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15投喂
  这不是刚过吃饭的点吗?难道她这是馋了?

  也对,他都禁不住这种诱惑,别说她一个女生了。

  纪亦珩搭着长腿,手臂压在椅背上,“吃吧。”

  “不吃。”施甜坐向旁边的椅子,“快开始了吧?”

  “还有十分钟。”

  施甜垂下眼帘盯着手里的稿子看,她已经用订书机将稿子钉起来了。披萨是刚送来的,紧闭的广播室内香味四溢,她今早吃了粥,肚子到这会早就撑不住了,不过就当减肥好了,饿一饿没关系的。

  纪亦珩拿了块披萨,施甜闻着香味不由抬头,她脑子里和心里都在说着不吃不吃,但两眼却诚实地落在了少年手上。

  这是什么口味的?看样子应该是培根披萨吧?好像还有虾肉是不是?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怎么办,真想吃一块。

  施甜很有骨气地别开视线,第一顿她就扛不住的话,以后不得哭天抢地地求饶吗?

  纪亦珩将披萨递到她面前。“吃一块。”

  天知道,这简直比施甜面前的这张脸还要有诱惑力啊,她使劲地吞咽下,勉强开口,“我……我吃过中饭了啊,吃得撑死了,吃不下。”

  纪亦珩见她视线盯着那块披萨望来望去的,像是在数上面有几块培根,她在他面前装什么啊,想吃就明说,纪亦珩将披萨塞进了施甜的嘴里。

  她下意识的一口咬住,睁大了双眼看他,少年将手收回去。“我可不吃被别人咬过的东西。”

  施甜伸手拿着那块披萨,鼻翼间满是肉香味,她实在忍不住地咬了下去,口齿不清的说道,“你干嘛非要塞给我,不吃又浪费,我真是勉为其难了。”

  纪亦珩就没见过这么口是心非的心。“是,难为你了。”

  施甜觉得这块披萨特别大,她吃了口后仔细看眼,才发现纪亦珩将两块叠在一起后全塞她嘴里了,怪不得她的嘴巴都被塞满了。

  她饿得再厉害,这两块披萨也足够将她撑饱了。

  施甜担心一会耽误了广播的时间,她大口吞咽起来。

  纪亦珩原本是逗逗她的,可如今看她这副模样,她分明就是被饿着了,要不然谁能在吃饱了中饭的情况下,还能这般狼吞虎咽呢?

  他没有拆穿她,纪亦珩拉开抽屉,拿了瓶水出来,拧开瓶盖后递给施甜。

  她朝他看了眼,并未第一时间伸手接。

  “你要不喝水的话,一会嗓子就要干了。”

  施甜接过了他手里的水,纪亦珩没再看她,他转过身去继续看稿子。

  没人盯着她后,施甜觉得自在了不少。在纪亦珩的余光里,他看到施甜几乎没停嘴,很快就把两块披萨都吃完了。

  少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这是怎么了?

  按理说她这么瘦,也不需要减肥,难道是为了省钱?

  应该不至于。

  纪亦珩没法将不吃午饭和省钱两个字结合在一起。

  他抽了张纸巾递给施甜,她小脸微红地接过去,擦了擦嘴,“都怪你,我撑死了。”

  纪亦珩轻笑出声,“那要不要下去跑两圈?”

  施甜的肚子完完全全被填饱了,时间也差不多了,纪亦珩准备下后开始播音。

  今天比昨天顺利了不少,昨天纪亦珩算是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这一关是迟早要克服的,她其实多幸运啊!别人还在学着理论知识的时候,她就已经受人指导,而且每天都有这么难得的实习机会。

  结束播音后,施甜想了想,还是要跟纪亦珩说句谢谢。

  “我一定认真对待广播的事,谢谢你。”

  “你的谢谢,就是嘴上说说的吗?”

  “啊?”施甜懵了,那还要怎样?

  纪亦珩侧过身,目光直落在她小脸上,“你请我吃晚饭。”

  他看到施甜的脸色瞬间变了,有尴尬,也有不安,她微信里面还有不到两百块钱,那还是纪亦珩之前发的红包。施甜情愿饿肚子都没有碰,就因为别人的钱不能动,她手掌轻握下,干笑声,“下个月呗。”

  “为什么?”

  施甜勉强扯动着嘴角,“最近……忙啊。”

  “你今天下午几节课?”

  施甜轻摇下头,“我没看,应该是三节课吧。”

  她就怕她答应了,到时候即便是揣着微信里的钱过去,也付不够纪亦珩的一顿饭钱。“下个月我肯定请你吃顿好的。”

  等到下个月,那边应该气消了吧?到时候生活费还是要给她的,她省一省,一顿饭总能请吧?

  施甜想到这,神色微黯,她差点忘了这个月才开始呢,她又是个一饿就要发慌的人,恐怕连一天都扛不过去。纪亦珩心里有了疑惑,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好。”

  施甜轻呼出口气,赶紧离开了广播室。

  下午放了学回到宿舍,施甜洗完澡后把衣服洗了,蒋思南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拿起桌上的手机,“我们去吃饭吧。”

  “你们先去吧,我一会再去,不饿。”施甜站在阳台上正晾着衣服。

  “待会食堂都关门了,走啦。”

  “还早呢。”

  朱小玉拉着徐子易也正走出去,“要不要我们给你带回来?”

  “不用啦。”

  她们也没察觉出异样来,毕竟这也是正常的事,“那好吧。”

  晚自习之前,金哲给纪亦珩打了个电话。“你让我留心的事,我可给你办好了啊,从食堂开始放饭到结束,我都没看到你家那位的身影,她同宿舍的人我倒是看到了。把我守得好苦啊,你说怎么办吧?”

  “知道了,”纪亦珩心里猜到了些许。“明天带你上分。”

  “真的?”金哲兴奋地喊叫起来,“不见不散啊。”

  晚自习也没什么功课要做,施甜趴在桌子上,手机点开微信的对话框,跟她有最亲的血缘关系的那个人看来是真不打算管她了。

  她枕着自己的手臂,心里酸酸涩涩的难受。

  下课后,几个女生一道往宿舍走,施甜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看到是个陌生号码,但还是接通了,“喂?”

  “你在哪?”

  她觉得声音有些熟悉,毕竟他的嗓音太有辨识度了,但她又觉得不可能,他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干嘛?“你是?”

  纪亦珩的语气有些变了。“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