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一四九章 天水会战 三

第一四九章 天水会战 三

  第一四九章天水会战(三)

  清晨,太阳跃出了秦岭山垭,照在缓缓流淌的渭河上,把笼罩在河面上、平地里、山坳中的薄雾慢慢打散。雾气从树林里、田野上,一丝丝、一缕缕、一团团的飘起,逐渐消散。

  雾散了,田野上的花花草草就露出了笑脸。大红的、粉红的、嫩黄的、淡紫的,山丹丹、蒲公英,知名的和不知名的各种鲜花野草,都在这春天的清晨绽放着美丽,似乎在向世人们宣告,她们就是那婀娜多姿的春姑娘,她们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渲染着色彩、渲染着斑斓、渲染着清新、渲染着希望。

  刘建立站在渭河边的一块高地上,身后是12师政委赵山、政治处主任李聪敏和参谋长王炳三。

  昨天晚上,12师从渭南镇出发,渡过渭河,占领了阵地。现在万事俱备,就等着敌人上来了。

  看着无边无际的春色,刘建立心生感慨,这么美好的春天,军人们却在厮杀。好在这场战役结束后,长期霸占西北的马家军势力就要连根拔起了,西北各族人民应该欢欣鼓舞迎红军了。

  赵山见刘建立一动不动,越瞅越觉得刘建立现在的言行动作都在模仿军团长,就笑着说:“师长,要是军团长在这里,这个时候他是要吟诗的。怎么样,你也来一首,让我们几个开开眼?”

  刘建立不好意思地笑笑,挠了挠头,说道:“要是我有军团长那本事,恐怕我就不叫刘建立了。”

  几个人哈哈大笑。

  笑声未毕,就见远处尘土飞扬,再一听,就知道是敌人大规模骑兵部队攻来了。

  刘建立大喝一声:“参谋长,命令部队准备战斗!”

  滕新星是广西桂林人,今年25岁了,和桂军首领李宗仁、白崇禧以及红五师师长李天佑是一个县的老乡。高小毕业后参加了桂军,上过桂军的教导队,从教导队出来后就当了排长。古岭头战役时候被十八团俘虏。开始的时候,他很顽固,因为他认为桂军是中国最好的军队,红军只不过是一群土匪。西延整军时,十八团开展的诉苦运动终于让他觉醒了,和李德贤、宋文虎一起,带动了桂军俘虏的转化。因此,他们三个人也都到十八团教导队短期学习过,成了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

  这滕新星看上去很斯文、很内向,但由于文化基础好,战斗素质高,接受新思想快,打仗的时候沉稳、勇猛,所以进步也很快。现在,他已经是红12师34团一营三连的一排长了。

  一排的阵地在34团的第一道防线上,身后就是团火力营的重机枪阵地构成的第二道防线,再往后是迫击炮阵地。一排的任务就是阻止敌冲击团火力阵地,保护重机枪和迫击炮能够安全射击。

  13师的阵地都是这样,步兵保护各级重火力,确保重火力打击效果。

  接到准备战斗的命令,滕新星就命令战士们上战位,排属重机枪和各班的轻机枪也全部就位。

  刚准备好,敌人的骑兵大队就冲上来了。

  这青马骑兵,虽然装备一般,但对骑兵战术还是有研究的。队形是一个正三角形,尖角犹如一把锥子,狠狠地向12师34团阵地撞来.

  滕文星一看,敌人的剑尖对的就是自己,马上命令战士们把驳壳枪也都打开保险放在面前,准备当敌人冲到面前时近战。

  这34团前身就是老二营,34团一营的装备和11师31团一营的装备一摸一样,战士们除了步枪、冲锋枪,都有一枝近战用的驳壳枪,每班都有两挺轻机枪。马元海不了解红七军团各部队的特点,把攻击箭头射向了12师最精锐的34团一营,自然是要碰壁的。

  敌人冲过来了,战马踏得大地都是一片震动。滕文星看着不停地有战马掉进陷马坑、不停地有战马踏响土地雷,嘴角就漾起一丝微笑:狗日的,不识字也摸摸招牌,敢向34团一营冲击,活腻歪了吧!

