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那么甜呀 > 01等等我,一起洗啊

01等等我,一起洗啊

  九月,东城的军训基地。

  天气酷热无比,头顶像是顶了个大火球一样,好好的一张张脸都被晒成了黑炭。

  施甜从床上跳起来,梦里最后的记忆是教官让她绕场跑十圈,她可是硬生生被吓醒的,“几点了,几点了?”

  “你可真能睡!都快七点了。”同寝室的一名女生穿着睡衣坐在对面的铁床上。

  施甜拿起手机看了眼,疯了,六点四十了。“你们都洗过澡了?”

  “对啊,你睡得跟一头猪似的,叫都叫不醒。”

  施甜赶紧穿上拖鞋,急急忙忙从柜子里拿了换洗的衣服出来,“来不及了,我先去洗澡!”

  这是军训基地,没有独立卫生间和浴室,从新进来的第一天起,教官便三令五申规定了洗澡的时间,女生从六点到七点,男生从七点十分到八点十分。

  谁要是错过了时间,谁就得顶着一身臭汗过夜。

  这儿是部队集训的地方,一切都要按照部队的要求来。

  施甜拿着脸盆往外冲,蒋思南走到门口,朝外面望了眼,“我去!不会出事吧?”

  “能出什么事啊?现在都八点多了,男生也都洗完了。谁让她睡得那么死,喊都喊不醒,不出两分钟她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我们把她丢出去,臭死了。”

  “好啊好啊。”蒋思南笑着将门关上了。

  施甜抱着盆一路狂奔,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她准备狂野一把,随便冲冲就拉倒了。

  另一栋楼上住满了男生,二、三楼的阳台上站了不少人,有人看到大步经过的施甜,开口喊了声,“嗨,同学。”

  施甜这会没空搭理他们,她走到门口时,听到头顶传来一串口哨声。施甜蹙起眉头,完全没想到这口哨声背后还有什么深意,她抬头看向楼上的男生,谁怕谁啊,她好看的唇形轻抿,吹出一阵响亮的声响。

  二楼的男生探出上半身,一张脸写满张扬的笑,“这位女同学,你牛,你特别牛。”

  原本浴室门口都会有教官站着,今天却连个人影子都没有,这是看他们都老老实实的,所以放松警惕了吧?

  施甜来不及细想,她推门走进去,有明显的水声传到耳朵里,真好,看来还有人跟她一样,踩着最后的时间过来洗澡啊。

  她将脸盆放在地上,急急忙忙撕扯着身上快要馊掉的迷彩服,“同学,朋友,你洗慢点啊,等等我。”

  水声骤然停了,施甜将外套丢到盆里,她的军训服不合身,腰围大出了不少,所以只能用皮带拴着。她这会一边解着皮带,一边冲里头喊道:“同学,你倒是再洗洗啊,或者,再洗个头?”

  能拉着一个人作陪总是好的,这破皮带今天是成心要跟她作对,施甜怎么解都解不开,她也不管了,先进去再说吧。

  她的腿刚迈进去一步,就听到一阵声音,像是夹了冷冽的风和潮湿的雨向她扑面而来。

  可这阵声音,却分明是个男音。

  “出去!”

  施甜吓得顿住了脚步,什么鬼?男男男……男生?

  她是学播音专业的,对声音的敏感度自然不用说了,男生的嗓音浑厚有力,厚重度把控得十分好,这真是一把难得的好嗓子。

  施甜攥紧了腰间的皮带,厚着脸皮问道,“你谁啊?”

  “出去!”

  “我干嘛要走啊?现在还没到七点呢,是你自己来早了,同学,你这样做可不厚道啊!”

  施甜听到有细微的脚步声传到耳朵里,男生应该是草草套了件衣服在身上。身上的水渍还来不及擦干,白色的T恤被沾湿后,紧紧的粘在身上。

  “你说现在几点了?”

