄自己的名字还没写够是吗?”

  “你别仗着有纪亦珩撑腰……”

  施甜再用力,宋玲玲五官扭曲地挤到一起,不敢再往下说。

  “我就仗着他给我撑腰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去找一个。”

  “你先把手松开!”

  “宋玲玲,你刚才说我的那些话我都录下来了,一会我就拿给纪亦珩听,我让他欺负死你!”

  宋玲玲不住呼着冷气,她不敢乱动,生怕自己的手指真会咔嚓一声断掉。

  施甜听到不远处传来阵口哨声,这场球应该结束了,她手里力道微松,宋玲玲抱住自己的手臂,往后退了好几步。

  她的朋友推了推她的胳膊,示意她赶紧走,施甜坐回原位,她抬手朝纪亦珩的方向招了招。

  宋玲玲见状,扭头就走。

  别看施甜在别人面前这样张狂,可一到面对纪亦珩的时候,就是只小绵羊。

  坐在小菜园内,纪亦珩拿了菜单让她点菜,施甜看到了猪脑、干锅肥肠、酱肘子、猪尾巴,她咽了咽口水,不行不行,她可是个淑女,真要点了这种菜,不把纪亦珩吓跑才怪呢。

  她要了一个金花菜,一个小青菜,然后将菜单合上,“我够了。”

  纪亦珩看她眼,“你确定?”

  “我饭量很小的。”

  是吗?纪亦珩怎么记得她能吃下整碗的面外加几个生煎呢?在他的记忆中,像脸盆那么大的一盆饭她也是能吃掉的。

  施甜娇羞着坐在边上,完全不会想到自己在纪亦珩的印象中,竟是这般神奇的存在。

  金哲和徐洋点起菜来可就不客气了,施甜偷偷地扫着菜单,哇塞,酸菜鱼!沙拉牛排!烤羊排!每一个看着都好好吃啊。

  金哲指了指烤羊排,“来一份吧。”

  施甜依旧保持着微笑,心里其实早就乐开花了。

  “酸菜鱼。”金哲又加一道。

  YES!施甜简直要在心里欢呼。

  她特别喜欢吃脑花,她眼睛盯着菜单不放,纪亦珩手伸过去,在角落处点了点,“来一份烤脑花。”

  “你确定?”金哲瞪大双眼看着他,“你可从来不吃这种东西的。”

  “你们不说这个好吃吗?我试一试吧。”

  “好咧!”

  施甜嘴角不着痕迹往上勾翘,她一会就算不吃,看看也是好的。

  开始上菜后,纪亦珩拿了筷子递给施甜,徐洋说要喝酒,直接让服务员送了一箱啤酒过来。

  “嫂子,你喝吗?”

  施甜忙摇头,她看到徐洋准备给纪亦珩倒酒,施甜伸手按在了少年的酒杯上,“他也不能喝,喝酒很伤嗓子的。”

  “好,听你的。”纪亦珩将徐洋手里的酒瓶推开,“我要开水就行。”

  “有人管了到底不一样。”

  “你也少喝点,你酒品不行。”

  徐洋听了这话,不由反驳出声,“谁说我酒品不行?我是千杯不醉。”

  施甜拿了筷子夹菜,金花菜咬在嘴里像是吃草一样,肯定没有肉好吃,她夹了块牛排,小口小口地吃着。可尽管这样,还是几口就吃完了。

  每个菜都夹过一遍,她的肚子还空着呢,好想吃肉,可她不好意思再下筷了。

  金哲将烤脑花推到纪亦珩的手边。“来啊。”

  少年看了眼,虽然脑花上撒着葱花和辣椒,但那一丝丝一缕缕的纹路感还是清晰地冲击着纪亦珩的视觉。他喉间溢出不适,这要放在平时,就算金哲他们想吃,他也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东西出现在他的桌上。

  所以,施甜方才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那张图册,真是因为喜欢吃吗?

  纪亦珩艰难地将筷子伸出去,一筷子夹住这个软软的东西后,纪亦珩抑制不住的手抖。

  他将脑花放到碗里,徐洋怂恿着,“吃啊,特别好吃!”

  施甜看到纪亦珩又将脑花夹起来,放到她的碗里。“我还是不尝试了,你吃。”

  啊哈哈哈——

  施甜就差笑出来了,不行,不行,她得装一装。“哎呀,这东西好吃吗?我有点害怕。”

  “不用看它的样子,味道老好了。”金哲夹了块牛肉放到嘴里。

  施甜咬了口,这家的口味真是正宗到不行啊,她的味蕾瞬间被激活,但她又不好表现得太过明显。“是不错呀,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既然这样,你把它都吃了。”纪亦珩将小碟子拿过来,放到施甜的手边。

  “不用了,我吃一个就够了,这……这看着还是挺吓人的呢。”

  纪亦珩将另外的猪脑花都夹到她碗里,徐洋和金哲在互相拼酒,谁也没管她淑不淑女的,施甜干脆放开胆子吃了。

  桌上已经摆了好几个啤酒瓶,金哲搂着徐洋的脖子,“你什么时候脱单啊,啊?你争气点啊。”

  “说的你有女朋友一样。”

  “我有小刀妹啊。”

  “拉倒吧,游戏里认识的,谁知道对面是大叔还是奶奶呢。”

  金哲不高兴了,松开手站起身,“我家小刀妹,前凸后翘!”

