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27吃个糖,甜一甜

27吃个糖,甜一甜

  纪亦珩最近活动多,要准备校庆的配音秀,周一到周五还要抽时间广播,每天放学之后紧赶着去录音棚,嗓音难免受不了。

  施甜刚到广播室,就被严老师叫到旁边,“纪亦珩在咳嗽,你多注意点,千万要叮嘱他多喝水,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能吃了。”

  “好的。”施甜忙不迭点头。

  天知道她有多冤枉,前两天纪亦珩从超市拿了一包东西上来,正好被严老师堵在楼梯间,他倒好,直接说都是她要吃的,严老师尽管相信,但还是全部没收了,说广播室不能出现零食饮料。

  纪亦珩靠坐在椅子内,白色的衬衣袖口轻挽,露出一截细长分明的手臂,他手里拿着一会要用的稿子,眼神清清冷冷,阳光跳跃在他紧抿严肃的嘴角上。

  干净的长条桌上放着一个水杯、一支笔,一个手机。

  施甜在旁边做着准备工作,她伸手拉开抽屉,里面东西塞得太满,膨化食品的包装袋弹了出来。

  薯片、碳酸饮料、咖啡、爆辣牛肉干!

  施甜将抽屉里的东西拿出来,“老师天天喊着让你保护嗓子,你居然碰这种东西?你是不是不想去比赛了?”

  “嗯,知道了。”纪亦珩继续盯着手里的稿子。

  他性冷,话语一向不多,意思也表达的够明确了,听是听进去了,反正不会改。

  “你都在咳嗽了!”

  纪亦珩的视线依旧埋在稿子里面,施甜也拿他没办法,她将零食全部堆到一边。“没收。”

  少年的眉头不由轻皱,他看她最近是越发厉害了,都敢管到他头上了。

  施甜从兜里掏出一小盒糖,她背过身拿出两粒,“我最近发现有个糖很好吃。”

  她攥紧了手掌回到纪亦珩身边,“张嘴。”

  纪亦珩听到是吃的,毫无防备,乖乖张嘴,施甜将两颗糖全部塞到了他嘴里去。

  他当时就想吐,这什么味道啊?他从来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纪亦珩几乎要呕出来,他精致的五官皱成一团,眉头打了结,他侧过身就想将糖吐掉。

  施甜急了,一把捂住他的嘴,“不准吐,吃掉。”

  纪亦珩将她的手推开。“我不吃!”

  “对你的嗓子好,这是糖啊。”

  鬼才相信有这么难吃的糖!纪亦珩就想把它吐了,可施甜胆子肥的不得了,她再度捂住他的嘴。

  不都说喜欢一个人,就会格外纵容吗?所以施甜就敢爬到他的头上,因为她知道他不会拿她怎样的。

  这要换了别人,早被纪亦珩抽了,难闻的气味充斥着纪亦珩的鼻腔,他想吐吐不了,只能强忍着恶心将糖咽下去。

  他拉掉施甜的手,拿了桌上的水喝,施甜还在旁边说道:“你慢慢让它融化了吃啊,别一下往里咽。”

  “你受得了,你怎么不吃?”

  “我嗓子又没问题。”

  纪亦珩觉得那股子气味还在他的口齿间,他一手撑着侧脸,牙关咬得紧紧的。施甜朝他看眼,有这么夸张吗?“这是甘草糖啊,润喉的。”

  “你吃一颗给我看看。”纪亦珩抬起眼帘看着她。

  施甜干笑声,“我都说了,我嗓子没有不舒服。”

  “你自己从来没吃过吧?”

  确实,这还是听了别人介绍后去药店买的,现在看纪亦珩这幅样子,她更加不会去尝试。“嗓子有没有舒服点?是不是大有益处?”

  “你知道这像什么味道吗?”

  “像什么啊?”

  算了,纪亦珩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巴,想起来都反胃。“以后别再给我吃这样的东西。”

  施甜坐了下来,她瞅瞅纪亦珩的表情就想笑,心里喜滋滋的无法言喻,纪亦珩要不是喜欢她,肯定早就把她赶出去了。

  她怎么就这么聪明呢,自从开窍领悟之后,施甜看纪亦珩看她的每个眼神中都充满了小心心。

  杨老师新编的节目很顺利,也让施甜和纪亦珩去试过音,杨老师说她嗓子也不错,还特地给她当场加了几句词。

  离校庆的日子越来越近,施甜早就将自己的几句词背得滚瓜烂熟。

  加入学生会后,季沅清将她拉进了两个微信群。

  一个是学生会的大群,另一个是文艺部的小群。

  施甜几乎不在里面说话,宋玲玲就属于比较会蹦跶的,天天追在季沅清的身后拍马屁。一会说我们部长美如天仙了,一会又说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了,要不是怕错过什么重要信息,施甜真想把群给屏蔽掉。

  快下课的时候,施甜收到群里通知,说是下午三点半开会,谁都不能缺席。

  课程结束后,施甜就去了学生会的会议部,人还没到齐,零零散散就几个人。

  宋玲玲也在,仇人见面按理说是分外眼红的,没想到宋玲玲竟笑着来到了施甜面前。

  “你总算来了,上次的事还没有跟你好好道歉呢,你的申请表是被我不小心弄丢了,我当时真忘了你给过我了。”

  施甜心里在呵呵笑,这个理由骗骗三岁的孩子还差不多。

  “现在我们一起共事,以后就是朋友啦。”

  季沅清也面含微笑地走来,“施甜,你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她真是记性不好的。”

  “好啊,事情都过去了。”比虚伪谁不会啊,施甜笑得比谁都没心没肺,“以后还要你们多多关照我呢。”

  “这就对了嘛。”宋玲玲亲昵地挽住施甜的手臂。“来,我们坐一起。”

  施甜只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会议上,季沅清给每个人都分配了工作,剩下两项,一项是给舞蹈排练的人安排定制演出服,毕竟人员才真正确定下来,现在才能上报尺寸。另一项是文案工作,要将文艺部准备的几个节目,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出来。

  宋玲玲知道里面的门道,安排定制演出服是个大麻烦,万一尺寸有偏差,到时候都会怪到她们头上。而文案工作就是走个形式罢了,随便写写就行,谁会认真仔细地去看?

  施甜虽然不懂,但她心思灵巧,很快也能想到写文案肯定比安排定制演出服要轻松。

  她和宋玲玲同时出声,“我来写文案。”

  季沅清目光看向两人,“这……”

  宋玲玲心想她比施甜先进的学生会,她肯定是不会让她的,这关系到尊严问题好不好?

  施甜先发制人,“我在这方面有优势,广播室的稿子我有一起跟进,我组织语言的能力还是可以的。”

  要脸不!宋玲玲就差气得头发飞起了,难不成是拿纪亦珩来压她?

  “写文案我也很拿手!”

  会议室外,正好纪亦珩经过,他跟学生会的另一名干事正在说话,并未注意到一墙之隔内的动静。

  施甜不着痕迹轻撞下宋玲玲的手臂,宋玲玲抬头一看,立马想到了她被罚抄三千遍名字时的惨状。

  是啊,纪亦珩就是护着施甜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宋玲玲极不情愿地举起了手,“我来安排定制演出服吧。”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