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12明撩不易躲
  回到宿舍,施甜手里的冰激凌吃完了,蒋思南她们也都回来了,一见到她进来,徐子易第一个上前。“小狮子,你在广播室待到了现在吗?”

  “是啊。”施甜手里抱着稿子,她走到自己的床前,蹲下身,将一盆还未来得及洗的衣服拿出来。

  “纪亦珩人怎么样啊?好相处吗?”

  施甜仔细地考虑了这个问题,“好像还行,但严格的时候挺严格的,又肯教别人东西……可怼人的时候也是不留情啊。”

  所以,综上所述,纪亦珩是个典型的矛盾体。

  徐子易靠在旁边的墙壁上,“他会教你怎么念词吗?”

  “会,我明天第一次在广播室配音,今天就是练习下,纪亦珩教了我不少。”

  徐子易眼里藏满羡慕,“还是我们小狮子有魅力,连简历都没投就被选上了。”

  “我觉得吧,可能还是蒋思南或者小玉给我投了,要不然邮箱里怎么会有我的呢?”施甜说完这话,端起手里的盆走进了洗手间。

  晚上,蒋思南难得地早睡,朱小玉跑到宿舍外面跟人打电话去了。

  还没到关灯时间,施甜正对着稿子默念,她怕明天会紧张,到时候念得磕磕绊绊就不好了。

  “小狮子,小狮子?”

  施甜回过神,“怎么了?”

  “把灯关了吧,我今天好困,开着灯睡不着。”

  施甜看眼时间,其实还早,但徐子易开了口,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好,关了吧。”

  徐子易走过去,将灯掐熄。

  施甜掏了手机出来,她怕影响到别人,就钻进了被窝里看。

  第二天,施甜吃过中饭匆匆回了趟宿舍,她拿了放在枕头边的稿子快步出去。

  蒋思南刚打开电脑,她朝门口看了眼。“以后我们宿舍可就冷清了。”

  “小狮子又不是不回来了,”朱小玉抱着手机躺到床上,“一会广播里就能听到她的声音,也不知道要念些什么,我好期待啊。”

  “十二点多就要开始了,待会我们一起听。”

  施甜来到广播室的门口,门是敞开着的,她走进去看到纪亦珩已经在椅子上坐着了。

  施甜关上门,纪亦珩戴着耳机,并未听到脚步声,她坐下来后,少年这才转身朝她看眼。

  他将耳机摘下来,“准备开始了。”

  施甜视线定在稿子上,却发现第一页不见了,她赶紧往下翻看,施甜脸色变了,眼里装满紧张,纪亦珩轻声问道:“怎么了?”

  “我第一张纸怎么没了?”

  “漏拿了?”

  “不会啊。”施甜早上还确认过,明明都摆在一起的。“要丢也不会丢这一张。”

  纪亦珩见她恨不得将稿子翻来覆去地找,这会也没时间给她折腾了,纪亦珩伸手拉住她椅子的边缘处,一用力将她拖向自己。

  两个椅子撞在一起,施甜的身子因惯性而往前冲,她赶紧伸手抵在了纪亦珩的肩膀上。

  她满脸窘迫,脸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纪亦珩将椅子拉靠近桌子,又试了试音后,冲施甜说道,“我有稿子,你跟我一块看吧。”

  施甜也想不出别的法子了,只能跟着凑上前。

  纪亦珩快速的拿起一支笔,将施甜的词都标注出来。

  正式开始广播后,少年朗朗而清冽的嗓音在施甜耳边响起,她要看他的稿子,所以不得不挨着他坐。

  轮到施甜说话时,她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将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词,带着十分的感情说了出来。

  纪亦珩还要念旁白,施甜趁着这个间隙,赶紧熟悉自己的词。

  两人靠在一处,脑袋跟脑袋几乎碰在一起。少年语调轻扬,话语中带着书中男主角明三少该有的浪荡和轻浮。

  广播间内开着空调,可施甜觉得好热啊,那股子热浪是从心里蔓延出来的,她觉得自己的呼吸好像也急促了。

  纪亦珩念到了下面的词。“傅染,染字,是与人有染的那个染吗?”

  施甜放在桌上的手收了回去,她又不知道该将手摆在哪里,心里装满了局促不安和尴尬。

  纪亦珩一句句念着他的词,施甜不用看手里的小说,通过他的声音,她就感觉到书中明成佑的那个角色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施甜在以前从未体会到过。

  她眼帘微微抬起,看到了纪亦珩轮廓分明的脸,高高的鼻梁下,好看的薄唇一开一合。

  他念词的时候,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只是没有敲出一丁点的声音。

  施甜深吸口气,恨不得在此时来一瓶冰水,好让自己消消火。

  女生宿舍内,蒋思南第一个蹦起来:“我去!这也太劲爆了,我打赌,小狮子这会肯定喷鼻血了!”

  “这撩的太明显了吧!哎呀我受不了了!老夫的少女心啊!”朱小玉也激动的不行,“纪亦珩是不是故意的啊?”

  徐子易这会正在看那篇小说,“原著就是这么写的,词都没改,应该只是照着念而已吧。”

  “那也要命啊,”看来,她们都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要是有个男人对我说出这样的话,管它是不是台词,我肯定受不了。”

  别说她们了,施甜昨晚跟纪亦珩对词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强烈的异样感。怎么现在他说的每句话,到了她的耳朵里,都带满了诱惑呢?

  她的自制力就这么差吗?

  纪亦珩自始至终也没看她一眼,施甜接上了他的词后,少年继续念着旁白。

  施甜不敢大声地吐气,她看到纪亦珩陡然朝她靠过来,他的呼吸声落在了她的耳边。

  少年嘴里发出了啵的声响,他回到话筒跟前继续:“明成佑贴向傅染的耳际处亲吻,冲着她轻轻说道,我看到你的整条腿了,皮肤细腻,挺销魂的。”

  施甜一口呼吸好像卡在了喉咙口,这词都是谁写的啊!

  她真是不行了,阅历不够,光是听几句词就能把自己整趴下了。

  纪亦珩侧首朝她看去,眼神深邃,眸子深处似有星星亮光在炸裂开。他示意她开口,下一句就是她的词。

  施甜嘴里都是热热的,哪里都是烫烫的。广播室内的空调压根不制冷,硬生生让室内的温度快要突破她的承受极限。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