  说完,他还摆了个挺胸翘臀的动作,施甜看他就是喝多了,徐洋赶紧将他拉坐到椅子上,“丢脸不?”

  施甜放下筷子,冲纪亦珩轻声道,“我去下洗手间。”

  “好。”

  施甜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喝得差不多了,金哲和徐洋两人互相搀扶,跌跌撞撞的,纪亦珩走到前台去准备买单。

  他报了桌数,施甜跟在他身后,小声地说道,“买过了。”

  少年没听见,将手机拿了出来,收银员输入桌数查询。

  “已经买过单了。”

  纪亦珩倒完全没料到施甜方才说的去洗手间,居然是过来买单。

  他视线轻落在她脸上,施甜方才也犹豫过,但总不能理所应当地等着纪亦珩去付钱吧?“我还没请你吃过饭呢。”

  “我也没让女生请我吃过饭。”

  施甜端详着他的神色,不会是不高兴吧?

  这谁请客都一样嘛,再说,那可是她半个月的生活费啊,她到现在还肉疼着呢。

  “那下次你请我吃。”

  徐洋在外面大声地唱歌,没人盯着恐怕不行,纪亦珩将手机塞回兜内,两人走到外面,看到徐洋走路摇摇晃晃,他走到路边,抱住了一根路灯杆。

  金哲还比较清醒点,蹲在地上不住地笑,“徐洋,你干嘛呢?”

  施甜看到徐洋勾起一条腿,身子动了动,她正要研究他做着什么动作呢,眼睛就被身后的手给捂住了。

  少年袖口的清香味钻入她的鼻翼间,施甜眼前黑蒙蒙的,她伸手想要将纪亦珩的手拉开。

  头顶陡然一重,他站在她身后,是紧紧贴着她站的,施甜后背僵硬,纪亦珩将下巴搁在施甜的头顶上,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一阵重过一阵。

  “干……干什么呢?”

  “徐洋疯了,我怕污了你的眼睛。”

  施甜背部抵在他身前,她紧张地压着喘息声,两人谁都没再说话,金哲举着手机将徐洋的丑态全都拍下来了。

  施甜听到他们的说话声渐行渐远,耳朵里再度恢复安静,“他们回去了吗?”

  “是。”

  那他还捂着她的眼睛?

  施甜伸手覆住纪亦珩的手背,将他的手拉下去。

  两人的关系虽然挑明了,但纪亦珩也没跟她说过有多喜欢她,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所以施甜总觉得没底。

  回到宿舍后,蒋思南第一个凑上来,“约会去啦?”

  “哪有。”

  “还说没有。”

  “就一起去吃个饭。”施甜换了拖鞋,朱小玉趴在上铺床的床沿处,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子,“喂喂喂,你们说我要不要跟我喜欢的男生表白啊?”

  “就三班那个狒狒?”

  “我打你啊!”

  蒋思南见朱小玉拿起了枕头,忙用手挡住脸,“你们看看,一涉及到男人就是塑料姐妹花,我就记得他姓费,不喊他狒狒还能喊什么?”

  “我有些话在心里憋太久了,不说难受啊。”

  蒋思南切了声,“就你这个胆子,要表白还用等到今天吗?”

  “你们听说微信的隐藏功能了吗?就是在发送的信息当中加入一串符号,发过去的消息别人是看不见的。”

  “还有这样的事?”施甜怎么没听过?

  “对啊!”朱小玉拿起手机,过了会后抬头看向施甜,“我给你发信息了。”

  施甜打开对话框,“看到了,你就给我发了个表情。”

  “看来真有用啊,”朱小玉朝施甜招下手。“你过来。”

  两个床中间是有台阶的,施甜顺着往上爬了几阶,朱小玉将自己的手机给她看,施甜看到她发了好多条信息呢。

  “施甜是大傻子。”

  “小狮子是傻蛋蛋,大傻妞。”

  “动物园的小狗子跑出来啦!”

  施甜抡起拳头,“我真要揍你了!”

  “饶命啊,”朱小玉往后退了步,她手指在屏幕上轻点下。“看到了吗?只要加了这个符号,发出去的话对方是看不到的。”

  施甜看到朱小玉那几句话的后面,都带了个图案,“还真有这样的事。”

  “神奇吧?”

  蒋思南起身回到自己的床上,“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你就算跟狒狒表白了,他还是看不到,说了不是等于白说吗?”

  “你懂什么,好歹我说出来了,我以后每天打开对话框,我自己看着高兴!”

  徐子易正在看书,她冷不丁插了句话。“自欺欺人。”

  蒋思南笑得不住拍手。“我赞成!”