  500米,400米,200米、100米,青马骑兵脸上那得意洋洋的笑容都看得清清楚楚了,滕文星不再欣赏青马骑兵掉入陷马坑的美景,大喊一声打,手里的冲锋枪就开始了怒吼。

  一营阵地上霎时间就枪声骤起,轻重机枪、冲锋枪、步枪射出的子弹犹如一条火龙,向正在冲锋的青马骑兵卷去,将三角形的尖角烧了个干干净净。

  战马哀鸣,血花飞溅,举着弯刀的骑士们还没有冲到红军阵地前,就被子弹打落一地。

  骑兵冲锋和步兵不一样,有巨大的惯性,剑尖被打断了,不影响后面的千军万马继续奔涌而至。后面的骑兵依然涌上来,把前面落地的战友和死马踏得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战鼓频催,战旗飞舞,号角声声,强悍的青马骑兵根本无视一营的弹雨,催动坐骑,掀起一道狂潮,向红军阵地卷来。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冲上去,用马刀砍光红匪!

  刘建立站在一棵大树后面,看着黑压压一片,犹如钱塘潮一样的青马冲锋队伍,越涌越近,马上就和34团、师属重机枪阵地接到一起了,就想起了在通道时,军团长教训胡老虎的话。甚至还想起了军团长讲的僧格林沁率领的7000蒙古铁骑被英法联军炮火在通州八里桥打得全军覆没、而法军仅仅是伤亡了12人的悲壮故事,有点怜悯地看了看青马骑兵队伍,下令师属重火力和34团全线开火,所有炮兵对准敌人骑兵队伍中间炮击。

  这一下,战场上马上就热闹了。成群的炮弹落在了马队中间,把一群群战马高高抛弃,马上的骑兵被摔离马鞍,再狠狠地落到地上,成了马蹄下的游魂。

  无数的重机枪、轻机枪喷吐着子弹,用弹匣、弹链平地卷起一阵狂风,把青马骑兵队伍卷进了旋风的中心,撕扯着,旋舞着,再把它摔倒地上,变成一地飘萍。

  遭到痛击的青马骑兵,迅速变换阵型,从中间分开,一分两队,连绵不绝,向13师阵地的两翼卷去,意图从两翼突破。

  13师的炮兵和重机枪马上就延伸射击,用炮弹和子弹追逐着青马骑兵的队形,不断地收割着生命。

  配置在两翼的35团和36团阵地上,枪炮齐鸣,把青马骑兵两翼突破的战术生生地扼杀在梦想中。

  在炮弹和子弹的双重打击下,剽悍的青马骑兵再也支撑不住了。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反正溃退开始了,后面的骑兵们调转了马头,开始向通往甘谷的大路奔去。

  于是,马元海策划的用骑兵冲击红军渭河防线的战斗,仅仅是一次冲锋就宣告失败了。

  马元海带着卫士们,被溃散的骑兵裹挟着后退。此时,他已经不再悲伤了,脑子反而变得清醒了。

  红军这么强大的火力,难道只是防止自己的部队向北突围?那甘谷方向难道就没有红匪主力在等着?看来,这红七军团就象草原上的猎人一样,怕是早就设好了套,就等着自己这群笨蛋来跳了。

  甘谷方向不能去了,那里一定也是死路。天水城也不能去了,马鸿逵说的对,那城里的红七军团部队不是自己的部队能够惹得起的。现在只剩一条路,就是往南抢渡藉河,向陇南突围。但一想,要是红七军团准备彻底消灭马家军,怕是那里也是死地。思来想去,感觉没有生路,就想干脆死了算了,仗打到这种地步,部队损失这么大,就是活着跑了出去,也没脸见人了。

  马元海正想自杀,就见马禄带着一队卫队跑了过来,也不下马,就在马上大声问他:“部队都打散了,现在怎么办?”

  马元海一惊,是啊,怎么办?再一看,战场上到处都是人和战马的尸体,马元海心里一动,不能死,这可都是马家子弟兵,无论如何得想法带出去一部分,不然,青海就完了。

  马元海恢复了精神,对马禄说:“什么怎么办,赶紧收拢部队,整理队形,杀条血路冲出去。不然都得死!”

  说完,两腿一夹,催动战马,率先向溃兵追去。

  见敌人骑兵冲锋被击溃,刘建立马上命令全师向前推进,缩小包围圈。

  马鸿逵此时正率着他的七师沿大路向甘谷方向奔来。

  渭河方向的枪炮声他已经听见了,知道那是马元海正冲击红匪阵地。

  至于马元海能不能把红匪赶进渭河喂鳖,马鸿逵不想,也不想去想。天水城的进攻战已经让他明白,这红军不好惹,早点脱离接触是正理。再说了,假如马元海得手,自己不是更安全么?

  听听不对,怎么枪炮声停了啊?难道马元海这么快就垮了?

