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六八一章 安丘事变 三

第六八一章 安丘事变 三

  第六八一章安丘事变(三)

  卢斌说通了厉文礼,以为可以大展宏图了,就让厉文礼派部队护送他过胶济路,到路北去活动。主要是想找昌潍的张景月胶东的几支零星武装,实施他的壮大实力的计划。但是他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点,那就是人心隔肚皮。

  厉文礼不但是第八区专员、保安司令,他还是复兴社成员,也就是军统的外围分子。

  中统和军统从头到尾都存在矛盾。

  山东的复兴社头子是秦启荣。要是秦启荣来领导厉文礼,可能厉文礼会高接远送,相处融洽。这换成卢斌来领导厉文礼,祸根就种下了。

  这年头,有枪便是草头王。厉文礼有人有枪,虽然人少了点,枪也少了点,但是在鲁中、鲁东、胶东地面,除了八路军和日军,厉文礼部就是最大的一股武装力量了。

  要是中央军或八路军,上级派来个领导都是很正常的。可惜的是,厉文礼既不是中央军也不是八路军,他是自己拉起的民团。

  在厉文礼看来,只带着鲁东行辕另一个副主任刘慕琨和一部电台、几个卫兵来上任的卢斌,什么都没有就想在鲁东地面吆三喝四,纯粹是空手套白狼。特别是卢斌的中统身份,让厉文礼产生了一种想法,那就是中统想来抢军统的果子。还有一点,就是卢斌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暴露他曾经是***,这让厉文礼心中对他有了防范心理。虽然卢斌在和厉文礼接触过程中,表现出了过人的才华。

  厉文礼派去护送卢斌的,是他的第二总队总队长胡鼎三。

  胡鼎三部都是昌潍子弟,对胶济路沿线熟的很。他们护着卢斌昼伏夜行,穿过日军胶济路和济青公路***线,到了莱阳。

  这个时候,泰西战役结束后返回鲁中、鲁东的八路军主力,隐蔽在泰沂山区和莒县与诸城之间,鲁东指挥部指挥的胶东警备旅、清河警备旅、鲁中警备旅,在地方武装和民兵配合下,不停地对小鬼子发动小部队袭击,反击日军第三十二师团、第三十六师团对根据地的扫荡,这确实给卢斌、厉文礼的行动提供了机会。

  卢斌抵达莱阳后,以山东省政府鲁东行辕主任的架势,通知驻守莱阳城的八路军县大队和莱阳县抗日民主政府,他要在莱阳召开鲁东地区军政抗日联席会议,邀请鲁东抗日将领参加,并要求莱阳县抗日民主政府为胡鼎三部提供军粮。

  到了这个时候,坐镇鲁东的谭政、袁国平、许光达才知道出了大事,赶紧上报山东局和师部。

  此时,刘一民远在淮北,曾中生、蔡中又随鲁西警备旅和新六旅去了冀鲁边,罗荣桓一边向刘一民通报,一边指示谭政、袁国平、许光达,大敌当前,一切以团结抗战为重,可以给卢斌所部提供军需,尽量满足友军需要。但务必明确告诉卢斌,必须承认我党领导的各级地方政权。

  莱阳抗日民主政府把罗荣桓的指示告诉卢斌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卢斌倒是没有说什么,在安丘西南山中的厉文礼这个时候张狂开了,提出莱阳抗日民主政府没有经过山东省政府批准,不是合法政府,必须得重新任命莱阳县长,恢复政府在莱阳的政权。气得莱阳县大队的干部战士义愤填膺,当时就磨刀擦枪,要驱逐卢斌,缴胡鼎三部的枪。

  情况反馈给罗荣桓后,罗荣桓气的不行,恨不得马上命令谭政调集部队消灭卢斌部。但兹事体大,牵涉到国共合作,必须讲究斗争艺术。别人不知道卢斌,罗荣桓、谭政、袁国平都知道他,但对他县长的政治面目看不清楚,不知道他是真的叛变了,还是被捕入狱后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或者是受党委派参加隐蔽战线斗争。最后,罗荣桓只好一边向中央报告,一边下令莱阳县抗日民主政府和县大队撤出莱阳城。