  “不到七点啊!”施甜底气十足。

  男生胸口起伏着,身体线条若隐若现,“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找到这个机会混进来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是成心来偷看他洗澡不成?

  施甜定睛细看对方的脸,居然是纪亦珩。怪不得声音这样好听,他是东大的名人,由他配音的一部广播剧点击量超了十亿。这成绩远远超过了编辑的预估,年度总排行单上,那部广播剧的点击量牢牢占据了第一的位置。

  在东大,你就算不知道自己的副课老师是谁,你都不会不认识纪亦珩这三个字。

  施甜抓紧了裤子,扭头就跑,也别怪她怂,这个时候不怂不行啊,得罪了纪亦珩以后肯定没好果子吃。

  她手忙脚乱地拿起地上的脸盆冲出去,跑到外面时,拖鞋打了滑,施甜差点把手里的盆都摔了。

  楼上的男生,这会还没散,看到施甜出来,起着哄地问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看到什么了吗?”

  施甜铁青着脸色走回去,看到隔壁班的一名女生,她忙抓紧问道:“你好,请问现在几点了?”

  女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八点……二十八。”

  施甜咬了咬牙关,心间万马奔腾,头顶红彤彤绿油油一片!

  她疾步回到宿舍门口,一把将门推开,蒋思南探头看了看,“你怎么才回来?”

  施甜将脸盆砰地放在地上,她走到床边,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时间是七点差了几分钟。

  “老实交代,谁干的?我手机的密码只有你们知道,谁改了上面的时间?”

  “哈哈哈哈!”蒋思南笑的都快不行了,“今天没得洗澡了吧?让你臭着,让你白跑一趟。”

  “白跑个鬼!里面有人洗澡呢。”

  “啊?不是吧,这个时候不该关门了吗?”徐子易看了看施甜的样子,“哇噻,小狮子,你这是裤子脱到了一半吗?”

  施甜手一松,裤子差点掉下去,“我快被吓死了。”

  “里面正在洗澡的,是男是女啊?”

  施甜朝着两个罪魁祸首瞪了眼,“纪亦珩啊!”

  !

  蒋思南眼睛睁得跟两颗桂圆那么大,“是那个光听声音就能让人怀孕的纪亦珩?”

  “下流!”施甜一屁股坐向床沿。“让我缓口气,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缓什么气啊,赶紧跟我们说说,你看到什么了?纪亦珩脱光了吗?”蒋思南几步跑到施甜身边,一张八卦脸,十分欠揍。

  施甜将她推开些,“你们太过分了,我差点就被人看光光了,你你你……”施甜伸手就要掐她的脖子,蒋思南赶紧跳开,“我们也不知道啊,这个时间,男生应该都洗完了,我以为浴室都关门了呢,哪里想到纪亦珩还能开后门进去啊。”

  施甜怏怏地坐着,澡也没洗到,自己都能闻到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

  寝室门被人推开,朱小玉手里抱着个空脸盆进来,她刚将衣服晾在走廊上,“快来听大新闻,新鲜出炉的,有女生闯到浴室去偷看纪亦珩洗澡,太劲爆了!谁的胆子这么大啊?”

  蒋思南听到这,不住朝朱小玉挤眉弄眼,手指还一直冲施甜的方向戳。

  朱小玉没明白过来,她大步走了进去,“听说纪亦珩走出来的时候脸色可难看了,我好好奇哦,你们说那个女生究竟看到啥了没有?哎呀呀,大长腿男神的身材肯定是棒棒的。”

  施甜气的躺到床上就不理她们了,蒋思南赶紧拉过朱小玉,“快别说了,我们闯祸了……”

  施甜将被子拉高过头顶,她在学校就是个小透明而已,出糗就出糗吧,应该没多少人能将她认出来吧?

