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七八三章 群英会

第七八三章 群英会

  ,

  刘一民总算是等来了**率领的中原局和渡江北上的陈毅、南下的黄克诚。

  这三个人都是高级干部中的高级干部,开国元勋。**和黄克诚,刘一民都熟悉,陈老总却是第一次见面。

  陈老总先到,穿着个白绸子短袖衫,黑裤子,打扮成了富商的样子。

  一见面,陈老总的豪爽性格就暴露无疑,张口就说:“老子正在东路地区和冷欣个龟儿子打擂台,忽然打了个喷嚏,不知道是哪个想念我了。接到电报才知道,原来是抗日无敌英雄刘老弟想起我陈毅了。你个刘老弟楞是要得,一眼就看出我陈毅在东路地区那个又潮又热的鬼地方呆的难受,一封电报就把我召来了。”

  刘一民喜欢陈毅、贺龙这样性格豪爽的人,容易交心。见陈毅果然如此豪爽,刘一民也咧着嘴直笑,说道:“陈司令啊,总算是把你这尊大神给请到了。你要是再不来,罗荣桓政委在山东就要骂娘了。”

  陈毅一听,哈哈大笑:“我说你个刘老弟,少拿罗荣桓说事。说吧,你我素未谋面,你为什么向**推荐我陈毅啊?你打下的这么大的家业,就舍得交给我陈毅管理?”

  刘一民正色说道:“井岗山会师的朱毛陈,都是何等人物?哪里需要我向中央举荐。教导师是红军部队,全党全军一体。由你陈老总来坐镇指挥苏北我军,那是再合适不过。我等你好长时间了。”

  陈毅见刘一民一瞬间就端正了脸色,哈哈一笑:“好你个刘老弟,年龄不大,胸怀不小。难怪你的威名传的全中国都知道。了不得,我陈毅算是交定你这个朋友了。”

  刘一民忙说:“固所愿尔!”

  陈毅笑声不断:“刘老弟,听说你给叶军长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课?叫我说,光给叶军长上课不行,得把老项也叫来,给老项也好好上一课。这两个人啊,一个是南昌起义的总指挥,我军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一个是鼎鼎大名的工人运动领袖。这一看见好东西,就想打土豪。再说了,见一面分一半也是老规矩么,跑江湖的都知道的。

  刘一民笑笑不语。

  陈毅以为刘一民不答应,马上拿出一盘象棋要和刘一民大战几盘,说的是三打二胜,不准悔棋,如果他赢了,野战医院必须分给他一半。如果输了,那也得分三分之一。

  谁都想不到,这两个以后的开国元勋竟然就在地上画了个棋盘,当头炮、屏风马,过河卒、巡河车,捉杀开了。

  刘一民后世学的琴棋书画都是科班出身,陈毅那两手棋艺如何会是他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败下阵来。这下,陈毅不干了,说是刘一民耍赖,没有提前告诉他会下棋。这不能算,得重新定赌注。

  刘一民指着陈毅哈哈大笑,说这么大个司令耍赖耍到这程度,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陈毅理直气壮地说,他来之前都调查过了,知道刘一民文武全才,字写的好,歌唱的好,但从没见下过棋。这才要和刘一民比棋艺。谁知道情报不准,马失前蹄了。这怎么能算,是刘一民没向同志们报告清楚么!

  刘一民被他缠的不行,只好答应将野战医院分开,给苏北留一半医生和器材,陈毅这才无话。

  黄克诚和陈毅不同,带着个眼镜,一丝不苟的,见了面先给刘一民敬礼,报告说:“刘一民同志,黄克诚奉命向你报到。请指示。”

  看得一边的陈毅直笑,说是黄瞎子硬是要得,军礼行的这么标准,弄得我陈毅都有点认不出来了。看来,这苏北又多了一个让小鬼子头疼的厉害人物了。

  刘一民非常敬佩黄克诚的人品,大是大非面前从不退缩,也知道他为人刚直,一是一、二是二,意见不对就公开争辩,从不避讳什么。打老虎不死就会被老虎反噬,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上次等于是把他彻底得罪了,他会不会给自己暗中使绊子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刘一民就觉得必须尽快让唐星樱回一趟西安,去见见主席他们。可别被康生暗算了还蒙在鼓里。

  等到**带着中原局风尘仆仆地赶到半城镇的时候,陈毅和黄克诚已经在这里呆了两天了。

  晚上,刘一民在半城镇举行欢迎仪式,欢迎**、陈毅、黄克诚一行。

  欢迎仪式的地点还是在上次表演洪湖渔鼓的地方。

  刘一民发表了简短的欢迎辞,主要讲的是八路军南下、新四军渡江北上,战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携手经营华中。现在,华北已经形成了以八路军为主力的抗战局面,但是华北日伪力量过于强大,斗争残酷。而华中地区的苏北、淮南、淮北,日伪力量相对薄弱,又是水网地带,一定程度上限制日军的机动力量发挥。加上这些地区是中国最富庶的地区,有人有粮,正是我军发展壮大的大好战场。相信中原局东进后,在中原局和新四军军部领导下,华中地区抗战必将迎来崭新的局面。将来等八路军、新四军进一步壮大了,我们还要渡江南下和北上东北,与日军展开战略决战,争取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彻底胜利!

