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六十九章 乌江边 二

第六十九章 乌江边 二

  第六十九章乌江边(二)

  敌机飞走后,刘一民判断短期内敌机不会再来了,毕竟这么大的损失对于当时的**空军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对空军将士的心理震动需要时间消化才行。

  刘一民和蔡中商量后,决定部队取消宿营,抓紧时间过江,到达乌江北岸后再安排宿营。命令电台向中革军委发报:“我部先头一团一营已抵达乌江回龙场渡口,并击落敌机9架,决心今日全师渡过乌江。”又命令赵捷率领一营迅速过江,联系上三军团、五军团留守部队后,由他们派人引导,安排部队宿营问题。

  接到命令的警卫师各部,立即行动起来,迅速向渡口赶来。

  远在玉屏的薛岳接到了行营的电报,告诉他据空军侦查,红匪有北渡乌江迹象,命令他迅速整军,继续向贵阳前进。并命令五十九、九十三两师师长回南京重建部队,九十师、十三师待占领贵阳后就地补充兵员,所需武器弹药由薛岳统筹解决,不足部分由从江西赶来的中央军后续部队予以弥补。

  电报结尾特意交待,据可靠情报,在清溪镇、羊坪镇与他们作战的,不是朱毛红匪主力,而是红匪中央警卫师,匪首刘一民。该匪战术灵活,阴险狡诈,曾在小水、溪口伏击何健部三个师。窜至乌江时,于今晨击落我空军九架战机。今后与红匪作战,务必格外注意该匪动向,勿再重蹈清溪镇、羊坪镇覆辙。

  看完电报的薛岳冷汗直流,委座远在数千里之外,比自己知道的都多的多。弄了半天,红匪才一个师的兵力,竟然吃掉自己三万多人。丢人啊,真他娘的丢人!早知道红匪只有一个师,凭自己十万精锐还不把他撵得满山跑?丢人呐!

  继而薛岳又感激涕零,想不到自己隐瞒五十九师、九十三师全军覆没的情况这么快就被委座知道了,而委座竟然没有怪罪,还让两个师长回南京组建部队,连九十师、九十三师的补充问题也做了安排。这样胸怀宽广的领袖,真的是值得自己誓死效命啊!

  安排韩汉英和唐云山返回南京后,薛岳在玉屏城里召开军事会议,决心全军插向贵阳,先控制贵州政权,待从江西赶来的中央军入黔后,再挥动大军北进追剿红匪。

  于是,12月26日上午,追剿军薛岳部从玉屏出发,沿湘黔大道向镇远开去,准备在镇远休息后,向贵阳快速前进。不过,这次薛岳学精了,他把骑兵全部派了出去,担任侦查搜索任务。主力则猬集一团,密密麻麻地沿大路前进,师与师、团与团、营与营之间间隔很小,在空中看去,简直就是一条大虫在下面涌动。别说刘一民他们早已撤走,就是还在这里,那也是无从下手。

  在回龙场对面防守渡口的是红五军团三十四师101团一个营。刚才敌机来袭的时候,战士们都分散隐蔽了,正在担心浮桥保不住的时候,就见对岸赶到的警卫师部队开始对空射击了,战士们有点担心,凭步枪和轻机枪能打下飞机?后来见到刘一民孤身一人站在南岸,手持步枪准备对空射击,许多战士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害怕敌机射中刘一民。

  101团这个营的战士们基本都认识刘一民,从新圩突围时候,刘一民率领尖刀排、尖刀连走在最前面,但是古岭头战斗后、湘江边战斗后他都和34师在一起,这样传奇的人物,想不认识都不行。何况中央警卫师里还有原34师尖刀连100多个战士呢!

  实际上,刘一民穿越后加入红军以来,和他最亲近的红军部队还是34师。虽然原十八团属于三军团,但是刘一民自己却是三军团的新兵,和三军团的部队没有配合作战过,除了彭总是因为历史的原因有一种天然亲近感外,三军团其他各师的领导他都不熟悉。

  因此,看见刘一民用步枪击落敌机,101团那个营的战士们全部沸腾了。等到敌机第二次到来,刘一民指挥一营和警卫一连的机枪手组成机枪阵伏击敌机成功,营长张峰马上命令报务员向陈树湘师长报告,刘连长,不,刘师长他们回来了,警卫师先头部队已抵达乌江对岸,并击落九架敌机。战士们却是再也顾不着掩蔽了,从山头上向江边飞奔,边跑便呼喊刘一民的名字和王大湖等老战友的名字,很快就和踏过浮桥的一营汇合了。

