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11身边多了一个人

11身边多了一个人

  “这叫尊重原创。”纪亦珩眼帘轻抬,看到施甜脑袋压得低低的,都不敢抬头正眼看他。“小说里面各种各样的词都有,你既然拿了稿子,就得站在对方人物的立场上去说那些词。”

  施甜心口还在砰砰乱跳呢,“那我重新来一遍。”

  “嗯。”

  施甜深吸口气,尽量调整呼吸,“你真的要订婚吗?你说过只要我一个……”

  “停。”

  施甜乖乖闭上了嘴巴。

  “这不是让你毫无感情地念词,重新来。”

  施甜深呼吸,再深呼吸,反复练习,纪亦珩拉开抽屉,拿了包话梅出来,他打开袋子后拿了一颗塞到嘴里。

  要命。

  买错了!太酸了!纪亦珩眉头打成结,但却没有吐出来,他单手撑着侧脸,嘴角紧紧绷起来,牙齿都快酸掉了。

  施甜就是过不去心里的坎呀,一说到床上两字就卡壳。

  纪亦珩抬手,将稿子轻敲在施甜头顶,“就这么让你念不出口吗?”

  拜托,他是男生,她是女生好不好?俗话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如今说的词还那么露骨,她难免会有非分之想吧?

  等等,施甜真觉得自己的脑子被纪亦珩敲坏了,什么叫非分之想,她可没有啊,苍天作证。

  “我不信你就能面不改色地说出口。”

  纪亦珩轻笑声,质疑他的专业性?“我要能说出来怎么办?”

  “随便啊。”

  纪亦珩目光顺着稿子往下看,找到了施甜要说的那句词,他沉了沉嗓音,那句话脱口而出时带着满满的感染力,有无奈、有愤怒,也有不敢再大声质疑的压抑。“难道,男人在床上说过的话都不能算数吗?”

  他一气呵成,每个字幻化成了跳动的音符,轻轻敲打在施甜的心头,她朝他看了眼,好像只有在此刻才明白过来,原来老师们的担忧和防范并不是小题大做,纪亦珩确实是天生就适合吃这口饭的人。

  施甜面色微红,照着纪亦珩方才的语气一遍遍练习起来。

  少年坐在边上,已经在开始看后面的稿子,施甜余光睇过去,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间捏了只荧光笔,正在做着相关的标记。

  她是学这个专业的,加上脑子灵活,所以上手也很快,只不过就是没有纪亦珩那样的天赋罢了。

  半晌后,纪亦珩看眼时间,再过十分钟晚自修便要结束了。

  他动了动腿,将稿子收好。“今天就到这吧。”

  施甜将第一章的内容练得差不多了,她看到纪亦珩站起身,她还看到了桌上的狼藉。

  施甜走过去,将垃圾收好,她都是他小助理了,这点眼力劲还是要有的。广播室就他们两个人,她不做,还能让大神亲自动手吗?

  施甜跟着纪亦珩走出去,他转身将广播室的门锁上。校园内这会很是清静,东大的宿舍楼在学校的外面,施甜经过操场时,听到有人在夜间打球的声音。

  两人刚走出学校,下课铃声就响了。一会肯定会有不少学生出来,施甜撒腿就要走。“我先回去了。”

  “你刚才不是说,我要能把那句词念好的话,你就随我怎样吗?”

  “啊?”施甜脑子里有短暂的空白,她真说过这话吗?

  随他怎样?

  她下意识用双手揪住了自己的领口。

  纪亦珩目光淡淡地别开,“你请我吃个冰激凌就好了。”

  What?

  她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人,还比不过一个冰激凌的诱惑力大吗?

  施甜悻悻地放下双手。“老师说了,你不能吃那个东西。”

  “你要去告状吗?”

  “你要不听劝,那我就去告状。”

  纪亦珩也有话可以对付她,“你要是告状,我就说广播室抽屉里的那些东西全是你买的。”

  什么?“老师不会相信的。”

  “我就说,是你为了贿赂我准备的。”纪亦珩丢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施甜定定地站了两三秒,赶紧追过去,“喂,你怎么这样啊?好嘛好嘛,不就是冰激凌吗?你要什么口味的?香草巧克力双拼行不行……”

  一只手伸过来,捂住了施甜的嘴,她陡地噤声,鼻息炽热地打在少年的手指上。

  施甜嘴巴动了动,纪亦珩手掌心内感觉到了她唇瓣的柔软,她再也不敢动了,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少年将手收回去,掌心里好像滑腻腻的,他将手轻握紧。

  “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吗?”

  施甜抿了下嘴角,脸还是红的,纪亦珩在前面走着,她一语不发地跟在他后面。

  学校附近有小超市,但如果要档次比较高的冰激凌店的话,还得走一大段路。

  大大的冰柜就摆在超市门口,纪亦珩走过去,将柜门推开,找了一圈,最后拿了个八喜。

  “你吃什么?”他头也不回地问道。

  “我不吃。”施甜从兜里掏出手机,要进去付钱。

  少年并未将柜门关上,他侧脸微抬,“去哪?”

  “给钱啊。”

  “先过来。”

  施甜回头看眼,乖乖上前几步,纪亦珩拿了个草莓味的递给她,她却并未伸手接。

  说实话,这个冰激凌的钱,她可以吃一顿饭。

  说实话,施甜的生活费并没有那么宽裕,除了每个月的开销以外,就够她偶尔吃点零食,如果还想买件漂亮衣服的话,她最起码要忌嘴一个月。

  “我不吃,我不喜欢吃这种东西。”

  纪亦珩将它塞到施甜的手里,“我不信还有人能抵挡得住这种诱惑。”

  “……”

  这话不对吧?施甜想说,她又不是他,忍一忍当然能忍过去。

  少年抬起脚步走进店里,施甜见状,赶忙跟上,“老板,两个冰激凌多少钱?”

  纪亦珩将手机递给柜台前的人,施甜抢声说道。“我来!”

  纪亦珩见扣款成功,他一边将冰激凌打开,一边走出去。施甜紧随其后,“不是说好我请客吗?而且我上次还给你的红包,你也没有点……”

  纪亦珩陡然顿住脚步,这次施甜有经验了,她及时收住步子,这才没有撞上去。

  少年转身,用手里的冰激凌跟施甜的碰了碰。“我请你,就当是庆祝我身边多了一个人。”

  施甜很是牵强地勾了勾嘴角,这话可以这样说吗?

  她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呢。

  ------题外话------

  这话,我听得也有点怪怪的呢,哈哈哈哈哈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