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14牵手
  施甜快步的走着,要不是因为拉着纪亦珩,她肯定直接就跑了。

  她没办法在遇见了这样的场面后,还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走动的过程中,纪亦珩的手臂差点从她手里掉落,施甜想也不想的一把抓紧。

  到了电梯口,施甜这才停下来,她回头看向自己的手,看到纪亦珩的手指被她牢牢的抓着。

  施甜赶忙松手,纪亦珩从她手里接过背包。“你怎么了?看见谁了?”

  “没有啊,”施甜不肯承认,“我就是怕上课迟到,我一会还有课的。”

  纪亦珩定定地看了她两眼,“现在还早。”

  “还是改天再来看吧,我……我还有功课没有完成。”

  纪亦珩看到那一男一女从不远处的店里出来了,男人四下张望,应该是在找施甜的身影。

  纪亦珩一把拉住施甜的手进了电梯,直到电梯门合上,他的手都未松开。

  施甜只觉手心里都是汗,她稍稍用力想将手抽回去,但纪亦珩居然一把握得更紧了。

  电梯内就他们两个人,谁也不懂少年此时的心思究竟是怎样,施甜心跳的越来越快。电梯下到一楼,门打开了,纪亦珩拉住施甜的手出去。

  直到走出了商场,施甜再度将手往回抽时,纪亦珩这才像没事人般松开了手。

  一路上,施甜也没说话,心事重重的样子。

  纪亦珩将她送回宿舍门口,见施甜话也不说就要往里面走。

  “今天回去,把第二章的内容熟悉下。”

  “好,”施甜点着头,“那我先进去了。”

  纪亦珩嗯了声,看着施甜进了女生宿舍。

  宿舍内,蒋思南和朱小玉玩游戏玩的正起劲,一见施甜进来,蒋思南手里的鼠标都被她丢开了。“小狮子,你怎么才回来啊?”

  “噢,有点事。”

  “你和纪亦珩的那些对话内容我们都听到了!妈呀,我听得都心神荡漾想谈恋爱了,当时纪亦珩是不是就坐你边上?说话的时候,你们离得很近吧?他有没有什么异样的举动啊?”

  “没有。”施甜从蒋思南身边快步经过,她回到自己的床边,弯腰像在找什么东西。

  施甜找了圈未果,她拿开枕头,就看到她丢失的那张纸在下面。

  难道是她记错了不成?

  徐子易摘下耳机朝她看眼,“你怎么了?神色好像有些不对啊。”

  施甜轻摇下头,“没什么,困了,我先睡会,上课的时候叫我啊。”

  她翻身躺到了床上,蒋思南她们本来还想八卦的,但这会见施甜要睡午觉,她也只能先去打游戏了。

  施甜将被单拉高过头顶,她并没有睡觉,而是拿出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了很多通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号码打来的。

  施甜点开微信,看到了对方一连串的发话。“你这个时间为什么不在学校?你跟谁在一起?你要干什么?为什么不接电话?”

  施甜满脑子都是她刚才看到的那幅画面。她接受不了,却又不得不接受。

  开学几天后,班主任在群里发了一个二维码,有一个650块钱的费用,需要她们自助缴费。

  施甜握着手机等了半天,她中午连食堂都没去,一下课后就急匆匆回了宿舍。

  迫不得已之下,她只能主动打他的电话。

  电话接通时,施甜也没开口打招呼。她攥紧了小手,“学校要交钱,650块。”

  “你这时候知道要打我电话了?”男人态度很不好,“你既然这么能耐,就自己解决。”  

  施甜这时候没法赌气,也赌不了这口气。“老师让我们缴款过后,将截图发到班级群,很多人都交过了……”

  “那天,你跟谁在一起?”

  施甜唇瓣紧抿了下,“就是一个同学。”

  “上课时间,你不好好在教室待着,你跟人跑商场去?如果只是同学,你们能牵着手吗?”

  施甜脚在地上用力踢了两下,“那你呢?你又跟谁在一起?”

  男人显然被激怒了,“我供你吃供你穿,不是让你来管我的,你既然找到了靠山,就不要再指望我给你钱养活你,你找那个男生,让他给你钱,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那他就该给。”

  施甜气得脸色发白,可她不敢挂断通话,她知道这钱如果交不出来的话,老师肯定会找她。

  但电话那头的人没再开口,手机里传来了嘟嘟的声响。

  施甜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她茫然地看了眼手机屏幕,他真的挂了电话。

  那她的钱该怎么办呢?

  施甜怔怔地在床沿处坐下来,过了一会,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蒋思南踏进宿舍,还不忘揶揄她一句,“小狮子,你这匆匆忙忙的回来,是和纪大神去吃大餐了吗?”

  施甜视线还定在自己的手机上,“别瞎说。”

  “你们钱交了吗?”朱小玉看眼班级群。“我刚把截图发过去。”

  “我早上就交了。”蒋思南打开电脑,“我要跟人决斗去,小玉,一起来啊。”

  “好,你在哪个区?”

  徐子易回到床前,将手机重重丢到床上,施甜听到动静,抬了下眼帘,“你怎么了?”

  “我妈说我成天就知道要钱,这650块钱虽然给我了,可下个月生活费要减两百。”

  她们都知道徐子易家里条件不好,也申请了学校的贫困生补助,但她这人又极要面子,所以除非是她主动提起,要不然她们都不会问起她家里的事。

  “没事,减就减吧,到时候实在不行,我们一起吃泡面。”施甜想要安慰她句。

  徐子易心情不好,想起家里的情况就闹心,“你没有生长在那样的家庭,你是不会明白我的。”

  她心里有多苦,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们一个个都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压根不会知道一个穷字有多可怕。

  徐子易的身上一直背着自卑两字,所以她才要做得比别人都好,她不想让人瞧不起。

  施甜垂下头,她识别了保存好的二维码,将650块钱交了进去。

  这是她剩下的生活费了,交完之后,她连饭卡都充不了了。

  校广播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施甜一口东西没吃,就这么去了广播室。

  走进广播室,施甜刚将门关上,就闻到了一股香味,她走过去几步,看到桌上摆着一份披萨,她眼睛都直了。

  纪亦珩一抬头,正好看到她在咽口水。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