  张峰也随着战士们跑了下来,一看警卫师一营大部分干部或是三十四师尖刀连的,或是在古岭头救下的老十八团的,那感情一下子就上来了,和战士们一起与一营的战士拥抱、握手,甚至是你打我一拳、我擂你一拳,亲热的不得了。

  等赵捷和王大湖找张峰联系过江后宿营问题时,张峰才知道这个原100团的排长竟然成了警卫师的一营长。再一问原尖刀连其他干部战士,才知道这些战士现在最低都是班长了,当初尖刀连的排长、班长现在都是营连干部,心里直叹打胜仗的部队就是提拔快。

  赵捷、王大湖带着战士们随张峰他们往菁口去了,回龙场渡口暂时安静了下来。

  此时的刘一民和蔡中到了在渡口摆渡的一个船工家里。

  穿越以来,刘一民一直处于行军和征战中,很少直接和贫苦百姓交流,对当时老百姓的生活感触还不是很深。这一到船工家里,才知道什么叫万恶的旧社会。

  黑洞洞的茅草屋里,靠墙的床上蜷曲着两个人,一问才知道是船工的老婆和女儿。刘一民以为是生病了才躺在床上,就告诉船工等大部队上来的时候让红军医生给他老婆女儿看病。船工不好意思了,告诉刘一民,他老婆和女儿没有病,是没有棉衣穿才躺在床上的。

  刘一民想不到后世书上写的故事会活生生地展现在自己眼前,感觉多少有点不真实。就问:“老乡,我看你摆渡每天都能挣到钱,为什么不给老婆、女儿买棉衣啊?”

  船工说:“长官可能不知道,我们摆渡能赚点钱,但是侯之担在这里放了一个排的兵,还有收税的,每天都来收钱。有时候还故意找茬,罚钱。我们赚的那点钱都让他们拿走了,剩下的能买点口粮就不错了,哪里还有钱买棉衣?”

  刘一民又问:“侯之担已经完蛋了,你渡我们红军我们会给钱的,为什么还不买衣服啊?”

  船工说:“别提了,前几天红军从这里经过,真的是给了我们钱,我就想着到余庆城买点布和棉花,给老婆孩子做棉衣。谁知道半路上就遇见了躲在山里的自卫团,不但把钱搜走了,还把我打了一顿,说我通匪,要枪毙我。幸亏我路熟,半路上跑了。不然恐怕就死了。”

  刘一民想想还真的是没有办法,红军是在转移,不可能在这里剿匪和建立政权,这些自卫团又躲起来,还真的拿他们没办法。就交待战士们给船工家留点棉衣、干粮。

  拿着战士们给的棉衣和干粮,船工嘴里喊着“红军菩萨”,扑通一声就给刘一民跪下了,慌得刘一民连忙把他拉起来,耐心地告诉他,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为穷人打天下的,不行下跪磕头的。

  刘一民出门的时候,船工问红军菩萨啥时候才能把这些该死的强盗兵杀完啊?

  刘一民想了想说:“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只要天下的穷人团结起来,就一定能打败这些强盗的!”

  从船工家出来,刘一民的心情豁然开朗。原来潜意识里还一直存在的消灭太多的**会不会削弱将来抗战的力量的想法一扫而空,蒋介石的反动政权和他的反动军队活该被打倒、被消灭,让老百姓生活如此苦难的政权根本就没有存在的理由。自己只是让战士们给船工家一点干粮、几件棉衣,船工就喊红军菩萨,说明老百姓把蒋介石喊成将该死,是一点都不过分的。想通了此点关节,刘一民忍不住长啸一声。

  蔡中哪里知道刘一民心里的想法,以为师长是看了船工家的凄惨境况受刺激。就安慰刘一民说:“象船工家的情况,全中国到处都是。如果能吃饱穿暖,哪里还有人愿意当红军啊?你还没有见过人吃人的情况呢,估计你见了就能晕过去。”

  刘一民憋了半天才蹦出一句话:“他妈的蒋该死!”

  两个人又回到渡口的时候,一团、二团、四团已经上来了,战士们已经开始渡江了。

  刘建立报告说:“贺兴华截获了薛岳的电报,薛岳部今天上午从玉屏出发赶往镇远,目标是贵阳。”

  报告完后,刘建立又说:“师长,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再干他一家伙?”

  刘一民摇摇头:“现在没有机会,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打伏击的。如果我判断的不错,薛岳这次一定是把部队抱成团一起走,我们啃不动的。”

  刘建立着急地说:“难道就这样白白放过他们?”

