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零 >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会合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会合

  “噢,我的天呐,快看,火灭了,空中那个人做到了!他是谁?”有人激动的问,死里逃生的经历让这人异常的紧张亢奋。

  “我听到包围圈外边有喊杀声,是我们救援的人赶来了吗?”安全区的指挥官冒死从藏身处的石洞里探出头。这处石洞位于一个街头花园的地下部份,平时做为城市环卫工人休息的地方。他张望了片刻,没有遇到敌人的流矢,很快他看到了包围自己的那些暴徒转变了战斗的方向,显然他们的背后遭遇了敌人。

  一身狼狈的指挥官高兴道:“太好了,是我们的人来了,该死的暴徒现在被反包围了。兄弟们跟我出去,我们来做一份大的夹心饼干……不,是三明治!”

  被困在火场中的治安部队在指挥者的号召之下响应街道外头的援兵,立刻对恶贯满盈的暴徒进行了两面夹击。

  这些暴徒中有相当一部份不是有组织的来袭击安全区,他们更多的是来看热闹,被其他团伙怂恿过来趁火打劫。这会儿情势逆转,原本嚣张无比的暴徒们变成了无头苍蝇,乱成了一团。其实这些暴徒数量着实不算少,分布在几个街区,比亚斯纳等政府士兵、丽亚这些游散佣兵以及响应勇士令而来的普通平民多了两倍不止。只是这些暴徒各自成群结伙,现在即没有一个领袖,又没人指挥,再加上他们很多以前都是流氓小混混出身、有犯罪前科的罪徒和从牢里逃出来的囚犯,平时他们看到治安官就畏之如虎,现在更是只顾自己仓惶逃窜。

  当然当中也有几个穷凶极恶不怕官兵的家伙,可这会儿大伙都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几个恶徒哪里还控制得了别人,也跟着趁乱开溜了。

  很快几千人的暴徒团伙在里外一千多人的夹击之下,抓的抓、逃的逃,十几分钟就做鸟兽散了。

  另一边,冰稚邪一路轻身快步在街苍楼宇间穿梭,月光龙在很高的天空为他指引着方向,他没找到那个暗箭偷袭他的人,但月光龙盯住了那位火场纵火的小孩。即然一时找不到要找的那三个家伙,不如先抓住纵火者再说。

  两年三个月前一役,无数人死于帝龙的浩劫之下,自此以后,那件事就给他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他自认为不是一个好人,也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在他看来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死亡,死于各种自然与不自然的原因,他不需要为那些与自己无关之人的生死去在意什么,即便某些人因自己而死,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因为世间本就如此。可是多伦特尔市的事情让他坚如寒冰的心也难免触动,仅多伦特尔市一座城市无数的家庭,无数平常得不能再平常,无辜得不能再无辜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

  他知道自己绝不是善人,可那件事在他心里挥之不去了。也许他的心想做点什么来弥补吧,仅管这种弥补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可笑与荒诞。

  冰稚邪沉缅在自己的心绪中分了神,忽然一点微弱的暗光自他衣服下透射出来,那是冥王·黑体留在他身上‘伐暗’的印记,这个印记没有在那次交手后消失,而是做为他们约定的后续。

  “有感应了,看来冥王·黑体说的那三个家伙就在附近了。”冰稚邪犹豫了一下,放弃了追索那名纵火者,因为有另一个人一直在追着那名小孩。他两步腾向高空,很快发现了城区一处光星闪耀,是有人在打斗。

  冰稚邪移步过去,果然看到有三个奇异的家伙在围攻一名成年男性。这男子二十四、五岁上下,皮肤棕黑,寸板头,手中一杆铜棍舞得虎虎生风,招式之间火焰、寒冰交相辉印,与三名恶者打得异常激烈。不过虽然如此,男子还是落了下风。

  这三名恶者两女一男,都不似正常人类,女的光头、裸肤,身上缠着许多绷带,钉了十几根又粗又大的螺纹钢钉,皮色苍白没有血色,战斗时的神情一如她两只金属的拳掌般冰冷。

  男者面容血残恶虐,露着蝙蝠般的尖牙,全身长满了棕红的毛发,耳朵尖尖,黄白色的眼球上两个米粒大的小黑点便是他的眼睛,此人外形似人似兽,仿佛蝙蝠与人类的结合体,全身上下都透着血液的腥恶之气。身上穿着铁甲,手里一把1.5米左右的剔骨刀,刀身满是血腥泥垢,不知用了多久,斩杀过多少生灵。

  这两名恶者奋力恶战着寸头男子,而真正让男子陷入危机中的是另一名像女性的家伙。这人眼睛中透着光圈形的蓝光,披着血色的披风,一把机械重刃在手,重刃的一面是鳍刃钢刀,另一面是元素光剑。

  这三名恶者一言不发,只对寸头男子猛攻不止,短短时间寸头男子就已受伤。不过这男子并不屈服,铜棍转动双手托在身前,霎时冰火双开,棍身上冰、火两股力量自左右棍首冲出,打在街区左右两边墙上环形一划,周围顿时形成一个半径约三十米的圆形范围,范围中半冰半火,形成两重不同元素各分半边的奇观!

  “我还没有结束呢!”寸头男子游走在冰火之间,一杆铜棍舞得无比熟练,燃烧着火焰、结着冰霜的棍子威力更加强大。三名恶者中的头两名身手动作略显迟顿,不及这名寸头男子,很快被铜棍先后打中,然而第三名恶者实力远在他之上,在两名同伴受伤之际翻手一掌打在男子胸口,随手背手扬刀,机械重刃便要一刀斩开寸头男子的头颅。

  就在这时冰稚邪出现在战环外围:“住手!”

  声音至,挥刀的手立刻停立半空,重刃前的锋刃离着寸头男子的额头只差丝毫,这一斩惊吓得他双眼发直,脸色都白了。

  冰稚邪到来之后,三名恶者立刻退出了冰与火的圆圈,单手扶胸、单膝触地,低着头跪了下去。他们身体上还残留着火焰灼烧后的焦烟和霜寒冰冻过的覆霜,只是这些伤害痛苦对他们来说无知无觉。

  ……

看过《龙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