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18不要亲亲
  纪亦珩念完了手里的一页稿子,他收住音,抬起眼帘望过去。

  施甜的目光还在痴痴的,痴痴的盯着他看,两人的视线陡然间对上,少年眉间的褶皱被抚平开,情绪也从稿子中抽离出来,墨色晕染了几许暖意,施甜忙收回手,将眼睛看向别处。

  她看到有人进了录音棚,给了纪亦珩另一张纸。

  施甜不知道怎么回事,纪亦珩快速地扫看眼,满满一页全部都是台词。

  那人拍了拍纪亦珩的肩膀,弯腰同他说了句话,施甜看到纪亦珩点了头。

  他调整下耳机,然后示意开始。

  这满满一页的词,应该算是高潮部分,纪亦珩的嗓音淬了沙哑和悲怆,每一声中都带着最无奈的深情,爱而不得,心魔顿生的感觉全部出来了。

  施甜整个人都陷进去了,居然觉得鼻子酸酸的,想哭。

  直到有掌声传到她的耳朵里,她这才回神,她看到纪亦珩摘下耳机,正从里面走出来。

  施甜忙将背包里的水拿出来,她走到门口去等他。

  “喝口水吧。”

  纪亦珩接过杯子,站在施甜边上的工作人员还没走,“有女朋友陪着,发挥起来更加稳了吧?”

  纪亦珩嘴里的水还未咽下去,一口含在嘴里,黑亮的眸子定在对方身上。

  施甜赶紧摆了摆手,误会了误会了,工作人员又笑着说道,“大学生谈恋爱太正常了,你女朋友都承认了。”

  纪亦珩的目光随后转到施甜脸上,她杏眸圆睁着,“我没说啊。”

  工作人员有事先去处理,施甜觉得这个误会相当不妙,“她刚才问我,你是不是我……男同学。”

  真是这样问的吗?施甜都觉得这三个字没有说服力啊,人家要问肯定是问他是不是她男朋友。

  纪亦珩喉间轻滚下,嗯了声,将杯子塞到她紧抱着的包里面。

  一时半会不会有结果,肯定是要回去等的。

  纪亦珩从施甜手里接过包,两人一前一后去往地铁站。

  “对了,有什么要求,你都想好了吗?”纪亦珩顿住脚步等她。

  施甜走到了他的身边,“我没什么要求啊。”

  “既然你不提,还是我来说吧,你看看能不能接受。”纪亦珩站在路边,头顶的阳光被茂盛的枝叶阻挡开,“今天的工作量,你也体会到了,你是帮我的忙,所以出门的各种费用肯定不需要你来。周一到周五我们都在校广播室,周末的话,你的时间也会被占用掉,你能接受吗?”

  施甜当然是愿意的,反正周末在学校也没事做,这样跟着他出来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她刚要开口,却被纪亦珩抢了话,“好,这些都没问题的话,就说说你的薪酬吧。”

  “不需要的,不用薪酬。”

  纪亦珩拿下肩上的包,从里面拿了个钱夹出来,施甜看到他钱夹里放了几张钱币外,还有一张饭卡。

  纪亦珩将饭卡递给她,她往后退了步没有拿。

  “这是上次出去比赛拿了奖,学校奖励给我的,但我平时不在学校吃,我也不知道要给你什么,就给这个吧。”

  施甜小脸酡红,盯着他手里的东西。“我不要,去校广播室是我自愿的,而且那是个很好的机会,根本不用给报酬。”

  “但我出去比赛或者面试,你都要跟着,你就算是出去找个兼职,人家也要给你工资。”纪亦珩一把拉起她的手,将饭卡塞到她掌心里。“这里面没有多少钱,不过我有时候也会在学校吃中饭,到时候你要给我买饭。”

  这理由太合适不过了,确实,他以后去到哪她都要跟着,而且忙前忙后就是干了助理的活,纪亦珩觉得给她薪酬也是正常的,毕竟他现在也是在外面赚钱。

  “周一的时候记得帮我备两罐可乐。”

  “不行啊,老师说你不能喝的。”

  纪亦珩没有理睬她,径自往前走去。“最好是你吃过中饭就去买,记得,我要喝冰镇的。”

  他这是完完全全把她当助理使了啊,也对,给了钱的嘛,用起来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周日,施甜在宿舍躺了半天,中午时分才起床。

  蒋思南洗了衣服,刚坐定下来,就拿了手机跳起来了。“现在这些人的嘴巴怎么这么碎啊,分明是羡慕嫉妒恨!”

  “怎么了?”徐子易懒洋洋地坐起身。

  “你看,有人匿名发帖,说小狮子进校广播室是因为纪亦珩的关系,说什么背靠大树好乘凉。”

  施甜正在看《一念》后面的稿子,她抬头看了下,“在哪发的帖?”

  “学校网站,回帖数不少呢,都被顶到热门了。”

  朱小玉听了,赶紧打开手机去看,“谁这么无聊啊?散布谣言!”

  施甜没说话,但回帖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人说施甜在军训的时候就追纪亦珩追得很紧,都追到男生浴室去了。

  同宿舍的人愤慨不已,发帖的人最后还说,希望学校公布施甜当时投的简历,这样才能彰显公平。

  施甜没有插话,反正她已经被选上了,连工资都拿到了,她还去在乎这些干什么?

  到了周一,施甜中午拿了纪亦珩给的饭卡去食堂吃饭,刷卡的时候会显示金额,她看到卡上余额还有整整一千。她在学校的超市买了一罐冰镇可乐送去广播室。

  刚走到门口,门被人从里头拉开,施甜看到了严老师的脸,她下意识将可乐藏在身后。“严老师。”

  “你来了。”

  “是。”

  严老师目光端详着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细看了遍,“你感冒了?”

  “是啊。”施甜轻咳了声,可能是周六那天跟着纪亦珩来回跑,一冷一热就病了。

  严老师将门轻带上,示意施甜跟上,两人走出去了两三步后,严老师才转过身,冲着施甜严肃说道。“纪亦珩下周有个很重要的比赛。”

  “噢。”

  “你……”

  施甜眨了眨眼睛,“严老师放心,我到时候会跟他一起去,帮他端茶倒水。”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们别……”

  别什么?

  看她的样子,这是还不理解吗?

  算了,这话还是要说透的,万一到时候把感冒传染给了纪亦珩怎么办?

  “就是不要有亲亲这种举动,知道嘛!”  

  ------题外话------

  求老师的心理阴影~

  求小狮子心理阴影~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