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七十四章 魔君的身份?

第九百七十四章 魔君的身份?

  “沙心,执迷不悟的人一直都是你!我且问你一句,你我等了这无尽的岁月,为的究竟是什么?”厄脍单手一横,反问道。

  沙心没有说话,双目死死盯着厄脍,眉宇间的神色一片肃然。

  “你我被困居于积鳞空境这么多年,你所辖的傀城,与我玄城也恩怨纠葛了这么多年,此番你主动来找我,说要联手进入这大墟故地,你的目的不正是和我一样吗?又何必再提什么陈年旧事,行这自欺欺人之举!”厄脍冷笑了一声,又说道。

  “不要拿我和你相提并论!”沙心一字字说道。

  “沙心,看在过去的份上,我再奉劝你一句。如今魔君的尸骸就在眼前,你与我将之平分,则各自大道可期。届时想要离开积鳞空境这片牢笼,还不是轻而易举?等到了魔域或是仙界,可就是天高任鸟飞的大自由了。”厄脍朗声大笑,说道。

  “魔君……”

  韩立听闻此言,目光不由又朝着血色湖面中心上漂浮的那具水晶棺材一眼。

  此刻的他,心中几乎就可以肯定,水晶棺材中的魔族尸骸,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圣骸”了,只是为何厄脍要称其为“魔君”?

  一念及此,他又不禁联想到了蟹道人,其似乎与这积鳞空境之间,也有着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或者说,这位“魔君”会不会就是蟹道人当年的主人?

  “蟹道友,你可在此?”韩立尝试以神念联系询,结果却是根本无人回应。

  就在此时,沙心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以为我这次找你联手,为的是和你一样的苟且目的?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复活主人的方法了。”沙心嗤之以鼻道。

  “嘿嘿,复活?看来你还是大梦未醒啊……当年魔君合道失败,早已身陨道消,只留下这一具尸骸,根本没有可能复活,否则这大墟又岂会沉寂这么多年?我倒是希望魔君没死,这样我就不必困局于此这么多年了!我劝你不要死心眼,行那无谓之事。”厄脍脸上嘲讽之色一闪而逝。

  “狼心狗肺的东西,若不是你的背叛,在主人合道的关键时机引来魔主插手,主人定然能够合道成功,进阶道祖境。”沙心怒骂道。

  “哼……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当年即使没有魔主插手,他也成功不了。”厄脍冷哼一声,开口说道。

  “主人惊采绝艳,其手段本事又岂是你能知晓的?当年若无主人栽培,你早都不知道在哪片污秽之地化作粪土了,现在竟然一口一个魔君,敢不尊称一声主人……”沙心怒斥道。

  “够了,他当年授我修行之法,不过是看中我的资质,为自己培养一个打手罢了。我不像你,当人棋子任人摆布,还甘之如饴。不过,当年我选玄修,你选傀道,倒是早有定数,你注定一辈子都是魔君的傀儡罢了,连他死了这么多年,你也摆脱不了。”厄脍怒喝一声,打断了沙心的斥责,说道。

  “不管你说什么,这次也休想得到主人的尸骸,以满足你的一己私欲。待我将他复活之后,再由他亲自与你清算当年的背叛之仇。”沙心压下怒气,神色渐平道。

  厄脍闻言,瞥了一眼脚边躺着的石穿空,笑道:

  “你手上没有魔族皇家血脉,只怕连那具水晶棺都打不开吧?我手上可是有一个货真价实的皇子殿下,你若是肯与我合作,我们就都能从中得利。否则,就都只能空看着眼前这座宝山,谁也别想进去。”

  “厄城主此言差矣,我们圣族虽然血脉珍稀,却不止十三弟一人有。而我的,反而还要更加精纯一些的。”不等沙心答话,其身后忽然闪出一名头戴罩帽的高大身影,朗笑着说道。

  说话间,那人将头上罩帽摘下,露出一头白色长发,容貌虽普通,却带着一股迥然气质,一双罕见的深紫瞳孔中泛着点点光亮。

  韩立目光扫过,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发现此人正是大皇子石斩风。

  厄脍见状,神色终于一变,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狰狞之色,咬牙道:

  “我如此苦口婆心的规劝与你,也算仁至义尽了,你还不死心,那我们也只好拼个鱼死网破了。”