  施甜安慰着自己,睡一觉就好了。

  第二天,部队的铃声一早就响了,谁都不敢赖床,施甜快速地起身后,先将被子按照要求叠成了豆腐干形状,然后再把带有馊臭味的衣服往身上套。

  早上6点整,例行跑步,施甜最怕的就是晨跑,高中时候住宿跟没跑够似的,好不容易挨到上大学,偏偏东大还有这么个规定,每年9月份都要军训半个月。

  所以她都大二了,却还要来这个军训基地。

  同寝室的三个女生跑在前面,施甜右手按着肚子,两条腿在地上摩擦向前,她实在跑不动了。可是教官吹着哨子跟在后面,她不跑都不行。

  她喘着粗气往前冲,余光看到旁边有人跑过去,施甜低着脑袋,看见一双黑色的耐克运动鞋跑到了她的前面,奇怪的是,鞋子是正面朝着她的。

  施甜忍不住抬头,那表情就跟见了鬼一样,纪亦珩就跑在她前面,他戴着耳机,倒退着在跑,一双眼睛毫无遮拦的落在她身上。

  施甜赶忙跑向旁边的跑道,男生见状,跟着跑过去,拦在了她身前。

  “你干什么?”

  施甜那会儿发育的比较晚,勉勉强强才长到了一米六的个头,从此以后连一公分都不肯多长了。她现在看向跟前男生时,都要高高的扬起脑袋,这让她更加没了底气。

  纪亦珩戴着耳机,应该也没听到她的话,他身上的迷彩服短了一截,显然并不合身。他的脚踝和手腕露在外面,施甜离他那么近,甚至都能看到他手背上的青筋。

  男生模样是干干净净的,施甜也听说过一些有关于他的传闻。人人都知他有一把最好的嗓子,诠释得了少年的净,驾驭得了青年的邪和狂,自然连中年的稳也不在话下。

  如果说人生来就是一张白纸,那纪亦珩这张纸,肯定是得了上天的眷顾。因为画手在勾勒他五官的时候,一笔一画都是费尽了心思,将最好的线条和最深邃的眉眼都给了他。

  施甜目光躲来躲去,她不知道纪亦珩这样拦在她面前的目的是什么?

  她干脆停下脚步,不跑了,身后的同学猝不及防撞上她。“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停了?你不会是昨天偷看别人洗澡,长针眼了吧?”

  施甜狠狠地回了过去,“你才长针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看?”

  她听到耳边传来一阵低低的轻笑声,很轻,微乎其微。

  施甜看到纪亦珩一招手,几名男生跑了过来,他转过身,跟着他们一道加快了速度后跑开了。

  他这一句话没说,就让她大早上的尝到了鸡飞狗跳的滋味。施甜不敢往深处想,她秒怂了,纪亦珩千万要大人不计小人过,再说他也没什么损失啊。

  她看到他什么了?湿身诱惑吗?那也不算吧,再说她才是女生,要论吃亏也轮不到他啊。

  蒋思南她们在终点处等她,跑完步就该去吃早餐了,施甜饿的前胸贴后肚,正要往食堂的方向充。

  蒋思南一把将她拦下来。“纪亦珩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

  “你少来,他都跟你面对面跑步了,肯定是说起昨晚的事了。”

  施甜两手摁在腰上,一口气还没缓过来。“他嘴巴都没有张开过……”

  “刚才我都听到隔壁班级的女生在议论你了,说你成功引起了纪亦珩的关注,目的达到了……”

  “有病吧,”施甜反正是百口莫辩,“随便她们怎么说。”

  “就是,”蒋思南挽住了施甜的手臂,“以后再有人敢胡言乱语,我就跟她们对撕,昨晚就是个意外嘛。”

  施甜就是觉得奇怪,纪亦珩方才这是唱的哪出戏啊?

  昨晚的事原本都可以过去了,他突然来这么一下,施甜这会觉得所有人看她的目光,好像都充满了怪异感。

  ------题外话------

  月底左右就更新了,先占几天坑,写完《斩男色》就来写我们的很甜夫妻哈~

  甜宠暖文,撩酥少女心,捂嘴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