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宫前恶斗

第五百七十四章 宫前恶斗

  承天门前出现了大明立国以来罕见的乱象。

  朱老公爷揍向韩文的那一拳很重,老公爷统领十二团营,祖辈皆是武将,其父朱永更是靠着军功才晋封国公,可谓世代将门,这一拳揍下去当即便将户部尚书韩文揍得不省人事。

  广场上围观的大臣们顿时沸腾了。

  大明的文官与勋贵之间也是矛盾重重,文官清高,而且个个都觉得自己读了圣贤书之后有治世之才,也不知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从哪里冒出来的,看勋贵的目光通常都有些鄙夷,在文官们心里,勋贵是大明的毒瘤,天下文官和百姓的辛勤劳作却养着这么一群不事生产到处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的勋贵。

  而勋贵们对文官也向来瞧不太起,尊贵的身份已令他们习惯了鼻孔朝天,这些文官再有本事,他们的出身仍是贫寒之家,比得上自己公侯的出身吗?

  更何况今天是个多特殊的日子,当今陛下不知发什么疯,一日之内同时封了二十多位公侯,那他们这些原本尊贵无比的勋贵们算什么?掉价都掉成什么样了?

  身份的含金量大跌,令勋贵们异常愤怒,这种愤怒不能冲着皇上去,他们可没有文官们那种舍得一身剐,皇帝拉下马的勇气,但是揍几个文官撒撒气的胆量还是有的。

  随着朱老公爷含愤的一拳,直截了当地揍晕了韩文,围观的大臣们一脸怒意,但朱老公爷身旁的大大小小的勋贵却轰然叫好,憋了一肚子的火终于宣泄出来了。

  “保国公,你太放肆了!”内阁大学士杨廷和看不下去了,浑身哆嗦指着朱晖道:“你朱家世受天宠。袭爵三代,竟敢在承天门前公然殴打朝廷重臣,成何体统!”

  朱老爷子今天火气很旺,闻言呸了一声,恶狠狠道:“打的就是你们这些酸腐小人,不知在陛下耳边吹了什么风,一日之间竟封了二十多个公侯,当咱们勋贵是烂白菜么?姓杨的,听说你也被封了国公?什么公来着?越国公是吧?我大明历来文官不封爵。爵位皆是武将战场上以命搏命得来的,来来,姓杨的,你给老子说说,你从挂屁帘子活到现在。给大明社稷立过怎样的军功,但能说出一件来,朱某二话不说,跪在地上给你磕头赔罪。”

  旁人见了内阁大学士诚惶诚恐,但朱老爷子脾气上来却不把杨廷和放在眼里,大明的勋贵本就是身份最尊贵的一类人,每天开朝会时勋贵班都列在群臣最前方以彰显身份。更何况朱晖是勋贵中少有的掌兵权之人,和南京的魏国公徐家一样,朱家掌京师十二团营也已两代了,自然不用对内阁大学士唯唯诺诺。

  勋贵们顿时冷笑着起哄:“朱老公爷说得正是。杨大学士,躲在书房里摇笔杆子写文章批奏疏可算不得军功。”

  杨廷和气得脸色通红,一肚子的悲愤却不知向谁人诉说,明明是那小昏君惹出来的事。这帮勋贵不敢找皇帝的麻烦,却把气全撒在他们这些文官身上。还讲不讲道理了?

  韩文已被几位热心文官抬走回家养伤去了,这一躺估计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

  承天门广场上,义愤填膺的文官们和满腹憋屈的勋贵们分成两派激烈对峙起来,还有一群既不是文官又没有爵位在身的武将们此刻也毫不犹豫地跟勋贵们站在一起。

  这群武将用不着考虑站队问题,因为他们中间很多人都是勋贵们的麾下将领。

  广场上火药味异常浓郁,沉默中仿佛只要一颗小小的火星便能点爆。

  世上永远少不了缺心眼的人,有人站出来化身为火星了。

  一名当天的值日监察御史站了出来,一脸正义地朝勋贵们指了指,怒叱道:“马上便是寅时一刻,宫门要开启了,尔等还不赶紧排班站好,不怕本官参你们失仪之罪吗?”

  这句话深具浓郁的作死味道,他成功的吸引了所有勋贵们的目光,无数双愤怒的目光瞪向他。

  御史被瞪得有些发毛,情不自禁退了一步:“宫门禁地,尔等意欲何为?”

  沉默中,又是朱老公爷领头,从齿缝迸出两个冰冷的字眼:“揍他!”

  轰!

  勋贵们一涌而上,像一群绿头苍蝇叮上了一颗有缝的臭鸡蛋,倒霉的监察御史又惊又怒,在惊涛骇浪中犹做着最后的挣扎。

  “你们胆敢污辱斯文……”

  砰!