  令罗荣桓想不到的是,莱阳县大队一撤退,竟然引出了大事。厉文礼听说八路军撤退,以为卢斌教给他的计策见效了,直接任命自己的亲信王海如做莱阳县长。

  卢斌这个时候的表现非常让人捉摸不透,他接受了八路军随军记者的采访,呼吁鲁东各势力团结抗战,要求散落在鲁东的几支残存的***武装到莱阳集结整编。同时明确拒绝了厉文礼对王如海的任命,给沈鸿烈发报,推荐苟梦龙担任莱阳县长,要求省政府批准。

  这一下惹恼了厉文礼,他给秦启荣发了电报,称卢斌和***、八路军有联系,很有可能是诱骗散落在鲁东各地的***武装到莱阳去,让八路军缴械整编。

  让国共双方都极度震惊的事变发生了。

  胡鼎三和王如海接到厉文礼的电报后,马上开始行动,对卢斌的鲁东行辕发动了突袭。这个时候,和历史上不同。历史上鲁东行辕事变发生的比现在晚十几天,而且那个时候八路军115师主力刚到鲁南,鲁中一带***的杂牌武装很多,卢斌身边有警卫队和一个保安团,就那都没有逃脱胡鼎三的毒手。现在更不行了,鲁中一带的杂色武装都被八路军整编,剩下的几支打着***番号的武装被日军几次扫荡打的七零八落的,都躲在山区里不敢露头。八路军莱阳县大队又离开了莱阳城,卢斌到了此时才知道,与厉文礼推心置腹的交谈,纯粹是与虎谋皮。

  随卢斌来莱阳的鲁东行辕副主任刘慕琨是一个一心抗日的英雄,看见胡鼎三的士兵攻击行辕,知道出了大事,拔出手枪指挥几个卫士与胡鼎三部对射,边打边喊攻击行辕是犯上作乱,只要停止攻击可以既往不咎。可惜的是,刘慕琨和卫士人太少,胡鼎三部很快就冲进了鲁东行辕所在的县政府大院。

  卢斌眼见胡部士兵冲进来,知道事不可为,心里暗骂厉文礼竖子不足与谋,然后就整整军装,走出屋子,质问胡鼎三要干什么。

  胡鼎三假惺惺地说,外面的士兵们有疑问,必须得卢主任当面答复。说完,一挥手,就命令士兵拉着卢斌走出了行辕。

  胡鼎三没有想到的是,城里的枪声惊动了八路军莱阳县大队。很快,县大队、区小队、民兵就从四面向莱阳城赶来,火把在夜空下看得清清楚楚。

  到了此时,胡鼎三和王如海意识到惹了大麻烦,王如海也不敢再做他的县长梦了,跟着胡鼎三,押着卢斌、刘慕琨和他们的随员出了莱阳城,在城外杀害了卢斌等人,趁着夜色掩护仓皇而逃。

  接到莱阳县大队的报告后,罗荣桓马上给沈鸿烈去电报,通报惨案情况,质问沈鸿烈为何纵容厉文礼部屠杀鲁东行辕主任、副主任,要求沈鸿烈解除厉文礼的所有职务,缉拿凶手。

  卢斌是应沈鸿烈之请到山东来的,现在厉文礼竟然敢背着他杀害卢斌,简直是罪不可赦。但沈鸿烈目前要兵没兵、要将没将,他能拿厉文礼怎么样?而且,他也不敢请八路军替他出头,解决厉文礼部,那是犯大忌的。万般无奈,沈鸿烈只好报告蒋介石,要求严惩厉文礼和胡鼎三。蒋介石倒也干脆,直接命令苏鲁战区司令官于学忠彻查此事。

  于学忠奉命率51军、57军进军山东,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抵达的。但是日军势大,八路军更不好说话,于学忠的部队此时逗留在鲁豫边界处,鞭长莫及,根本不可能惩处厉文礼,结果,沈鸿烈下令免掉厉文礼第八专区专员、保安司令职务,任命厉文礼的部下、在临朐一带活动的张天佐担任第八专区专员、保安司令。这下好了,厉文礼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做通了于学忠的工作,丢了第八专区专员和保安司令的官职,反而被于学忠任命为鲁东挺进纵队司令。于学忠没有进入山东腹地,就和沈鸿烈结下了梁子。

