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21差点跟人跑了
  “怎么不记得,那女生嗷嗷哭了半天,最后还是我出面哄好的,也是我送去医务室检查的。”

  金哲干笑了两声,“这施甜又矮又瘦,估计更好扔,不会直接被扔到篮球场上吧?”

  纪亦珩不喜欢跟人有过多的肢体接触,上次的女生手刚摸到他的肩膀,他就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倒也没有过肩摔那么夸张,毕竟过肩摔还是要有接触的,他是直接拽住对方的手臂将她丢下去了。

  施甜偷偷摸摸来到纪亦珩身后,伸手按在了少年的肩膀上。

  手指正好搭在纪亦珩的肩胛骨上,她看到他满头都是汗,头发丝上冒出水珠,也有汗顺着他细长的脖子流到了白t恤的领子里头。

  纪亦珩拿住矿泉水**的手一紧,侧首看了眼肩膀上的那只手,他一把捏住施甜的手腕,她顿时感觉到了他的用力。

  他不会是要将她丢出去吧?

  “大神大神别生气,打篮球累了吧?我给你捶捶肩膀啊。”

  这分明是施甜的声音,纪亦珩手一松,像个大爷似的坐在那里。

  金哲拱了拱徐洋的肩膀,“好像真有情况啊。”

  “对啊!”

  施甜殷勤的不得了,纪亦珩左右扭动下脑袋,“手臂也酸。”

  施甜干脆坐到他身边,给他捏了捏,“舒服吧?”

  纪亦珩不说话,他表情严肃的时候看着特别难接近,施甜盯着他的侧脸,看到少年的嘴角紧绷着,“哇,你嘴上有东西。”

  纪亦珩扭头盯着她看,施甜干笑两声,她就想缓和下气氛罢了。

  “你盯着我的嘴看做什么?”纪亦珩问她。

  施甜被问懵了,“我想说你嘴上有……”

  “有什么?”

  她就开个玩笑嘛,至于有什么东西,还没想好呢,“有肉。”

  纪亦珩轻舔了下,施甜将红彤彤的小脸别开,金哲和徐洋快步过来了,“难得难得啊,活久见啊。”

  “难得什么?”施甜不解地问道。

  “你不懂。”纪亦珩睇了跟前的两人一眼,“你们先去打吧,我再休息会。”

  “好咧。”金哲和徐洋转身去了篮球场。

  “对了,星期六去面试的事通过了,从明天开始,放学后我就要过去录音。”

  施甜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真的?你也太厉害了吧?”

  她当时是看到了那样激烈的场面,自然知道脱颖而出是多么不容易,施甜感觉这比她自己通过了还要兴奋。“你真牛,佩服佩服。”

  纪亦珩笑了笑,这种话他都听得麻木了,再加上施甜现在这狗腿模样,指不定就只是在讨好他而已。

  旁边坐了几个女生过来,其中一个穿着白裙子,长发飘飘,还挺漂亮的。

  “纪亦珩。”她娇羞地开了个口,但又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纪亦珩朝她看了眼,女生的脸红得像是一个熟透的苹果。

  施甜身子微微往前倾,听到女生又开口问道:“你过来打篮球吗?”

  纪亦珩露在外面的手臂线条很好看,阳光静静地撒在上头,他拧开手里的矿泉水**子。

  “你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女生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包牛肉条,她将包装撕开,将袋子送到纪亦珩的手边。

  施甜看到纪亦珩水也没喝,目光很明显被吸引过去了,他盯着女生手里的袋子,透过敞开的袋口看到牛肉条上撒着鲜红的作料,一看就很辣。

  施甜心想这女生也挺拼的呀,居然知道用吃的来接近纪亦珩,不过纪亦珩又不是三岁小孩子,难不成还能被这点吃的拐跑吗?

  肤浅、幼稚。

  但她余光里却看到纪亦珩的手指动了动,施甜视线落到他脸上,见纪亦珩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女生手里的袋子。

  她赶紧出声提醒,“你别忘了严老师说的话,这种东西你是不能碰的。”

  纪亦珩喉间轻滚了下,施甜忙拉住他的手臂,“走走走。”

  坐在纪亦珩右手边的女生见状,很明显不高兴了,“你至于这样吗?就是吃点东西罢了。”

  “这位同学,老师规定的事我也没办法啊。”

  “纪亦珩,这是我家自制的,味道绝对正宗,比外面的口感都要好。”

  施甜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她非要将纪亦珩拽起身不可,可她那点力道不够用啊。少年抬头朝她看看,施甜的表情有些委屈,“我给你买,行不行?”

  纪亦珩站起来就跟她走了。

  身后的女生喊了好几声,他也没有回头。

  来到学校的超市,施甜很后悔方才说了那些话,她当时就像跟人争宠的孩子一样。纪亦珩拿起东西来一点不手软,“这个好吃,还有这个,还有那个……”

  施甜走过去,将他抱在手里的东西都放回了货架上。“只能拿一样。”

  “为什么?”

  “那个女生不也就给你吃个牛肉条吗?”

  她觉得纪亦珩真是太好笑了,“我只见过男生追女生会买零食。”

  “男女平等。”纪亦珩挑中了一包吃的。

  回到宿舍后,施甜越想越奇怪,她当时看到纪亦珩坐着没动,她心里竟然有点慌。

  她好怕那个女生对纪亦珩说:纪亦珩,我承包你全部的零食,你跟我走吧。然后他就屁颠屁颠跟着她跑了。

  不行,绝对不行。

  施甜摸了摸自己的脸,疯了,她知道她是吃了纪亦珩的颜,但她不会就这么陷进去吧?

  她抬手啪啪打了两下脸,蒋思南一脸疑惑地抬头看她,“你抽自己干嘛?”

  “我……我听到有蚊子嗡嗡地在我耳边叫。”

  手机嘀嘟一声,施甜拿起来一看,是支付宝转了七百块钱进来。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再狠心也不会真的不管,施甜这几天没再找过他,他也怕她把钱交了之后会吃不上饭。这日,施甜吃过饭后就匆匆去了校园广播室。

  她到了门口,想也不想地推门进去,纪亦珩刚打过一场球,大汗淋漓,上身都湿透了。

  施甜一脚踏进去,抬头时正好看到少年一把拎起自己的衣摆,潇潇洒洒的将避体的上衣给脱干净了。

  动作真是利索无比啊,帅呆了。

  等等,施甜觉得眼里刺刺的,好像看到了不该看的什么场景。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