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赘婿 > 第1344章 末日里的常人视角

第1344章 末日里的常人视角

  花狗有点小小的失望,芸娘并没有邓婉婷或是邓家的消息。

  她还拍着胸脯说,城中一定没有四辆车进来,这可是大事,如果如此嚣张的开了四辆车,她一定知道的。

  花狗就想,弄不好他们的车子已经不开了?

  一路过来这边,到处危机四伏,谁能一直开着车子呢?

  花狗终于还是离开了,其实他想知道芸娘到底有什么好吃的,但是他不能把城外的三人忘记,她们也要等他弄吃的回去。

  其实吃的还有,够吃一天,但弄食是每天都要考虑的事情,吃了上顿没下顿是常态。

  花狗立刻了芸娘的小窝棚,转了一圈后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偷。

  这没什么的,为了吃饱饭嘛。

  于是他拿着破包四处走走,凭借他灵敏的身手,敏捷的动作,猥琐如老鼠一般的直觉,还真就偷了不少东西,竟然有点无师自通的意思。

  嘿嘿,老鼠这么多年可不是白吃的,就像老鼠一样猥琐就好了。

  花狗很满足,这就出城向山上跑,五公里路一溜烟就到了,脸不红心不跳,这几年的锻炼初见成效。

  将大多食物给她们,自己留了一块肉。

  “你们省着点吃,可难弄了,我就弄了这点。”

  狗子说完就要走,三个女的自然把他拉住,询问城里情况。

  花狗说了一些,却没提芸娘。

  “反正我觉得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走,那咱就先不走,摸清楚情况,然后也想办法,这里隐秘,你们就在这里躲着,我们想到办法之前基本就在这里不出去了。”

  “那你要干嘛去?”

  魏悠然担心的问。

  “还能干嘛,当然是去城里继续侦查啊。我又不想去的,可你们三个女的谁能去?进城估计就会被卖了!”

  这话不假,不过狗子却心虚,他是要找那女人的。

  或许是芸娘的成熟直爽,让狗子觉得喜欢听她说话。

  这是一种简单的人类心里。

  人缺少什么,就想要什么。

  狗子少年阶段已来临,正是对什么都可以感兴趣,即将建立世界观的时候,他渴望与大人接触,听听他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这些年他身边都是小孩。

  在狗子的心目中,魏悠然可不算是大人。

  狗子就这样离开了山洞,一个人又返回了城。

  在差不多黄昏的时候,到了芸娘的小窝棚前。

  芸娘刚送走了两个男的,他们是来拿衣服的,走时手脚都不老实,在芸娘身上揩油,芸娘就骂他们死鬼。

  转回头来看狗子正站在身后,愣了下才道:

  “你还真回来了,进来吧。”

  “嗯。”

  两个人爬进了一张床大的小窝棚,这就显的有些紧吧,肢体间难免会有些碰触。

  芸娘观察了狗子的反应,特别正常,就只是好奇那些瓶瓶罐罐。

  “你真的只有十三岁?”

  “都问了好几遍了,这是什么东西?”

  狗子指着一个小盒子说话,那里面有个小东西爬来爬去。

  “王八,乌龟,也叫甲鱼。”

  “哦哦,原来这就是王八。”

  “你没见过?”

  “没有。”

  “如果你只有十三岁,那么你家大人呢?”

  “大人?我家没有大人,我是孤儿。”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什么也不知道。”

  “我知道挺多事的。”

  狗子不服气看向芸娘。

  “好好好,你是末日里长大的孩子,如果不懂得一些事,那也活不下来,你饿不?”

  “还行。”

  “等着。我给你拿吃的。”

  说要,芸娘就趴在门口四下看了看,认为绝对安全了,这才到了角落里,把被子掀开。

  潮湿的被褥下面就是土,把土扒开后里面有个生了锈的铁盒,打开盖子,芸娘拿出来几个棍子。

  “这是啥?”

  狗子好奇。

  “没见过吧?”

  “嗯。”

  “这叫甘蔗!”

  “啊?我连听都没听过了。”

  “嘿嘿。这算是水果,南边势力的小头目“李爸爸”发现了一片甘蔗地,野生的,弄回来一车呢,上次他来找我缝裤子,给了我这些,两天了,我一直没舍得吃。”

  “好吃吗?”

  狗子眼巴巴的看着。

  “当然好吃了,甜的!”

  “啊,真的甜?看着可难看。”

  芸娘微笑,拿出了一把刀,给甘蔗剥皮,然后递给狗子。

  “只能咀嚼,不能咽下去,嚼一下就吐出来。”

  猴子也不客气,咬了一大口,然后瞪大了双眼。

  “真的甜!”