  马鸿逵不同于马元海,那是见过世面的。不说别的,单是当年袁世凯的北洋精锐,自己的部队就不是对手。不要说今天防守天水城火力那么密集的红军了,马元海一定会失败的,只是没想到失败的这么快,不知道他带去的骑兵还有多少战斗力。

  要是马元海带去的骑兵被红匪消灭了,那到了甘谷,恐怕就得和马步芳好好说道说道了。自己的七师兵力可是没有多大损失,总不能老是让去守宁夏吧!宁夏可只有七十万人,穷的很,哪里有甘肃好么!

  马鸿逵还没有畅想完,前面骑兵旅方向就响起了枪声。

  11师参谋长周毅,此时正伏在31团阵地上,和王大湖、王新运一起,观察着马家军。

  大路上的马家军骑兵队伍很长,少说也有六、七千人。士兵们很警惕,保持着战斗队形,向11师和军团直属部队赶来。

  周毅心想,这样不行,一开火,打头的骑兵固然是无法逃脱,但后面的马上就会缩回去。必须得让敌人感觉到突围有望,吸引他们大规模进攻,才能让强大的军团直属火力发挥作用。

  和王大湖、王新运一商量,周毅马上就报告高原,请他转告军团长,军团直属重火力和11师直属火力暂不开火,各团重机枪一律不准开火,只允许步枪和轻机枪开火,一定要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红军主力在渭河一线,此地仅仅是阻击部队。让他们倾尽全力来攻,然后重火力全部开火,在此聚歼敌人。最起码,要彻底打垮他们的抵抗意志,为最后消灭他们创造条件。

  周毅的建议很快就被批准,现在就等着马家军骑兵进入射程了。

  马鸿逵七师先头部队是马永昌的骑兵团。由于急于撤退,连先头连都没有派,全团沿大路成战斗队形快速前进。

  守在大路正中间的是工兵团,他们的背后是军团的重机枪团和炮兵团。

  工兵团带的炸药包多,在阵地前的大路上1000米距离内全部埋设了电起爆的炸药包,准备让马家军好好尝尝坐飞机的滋味。

  工兵团长任超然和政委李增羽看着马家军骑兵团进入了射程,命令开火。全团除了重机枪外,轻机枪和步枪马上就欢快地叫了起来,打得马永昌团晕头转向,迅速后撤。

  马鸿逵一听前面传来了枪声,就知道坏了。红匪已经堵住了去路。正想命令部队撤退,就见马元海带去攻击渭河边的骑兵溃退了下来。稍微一观察,就大吃一惊,马元海带去的可是三个骑兵旅啊,这才回来了多少人?太可怕了!

  一会儿功夫,马元海和马禄等几个旅长上来了,马鸿逵简单询问了一下情况,知道渭河边的红匪绝对是主力,火力强大得不可想象。现在他们正想这边压来,很快就会追上来,必须马上多路突围,否则就是全军覆灭的下场。

  到了这个时候,马鸿逵也不敢再耍奸使滑了。他从小受父亲马福祥教诲,虽然后来趋于反动堕落,但本事还是有一些的。加上他又是宁夏省主席,名声大,危机时刻,是稳定军心的旗帜。于是,他把新二军、骑五师、七师的旅长、团长召集到一起,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就告诉大家,只有拼死一战,杀开血路,才能撤回甘谷。否则,要么投降,要么被俘,要么被杀。

  这一说,青马、宁马的骨干干部士气就又重新起来了。马鸿逵看还可以一战,就让马元海做战斗部署。

  马元海清清嗓子,大声吼道:“全军存亡在此一举。哪个驴日的敢使奸耍滑,临阵退缩,老子的机枪就扫了他。现在,我命令:七师沿大路正面攻击,新二军在南面攻击,骑五师在北面攻击。七师由马腾蛟指挥,新二军由韩起功指挥,骑五师由马廷祥指挥。大家就是全部死光,也要保护马主席杀出去,否则,对不起马家先人。各部队马上编组队伍,10分钟后,集中七师炮兵,向对面炮击,打光所有炮弹。骑兵一律下马,随步兵冲锋。大家以炮声为令,炮声一想,全军冲锋。都听清楚没有。”

  马元海下达完命令后,各旅、团长都去做准备了。马鸿逵又给蒋介石发了封电报,声言部队陷入红匪包围中,决心成仁以报委员长知遇之恩。然后,马鸿逵就叫来自己的警卫营长,要他马上找几身随军运送辎重的民夫的衣服,挑几匹快马备用。