  不知是谁抽冷子一拳砸来,御史二话不说便晕厥过去。

  文官们看不下去了,纷纷怒吼着大骂不已。

  勋贵们大多都是一些混不吝的主儿,横下心索性把事情闹大,于是刚揍晕了御史,赤红的目光又盯上那些大骂不休的文官,轰的一声,如同一群蝗虫过境,啃完了一棵庄稼又扑向另一棵庄稼……

  承天门广场上惨叫声此起彼伏,大明朝堂有着聚众斗殴的优良传统,不论文官还是武将,都练有一身过硬的搏斗功夫和扛揍本领,这种本领是百余年无数次朝堂斗争中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更可贵的是文官们的战斗意志,实可谓悍不畏死,哪怕对手是力能扛鼎的武将,一旦对上手也毫不含糊。

  广场上乱成一片,文官们被揍得嗷嗷惨叫,不少人门牙掉了,额头青了,眼眶黑了,脸也肿了,但仍然越战越勇,而且颇有团队合作精神,两三个文官组成一个小队专对付一个勋贵,一个抱腿一个缩臂,还有一个专门负责揍勋贵的脸。

  好虎架不住狼多,虽说文官们身体素质不高,但胜在人数众多,两三百号文官对付不到一百名勋贵,一时间竟也不胜不败,战事陷入胶着状态。

  …………

  阵外观战谁最闲?内阁学士李东阳。

  广场上鏖战正酣之时,李东阳站得远远的,不慌不忙捋须站定,既不劝架也不参战,纯粹的逍遥派。

  老头儿历经四朝风雨犹自不倒,自然有他的本事,比如此时此刻,就绝对不是逞英雄散王霸的时候,有多远便该躲多远。

  想法是好的,但显然善谋的西涯先生这回有些失算了,人躲开了麻烦,却躲不开麻烦主动找上他。

  观战没多久,一身杀气的保国公朱老爷子喘着粗气靠近,一双赤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住李东阳。

  李东阳心中一紧,表情有点僵,见朱老爷子神色不善,赶紧道:“老夫虽是文官,但这回陛下可没封我的爵,不关老夫的事……”

  朱晖恶声道:“我知道不关你的事,但我还是想揍你,毕竟今日机会难得……”

  李东阳愕然:“这是为何?”

  砰!

  一只老拳狠狠揍上李东阳的眼眶,李东阳惨叫着蹬蹬退了两步。

  朱晖狞笑:“你个老货好意思问我为何,养儿不教父之过也,你自己看看你生了个什么东西,老夫的孙女国色天香,跟我国公府结了亲哪里屈待了他?那小混蛋竟还瞒着老夫孙女出入青楼狎妓买醉,被锦衣卫逮住后光着屁股游了半个京师,国公府的脸都让你家混蛋儿子丢光了,老子不揍你揍谁?老货,受死吧!”

  又是一记老拳击出,善谋的李大学士也被拖进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

  一片混乱鏖战中,钟鼓司的钟声终于敲响。

  寅时一刻,宫门开启,百官上朝。

  躺满一地哎哎呀呀呻吟惨叫不已的文官勋贵们忍住疼痛站起身,十几位伤情太重的文官不得不被家仆抬下了火线,回家养伤去了。

  其余的文官们忍着痛赶紧按品阶排班站好。国事为重,礼仪为重,再痛也得忍着。

  在大汉将军和宦官们惊愕的目光注视下,平日仪表堂堂的文官勋贵们满脸青肿,嘴角流血,官袍褴褛,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蹒跚走进宫门,活脱一群刚被响马抢过的流民。

  李东阳,杨廷和,梁储三位大学士走在文臣朝班的最前列,三人眼眶发黑脸颊青肿,梁储一只鼻孔还涓涓流着鼻血。

  沉默走过午门,梁储忍不住悄声道:“西涯先生,老夫越想越觉得不大对劲……今日咱们挨这顿揍怕是陛下故意整我们吧?”

  李东阳嘴角泛青,闻言冷笑一声,嘴角的伤口却痛得他双目暴睁倒吸一口凉气。

  “古有二桃杀三士的典故,昨日陛下大肆封爵可不就是这么干的?偏偏那些愚蠢的勋贵们还都上了当,陛下这般年纪怎会想出如此恶毒的主意,多半背后有人撺掇……”

  梁储双眼怒睁:“谁人撺掇?”

  李东阳没好气地哼了哼,一旁的杨廷和咬牙切齿道:“除了秦堪,还能有谁?这个竖子好算计,不但让陛下把咱们恶心了一夜,还激怒勋贵让咱们挨了一顿揍,混帐东西!”

  *****************************************************************

  PS:还有一更。。。求月票!!!

看过《明朝伪君子》的书友还喜欢