  刘一民接到罗荣桓通报的鲁东行辕事变电报时,正在宿县。由于隐蔽作战意图,电台一直处于静默状态。等打开电台,就接到了鲁东行辕事变的噩耗。

  刘一民这才想起,历史上确实有这档事。而且卢斌这个人的身份在党史上也一直是悬案,公开的资料都说他被捕后叛变,加入了中统。但是据卢斌的后人和一些老同志的回忆,卢斌被捕后没有暴露身份,是他的亲戚保释出狱的,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给党组织造成什么伤害。至于卢斌的托派问题,是卢斌在狱中时,陈独秀成立托派组织无产者社牵连进去的。具体情况已经说不清楚了。但是有一点,卢斌的亲属许多人都参加了革命,他本人历史上到鲁东做了许多有益于团结抗战的工作,死后莱阳军民召开万人纪念大会。具体卢斌的政治面貌是怎么回事,恐怕只有周副主席他们能说清楚。反正历史上没有见到公开为他平反。

  刘一民想想觉得好笑,历史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厉文礼还敢对卢斌下手,说明厉文礼这个人注定是要当汉奸的。既然这样,与其让他当汉奸祸害一方,不如现在就解决他,让他失去当汉奸的机会。

  刘一民当即给罗荣桓去电:一、在报纸、电台上公开鲁东行辕事变真相,公布沈鸿烈免去厉文礼职务的命令。二、命令鲁东指挥部,调集鲁中警备旅主力,解决厉文礼部。必要时,可以动用在山区隐蔽的教四旅主力。厉文礼、胡鼎三二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三、派人面见沈鸿烈,明确告知他,必须执行刘一民在济南与他谈话的精神,只准团结抗日,不准搞小动作、搞摩擦。在山东采取的任何大的措施,必须经过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教导师中将师长刘一民将军同意。否则,我军不负责保护他和山东省政府的安全。请他自重。建议他撤销鲁南行辕、鲁东行辕,撤销对张天佐、张景月等人的委任,避免更大损失。四、教导师属于***序列,按照军衔高低,在苏鲁战区司令长官于学忠没有抵达山东前,所有在山东的中***队,必须接受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教导师长刘一民中将指挥。抗命不尊者,一律解除武装,礼送出境。五、在莱阳召开鲁东行辕事变殉难烈士追悼大会,悼念卢斌、刘慕琨等殉难烈士。各报纸刊发烈士事迹,揭露厉文礼、胡鼎三破坏团结抗战的丑恶嘴脸,公开发布八路军教导师对厉文礼、胡鼎三的通缉令。至于卢斌身份界定,应请示中央和总部,如果确认卢斌叛党或脱党,或者一时难以定论,应以抗日烈士相称。

  刘一民没有想到,他快,厉文礼更快。这老小子投敌了!

  胡鼎三和王如海率领部队逃离莱阳县城后,才知道什么是丧家之犬。不光八路军莱阳县大队穷追不舍,沿途四处都有八路军地方武装参加追击、拦截。无奈之下,胡鼎三横横心,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逃进了日军据点。

  大桥熊雄到潍县后,与第三十二师团师团长木村兵太郎商议,按照华北方面军参谋长山下奉文的命令,制定了逼降厉文礼的计划。他在厉文礼部有特工,厉文礼部的驻地、布防情况和一举一动都一清二楚。这样一来,木村兵太郎来了兴趣,马上抽调了两个步兵连队和两个炮兵大队,准备兵分两路迂回包抄安丘西南山区的厉文礼部。

  等到胡鼎三逃到日军据点,一切都已水到渠成。要知道,厉文礼此时实力有限,第一总队考斌之部已经不存在了,第二总队胡鼎三又投敌了,只剩下第三总队和一些只有几百人的保安团、特务团了。

  大桥熊雄命令胡鼎三持他的亲笔信去劝降厉文礼,胡鼎三害怕厉文礼枪毙他,不敢去。大桥熊雄找了两个日本女人陪了胡鼎三一晚上,然后又威胁放狼狗咬他。胡鼎三马上就老实了,带着大桥熊雄的亲笔信,坐着日军的摩托车,去了厉文礼的司令部。

  各位书友大大:昨天临时出差,耽误了更新。对不起朋友们。向各位赔罪了!

看过《重生之红星传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