  刘一民讲完后,赵小曼组织了一台简单的文艺表演。

  教导师文工团没有随赵小曼南下,但是刘一民早已交待要组织欢迎晚会,赵小曼费尽心思,找了渔鼓班子和拉魂腔班子,又从随指挥部行动的部队中挑了一些战士,组成了个合唱队,联系《十送红军》、《八路军进行曲》、《八路军拉大栓》等歌曲,结果这一上场,还真的不错。特别是《十送红军》,听得**、陈毅、黄克诚都是泪花闪闪。

  节目编排的很紧凑,中间晶晶上场朗诵了刘一民写的《泰山松——悼念我的战友、中华民族英雄黄苏同志》一文节选,用饱含深情、珠圆玉润的声音,叙述了八路军教导师北上抗日以来与日军殊死搏斗,付出的巨大牺牲和取得的赫赫战功,听的人血脉喷张。

  陈毅说,他一路上反复思考,我军经略苏北,第一个需要面对的就是省韩问题。必须得打掉省韩实力,我军才能在苏北打开局面。

  **认为对于省韩,以团结为主,如韩主动向我进攻,则应坚决反击。如韩与我团结抗战,则应联手对敌。

  黄克诚认为我军现在已经在苏北站稳了脚步,眼下有八路军主力在,省韩绝对不敢轻举妄动。一旦主力北撤,省韩势必向我进攻。因此,考虑战略问题时,应当未雨绸缪,早作部署,以免被动。

  他们几个说的省韩,就是指的韩德勤。

  刘一民很赞赏这几个人,不愧是开国元勋,都能往深处看一眼。因此,轮到他说话时,就表明了自己的看法,那就是联韩抗日,逼韩抗日与反顽、反摩擦、反倒退相结合。眼下,韩德勤暂时不会与我军动手,我军没有道理也无必要主动攻击韩部。毕竟都是中国的国防力量,团结抗日才是上策,有本事打小鬼子去!如果韩德勤能与我军联手,则我军可以与韩部一起,顺利收复苏中,将攻击锋芒直指日寇的长江防线。随时可以与第三战区配合,掐断日军长江防线,将糜集于武汉周围的日军主力关入笼子里。

  陈毅和黄克诚马上提出异议,说刘一民这是理想化、想当然,蒋介石不可能和我们密切配合,他想的是与我军争夺苏北、苏中,绝对不会允许我军在苏北、苏中坐大。

  陈毅、黄克诚确实是把蒋介石的脉号准了,历史上就是这样发展的。刘一民话锋一转,就说陈司令、黄司令说的对,头脑清醒的很,蒋介石目光短浅,看不到八路军、新四军牵制和消灭日军的贡献,念念不忘的是不能让势力发展壮大。五届五中全会很可能确定了限制我党发展的战略方针,说不定年内就会掀起**。一旦我军主力北撤,苏北、皖东北我军实力减弱时,韩德勤必然会动手。因此,对韩德勤要高度警惕,此人打鬼子不行,搞摩擦很可能是专家。将来桂系很可能也会奉蒋指令,与韩德勤东西对进,夹击我军。对了,有了。”

  说完,陈毅喊警卫员拿过皮包,从包里掏出几张发黄的粗纸,对唐星樱说道:“这是我的《梅岭三章》诗稿,送给和儿做见面礼。你告诉他,别小看这礼物。这可是我在茅山被白狗子包围时,感觉要牺牲了,写下的绝命诗稿。要他好好保存。”

  刘一民一听,赶紧拿过来看,果然是陈毅的《梅岭三章》手迹,忍不住就读了出来: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

  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

  投生革命即为家,血雨腥风应有涯。

  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

  读完,几个人都沉默无语,似乎都在体会诗中真味。

  半晌,刘一民才说道:“陈司令,你这礼物太贵重了,孩子承受不起。你收起来,等找到嫂子了,让她好好保管。等将来我们胜利了,这诗稿是要进博物馆的。一字一句,千金不换。让我们的后代看了,都知道先烈们奋斗不易,珍惜他们的幸福。”

  陈毅似乎也陷入了回忆之中,听了刘一民的话,这才醒了过来,淡然说道:“什么贵重不贵重?认了干儿子,就要当亲儿子看。我把诗稿给他,也是希望他能不忘我们受过的苦难。就是将来胜利了,他也可以把诗稿拿出来,交给报纸发表,也可以捐给博物馆么!来,喝酒!”

  各位书友大大:山人谢谢大家的支持,请继续欣赏、订阅。谢谢大家!RO!~!</p>

看过《重生之红星传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