  刘一民抬头看了看天,慢悠悠地说:“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他们跑不到天上去。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把部队带到遵义休整整训。薛岳会找我们报复的,他不会服气的。要是知道了我们只有一个师,他会一直盯着我们的。等我们完成整训再说吧。”

  刘建立恨恨地说:“便宜了这帮白狗子!”

  蔡中问师直属部队到了什么位置,刘建立回答说就在后面不远,炮兵团稍远一点,辎重团现在还没有到县城。

  刘一民让蔡中随刘建立他们先走,蔡中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走,我要留下看着你,要是敌机再来,我不允许你再逞强。其他人看不住你,我不放心!”

  刘一民笑了,说道:“政委,你放心走吧,敌机不会来了!”

  蔡中说:“你说什么都不行,我不会走的。”

  刘建立忙问是怎么回事。蔡中简单地说了一下刘一民用步枪打飞机的事情,听得刘建立的眼睛都直了,能用步枪击落两架敌机,说书人编的传奇都没有这么邪乎啊!我们的师长真的是太厉害了!忙拉着刘一民问是怎么做到的。

  刘一民说:“其实也没有什么,敌机向我俯冲的时候,是一条直直的斜线,我都看清楚飞行员的脸了,击毙他自然是信手拈来的事情。至于组织机枪布阵防空,主要是要算准敌机方向和提前量,这也是我们这次整训的科目之一,到时候我会专门讲解的。”

  刘建立说:“你还是先给我说说吧,我怎么感觉很深奥。”

  蔡中看刘建立着急的样子,就对刘建立说:“你急什么,师长说了这是训练科目,难道还能不让你这做参谋长的学习么?赶紧走吧,部队已经快过完了。”

  刘建立忙向师长、政委敬礼,说了声乌江北岸见,就匆匆的走了。

  一直等到下午,吴征率领的辎重团才赶到渡口。这个时候,炮兵团、重机枪团、工兵团、骑兵营和师直属部队都已经过江了。后面李清率领的第三梯队五、六、七三个团也跟了上来。一时间,回龙场渡口人喊马叫,非常热闹。

  大车肯定是过不去了,吴征让辎重团的战士把大车拉的武器弹药和其他物资卸下,打发了车钱,安排征用的大车返回镇远。然后就找刘一民、蔡中,问这么多物资怎么办?

  刘一民就一个字:“扛!”

  率先走过去扛起两个炮弹箱就走上了浮桥。

  蔡中也扛起了一个炮弹箱跟着走上了浮桥。

  李清一看,就命令四、五、六三个团的干部战士,搬运物资过浮桥。

  过了浮桥后,刘一民一看一次搬不完,就命令李清率战士们扛物资上山。自己返回去让吴征组织没有编入部队的俘虏搬运物资。

  等到物资搬运完,天都快黑了,后卫三团也上来了,刘一民命令三团抓紧过江。

  三团过完后,刘一民、蔡中才率领警卫一连踏上了浮桥,渡过乌江。

  等刘一民爬了十里乌江岸边陡峭的山路,上到山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远远地就看见几支打着火把的队伍迎着警卫师的火把队伍赶来。

  蔡中说:“估计是三军团、九军团的领导赶来了”。

  刘一民说:“我们迎上去吧!”

  二人策马向前赶去。

  到了跟前,吓了刘一民一跳,这迎接的阵容太豪华了吧!彭总那是一眼都认出来了,旁边的那个瘦小精悍的应该是**军团长吧,再旁边粗壮敦实的不知道是谁,但是一看他身后站着的陈树湘师长就明白必是五军团的董军团长了。既然几个主力军团长都来了,再旁边的那个不用想就是九军团罗炳辉军团长了。

  刘一民慌忙翻身下马,紧走几步,上前敬礼报告:“各位首长,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师长刘一民向你们报告,我部奉命开赴遵义整训,现以全部渡过乌江。请指示!”

  几个军团长还礼后,不等蔡中上前介绍,彭总就说话了:“不用客套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一军团**军团长。”

  刘一民忙啪地一个敬礼:“林军团长好!”

  **还了礼,说道:“你很不错,打出了红军的威风!”

  彭总指着董振堂说:“这位是五军团董振堂军团长。”

  刘一民又是啪地一个敬礼,说:“董军团长好!”

  不等彭总继续介绍,罗炳辉就跨前一步,一双大手紧紧地握着刘一民的手说:“我是九军团的罗炳辉,好小子,你竟敢编排说我被陶广俘虏了,说吧,这帐怎么算?”