  一语说罢,他双足猛一跺地,整个地下空间都随之猛地一震,血湖之上涟漪大动。

  厄脍的身影化作一道轻烟,消失不见,下一瞬却陡然出现在了石斩风身后,猛地探出一掌,五指如钩朝着其头颅上猛抓了下来。

  石斩风目光一闪,已经发现了不对,可是身体反应却终究慢了一步,想要闪避,却已经来不及了。

  眼见其指尖就要刺入其头骨之中时,一杆白色骨槊突然从旁刺出,“铮”的一声,点在了厄脍的手腕处。

  石穿空余光瞥见,昆玉正双目怒睁,双手握着一杆通体闪着星辰光芒的白色骨槊,从一旁横刺了过来。

  只见那骨槊长杆弯如弦月,却也只是将厄脍的手掌稍稍顶开寸许,堪堪避过了石斩风的头颅,带起的劲风却呼啸而过,在其俊朗的脸庞上,留下数道醒目的血痕。

  石斩风抓住这一空挡,身形一矮,足尖猛一等地,身形骤然前冲,手长猛地抽出一柄白色的三棱骨剑,上面星窍光芒大作,骤然直刺向厄脍的小腹。

  厄脍手腕一收,将那骨槊崩开的同时,蓦地提膝,竟是直接以膝盖顶住了三棱骨剑。

  只见其腿上密集玄窍亮起,一层朦胧白光就如铠甲一般庇护其外,挡住了骨剑尖端,任其上星窍光芒狂闪,却始终无法刺穿,难有寸进。

  “找死!”厄脍冷哼一声,猛地弹腿一踢。

  其足尖之上,顿时有一团凝实白光炸裂开来,直奔石斩风面门。

  后者见势不妙,手中长剑不退反进,猛地一刺之下,接着那股反弹之力骤然后掠,直接拉开了近百丈的距离。

  然而,他退开的速度虽快,却根本不及厄脍,身形尚未站稳之时,就已经被追了上来。

  厄脍显然很急于除掉石斩风,在近身的瞬间,其腰身猛然一转,带动整条脊梁如蛟龙出海一般环环耸动,发出阵阵雷鸣般的声响。

  其右臂之上肌肉鼓胀,层层白色星光爆发而出,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从其拳端狂涌而出。

  拳头未至,石斩风神色骤变,只觉得呼吸都有些不畅,周身虚空似乎都有些扭曲,以至于他的身形移动,都变得异常艰难起来。

  韩立看着这一幕,心中都有些骇然,先前厄脍明明遭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势,才过去没多久,竟然就已经恢复到了如此地步?

  这一击之威,饶是现在的他,也没有把握能抵挡下来。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伴随着一声声爆鸣接连响起,厄脍周身之外,十二枚金属圆球上同时绽放出刺目光芒。

  紧接着,十二具身上星光熠熠的骨甲傀儡从中浮现而出,手中各自握着一道尖端带有弯刃的白色骨链,同时抛飞而出。

  只见十二道白色骨链化作道道白色飞虹,交错掠空而至,如一张蛛网般笼罩了下来。

  厄脍见状,砸向石斩风的拳头势头一转,朝着上方挥了过去。

  其拳头上一片白色星光炸裂,好似撑开了一方灿烂星辰,一道道令人炫目的流光冲天而起,撞向了白色骨链织成的大网。

  这时,那骨链大网之上,所有星窍忽然光芒一闪,竟是不再喷涌星辰之力,而是化作一个个小型漩涡,从中涌出阵阵强大的吞噬之力。

  厄脍这一拳打出的星辉流光,竟是如同流水一般被其吸纳一空,彻底失去了威力。

  “这是……”不等其惊讶完毕,骨链大网已经彻底笼罩了下来。

  “结阵”

  一声娇叱传来,那十二名骨甲傀儡单手一掐法诀,脚下步伐纷纷变换,动作整齐划一,瞬间就完成了结阵。

  骨链大网上立即闪过一片银色电光,化作一道银色雷球,将厄脍困在其中。

  韩立闻声,皱眉望去,发现那名被沙心唤作“小紫”的黑纱女子,此刻正盘膝坐在地面之上,在其身前摆有一副黑石阵盘,上面放着正放着十二枚白色棋子。

  能够同时控制十二名傀儡,令其整齐施法布阵,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然而做到此事的人,竟然不是沙心,而赫然是她!

  手持骨槊的昆玉,就站在其身旁不远处,戍卫着她。

  韩立正惊讶间,就听厄脍嗤笑一声,道:“就凭这粗陋法阵,也想困住我厄脍?”

  说罢,他身上玄窍光芒大放,抬起一拳朝着笼罩着他的骨链和电网上,猛砸了上去。

  “轰隆”一声巨响!

  他拳上星辰光芒刚刚绽放开来,骨链上的那股吞噬之力就再次浮现而出,将其释放出来的大部分力量都吸纳了进去。

  与此同时,电网之中一片银色电光狂涌而出,劈打在了厄脍的身上,溅起大片火花。

  电光过处,骨链大阵依旧完好,只是十二名傀儡的身上,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了一丝肉眼难辨的细小裂痕。

  而作为控制法阵的“小紫”,身躯也是猛然一颤,显然承受着不小的压力。

  “此阵自然困不住你一世,不过能够困住你一时也就足够了。”沙心瞥了一眼小紫,面无表情地说道。

  说罢,她向石斩风使了个眼色,二人便先后从岸边跃起,几个起落后便已到了血湖中心。

看过《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