  施甜其实是明白朱小玉的想法的,暗恋的滋味真不好受,藏着掖着的时候最煎熬,可总怕鼓起勇气表白之后,对方要等得那个人却不是自己。

  朱小玉盘膝坐在床上,她想得也挺简单的,“我只要说出来我喜欢他就够了,我也不想他看见,说不定……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呢。”

  “你大胆问他一声嘛。”

  朱小玉就是没这个胆子,“算了。”

  徐子易听着一声算了,有种酸酸甜甜的感觉,暗恋是什么味道,恐怕无人不知吧?

  她的心思向来藏得最深,她暗恋过的人,她从来不会告诉别人,她的家庭环境不会允许她谈那些单纯的爱情,现在网络上有个词是特别适合她的,徐子易第一次看到扶弟魔这三个字时,她是想哭的。

  爸妈每次都会在她耳边重复念叨一句话,“你是我们家背了债培养出来的大学生,你必须好好学习,将来我们和弟弟都要靠你养的。”

  所以,对她这样的扶弟魔来说,好的男生都会退避三舍吧?

  施甜洗漱好后躺到床上,朱小玉钻在被窝里,不知道暗搓搓地发了些什么,施甜拿起手机看眼,其实她也有好多好多话要和纪亦珩说。

  她手指犹豫地点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后,删除了。

  施甜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清晨,同宿舍的几人还在睡着,她翻个身,拿起边上的手机。

  她先给纪亦珩发了个信息,是在后面加上符号后发过去。

  “在吗?”

  过了几分钟后,纪亦珩没有回她。

  施甜知道他是看不到的,宿舍内没有开灯,窗帘也拉上了,施甜将脑袋钻进被窝,手机上的灯光莹莹地照在她脸上,她还是有点小紧张,她将想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

  “虽然有你的微信,但我之前都不敢主动找你说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之前在学生会开会那次,你让宋玲玲罚抄名字,又让我跟你走了,我当时真觉得你男友力MAX,啊啊啊——”

  施甜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反正这些话打出去只算是给自己看的,她也没有特别去组织语言。

  “我觉得,你那时候肯定对我有意思吧?我一直不好意思问你,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呀?”

  “其实,其实,我最开始没敢往那方面想,我觉得你事事优秀,我好像配不上你。然后,我就想着每天只要能看到你就好了。你广播的时候,我会偷看你,发现你认真的模样是最好看的,我也喜欢听你的声音,我想着要是哪天能听到你说,你喜欢我,我会不会晕过去啊?”

  施甜不由自主地勾勒起嘴角,她发过去的每条信息都加了那个隐藏符号。

  “我偷看的本事可是很厉害的,我也只有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才能仔仔细细地看着你的眉、你的眼,你高高的鼻梁……”施甜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偷着乐,这种感觉,可比写日记还要好呢。毕竟这些对话都是能发出去的,施甜单手撑着小脸,另一手继续在屏幕上打字。“我知道你看不见这些信息,就是要你看不见。”

  施甜心想着,她还要发些什么呢?

  手机忽然震动下,她看到纪亦珩发了条信息过来,“我看得见。”

  !

  施甜震惊无比地盯着屏幕,她看到自己发了十几条微信,整个屏幕都被她的自言自语给占满了,她不甘心也不相信啊,她发了个问号过去。

  纪亦珩很快又回了,“我眼睛没问题。”

  施甜蹭地坐起身,手指颤颤巍巍在屏幕上打着。“你都能看见?”

  纪亦珩发了张截图过来,她的信息无一遗漏地都被截取了,施甜掀开被子,跑到了朱小玉的床上。“起来,快起来。”

  “怎么了?”朱小玉睡得迷迷糊糊的。“你怎么在我床上?”

  “你不说加了那个符号,接收人是看不到信息的吗?”

  “是看不到啊。”

  施甜将手机放到朱小玉的面前,“这是怎么回事?”

  朱小玉眯起眼睛,被手机灯光刺得睁不开眼,“我昨天不是给你发了吗?你确实没收到啊。”

  “你给那个狒狒发信息了吗?”

  “发了啊,我去!”朱小玉一个激灵坐起身,手忙脚乱地找到自己的手机后,将微信打开,对方至今没有回音,她吓得拍了拍胸口,“幸好他没看到,吓死我了。”

  “难道是我发错了?”

  “别着急,我来查一下。”

  朱小玉裹着被子,揉了揉眼睛后用手机查起资料来,半晌后,她才看向身边的施甜。“小狮子,你是给纪大神发微信了?”

  “嗯。”

  “没发什么出格的话吧?”

  “什么意思啊?”

  朱小玉很是同情地抬起手掌,拍了拍施甜的肩膀,“郑重地通知你一件事,昨晚是微信bug,所以这一招是行得通的,但是就在今天凌晨之后……这个bug更新了,恢复正常了,所以……”

  所以,她加了那个符号就是白加,她所有的话纪亦珩都看见了!

  施甜惊呆了,这样都可以!

  手机再度震动下,纪亦珩又发了条微信过来,“起这么早?”

  行吧,她是没脸回复他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