  刘一民一下就笑了:“那还不是因为你的名声太大,不借你的威名怎么能让刘建绪上钩呢?”

  罗炳辉一下就笑了起来,连声说:“好好好,好你个刘一民,今天晚上不喝个一醉方休就对不起你夸奖我的话!”

  **军团长说:“人也接到了,我们到菁口去吧,再这里别说喝酒,喝风都喝饱了!”

  看见不苟言笑的**都变得如此风趣,彭总说:“我们走,今天晚上我做东,请大家喝一场。”

  一行人上马向菁口赶去。

  路上,刘一民和陈树湘师长并马齐行。陈树湘看了看刘一民,说:“了不起!我没看错人。”

  应当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先让刘一民亲近的,除了王大湖就是陈树湘和程翠林了。所以,听了陈树湘的话,刘一民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要知道,穿越前的刘一民虽然是名校在读博士生,而且有一身不俗的武功,独立性极强,但毕竟是一个还没有走出校门的学生,在父母眼里还是个宝贝疙瘩,经常能听到父母的呵护声。穿越后,天天在生死线上打滚,突然间听到亲近之人关爱的话,自然是心情激动了。

  刘一民强忍眼泪,半天才说:“师长身体好吧?程政委也好吧?”

  陈树湘笑着说:“都好着呢!自从你参加红军以来,我们打的都是胜仗,心情想不好都难啊!”

  说着、笑着,一行人就到了菁口。

  早已到达这里的刘建立、赵捷、王大湖、张峰,已经安排好了师部驻地,一见来了这么多首长,忙着挪桌子、搬凳子。

  几个军团长坐下后,不约而同地都让警卫员拿出了茅台酒。刘建立一看,忙让炊事员准备下酒菜,又让王大湖到菁口街上的饭馆里叫菜,时间不长,竟然凑齐了一桌菜。

  彭总说:“我们几个本来要到遵义开会,结果听到了警卫师完胜后撤回的消息。我说警卫师出身于三军团,要来迎接,他们几个都没见过你,就都要来。没办法只好报告军委,没想到军委就同意了。正好,明天你和我们一起去遵义开会。”

  **开口了:“别的不说,先说说你是怎么下决心打湘16师的?”

  刘一民忙站起说:“报告林军团长。”

  一句话没有说完,**就说:“坐下说吧,就这几个人,别报告来报告去了!”

  罗炳辉直接就把刘一民拉坐下了:“林军团长说了,不用报告了,直接说,我们都急着听呢。”

  刘一民就说:“送走主力后,我就想,要想完成军委交给的阻击迟滞敌人的任务,只能主动出击,不能被动防御。就想啊,几路追击我军的敌人中,湘军最疯狂,一定最骄横。他们一定以为我军已无还手之力,行军时必然不像平时那么警惕。因此,把打击目标定在了湘军身上。考虑到湘军知道我军突然转兵后,一定会急追,就把伏击地点定在了离通道比较远的小水,那里距离湘军出发地不是很远,他们一定不会仔细提防。到小水一看,真的是一个打伏击的好战场,一条公路贴着峭壁,公路这边是山林,距离不到200米,便于我军隐藏和发扬火力,就决心打。以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战报上都有。各位首长都是红军大将,我就不啰嗦了。”

  **点了点头:“不错,决心正确,时机也抓得好,后来又实施连环计,确实不错!可惜的是,这次清溪镇让薛岳跑了,要是当时我们主力全在,估计薛岳就完了。”

  刘一民说:“关键是我们情报和侦查还有差距,只能判断敌军行军大致方向,不能准确掌握敌军行动时间。再说,我军目前不适合大战,部队急需休整,中革军委不会去冒和薛岳主力硬碰的风险的。”

  董振堂说:“等我们休整一下,让部队恢复元气,再收拾薛岳不迟。来,先喝酒!”

  喝了一杯后,彭总说话了:“我的十八团被你带走了,现在十八团团长曾春鉴已经伤愈了。我考虑还是重建十八团,骨干我那里有,兵员和武器装备只能依靠警卫师支援了。”

  不等刘一民说话,**就说了:“彭军团长,我们来的时候**、周副主席、朱老总可是说了,四个军团平分的,你可不能额外多要。”

  刘一民这才知道为什么几个军团长急行军一天,这么远的赶来迎接他了。原来不是他面子大,而是他手里的俘虏和武器弹药面子大。

看过《重生之红星传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