  嚼了几下,甜味没那么多了,他就吐到了外面。

  芸娘也剥好了一根,两人就这样把三根短短的甘蔗都给吃了。

  “真好吃啊,可是却不顶饿,也吃不到肚子里。”

  狗子遗憾叹气,芸娘道:

  “糖分我们吃了,到身体里能补充能量的,我现在就这么多吃的,等明天他们有几个会给我送吃的来,都是熟人,大家都艰难,不过我一直为他们补衣服,他们也不会差事的。”

  芸娘说要叹了口气,然后肚子就咕咕叫了两声。

  狗子也没吝啬,直接将包里的烤肉拿出来。

  “应该是老鼠肉,我弄了一点,咱们两个一人一半。”

  “老鼠!这东西你在哪里弄的?”

  芸娘高兴,当然也不会客气,拿着刀切了一半,两人吃了,这才算没那么饿了。

  “说啊,在哪弄的?”

  “抓了老鼠自己烤熟的呗。”

  “你还挺有本事。”

  “那当然,我最会抓老鼠了。”

  “行了,狗子,给我说说你的事呗?”

  “那你也说说你的。”

  狗子的经历很简单,毕竟他还小,经历的事情还少。

  芸娘听的欣喜,如果真的只是这样,那狗子可是个能够养成的男人呢。

  芸娘一直就想要找个男人。

  只是这世道男人不可信的。

  芸娘就见过好几个女的,找了男人,结果又被男人给卖了换食物。

  现在她是自由身,这是可贵的,如果跟了男人,她很可能也是那种下场。

  所以想而不得,往往夜不能寐。

  现在出现了一个身体强壮的狗子,没两三年他就成男人了。

  如今年岁小,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时机,就跟养儿子一样,养成了就是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

  芸娘觉得捡了宝贝,一脸都是笑,然后也给狗子说起了自己的事。

  这就有些多了。

  芸娘可是末日前的人。

  她是在出国旅游后赶上末日的。

  父母带着她在末日里求活,什么苦都吃过,什么危机的事都赶上过。

  后来爸爸先死,芸娘母亲为了养活她,先后跟了十几个男人,却没一个长远的。

  有的是坏,卖了她们母女。

  有的是倒霉,没几天就死了。

  二十几岁的时候,芸娘的母亲病逝,她开始一个人生活。

  嫁过两次,第一次那男人对她挺好的,但被人杀了。

  第二个是给一末日土匪头目做小,是他一百个女人里的一个。

  后来土匪被人干掉,他的手下逃跑的时候也瓜分了他的女人。

  听说要把她们卖去窑洞。

  窑洞是这边的一个说法,进去就出不来的,据说有的女人每天都要接待几十个男人。

  芸娘就费尽心机逃了出来,流浪两年到了这地方,依靠会做衣服这个手艺活了下来。

  这是妈妈生前教给她的唯一生活技能。

  狗子听的也觉心酸。

  原来果然末日里的人们都很苦。

  芸娘回忆这些时还掉了几滴眼泪,这时不哭了,叹口气道:

  “走吧狗子,陪我去上厕所。”

  狗子当然没意见,只是还不懂为什么偏偏要陪着?

  两个人离开了小窝棚,走了一会就闻到越来越浓的臭味。

  最终,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挺大的坑,借着刚出现的月光,狗子知道这应该是一个粪坑。

  “城里没厕所,大多数人就在这里方便,背对着粪坑蹲在边上,下边的大粪都有两米深估计,下雨后就成为臭屎湖,经常有人在蹲着的时候掉进去,而且这里有不少流氓,看着女人脱了裤子,就把人拉走玩了的。”

  芸娘说话间已经脱了裤子蹲在边上。

  地面比较黑,狗子也看不太清什么。

  芸娘伸出一只手拉着狗子的腿,道:

  “你可以陪着我,有个男人在身边流氓就不敢来,我拉着你,然后也不会掉下去了。”

  “呵呵,好吧,就是有点臭。”

  狗子有啥说啥,也不嫌弃芸娘。

  芸娘上了厕所后就和狗子回来。

  “这城里水源有四处,都要人把持着,想要喝水还要去找他们换,哎,我都好久没洗过澡了。”

  “那你咋还这么白?”

  “小东西,我白吗?”

  “白!”

  “哈哈,天生丽质,我身上更白呢。”

  芸娘心情不错,回窝棚就和狗子躺下,抱着他说话。

  说了一大堆没用的,芸娘随口问道:

  “那个邓婉婷找不到,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我跟你说清楚吧,那女神岛,你过不去的,沿途都是关卡。”

  “他们凭什么不让人过去?”

  “发末日财的大有人在,这年代想要过得好,那就只能能变坏,那些人有东西吃,晚上有不同的女人睡,他们才不在乎这末日的未来会怎样。”

  “真是过份,那我们想要过去看来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比他们更坏了?”

  “差不多吧,要想过路,除非你带着一群亡命之徒,然后谁挡着就杀谁,只不过小狗子,你还是个孩子,有这样的勇气吗?”

看过《末日赘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