  10分钟后,宁马七师的炮兵营长汪佐通、迫击炮营长马义忠,开始指挥炮兵向对面红军阵地炮击。

  炮声一起,青马、宁马残余部队就展开了多路进攻,向梁上攻来。

  周毅一见青马、宁马集中全力来攻,不由大喜,马上向高原报告,要求转告炮兵团,让他们的山炮摧毁敌炮兵阵地。

  刘一民见、敌大举来攻,命令12师加快向南合围,命令13师、独一师出天水城向西追击,解决敌滞后掩护部队,尔后继续合围。命令独四师向北合围。

  炮兵团长李昌接到命令后,马上命令山炮和75迫击炮摧毁敌炮兵阵地。

  宁马七师的炮兵,每炮打出了6发炮弹,正打得起兴,红七军团的炮弹就落到了阵地附近,汪佐通和马义忠忙命令炮兵转移阵地,可惜已经晚了,校正了方位的七军团炮兵,把炮弹准准地砸在了他们的头上,炮兵们一哄而散,汪、马二人也慌忙跑了。

  此时,已到了拼命时候,加上青马、宁马的精锐步兵损失不大,在旅长、团长们的带领下,漫山遍野地向11师和军团直属部队的阵地冲来。

  刚才宁马七师的炮火齐射,还是给守卫在大路正面阵地上的工兵团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虽然阵地做了伪装,也挖了简易的放炮洞。但由于占领阵地的时间太短,阵地来不及加固,有一个班的战士就被埋在了小防炮洞里。

  工兵团政委李增羽胳膊上也被一块弹片划破,简单包扎了一下,李增羽就喊任超然,敌人上来了。

  任超然也是灰头土脸,听李增羽一喊,摇摇头,把耳朵里的土弄掉,爬到战壕上一看,妈呀,好多的敌人啊。特别是埋炸药的大路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就拉了一下李增羽:“老李,你看!”

  李增羽顺着任超然的手指一瞧久乐了,奶奶的,敢用炮炸老子,老子让你坐飞机!

  李增羽也不征求任超然的意见,直接跑到工兵一营那里,领着战士们就一起按下了起爆器。

  这一下,1000米的路段上轰鸣不断,烟尘滚滚,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生命。

  站在指挥所房顶上观战的刘一民,连说工兵团好样的,任超然、李增羽好样的。说完,就下令全线开火,彻底摧毁青马、宁马的抵抗意志。

  早上7点半,张群接到了南京的指令,命令他立即约见周恩来,谈一下几点:一是向**提出强烈抗议,抗议**破坏停战谈判,一味内战。二是要求共产汤遵守停战令,立即在天水实现停火,放马步芳、马鸿逵部撤退。三、如果**在天水不停火,中央不能坐视二马被歼灭,中央军将在潼关、川东、川北发起攻击。百万大军一举攻占西安、渭南、绵阳、广元。四、为避免误伤平民,中央空军不轰炸西安,但**不得破坏陇海铁路、同蒲铁路和洛阳飞机场。五、中央诚心诚意谈判,如果**现在不想谈,等中央军占领了西安再谈也可以。但**必须为背信弃义、发起内战承担责任。必须放弃对渭河平原的占领,退到陕北去。六、中央军集结在武汉、宜昌的30万精锐已隐蔽进入川东地区,若**胆敢歼灭二马部队,中央军精锐将武力解决彭德怀、徐向前部。

  接到指令后,张群感觉年都过错了。昨天还是二马在围攻天水,怎么今天变成了放二马撤退?

  叫过张治中、陈诚一商量,就明白了刘一民、罗荣桓的另有要务就是秘密赶赴天水去解决二马部队了。

  陈诚恨恨地说:“这个刘一民胆大狂妄,根本无视停战令。此人一日不除,则国无宁日。”

  张治中笑笑:“这也不怪刘一民,二马不打天水,让我们坐下来老老实实谈判,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么?说到底,妄启战端就不对。”

  张群心里烦,直接说你们随我马上去见周恩来。

  上午9点,周恩来才赶到了临潼,在五间厅约见了张群等人。

  张群脸色难看,直接对周恩来说:“恩来先生,我奉命代表中华民国政府向贵党提出强烈抗议。”然后就把南京来电指示的几条全部说了出来。

  说话,张群犹不解气,气哼哼地说:“恩来先生,想不到你们**人竟然是使瞒天过海之计的高手。昨天还义正词严地提抗议,今天就在围歼马步芳、马鸿逵主力。我以为,此举太欠光明,有损你周恩来在国人面前的形象!”

  陈诚接着说:“恩来先生,你们**什么时候才能不搞偷袭、埋伏、打闷棍这一套啊?天天这样,会让国人看不起的!”

  周恩来笑了笑:“二位的说辞我不能接受。真正挑起内战的是南京国民政府,是敢当走狗的马步芳、马鸿逵之流。现在,蒋介石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知道疼了?开始提抗议了?我告诉大家,打内战没有好下场,马步芳、马鸿逵就是榜样!”

看过《重生之红星传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