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43换人
  施甜不用出现在画面中,所以这个脸,她是丢不了的。

  关键是纪亦珩,手机屏幕上,他那张脸上的表情被系数投放出来,施甜垂着脑袋不去看他,她当时应该装作没看到这个问题的,也怪她脱口而出时,没有细想深意。

  好了,这么大的坑挖出来,怕是要把纪亦珩活埋在里面了。

  少年润了润嗓子,轻咳声,施甜盯着滚动的留言区。

  “这问题是谁提的?好样的!”

  “哪个姐妹这么敢说啊?不怕被封号啊?”

  “我也想看……”

  施甜的手慢慢往下移,干脆一把捂住脸。

  纪亦珩盯着手机仔细看眼,“你看看清楚,人家问的是什么问题?”

  施甜心想她眼睛没问题,“要不直接下一个问题?”

  “人家说的是,能不能看看啪哈的正面,啪哈是我家养的那条狗。”

  施甜惊愕抬头,她不相信,将留言往回翻,找到之后又将小脸凑上去,天啊!还真是啪哈,哪里来的啪啪啊?

  “你们想看的话,可以去微博看,往前翻,我之前发过啪哈的正面照。”

  这个时候,大家的关注点都不在那条狗身上了。

  留言区再度被轰炸,“小哥哥,你的助理厉害了啊。”

  “这是心里有所思啊!”

  施甜不敢再说话了,用脚碰了碰纪亦珩,示意他自己解决去吧。

  纪亦珩见状,又将话题聊回到了游戏上,施甜这个时候不好再去说他,只能随他了。

  三楼的教室内,季沅清正盯着手机看直播,旁边的宋玲玲气得脸都绿了,“太有心机了,真是玩不过她,她肯定是故意的!”

  “直播的时候说这种话,是不是不太合适?”季沅清嗓音轻糯地说道。

  “当然了,这不是丢我们东大的脸吗?”

  季沅清视线仍旧落在留言区内,“也许她真不是故意的,直播时紧张也是在所难免,说不定就是看错了。”

  “沅清,你怎么就这么简单呢?施甜的手段你还不清楚吗?之前是欲擒故纵,现在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看再这样下去的话,纪亦珩肯定招架不住,一个女生都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了,这……这不是明摆着玩邀约吗?”

  季沅清做了个嘘的动作,“别说了。”

  “她能做,别人还不能说吗?”

  “严老师也不会一直盯着直播看,你小声点,万一传到他耳朵里不好。”

  宋玲玲心里一个激灵,季沅清没再跟她说话,纪亦珩平时几乎不跟她讲话,她也只有在他直播的时候,才能看到纪亦珩的另一面。

  下午,严老师走出办公室准备去上课。

  宋玲玲站在门口,“严老师。”

  “你找我有事?”

  “严老师,纪亦珩今天的直播您看了吗?”

  “还没呢,那是他们校园广播室的事,我也不打算管了。”

  宋玲玲一听,忙上前步说道,“这怎么能行啊?你快去看看今天的内容吧,太出格了。”

  严老师脸色微变,这纪亦珩真是让他操碎了心,不会又念了什么不得了的词吧?

  施甜今天下午有两节课,课程刚结束,就接到了严老师的电话。

  她走进办公室时,胆战心惊,严老师见她进来,先在桌面上扣了扣,示意她赶紧过来。

  “严老师,您找我。”

  严老师铁青着脸色,“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施甜猜到了大概,“是因为今天直播的事吗?”

  “我让你跟在纪亦珩身边,是让你给他把关的,不是让你胡闹的。”

  施甜双手轻握在一处,“严老师,对不起,我真的是看错了字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我下次一定严谨。”

  “你们年轻人,思想超前我能理解,但你这样影响太坏了!”

  “对不起。”

  严老师还在气头上,直播的事是他定下来的,一旦出错,他也是要挨批的。“下次直播,你就别管了,还有,写个书面检讨给我。”

  “是。”幸好,幸好,没把她校广播的名额给撤了。

  施甜转身走出办公室,鼻子酸酸地想哭,但还是忍住了。

  有错就得有罚,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她没有告诉纪亦珩,省得老师都会以为她动不得,碰不碰就找人告状。

  下一次直播开始前,季沅清早早就到了校广播室,纪亦珩吃饭还没回来,门是锁着的。

  她站在门口等,过了会,才看到纪亦珩来了。

  季沅清嘴角上扬,她今天特意穿了双长筒靴,一件黑色的小皮衣紧贴腰身,“你总算来了。”

  “找我有事?”

  “还不是因为直播的事嘛,我怕来不及。”

  纪亦珩将门打开,却站在门口并未进去。“什么意思?”

  “你还不知道吗?施甜因为上次的事被撤下来了,以后你直播的事由我负责,对了,稿子我都写好了,你要不要先看看?”

  “谁决定的?”

  “严老师啊。”

  纪亦珩脸色微变,却并未说什么,他走了进去,季沅清将门关上,她打量下四周,这个地方她一直想进来,现在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你先看眼稿子吧。”

  纪亦珩伸手接过去,扫了眼。“没问题。”

  季沅清难掩雀跃,她主持过不少活动,不像施甜那样会紧张,直播开始时,开场也是由她来介绍的。

  施甜坐在宿舍内,耳朵里塞着耳塞,听到季沅清的声音,心里不舒服极了。

  她怎么就这么没用呢?施甜拉过被子盖住了腿,眼里水汪汪的。

  屏幕内,少年的脸往下压,并没有要跟人交流的意思,他干脆拿起桌上的手机,自顾自玩起了游戏。

  季沅清有些忐忑,赶紧出来救场,又邀请了纪亦珩一次,可他还是一语不发,只顾着玩游戏。

  评论区内瞬间炸开了,“怎么回事啊?”

  “难道今天是直播玩游戏?”

  “小助理呢,快出来说清楚,什么意思啊?”

  季沅清急了,喊了纪亦珩两声,可他根本就不搭理她。

  季沅清不知所措,这是纪亦珩的主场,总不能都由她来说吧?那她不是要被骂死吗?

  施甜擦了擦眼睛,这是怎么了?之前直播的时候,纪亦珩都挺能配合她的呀。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